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歡樂電波系 

*合文  @青空之上。 

* 第三部,隔壁那個想了個副標,叫做追回前女友大作戰(。

 

---------------------------------------------------------------

 

「我一直以為你會喜歡,難道我猜錯了嗎?」

濃稠甜膩的琥珀色液體一絲一絲從頭頂流下,沉積在挺直的鼻梁側邊,再向下滴落。

液體覆蓋新與舊的傷口,他像是被扔進蜜河裡再撈起來,渾身沾滿了血與蜜。殘忍和甜品、血腥與美好,矛盾地呈現在側躺於冰冷地面的人身上。

像只琉璃藝術品,有著脆弱而誘惑的美,讓人忍不住想親手破壞。

「你覺得,當葉修看見你的屍體時他會有什麼表情?」

下巴被挑起,僅存的單眼費了好些力氣才重新聚焦,蘇沐秋早已沒力氣掙扎,更別提反抗。

聲音又在耳邊響起,明明是明亮的男性嗓音,聽著卻令他作嘔。

「High一點,小帥哥。」崔直擰著他的下顎,一匙蜂蜜強迫地從無法閉起的嘴裡灌入,蘇沐秋吞嚥不下,液體便從嘴角邊流出。

「真浪費。」崔直呵呵直笑,笑到腰都挺不起來,手一鬆蘇沐秋就摔回地面,嗑得眼前一陣白光。

「看來你也撐不了多久了。」抹著眼角笑出的淚,崔直在他面前蹲下。喀啷。蘇沐秋聽見鎖鏈拖動的聲音。「不過為了我,你得撐久一點,就算是為了葉修能完整收到你的每一部分吧?嗯,蘇沐秋?你如果死了,除了頭和心臟我都不會替你寄出去哦。」

冰冷的鎖鏈銬上蘇沐秋好幾天前就被鐵撬硬生生毆打至扭曲腫脹的手,慢慢的,把他吊離地面。

放在以前蘇沐秋還能跪著,但現在他的雙腳已沒有半點支撐的作用。

或許應該說,他的雙腳還能不能稱之為腳,也是個問題。

「來,我們來嘗試點別的,新的,劃時代的發明!」薄韌小刀貼著他的側腹,刀刃劃開表皮、切入肉內、割斷血管,崔直手一拉蘇沐秋身上就多了一道猙獰的口子,從側腹蔓延至胸口,鮮血直流。

不過這只是他把刀提起過程中附帶的贈禮罷了。刀身輕拍蘇沐秋被蜜糖與血糊得黏稠的臉龐,沾著它們輕提,刀尖俐落地一挑,割落只存裝飾作用的眼瞼,露出血肉模糊的眼窩。

蘇沐秋一聲也沒有吭。

「真是漂亮,我好期待它未來的樣子。」舀滿蜂蜜的勺子伸進眼窩,崔直邊讚嘆邊將它們塗抹均勻,劇烈的疼痛湧上蘇沐秋腦海,他用另一隻眼看著長勺進出,看著散發甜味的液體和著血從眼窩流下,就像流著血淚。

「好了前置工作都做完了,啊辛苦了辛苦了,現在放鬆點享受成果吧!喂別睡著了啊,現在開始才是重點呢?」

崔直將那長勺直直插入剛剛割出的傷口翻攪,舀出一匙看不出原樣的血肉,仰高脖子,神情愉快的如同品嘗至高無上的饗宴。

「嘿,對了對了。」他格格笑:「如果葉修知道他的Alpha臨死前還被『吃』過,他會有什麼反應呢?」

 

*

「路程還有多久?」

葉修又拿到了一個包裹,煙雨送來的,彷彿可以看見他的動向似的追著他寄至船艦上,光是這一路上他就收到了兩個,現在已經是第三個。

簡直像是要避免失去生命後肉體快速腐爛才加緊送過來的。

「最快半小時。」黃少天給一旁的鄭軒比個手勢,換班走到葉修身邊:「三十分鐘而已你不看也無所謂。」

葉修手停在包裹上,眼神看向上頭一層一層的牛皮紙:「你覺得我會收到什麼?」

「我不知道。」黃少天快速的說:「終歸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是啊。」葉修輕聲笑笑:「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收過血液、收過眼球、收過耳朵、收過手指,他可以想像每樣東西在蘇沐秋身上的樣子,還有它們被取下時,蘇沐秋的痛苦。

