*公關蘇x少爺葉

*一個為了逃避家裡追婚的少爺要求初次見面男公關假扮男友的故事,和標題一樣言情小說流,大概日更或隔日更

 

01  02  03  04

---------------------------------------------------------------------------

 

電影結束,兩人並肩走出電影院回到陽光下時蘇沐秋很貼心的沒去看葉修紅紅的眼睛,怕說出不合時宜的話弄到兩人尷尬。

夕陽角度不錯,餘暉紅紅的曬在他們臉上,恰到好處遮掩了葉修臉上的紅潤。葉修揉揉鼻子,發出讚歎的聲音:「偶爾來一次真不錯。」

「嗯,哦,啊。」不、不錯。

爛到他沒有辦法稱讚,真的很不錯。蘇沐秋想他男朋友的品味真待加強。

「不喜歡?」

葉修發覺了。

品味不好,對人的感情倒是挺敏銳。蘇沐秋沒想隱瞞,點點頭誠實的說:「不喜歡。」

「但它畫面不錯吧?」葉修問。

「很美。」蘇沐秋說。

「音樂也很好?」葉修再問。

「前前○世好聽。」蘇沐秋再答。

「那……還不錯?」葉修又問。

這次蘇沐秋搖頭。

「這兩樣改變不了劇情不好的事實。要看畫面和音樂我可以推薦你更多更好的片子,喜歡聲光效果我帶你看好萊塢、喜歡動畫小清新片的話我電腦裡有一大堆,音樂我也有好多推薦的。」

「這樣好了,」蘇沐秋一彈指:「下次我們再來,片子我選。」

「哦?好啊。」葉修眼睛一亮翻出行事曆,「好,我們下個月就來,那時就該有新片子了。」

蘇沐秋湊過來看他的行程表,伸出右手握成拳,食指指著他簿子上空白的部分:「說好了啊,哪天有空勾起來給我,不許臨時有事放我鴿子。」

「不會,約會事項現在第一優先。」葉修抬著頭注視著他,臉越貼越近,自然到十指交扣了蘇沐秋才發現兩人的手不知何時牽在了一起。

要甩也來不及了,於是他反握回去。

「不過沐秋,你真的不再改改對這次電影的評價?把主角替換成我們試試,很浪漫是不是?」就著這感覺就要發生點什麼的氣氛,葉修仍不忘推廣所愛。

自己穿著裙子代替葉修去上課的場景一瞬間閃過蘇沐秋腦海,雷得他裡嫩外焦,剛剛浮現出來的感覺都沒了。

蘇沐秋憤憤的說:「你的審美觀大概有問題。」

葉修遺憾:「那你的浪漫細胞大概死光了。」

 

看完電影,葉修一通電話叫來計程車,一趟路又直接把蘇沐秋連他一起載去賓館。

蘇沐秋又再次感歎了一回進度真快。

按照這個速度一年過去不是訂婚就是分手。

瞧瞧滿屋子的粉紅愛心,蘇沐秋把小抽屜找到的保險套放回去,臉色無不尷尬:「這次我們要做什麼?上床練習?」

「你要也是可以。」葉修比了個叫外賣的手勢,「我認識幾家蠻安全的店,想要男的還是女的?有沒有特殊要求?」

蘇沐秋撫額:「你的玩笑細胞大概也死光了。」

「請稱呼我為認真生活的新一代好男人。」葉修嚴肅地指正:「我先去洗澡,我們晚上結伴出去讓外面人拍幾張就行了,對了如果你介意的話我可以睡沙發。」他意有所指的看向撒了玫瑰花瓣的雙人大床。

「不必。」蘇沐秋也撇了一眼,那床看起來真舒服啊如果不是還沒洗澡真想躺下,「放心吧,和你睡我還不覺得會出什麼問題,我自製力沒那麼差。」

葉修此時一條腿已經踏進浴室,腦袋一轉不對啊,這事不能就這樣放過,於是他再度走出來:「沐秋、等等,為什麼是你自製力的問題?」

「當然是我自製力的問題。」蘇沐秋莫名其妙:「除了我的自製力還能有什麼問題?你就算脫光裸睡我也不會動你。」

葉修莫名覺得不妙:「不對,應該是我的自製力的問題,為什麼是你來動我?」

「不對,當然是我動你,你是來公關店徵求男朋友,難不成要我躺平被客人服務?」蘇沐秋開始覺得這個人有理說不清了。葉修當時求的是男友沒錯吧?雖然以他的說法比較接近緋聞對象,陪約會、陪活動出席、陪開房、還得陪逛街、照顧大少爺脾氣。但不管哪一個葉修買的都是服務,而不是肉體?

