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這些被擁有過人視力的吸血鬼看得一清二楚。

他看見他的暗戀對象對著泡麵傻呼呼的笑,時不時皺一下眉搖搖頭,再繼續揚起神秘的笑容。

糟糕!

葉修心裡警鐘大作。

蘇沐秋果然是被那個叫什麼的男演員拐走了!就說那種會拋媚眼的男生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對眼就讓我的儲備糧滿心思想他不好好吃飯了!

明天絕對絕對要好好看住那個男的,不能再讓蘇沐秋靠近他!……可是他們演對戲時怎麼辦?牽小手時怎麼辦?總不能因為這個搞砸沐秋的第一部戲,葉修,你要想想辦法!

趴在門縫偷看到蘇沐秋吃完麵朝房間走來,葉修才趕忙跳起拿著道具擦拭上油,一副從剛剛到現在都努力工作的樣子。

蘇沐秋理所當然沒注意到葉修的不自然,在葉修旁邊坐下,也從袋子裡拿出道具檢查。

「葉修。」「沐秋。」

「呃?」蘇沐秋卡殼了一下:「你、你先講吧?」

「不你先說,沐秋你先說!」葉修怎麼肯跟蘇沐秋搶講話的機會,立刻又堅持推了回去,蘇沐秋不得以只好乖乖開口。

「葉修,今個兒的事,你就忘了吧。」

「什麼今天的事?今天有發生什麼事?」葉修一頭霧水。

「不不不!忘了就忘了,不要想起來!」蘇沐秋看起來很著急,讓葉修更在意了。

「嗯……」

「跟你說不要想啊你!」蘇沐秋扯住葉修手臂:「你呢?你剛剛要說什麼?」

「喔那個啊,我忘了。」葉修說。

蘇沐秋擰他的手:「你忘了?幾分鐘你就忘了?該不是唬我的吧。」

「我確實忘了不然能怎樣?唉疼疼疼你輕點。」葉修哀號。

蘇沐秋磨磨牙,終於放過被他捏到發紅的手臂:「……下回你先說!」

好好好,你說什麼都好。吸血鬼在心中花痴的說。

鬧一鬧之後葉修心情好多了,想來那個男演員再怎樣也不能和沐秋坐在一起打鬧玩耍,雖然很想白眼這樣就滿足的自己,但就是,開心啊!不服來戰!

 

這一天就這麼平安無事的過去了,葉修回到了蘇家,那之後狼人也沒跑出來鬧什麼蛾子。

唯一的插曲是葉修又要睡地板時被以天氣轉涼為理由轉移到了床上,葉修花了很大力氣才安撫住心中狂躁的小野獸,然後在蘇沐秋溫暖的體溫和味道中睡著了。

 

*

 

習慣是一種很可怕的事情。大清早,蘇沐秋套上衣服時望了眼打著呵欠頭髮亂翹的蒼白吸血鬼,看他在自己身旁更衣,壓在自己身上拿他脖子磨牙時更加確信了這件事。

「起來,要遲到了。」蘇沐秋推了推葉修,任憑他在身上留下不明顯的牙印,舔幾滴破皮溢出的血珠,才挪著光腳丫緩慢的去洗漱。

時光飛逝,從他們相識到現在已經過了快半年。

那日搭訕意外後就沒再出什麼情況,工作順利不用再天天吃泡麵,他和葉修的相處也漸漸恢復正常,誰也沒再躲著誰。葉修那傢伙的想法他不知道,但他自己倒是調適好了面對這隻鬼的方式。:只要固定給他幾滴血,再讓他抱抱蹭蹭個幾下,葉修那一整天就會乖得跟什麼似的,說什麼應什麼,表現得像普通人類不胡鬧。

雖然臉還是很欠揍。

漸漸的,他從喜歡葉修的才能變成喜歡葉修這隻鬼,蘇沐秋開始覺得當時有把對方撿回來當室友真是不錯的決定。

 

「好了沒?葉修,要走了!」

「來了,來了。」

葉修還是包成了一顆球,從圍巾到毛襪一件不缺。大冬天的大家都穿得差不多,葉修奇怪的裝束終於沒那麼突兀,甚至因為吸血鬼不怕冷,冬天太陽又起得晚,他穿的反而要比蘇沐秋少了。

「你行嗎?臉凍得那麼白。」

「還不是你晚上和我搶被子?」蘇沐秋呵氣,水氣凝成了一口白霧。

「這給你吧,小心點別再病著了。」葉修解了圍巾給他圍上。

「你小心太陽!」

「沒事沒事,這個戴起來就好。」吸血鬼拉起大外套的連衣帽,一圈毛邊把少年劈頭蓋臉的罩住,葉修在陰影裡露出微笑:「你看?」

很乖,而且有時還挺帥的。蘇沐秋心想。哪個女孩當了他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不過前提是她要是個吸血鬼。

「好了那我們走吧。」蘇沐秋把剛還圍在葉修脖子上的圍巾拉實些,廉價的綿布上沒有溫度、沒有味道,就和葉修一樣。

鬼都如此,沒有生存的痕跡。

 

「嘿,小聲點,別吵醒你妹妹了。」葉修拉著他的手,後者正把鑰匙喀啦啦地插進冬天卡死的門把裡鎖門。

「沐橙要醒早就醒了,剛剛我們那麼大聲……喝嗯!」門僵硬得像鐵塊,絲毫不動。

……不,原本就是個鐵塊。

「要不我來吧?」

「不用。」蘇沐秋扯著鑰匙:「你一身蠻力、能做什麼?」

「好吧,你行你來。」葉修退到一邊看蘇沐秋跟門奮鬥,看他轉得手都紅了。喀嚓。門總算是鎖上了。

「再三十秒我的手就要黏在鑰匙上了。」蘇沐秋把鑰匙拋給葉修,兩手塞進口袋裡取暖。

葉修接住鑰匙在指間轉了一圈:「領了年終分紅後把鎖換了吧?我們的被子順便換一件,總蓋夏被,你又和我擠一床睡,遲早著涼感冒。」

「領了錢再說吧,還有沐橙的衣服鞋子要買,趕明年升國中又要買整套的制服和書包。」

「也是。」葉修點點頭:「先換鎖吧,換鎖小錢,被子的話問問大家有沒有舊的給我們。」

「嗯,提醒我問問大家。」蘇沐秋冷得跺了跺腳:「好了走走走!再不走真遲到了!」

「跳的?」葉修問。

蘇沐秋翻了個白眼:「才幾層樓你就不能用走的?」

「這樣快些。」葉修愉快的笑了笑,一手環在蘇沐秋腰上一手搭著他的肩,吸血鬼奮力一躍!一轉眼瞬間到了幾條街外的小巷子。蘇沐秋左右看看,伸出手腕給葉修咬著指頭吸血。

「技術變好了啊。」

「那當然。」葉修啜飲著他的手指,幾滴血嫣紅的沾在嘴唇上:「這樣上班比較快吧?」

「我可是拿我的血在換!」蘇沐秋抗議。

「呵呵。」

 

而此時,兩條街外,一支望遠鏡凝視著小巷子裡的場景。

「是他嗎?」

「不是。」拿著望遠鏡的人瞇起眼:「是他『們』。」

「那麼,要拉攏,還是除掉?」

「看情況。」鏡頭裡,人類和吸血鬼一前一後進了大樓,消失在視線裡。那人往嘴裡丟了塊口香糖,放下望遠鏡後一大一小的眼特別顯眼。他思考了一會兒:「先試試那人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