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

 #被迫出櫃的日子#上學好困難 #誰把那個神經病帶走 #論被偽娘陰的慘劇

*接龍文,我親愛的搭檔  @火楓 

*奇幻學院風(含BL,可能有生子)

 

----------------------------------------------------------------------------------------

 

「看來好像不是我們能搞定的狀態了。」周梧衣凝重的說:「央、喬西安,你們都還沒吃午飯對吧?我們先回餐廳吃飯然後上下午的課,這裡別參雜進去比較好,太危險了。」

「危險?可是……」央確實很懶得再參雜進任何事情,尤其這看起來像是別人的家務事,可是剛才梧衣說的凜冰魔力沒有恢復讓他有點在意。「好吧算了,我們先走,反正異族的事情我們也幫不上忙。」他們還沒有能力。

「嗯……可是,下午的課好像不用去了耶。」替央治療到一半的喬西安突然間拿出手機:「服務學習的教官傳了訊息,說我們先分好組,下星期再帶我們去指定地點集合,這樣我們這禮拜已經沒有課了。」

「唔……」央聽了也開始陷入沉思,然後他抓抓頭髮用力嘆了口氣。沒辦法,誰讓他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捲進一堆事情,來這裡還是不消停。

「梧衣、喬西安,我們去找赫利亞。」他想了想再補充:「小的那隻。」

 

 

被強制帶到宿舍的凜冰有些慌張的看了看四周,看見被佈置成跟他在赫利亞家一樣的房間時他的恐懼到了最高點。

看見凜冰身上穿著長度只到大腿處的短裙睡衣,德里克一臉不贊同的說:「你怎麼穿成這樣呢?你看看你身上這些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德里克鬆開他,轉身去衣櫃拿了一套衣服遞給他。「換上吧,莉莉。」

凜冰退後幾步,不敢接德里克手上的女性襯衫跟長裙,顫抖著開口:「兄長……我不是母親,你認錯了。」

下一秒他被暴怒的德里克揍倒在地,德里克蹲下身直視著吐血的他:「莉莉,不要開玩笑了。我說你是莉莉你就是莉莉。」他著迷的伸手摸著凜冰的臉,「看,你在這時候完全跟莉莉一模一樣。」

魔力不足又被德里克揍了好幾拳的凜冰感覺在這樣下去他真的會被德里克殺死,「我換,我換衣服。」

聽見這句話後德里克滿意的攙扶起凜冰,「我就知道莉莉是不會讓我失望的。」他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拍去上面的灰塵再遞給凜冰。

凜冰接過衣服搖搖晃晃的走到小型浴室內關上門,他從空間內掏出備用手機傳消息給勒特伊。讓對方趕快通知父親派人把大哥帶回去。

收起手機後他換上衣服,看見鏡中與母親生前相同打扮的自己他恐懼的顫抖著。

他一開始只是為了讓悲痛欲絕的母親開心才開始做女裝打扮。他與凝冰是雙生子,理所當然的,兩人的外貌一模一樣,換上女裝的他成了母親思念凝冰時的替身。

但他卻忘了自己也跟母親有著相似的樣貌,在母親死後他並未被赫利亞家的人阻止女裝裝扮,反而大力贊同,最為贊同他的舉動的人便是兄長。

那時的他不懂兄長看他的眼神代表什麼,直到去年性分化結束後他才明白。

兄長將自己當成了母親的替身,兄長一直愛著身為赫利亞家族七夫人的母親。

每每想到這裡他就噁心的想吐。

做好心理準備的凜冰打開門走了出去。

現在只能祈禱勒特伊趕快回去搬救兵了。

 

不知自己正在找死的三名人類--其中還有一個是小魔法都會暴走的新生--開始踏上姑且算是尋找室友的過程。

第一步是旁邊路過的天使。

「赫利亞在哪裡?」央扔了直球。

「呃,二年A班的嗎?」天使疑惑的說著:「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呢,你們可以去問安希同學。」

「那請問安息同學在哪裡?」

「喬西安,是安希、希望的希!」周梧衣糾正。

「我記得在體育館三樓,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了。」天使如此說著。

「好的謝謝!」央迅速道謝就要跑。

「等等,你們那樣太慢了。」熟悉的聲音攔住他們,樂在後頭笑咪咪的望著央。「我來用傳送陣,不過一次只能負荷三個人,你們回來自己想辦法。」黃色的陣法在地上亮起。「路上小心。」

 

體育館三樓一如既往的人聲鼎沸。

「不愧是以格鬥出名的安希家族。現在他跟教練伏地挺身做到幾下啦?」異族及人族們圍成一團讚嘆著。

「快六百下了吧。上次的記錄是兩千下,不知道會不會超過上次的記錄。」

黃色的陣法在人群後方出現。

 

「勒特伊•安希!」響亮的聲音穿過人群一路傳到人群正中央。央喘了好一會兒才對那個被遮擋住的火紅短髮身影喊第二下:「勒特伊•安希!去找赫利亞!聽見沒,你知不知道凜冰•赫利亞在哪裡!」