雖然他自認身材好長得俊說話風趣積極樂觀沒有錢都是謎片裡賣身的標準背景,但是他真的不是來賣身的!

對面葉修已經放下浴巾,語重心長一副來跟他講道理的模樣:「沐秋,我問一句,你打算當上面那個還是下面那個?」

「上面。」蘇沐秋秒答。

疼痛爬上葉修頭頂:「……沒有跟你講清楚是我的錯,但我一直以為你要是下面那一個。」

「呵呵,不幹。」蘇沐秋冷笑:「趁早悔過,攻海無涯,回頭當受。」

「為什麼你知道攻跟受是什麼東西?」

「。」

這點蘇沐秋拒絕回答。

沈默並沒有讓他們之間微妙的氣氛得以緩和,葉修倚著牆抬頭望天花板,從蘇沐秋的角度看著只能看見一如既往不錯的下巴線條和略薄的嘴唇──有點龜裂,最近天氣涼了吧?蘇沐秋不著邊際的想,他家裡不曉得有沒有多的護唇膏,該拿一條給葉修,如果這個人真的不會照顧自己,以後出門前他要準備的東西可就多了。話說做為一個坐辦公室的男人葉修鬍子刮得很乾淨……或者他是無毛體質?

啊無毛體質危險哦,中年會禿。

禿了的葉修真可怕。

雖然葉修禿不禿也不關他的事,但現在頭髮看起來很黑很茂盛啊,大概也不是真的無毛,是每天早上請女傭刮鬍子了吧?

黑頭發真好,哪像他的看起來就刷白染黃,小時候一天到晚被以為不良,確實不良啦不過是營養不良。

還沒吃晚餐,想吃肉。

葉修看起來嫩嫩的好想咬一口。

大概會甜甜的,哪部分的肉口感最好呢?

打住,再下去是獵奇的範圍。

 

待天花板壓力大到覺得自己快被盯出一個洞,葉大少爺終於發聲:「我一直覺得你長得很好看。」

??????葉修的腦袋終於燒掉了嗎?

蘇沐秋瞪大眼看向葉修,對方卻像沒發覺一般繼續說著。

「睫毛很長,眼形好看,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五官湊起來就是比大部分人都順眼。」

……這模糊到沒重點的形容真是謝謝哦?

「能在公關店工作表示你也不笨,又會煮飯、很照顧妹妹,從你妹常不在家來看家事大概都是你做的是吧?你身材還好,力氣不小,應該是平時有在運動、注重飲食均衡。就你的工作與家計看來其實你並沒有多餘時間運動,但你卻擁有休閒興趣,說明你很懂得善用時間,綜合一下就會知道你不曾有交往對象,」葉修終於把視線收回來,平視蘇沐秋:「你看,很符合受吧?」

是啊是啊。

──符合你妹!這麼多字只是為了證明這鬼東西嗎?為什麼要浪費我兩分鐘的人生,我拿去等泡面也不想拿來聽你廢話,把我的人生還來!

蘇沐秋皺眉:「既然這樣你也很符合。有錢、有某塊領域很擅長,談到時顯露自信並喜形於色,但對其他事物卻完全不感興趣。生活一級殘障、驕傲自矜、總是穿得很有品味、高冷的外表其實內心情感豐富、嘴欠。你看,妥妥的精英禁欲欠炮受。」

