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傘

*情人節快樂

*肉文點梗,車上(淩晨四五點)修傘,腿//交,傘哥誘受,騎乘,羞恥play捆綁play

 

---------------------------------------------------------------

 

「風景好氣氛好,不做點什麼不覺得太對不起自己了嗎?」

蘇沐秋越過駕駛座,手掌伸入葉修兩腿之間,掌心貼著尚在沉睡的器官,食指由下而上緩慢刮騷。

他們剛出去外頭玩了通宵,天色微亮才回到葉修家的別墅,兩人都有些疲憊,想不到蘇沐秋剛打開車門抬頭看見漫天星空,回頭就把葉修按在了副駕駛座上,勾著脖子,迅速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

「蘇沐秋你發什麼神經?」

「我想做愛。」蘇沐秋親吻葉修的下巴,手指隔著葉修的牛仔褲輕而迅速的滑動,撥弄葉修的理智。「後面好癢,我想要你幫我止癢,把你的東西插進來好嗎?」

「不好。」葉修說著,「處男滾。」卻幫助蘇沐秋跨坐在自己身上,一手拉開扎進褲頭的襯衫伸進衣服裡,摸上他柔韌性十足的腰,一手扳起蘇沐秋的臉,接受他自動貼上的親吻。

溫熱的舌頭先在他嘴唇上舔了一圈,撬開兩片柔軟的唇辦,試探性的探進口腔,或勾、或挑,輕巧迅速卻不著重點的騷過嘴裡每一個部分,舔得葉修嘴裡到處都癢,極想抓住那個作亂的小傢伙狠狠欺負。

這不是服侍,這是挑逗,撩撥著葉修來回應他。

於是葉修就這麼做了。

按住蘇沐秋的後腦勺,嘴唇欺上嘴唇碾壓,貼得密不透風。他用些力捲上那條還想胡鬧的舌吸吮汲取其主人的氧氣和唾液,舌面情色的摩娑柔嫩的舌背,強迫蘇沐秋平息他自己撩起的火。

一吻道畢,兩人臉頰上都泛起了淺淺的紅,氣息不穩。

蘇沐秋揚起得逞的笑,桃紅的眼彎成弦月,灼燙的呼氣全灑在葉修臉上。

「蘇沐秋你有病。」

「絕症!」

吐出輕快話語的嘴沒等氣息穩定,剛分開一會兒便再次壓上,愉快的將葉修的唇辦含入口中吸吮。晃動身子摩擦腿間蟄伏的陽物,自己的物事早已溢出液體,打濕內褲的布料。

葉修邊與他接吻,一手邊悄悄上滑移到蘇沐秋後背上精瘦的肌肉,對他皮膚微溫、壓起來充滿彈性的觸感愛不釋手,忍不住多摸了幾把才撚著脊椎移落褲中,一下一下勾著蘇沐秋臀縫最上緣。

「先進去。」葉修參雜情慾的聲音低沉沙啞,喘著把蘇沐秋拉起,不料這人食髓知味,竟是一隻手拉著操作桿,順著起身的動作放倒椅子把葉修推倒在上頭。

「不要,就在這。」

「會有人路過。」葉修不同意。

蘇沐秋朝他笑笑,趴臥在葉修身上厥高臀部,迅速抽掉自己的皮帶將牛仔褲褪至大腿,帶著葉修的手深入臀縫,自己的手指扣著葉修的,輕壓在未曾容納過物事的入口。

「你也不一定有能耐讓我叫出聲音。」

啪滋。

葉修的理智斷線。

「……你也不一定有聲音叫得出來!」

 

雖說如此,葉修卻放縱他鼓勵他喊出聲,蘇沐秋的東西徹底充血直立,卻被束縛在內褲裡,只露出最前端,流出的液體滴落,沾濕了葉修的襯衫。

「叫出來啊,不是很舒服嗎?」葉修在他耳邊說。蘇沐秋的頭埋在他肩上,一邊手肘撐在頭枕邊發顫,張狂的衝他咧嘴,後方收縮絞緊入侵的兩根手指,葉修一根,他自己的一根。

「看著我……的臉,就勃起的人,怎麼不叫?」

「嗯,這樣嗎?」葉修抬腰,性器擦過蘇沐秋的前端,逼出一句短促的國罵。

蘇沐秋差點軟了腳栽在葉修身上。

葉修順勢抱住對方的背坐起:「起來吧。」

「幹嘛……」

「你總不會第一次就想做到本壘?」葉修從蘇沐秋身體裡抽出手指,先前塗進去的乳液沿著動作滑出,葉修把它們混合前方流出的汁液均勻的塗抹在臀縫與大腿內側,跪坐起身,安撫的吻著蘇沐秋的唇角:「還沒有像樣的潤滑。」