本來不想理央的勒特伊突然感覺到手機震動了幾下,他停下動作站起身看完訊息後臉色一變。「教練,我要請假。」他迅速的拿起書包轉身往央幾人的方向走去,同時打了個電話,「請問赫利亞公爵在嗎?我是勒特伊•安希,安希家族的繼承人。是的,有些事想跟公爵談,麻煩您了。」他站在原地等了一會,「公爵閣下,您的繼承人丟下領地事務來到學院強制將您的七兒子帶走,我想這應該不屬於領地事務的範圍吧?」

他聽著對面的人大發雷霆的怒吼,補充了一句:「請您記得家族繼承人必須經過其餘兩位非王室血統公爵及王族承認才能繼任,身為安希家族下任繼承人我必須懷疑德里克.赫利亞是否能夠勝任赫利亞家族繼承人一職。嗯,我明白了,十分感謝您。」他掛斷電話,看了央一眼。「你不是想知道凜冰在哪嗎?跟我來。」他張開傳送陣包圍住三人,「別誤會了,我並不是想幫你。我只是不想讓凜冰死去而已。」

 

傳送陣閃了一下,央和勒特伊等人出現在一間寢室的門口,隔音良好的單人宿舍完全聽不見裡面的聲音。央在準備進去前拉了一把魔族。

「先告訴我,我要怎麼把魔力給赫利亞,我進去之後該怎麼做。」

「自願給予他魔力。」勒特伊停頓了一下,「但如果凜冰拒絕的話你的魔力也無法給他。」他靠在門邊,向後指了指,「現在,那個瘋子來了。凜冰是絕對不會接受魔力的。」

赫利亞家族的人究竟什麼時候才要來把那個瘋子繼承人接走,勒特伊煩躁的嘖了一聲。

「那只要我們進去說明來意,凜冰他哥就不能對他做什麼了對吧?像你剛剛說的繼承人的問題。」周梧衣指了指門:「或者讓央進去說他是凜冰的伴侶吸引一下注意,我們把凜冰偷出來。」

「喂!」央抗議。

「反正在這學校異族是不能任意殺害人類的,既然如此身為人類可以利用這點,對吧。」

「愚蠢。德里克怎麼可能那麼好說話。」勒特伊冷笑一聲,「那傢伙的執念深的不行,那個人類,」他指著央,「一進去就會被德里克殺了。德里克才不管學院的規定什麼的,要不是他不管是處理領地事務或者力量都是繼承人的上等人選他早就被王族誅殺了。」

勒特伊看向門口,「現在只有等。」

 

央為自己差一點又要遭遇死亡鬆了口氣,用眼神告訴周梧衣你晚上給我洗乾淨脖子等著瞧。

想想應該打不過於是他很快放棄。

等了一會後終於看見傳送陣的光芒的勒特伊鬆了一口氣,「終於來了。」

一名綁著低馬尾的金髮魔族男性身穿燕尾服走了出來,他微微欠身,「安希閣下,久等了。老爺吩咐我來此將大少爺帶回。」

「那就麻煩你了。」勒特伊側身示意讓男子敲門。男子走了過去敲了幾下,「大少爺,我是拉爾。老爺吩咐我來此找你。」

下一秒門從內被打開,拉爾及勒特伊走了進去。

周梧衣也跟著很順的走進去,回頭一看央和喬西安還站在原地,手一伸也把兩人拉了進去。

 

德里克坐在沙發上而凜冰則是跪在他的腳邊。「父親有什麼事嗎?」德里克微笑著問到,拍了拍凜冰的頭,「莉莉,叫人。」

凜冰怯怯的抬起頭:「拉爾管家,日安。」下一秒被德里克掐住脖子舉起,「莉莉不會這樣叫人的,嗯?」他鬆開手,摔在地上的凜冰嗆咳了幾聲站起身,雙手抓住裙擺左右往兩側拉,微微彎膝,「拉爾管家,日安。」

滿意的德里克點頭讓凜冰坐回原地,看見凜冰抬著頭直視管家時他賞了凜冰一巴掌,「頭抬太高了!」被打的凜冰連忙低下頭,嘴角滲出血跡。

 

所以這就是赫利亞在他家裡的日常生活?

央默默的挑眉。

姓赫利亞的果然都是神經病吧。

 

「大少爺,老爺吩咐我帶您回去,您今日的事務尚未處理完畢。」拉爾恭敬的說著:「對於您拋下領地事務來找七少爺這件事,老爺十分的憤怒。」

「七少爺?」德里克掐住凜冰的下巴強迫對方抬起頭來,「管家你認錯了吧?這裡只有莉莉•艾德,赫利亞家的七夫人。是吧,莉莉?」他加強了手上的力道,凜冰恐懼的點頭。

憤怒的勒特伊大吼:「夠了沒德里克,莉莉•艾德早就死了!放開凜冰!」

「他確實不是什麼七夫人。」

央講完後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他,才意識到自己好像說了些什麼對生命安全有害的東西。

但是說了也就說了。

「你們魔族的伴侶契約一生只能簽一次對吧?」央拉開領口,露出胸 口處月牙形狀的魔紋:「這樣的話,你要不要檢查一下這的紋路對應的人是誰?如果是跪在你旁邊的那個人的話,麻煩你行行好,回到你的領地去,把我的契約對象還給我。」