「我哪裡有生活殘障?」葉修很不同意,「好吧算我生活殘障,你要照顧我嗎?」

「Why?」蘇沐秋一臉懵逼指著自己:「因為男朋友?」

「是啊男朋友,現在又不認帳了?」葉修挑眉。

「我……好!就照顧你,但你至少像有希子一樣拿出一千萬撫養費,我才不要無條件養你!」蘇沐秋哼哼。

「也就是說你要做飯給我吃了?」葉修調起嘴角。

「這當然可」……欸不對媽蛋又被套進去了,「考慮。」

蘇沐秋表情很不美麗。這人明明有私家米其林三星廚師為什麼這麼煩,自己怎麼又這麼容易中招?現在提分手來得及嗎雖然他們也沒真在交往。

得到同意葉修眼睛都亮了,沒臉沒皮的湊過來繼續要求:「那我可以隨時進你家嗎?」

「呸!」這再答應他就是豬。「不行,別想。」

他面前的葉修看起來有點傷心的退回去,小小聲念著好吧再等一個禮拜。

什麼一個禮拜,兩個禮拜都不給你鑰匙!沐橙在家,不開這麼可怕的玩笑!

蘇沐秋生氣的想著,為什麼不是你給我你家鑰匙?我再考慮一星期去幫你做一次飯,好不好吃不准挑剔。

嗯?等一下哦有點奇怪。

「欸,葉修,其實我剛剛發現。」蘇沐秋拎起那個有點傷心的某人:「我們說這麼多,有要表現給那個傢伙看嗎?」

葉修思考兩秒:「……沒有?」

「那我們浪費時間討論上下的意義何在?」

「大約是哪天被問到時可以回答?」

「應該是可以拒絕回答的?你不是很會轉話題嗎?」

「有道理。這樣好,我們不回答。」

對,不回答。

所以浪費的時間根本沒有意義!

蘇沐秋忍住嘴角的笑意。沒有意義也沒關係,他很喜歡。

 

***

 

酒店幽會的效果真的不錯,根據葉修弟弟傳來的消息,他父母大量減少葉修與商場對手女兒們見面的活動,似乎已經放棄拿他當做婚姻籌碼,但取而代之的是葉秋必須負擔原先兩倍的應酬。

蘇沐秋闔上螢幕,把手機插回充電座上充電。

從那天之後又過了三個月,他和葉修維持著一到兩星期見面一次的頻率,去過很多地方:咖啡館、公園、游泳池、KTV,出席了兩場聚會和一個派對舞會,喔,他還和葉修一起去看了兩場電影,葉修快被他洗成電影腦袋,出電影院都像個影評人碎碎念念。

聽說他們家要投資影視產業不曉得是不是真的?

下回逼迫葉修一起追番,看他投不投資國內動畫產業好了。

不還是算了,葉修的品味堪憂,不要去禍害他人。

叩叩。

又是敲門聲,蘇沐秋從一開始的應付、公式笑容,到現在會發自內心的開心。他是真的把這個客人當做朋友了。畢竟對一個連休閒都要擠出時間才能辦到的人來說,朋友一向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葉修又不是壞人,相反的越相處會越覺得他好,說話難聽也只是他不喜歡做作而已。年齡相仿、興趣相投,蘇沐秋難得的找到了一個能愉快聊天的同齡人,他真的很高興。

大門一開,門外難得西裝筆挺的葉修探進頭先四處聞一聞,眼睛越過他看向室內,探頭探腦的問:「你今天沒煮飯?」

「今天沐橙不回來,晚上跟你出去吃,不做。」蘇沐秋簡單的解釋:「我們出門吧。」

「喔。」

沒得進蘇沐秋家裡繞繞,葉修真是不習慣。

「你幹嘛啊?小房間有什麼好看,不如你家大床。」蘇沐秋鎖上門、坐進車裡,葉修擠進他旁邊空位。

「房間太大,沒人在挺悶的。」

「嗯……」蘇沐秋想:「不然我多去你家繞繞?」

葉修有點訝異:「我以為你不喜歡我家,既然這樣直接讓你住進來?已經公佈了三個月,同居也比較像真的。」

「有道理。」蘇沐秋點頭,「過幾天把鑰匙打一副給我吧,我有空就去你家坐坐。你大概都幾點回來?」

「不一定,有時公司太忙不會回家,和客戶聊得投機時半夜甚至淩晨才回去都有可能。」葉修說。

「這樣我去也看不到你吧?警告你你最好有網路而且電視沒壞,免得我無聊。」蘇沐秋道:「不然我就趴在你家懶骨頭上睡覺。」

「沐秋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我家怎麼可能缺娛樂器材和網路,電視櫃下各種主機都有,你要過去前我會讓人把冰箱和架子上零食補滿,滿意了吧?」葉修說。