「……射過就有了。」蘇沐秋嘟嘟嚷嚷。

啪滋……

葉修覺得剛安好的理智又要下線。

「……轉過去。」他拍拍蘇沐秋的屁股,後者邊抱怨邊轉身,示威般大張雙腿朝著葉修。

「你腿張那麼開幹嘛?」

「方便你操啊?」蘇沐秋好心地替他掰開一邊的臀瓣和內褲,後穴邀請般一開一合的收縮。

「合起來!」

而葉修,完全不解風情。

「手撐在前面,趴好一點,腿夾緊!」

「兇屁啊!」

「快點啦!」

蘇沐秋聽見拉鏈拉開的聲音。

燙熱的東西沿著他臀縫滑入,碩大的前端隔著薄薄的布料碾過剛被開拓過的入口,繼續向前蹭過會陰,直到整根埋入他大腿間。

「靠……」

蘇沐秋低頭就能看見葉修飽滿的龜頭夾在恥毛間,壓迫著會陰與底下雙球,雖然沒有插入,恍惚間卻有被侵犯的錯覺與……爽感。

那熱度幾乎要把他腿根都融化了,還有些流到他臉上,蘇沐秋覺得整張臉都是滾燙的。

「唉呦。」葉修發現了。「這麼純情啊,處男先生?」

「閉嘴……!」

「好我知道我知道。」有力的手扣住他腰部,腿間陽物微微後抽,再猛地撞擊。

「嗚嗯!」

他都可以聽見自己臀部與葉修小腹拍打的聲音,還有那物體移動時帶出的黏膩聲響。葉修低下頭,舔著他的背脊:「少說話奮力工作是吧?我知道的。」

「嗚、你混……蛋!」蘇沐秋整個人都燒起,身體隨葉修的動作一晃一晃,帶到儀表板上,連帶整台車都跟著微微搖動,所幸現在還不到旁人起床的時間,四周尚無一人。

葉修逐漸加快動腰的頻率,手移下掐著蘇沐秋冒汗滑膩的雙腿,因為蘇沐秋已經沒法使力維持它們的併攏。些微肌肉的大腿不似女孩子般掐得出水,卻增加了緊實的彈性,夾得葉修頭皮發麻,舒爽到逞凶的凶器又漲大一個尺寸。

「喂、嗯啊……喂等嗯、一下……」

「等什麼一下?」

葉修握住他吐著水的前端,拇指摳挖著鈴口,一下又一下快速粗重的把自己埋入抽出,後穴、腿側、陰囊,刺激下身所有可以給蘇沐秋快感的地方。

他張嘴,惡作劇的咬了蘇沐秋腰側一口,蘇沐秋立刻抖著身子射出壓抑許久的慾望。

白濁的液體流了葉修一手,他抽出性器,掰開蘇沐秋的大腿往開闔的後穴裡餵:「OK,有潤滑了。」

「……媽蛋。」蘇沐秋連罵人都懶了。

葉修才不理他,自己的東西都還脹疼著呢,他坐了下來,拉著蘇沐秋狀似好心的讓他往後坐下減輕手的負擔,存在感十足的部分卻抵在自己手指邊,手指插在蘇沐秋體內。

蘇沐秋:「…………你現在幾個意思?」

葉修:「你忍心看它漲著發疼嗎?」

「……用嘴行不行?」

「不行。」葉修埋在他體內的指頭轉了一圈:「你自己說後面很癢,要我插進去的。」

蘇沐秋整個人都是崩潰的。

 

後方一點一點吞吃著不該放入的巨物,越來越深,越來越深,性器撐開一層一層肉壁堅定的向內推移,朝著比蘇沐秋想像更裡頭的地方埋入,好像永遠吞吃不盡。蘇沐秋覺得如果他往小腹處壓下,指不定可以摸到凶器的輪廓。

「在想什麼?」葉修對著他呼氣,氣流圍繞在車裡,有一點點煙味。

蘇沐秋臣服在快感下有些呆滯的眼往下轉,愣愣的盯著葉修墨黑的瞳孔看了許久:「……想你。」

凶器的粗度又有漲大的趨勢。

葉修抓住蘇沐秋驚慌失措的眼神,朝上一頂,逼出蘇沐秋瞬間失神仰起脖子的輕吟,喉結隨著吞嚥滑落又上移。

葉修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怎麼可以這麼……性感。

他叼住那顆喉結,慢慢放開力道,在蘇沐秋越張越大的眼中把慾望抵到最深處。

「我該……靠嗯,好深。」蘇沐秋搭在他肩上,手被皮帶象徵性的綁住,只能垂著眼瞟他。「『坐上來』結束了……接著、是『自己動』?」

葉修笑了。

「那能呢沐秋?」

笑得狡猾笑得奸詐笑得你心發寒。

笑得蘇沐秋覺得該發生不好的事了。

葉修托著他的臀部,性器以打轉的方式貼在甬道裡磨,他說:「你負責努力吸就好了,我來幫你止癢。」

 

於是蘇沐秋收縮了一下內壁。

被幹到不曉得今夕是何夕。

 

意識再回籠時他躺在葉修的床上,旁邊那個傢伙好夢正甜,嘴角帶笑的囈語著『沐秋』。蘇沐秋聽了心裡發軟,覺得空氣裡都是粉紅色奶油糖霜,翻身想要親吻葉修唇角,才扯到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一陣一陣的脹疼,似乎還有不可描述的東西從不可描述的部分不可描述的流了出來。

「啊啊。」蘇沐秋黑化地笑。「葉修,咱們晚上,來讓你嘗嘗一樣的滋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