不是什麼好東西。

怎麼可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沐秋。

「他會沒事。」一隻手拍到他肩上,葉修抬頭,對上黃少天堅定的望著他的眼:「葉修,我們快到了。」

「……嗯。」快到了。

垂下眼,葉修突然覺得眼睛有點澀,只是還不是時候。

居然讓藍雨的小子安慰了。

骨節分明的手拉開綑紮包裹的繩,一圈一圈地打開反覆包裝的牛皮紙,越往內層越是血跡斑斑。

最終露出的是襯著絲絨的長方盒子,葉修將它打開,身邊黃少天立刻倒抽口氣。

「葉修!」

「嗯,我沒事。」葉修的瞳孔不為人知的緊縮了一下,定格在柔軟暗紫絨布上的雪白硬物,它靜靜地躺在那裡,沒有泛黃、沒有碎裂,完整地躺在那裡。

蘇沐秋的脛骨。

旁邊龍飛鳳舞的附著以皮當紙、血作墨的信息,殘忍而嘲笑地寫著:『我幫你找到最完整的一塊骨頭了,開心嗎?』

葉修幾乎無法控制蔓延至全身的顫抖,他仰起頭,喘了兩口氣,目光直直射向主艦室的大螢幕:「還有多久?」

鄭軒緩緩推下手下的滑桿:「報告長官,正在降落。」

 

*

鎖鏈喀啷喀啷作響,蘇沐秋完全克制不了自喉嚨間溢出的哀鳴,這大約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了。

哀號、哭喊、肌肉抽搐、反射性的痙攣。

身體已經不在他的控制範圍內,蟲蟻沿著裹滿全身的蜂蜜爬至身上,囓咬每一寸暴露於空氣中的血肉。螞蟻爬進充斥敏感神經的眼窩、爬進蘇沐秋無法閉合的嘴裡。

「咳、咳咳!……哈咳!」

怎麼樣都無法趕走大量鑽入傷口的蟲蟻,只能任憑牠們啃蝕神經,像個提線木偶被擺佈,只在咬到部分地方時無法控制的抽動幾下。

大量蜂蜜從頭頂淋落,沖掉一部分,再爬上來更多,周而復始。

蘇沐秋不知道自己被這麼做幾回了。

遍佈全身的疼痛每一刻都十足鮮明,痛到他無從無視、痛到無暇顧及此外的任何一切,痛到他開始、逃避般的出現了幻覺。

「呃……啊、咳喀………」

蟲蟻開始爬上他僅剩了另一顆眼睛,螞蟻掛在他纖長的睫毛上,應該細小的觸鬚卻顯得那麼大。

知覺一點一點從他身上被剝離,失血又長期未進食的頭腦開始發暈,耳朵嗡嗡作響。等到螞蟻爬滿他沾了蜜的眼,就算他轉動眼球也什麼都看不見了。

「咳!……啊、咳咳!」

蘇沐秋反射性的咳嗽,想咳出口裡的蟲蟻卻只咳出了更多的血,失焦的眼裡越來越黯淡。

……修、葉修……咳。

蘇沐秋喃喃地道,低垂著頭,氣若遊絲。

像見到了不存在這裡的人。

嘴角噙著一抹笑,表情一瞬多變。

 

「嘖不行啊。」崔直抓著蘇沐秋的髮拉起他的頭,看著蘇沐秋眼底毫無焦距和空氣說話的瘋癲模樣。「壞掉了?喂喂喂別這樣,再堅持一下嘛!別讓我失望好嗎?」

蟲蟻順著爬至崔直手上,蘇沐秋嘴裡又湧出一口血,咳了好一陣才停下。鮮血濺在崔直臉上,崔直一點也無所謂,只是懊惱太快把人搞到不能玩了。

「好吧。」他放開蘇沐秋,聳聳肩:「那你去死吧。」

碰—————!

伴隨他聲音落下的是監牢的大門。

然後是他生命裡最後的景色——向著他眼珠射來的子彈。

衝擊力炸開了他半個腦袋。

一陣血柱濺上了天花板,染紅了整片水泥地,鮮血在狹小的空間內淅瀝瀝的下起小雨,而葉修終於在那片惡夢般豔麗的鮮紅背後找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雙膝跪地、雙臂分開吊起,彷彿一個虔誠的受難者,在聽見動靜後緩慢轉過頭來。

「老葉、他……」

葉修制止了黃少天繼續說下去,連帶擋住蘇沐橙的視線。

他注意到自己的聲音無比冷靜。

「讓救護隊進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魚
  • 絳大你確定你沒有對不起第三部的小標!!

    歡樂●電波系......(也許只是還沒進行到?

    我的小心肝告訴我它又開始痛了。
  • 那不是我想的XD是隔壁的想的XDD
    你看看他6x章裡把傘哥虐得多慘,結果告訴我他寫不出英雄救美(譴責(?
    所以我來讓葉帥一把了(?

    狐絳 於 2016/07/14 18: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