「不錯滿意,來獎勵你親一個。」蘇沐秋說著當真一把拉過葉修壓上車後座柔軟的靠背,彎下腰將臉湊近葉修,嘴唇幾乎重合。

同時間,車窗外傳來喀嚓一聲脆響,一名攝影記者抓著相機跑遠了。

「呼。」蘇沐秋維持同樣姿勢面對葉修,柔軟的淺褐髮絲垂落在對方前額上,叩地兩人額頭撞在了一起:「這樣夠像吧?你剛剛是不是以為我真的要親你?」

「……是啊,心有餘悸。」葉修露出淺笑,微微彎起了眼睛,語氣有些僵硬,「虧你能發現有人在外面跟拍。」

「現在不是紅燈嘛,以我們的關係而言當然要注意,好啦。」蘇沐秋一下子彈了開,整理好衣服與領帶回復到原本的位置,「葉修,如果我真的親下去你要怎麼辦?」

「懷疑我的魅力太大讓你無法抗拒。」

「滾蛋!」蘇沐秋笑言,「你應該說我違約。」

葉修這才想起快被他丟到回收桶去的契約內容:「是啊,偽裝男友契約第二條,不得在對方不同意下進行接吻與更親密的肢體接觸。」

「我沒給你太超過的肢體接觸,我沒親下去。」蘇沐秋說。

「是啊。」葉修朝他勾勾手:「來,現在我同意了,親下來吧!」

「親愛的葉修──」蘇沐秋裝出可愛甜膩的嗓音:「滾、蛋!」

葉修受到重大傷害。

 

這晚的酒會一如往常,歡樂中隱藏著以商務洽談為目的的人到處找看上眼的合作對象說話,自助派對上蘇沐秋還是拉著葉修到處吃,一人一杯奶茶當成啤酒應付所有接近他們想挖出消息的人,玩得不亦樂乎。

然而,不知道誰給的邀請函,在酒會接近尾聲時言葉財團的死對頭艮家居然闖了進來。

一開始蘇沐秋還沒發現,直到會場氣氛開始凝固,有人擋到了他點義大利面的道路,葉修扯著他把他扯遠離暴風中心,對方打算摸他臉的手還留在原地。

真可惜。蘇沐秋想,要是真碰到了,他會讓那人手骨離開原處。

那人調戲他不成,扭頭就對葉修冷嘲熱諷,標準來找碴的嘴臉,途中葉秋試圖勸離對方,被那人身邊的混混嚇了回去。

然後,那個人邀葉修拼酒。

蘇沐秋想都沒想就說出一句:「我來!」

身體與嘴巴總是快大腦一步,話說出口那剎那他就有把自己刮兩個耳刮子扔出去的衝動。但再怎麼困擾也比不上葉修被找麻煩卻得認輸的模樣。

蘇沐秋也不曉得為什麼看不得葉修委屈,他就是覺得葉修不能認輸。大概因為葉修是一流的商業人才,一流的集團少爺,他最好的客人。

所以想亂來的人都得滾。

「你是誰?」對方問。

蘇沐秋冷笑著揚起嘴角,把被闖入場子的不爽還給他:「呵,消息真慢,連我是誰都不曉得你是不是沒朋友?可憐。」

「你說什……」對方惱羞。

「『你說什麼』可是小混混殘渣的標準用語,謝謝你這麼努力為我們呈現這一個角色,做為欣賞者我認為你做的非常標準,請多努力。」

蘇沐秋皮笑肉不笑的說,看見對方額上爆出青筋。

「你、你到底想幹嘛!」

他真的很生氣。

蘇沐秋感覺得到,但同時他卻隱隱覺得興奮,甚至沒發現葉修對自己使眼色試圖阻止他的小動作。蘇沐秋仰起頭把葉修往後推,露出完美的八顆牙齒:「就照你說的,拼酒。」

 

那天他是被葉修扛回家的,喝得頭暈腦脹,自己都不知道灌下了多少酒精,就記得把對方一群人喝掛了,看他們不甘心的臉色蘇沐秋就爽。

然而他們前腳剛被扔出去,他後腳跟著倒下。

迷糊間他覺得自己大概有半年都不會再碰酒了,惡。

 

等醒來時已經躺在了葉修家,葉修不曉得去哪裡買來比懶骨頭大兩圈的軟墊把他丟在上面,自己靠在旁邊嗑瓜子看電視。

「哦,你醒了?」

見他睜眼,葉修朝他扔了瓶水,冰冰涼涼的瓶身和著水珠貼在他臉上,冰得他清醒大半。

「還會不會不舒服?頭暈?想吐?」

蘇沐秋搖搖頭,費了點力扭開瓶蓋,仰頭把水喝了。

「你昨天真是英勇,喝酒喝到我差點要帶你去掛急診。」

葉修背對著他看電視,瓜子咬得喀喀作響。

「我昨天……怎麼了?」蘇沐秋按著額角,大概是宿醉的緣故,頭嗡嗡響著,連帶葉修的語氣聽起來都有點生氣。

「我怎麼知道你怎麼了?從沒見過有人可以不要命的那樣喝。呵,你知道不知道最後你為什麼會贏?你真的覺得喝贏了十幾個人?」

好吧,葉修是真在生氣,蘇沐秋確認了這點。電視播到廣告,葉修大概完全沒在看。

「他們是怕你喝死了!那群人不敢擔喝死對手男友的責任才走的沐秋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這個身份你現在大約躺在太平間,你妹妹會哭死。」

「……他們怎麼知道我和你的關係?」蘇沐秋沈默了一會兒後問。

「你大概喝到第十杯的時候,他們看我一直站在你後面,再向旁邊的人問問,有腦子的都知道我和你的關係不一般。」葉修悶悶的說。

那麼當時的場景就絕對不是這樣。

他大概也曉得葉修總是對涉及自身的事輕描淡寫的個性,既然當時葉修一直站在他背後、還明顯到能被看出來,那麼他當時十有八九表現得非常著急,一定是一直要勸阻自己又不停對其他人明示暗示這人撐不住,只可惜蘇沐秋已經喝太暈,聽不進葉修的阻止。

他突然就覺得很愧疚,以為能幫忙,最後居然是添了麻煩。當時應該有更好的方法能解決的。

「葉修。」

他從軟墊上伸過一隻手搭上葉修肩膀,有些濕濕的。蘇沐秋想,果然是性情中人。

葉修沒躲開,反手拿瓜子殼戳他:「最好告訴我你沒任何不舒服,或者你希望我打電話給你妹妹。」葉修補充一句:「你睡著時我已經把你的手機密碼試出來了。」

「……我超好,能跑十四公里馬拉松。」這個客人戰鬥力太高,他無法負荷。

那天蘇沐秋做了一頓飯外加二十個對不起,終於換得葉修一個微笑,他自認過去追妹子都沒這麼累。

「葉修吃不吃檸檬蛋糕?看你這裡器具挺齊全的我烤一個給你。」

「坐那麼久了肩頸酸痛了吧?來來來葉修坐下我幫你按摩。」

「葉修葉修,你家有什麼咖啡豆?拿鐵喝不喝?」

「葉修來嘛,抱抱親一個麼麼噠?」

噗哧。最後葉修終於肯正眼看他,眼尾嘴角都是笑意。

蘇沐秋松了一口氣。

葉修坐到他面前,一口蛋糕配一口咖啡,撐著下巴饒富興趣的笑:「怎麼突然臉皮那麼厚?為了討我開心這麼努力?」

蘇沐秋在心裡呵他到天荒地老,太在乎面子他連公關工作都做不來。不過老天有眼,他這回這樣做可和工作沒任何關係,純粹是心裡不希望和葉修吵架。

「是啊是啊葉修大神您笑一個傾城傾國啊。」

「剛剛那是所謂的棒讀?」葉修問。

「是啊我可以再來一次,葉修大神我能散盡家財就求您再看我一眼說句我愛你。」蘇沐秋彎著眼睛笑得燦爛,語氣卻毫無起伏。

「無聊。」葉修撇他一眼,用叉子叉下一塊蛋糕,「你先講我才講。」

好哇。蘇沐秋說:「我愛你,葉修換你了。」

「我、我愛你。」出乎意料的,葉修居然特別把臉轉開,發出的聲音小得像蚊子叫,細微到蘇沐秋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但仔細一看葉修耳朵還泛著紅。

天哪這個人怎麼這麼不經撩?

蘇沐秋在心中吶喊著糟糕,他居然會覺得葉修有點可愛?!

原本他以為葉修大概是個經歷豐富對大部分情話免疫的花花公子才跟他玩的,沒想到只讓他說一句簡單玩笑性質的我愛你就……

「看什麼?去吃自己的蛋糕,別搶我的。」

轉移話題的爛方式也好可愛,蘇沐秋覺得自己不好了。

葉修啊葉修,你這樣在外頭浪真的沒問題嗎?這會被拐騙的吧?啊一想到葉修至今為止的展露出的嘲諷可能都是為了遮掩自己的害羞就好帶感啊,這設定他可以了!

當蘇沐秋沉浸在自己新大門的世界時,葉修只是一叉子一叉子往嘴裡塞蛋糕。

昨天太衝動了,他一點都不想嚇到蘇沐秋,也不想破壞至今為止樹立出的形象,但他弟弟跟他說,他昨天看見蘇沐秋倒下那一剎那表情真的很恐怖。

真的,他也不想,只不過是情感快要滿出來了。

 

 

隔天一早蘇沐秋就回了家,畢竟已經連續兩晚沒回去,難得一個週六蘇沐橙不上課,他應該回去陪陪妹妹。葉修親自開車送他回家,在他家大門外做個借位的吻別。

「沐橙?」

用鑰匙打開門,蘇沐秋輕手輕腳走進客廳卻沒看見任何人,奇怪之余他認為妹妹大概還在房間睡覺──雖然已經九點了──便敲了敲對方房門:「沐橙,起來了嗎?吃過早飯了嗎?」

連敲兩次都沒有回音,蘇沐秋轉了轉門把,鎖的,但他記得蘇沐橙在房間時從來沒有鎖過門。

越想越不對,蘇沐秋手機拿在手上準備要撥出唯一的號碼,打開通訊錄卻發現另一個不曾鍵入的號碼,通訊人寫著葉修男朋友。

好吧手機密碼大概是真的被破解過了。

到底臉皮要多厚才能在自己名字後面加上愛心?

被葉修這麼一攪,蘇沐秋提起的心放下不少,打電話前他仔細的在屋子裡多繞上幾圈,終於在冰箱上發現蘇沐橙的字條。

 

『哥哥我去宿營啦週末不回來哦!要好好照顧自己☆ 

                                   蘇沐橙親愛的妹妹』

 

喂,為什麼同樣是愛心,自己妹妹的就順眼那麼多啊?

哥哥沐秋表示不能理解,一定是葉修人品的問題!

在家補眠的葉修躺著也中槍。

 

既然妹妹不回家,他能做的事好像就少了很多。蘇沐秋在地上滾了兩圈半,一個鯉魚打挺翻身坐起來。

「好!來大掃除吧!」

說做就做!蘇沐秋跑進房裡從衣櫃最下層找出他陳年的國中運動服,體型相較於現在小了很多,不過管他的,勉強能穿。換好弄髒了也沒關係的掃地專用服,蘇沐秋決定採取最原始的方法:掃帚加抹布,盯著地板從角落開始認真打掃。

首先先處理臥室,掃完自己的再掃妹妹的──至於那一區貼著『哥哥禁止靠近!』貼紙的部分,他當然聰明到不會去碰──接著是客廳加廚房,最後掃玄關。

他在地上發現一根黑色短髮,葉修的,安安靜靜躺在廚房與客廳的交界,大約是他站在那兒看他煮飯時落下的。

葉修的站姿突然掠過他腦海,和雙胞胎弟弟挺直背脊單手彎曲九十度拿著西裝外套不同,葉修穿西裝時總是一副沒骨頭的樣子壓在他家岌岌可危的玻璃牆上,袖口拉起露出一截白襯衫,外套前排扣子永遠不扣。

拿著抹布擦地時他發現更多葉修來過的痕跡:招待葉修喝茶時濺出的茶漬、葉修坐過的椅子旁落下的一點點煙灰、玄關花瓶碰缺的一小角、浴室裡甚至掛有他用過的毛巾。

──從什麼時候開始家裡多出一個人的影子?

那些天歷歷在目,不論是偷吃餃子被他抓到的葉修、工作不順利坐在椅子上吸煙的葉修、和他拌嘴的葉修、給他搬大花束時碰到鞋櫃連著打翻花瓶的葉修。每一個都那麼鮮明,他甚至能聽見和他借毛巾擦臉時葉修的聲音,能嗅到葉修身上似有若無的淡淡煙味。

他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和葉修擠一張床時對方的體溫,有點熱,冬天靠著剛剛好。葉修睡著時沒有半點平時的欠揍樣,也只有睡著時才會發現:葉修總說他睫毛長,其實自己根本也不短。

葉修的好看,建立在他安安靜靜不說話的時候。

哈哈,那可還真少。

蘇沐秋想,葉修一直都在和他說話,或者說他們總是有話題可以聊,誰起頭都能講很久。當然單方面嘰嘰喳喳也是有的,這通常建立在葉修拿工作回家做的時候,不過他知道葉修有在聽,每一個字都認真的放進心裡。就像他重視這段友誼一樣,葉修也重視著他們兩個的關係。

下一次,做點糖醋肉邀葉修來家裡好了。

他知道葉修喜歡好下飯的食物,最好有點甜、好入口,蔬菜調味偏愛蒜頭、不喜歡紅蔥頭,韭菜會吃,看見苦瓜的表情很精彩,不敢吃茄子,卻喜歡牛蒡這種生冷食材。

葉修也知道他不愛吃酸,豆花喜歡鹹的、煎蛋要加鹽巴、喜歡蝦子卻不擅長剝殼、對醃橄欖敬謝不敏。

「沐橙……下禮拜應該在家。」想想他們其實互相都很熟悉,有了共同的秘密之後,習慣對外人隔出的牆卻為了葉修另開了一扇門。蘇沐秋想:是時候介紹給妹妹認識了,不是以客人的身份,而是朋友。「要記得去買排骨。」他在日曆上畫了記號,「還有蔥、番茄醬。」

「事情真多。」

但心情很好。

 

整理完整個家裡,連瓦斯爐都拆起來擦得一塵不染後,時間也接近下午了。蘇沐秋跑去樓下買了份粥和兩根油條當遲來的午餐,吃完沖個澡穿著條大褲叉就上床睡覺,因為勞動的緣故他睡得挺舒服,從閉眼再睜眼已經過去七個小時。

深夜十一點,外頭星光燦爛,宣告他從現在開始沒事情做,要買吃的也只剩轉角一間二十四小時便利商店。蘇沐秋思考一會兒決定不下樓了,就著房裡剩餘的泡面配新番就好。這部動畫他已經積欠了三個禮拜沒看,心癢癢的連網路上的帖都不敢點開就怕自己被劇透,如今有此良機,不補完簡直對不起自稱資深動漫迷的自己!

選完泡面燒著熱水,蘇沐秋按開家裡那台幾乎可以稱為古董的windows 2000,看著四個彩色方塊在螢幕上轉呀轉呀轉艱難地進入桌面,再插上小區速度緩慢的網路孔,點開瀏覽器、點擊書簽、選擇集數,悠悠晃晃的拿著放好調味包和冷凍蔬菜的面碗到廚房注熱水。

這時,敲門聲響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大概是催命符的等級。

「來了來了!」

搞什麼這麼大半夜的。蘇沐秋邊想邊放下剛倒入熱水的碗,在心裡倒數三分鐘邊去開門。

嘿,葉修又站在他家門口了,短短一天內見面兩次真不習慣。

「怎麼了?這時間找我做什……喂葉修!」

他根本來不及反應,碰地葉修就闖進他家反鎖上門,扔出一句意義不明的話:「我被灌酒了。」

 

 

 

--

接下來當然是喜聞樂見的不純潔戀愛啊(*´`)~(?

好,後面的我們本子裡見喔,印調連結這裡走→契約男友守則

調查到今晚12點截止(「・ω・)

 

ps.完售後會將全文放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原來大大不喜歡你的名字喔(重點誤
    超級愛大大的文,質量好高,筆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