「怎麼一個兩個都不承認莉莉還活著呢?」德里克臉上的微笑消失無蹤,血紅色的陣法對準央的方向展開,「只要殺了你契約就解除了。」他摸了摸凜冰的頭,「莉莉,等我殺了他之後我們就回魔界,然後替我生個孩子。我跟父親不一樣,你替我生的孩子我會把他立為繼承人的,開心嗎?」

凜冰揮開德里克的手朝勒特伊大喊:「勒特伊快把那個笨蛋帶走!」

「走去哪裡,你關心我幹嘛你先過來啊!」央回頭對旁邊的人示意,自己都豁出去當標靶了怎麼就沒有人有動作啊?是還嫌吸引不夠多注意力嗎?「喂那邊那個赫利亞的大哥,你還不懂契約只能一次的意義嗎?凜冰還是莉莉……隨便啦反正有一半壽命在我這裡,你解決我等於幫他減壽,而且也沒辦法再簽一次契約喔!」

「我不在乎。」德里克微笑,手上緊緊抓著凜冰不放,「只要莉莉為我生下孩子就夠了。如果莉莉死了的話我還有我們兩個的子嗣,是吧?莉莉。」

「德里克你的瘋病變嚴重了。」勒特伊緊握長槍警戒的看著對方。

「什麼莉莉的早就已經死了,而且赫利亞也不是你的子嗣,你是不是有事啊?」央指著凜冰:「那邊那個不是女的,他底下有罪惡的巴比倫塔耶。」

「凜冰沒跟你說過嗎,」勒特伊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凜冰是中性可以生孩子的。」

「咦真的嗎?」央瞬間回過頭:「魔族都是什麼不科學的生物不對現在重點不是這個吧?」

「因為你問了所以才……」勒特伊話說到一半瞬間被凜冰打斷,「快帶那個笨蛋走!」

「嗯?」

血紅色的光芒突然間大亮,在央尚未反應過來時整片朝他撲來。

在眾人反應不及時拉爾張開結界擋住了攻擊,「恕我冒犯了,大少爺。」

「你還是後退吧。」周梧衣把央往後拉。

拉爾收回結界張開了攻擊陣法,墨綠色的陣法散發出詭異的氣息。

「連你都要阻止我嗎?拉爾!」德里克怒吼正準備回擊時凜冰突然抓住德里克的手直視著對方,魅惑的香氣飄散,「德里克。」毫無防備的德里克就這樣中了凜冰的魅惑,呆滯的看著凜冰一動也不動。

在這時拉爾的陣法擊中了德里克,室內煙霧瀰漫,當煙霧散去之後德里克與凜冰昏倒在地。

「冒犯了。」拉爾走過去將德里克扛起,「安希閣下,請容我告退。」他欠身,腳下同時張開傳送陣離去。

「……結束了?」一陣煙硝過後,看起來所有事情都完結後,喬西安終於開口說了到這邊的第一句話。

「不對,還沒有結束。」央踩進方才拉爾與德里克還在的地方,遲疑著要不要扶起地上的凜冰。「這傢伙還沒恢復。」

勒特伊抱起凜冰張開傳送陣,「人類,讓你考慮一段時間。如果不是真心要跟凜冰簽契約的話你就不用過來了。」接著他將自己和凜冰傳送到了醫務室。

德里克瘋成這樣,難保他不會為了凜冰而殺死對方。加上凜冰的契約者一直對於凜冰的態度不好,與其讓凜冰被迫活下去然後受到更多折磨還不如讓凜冰安詳的離去。

「所以我又哪裡講錯話了嗎?」央攤手,眉間的疑惑表示他的不解。他真的就只是,嘿嗯、被迫簽了契約,然後現在要給個魔力又被叫回去考慮是不是真心……廢話說到伴侶契約怎麼可能是真心啊!他現在連契約內容都不懂而且他和凜冰認識第三天而已耶?

三天裡還有兩天處於爭吵不爽狀態,誰會拿這樣一個魔族當交往對象,更不要說伴侶了。不過不去給個魔力,那個蚊子魔族就一副要餓死的跡象,先前那個精靈又說導火線什麼的,不去的話異族跟人類開戰好像又是他的責任了。

天哪只是想平淡的上個學怎麼這麼困難?

「央,所以你要過去嗎?」周梧衣問。

他能不過去嗎?央超級無奈。「過去。」他說。

當成CPR、當成教學費、當成室友情誼、當成兩界和平維持點。

哎呀隨便都好,反正他不想看那個很吵很煩的魔族突然耍脾氣跑去死,他還記得他還沒還他格鬥衣呢。

「是說央,」周梧衣想了一會後開口:「我覺得凜冰說的好像也沒錯。你不在乎契約這一點,你看啊雖然你是被迫簽下伴侶契約可是什麼也沒去調查也太奇怪了吧?搞不清楚對方的身分就算了,至少也要搞懂契約內容啊,就是有你這樣子的心態詐騙集團才會這麼泛濫的!」

「就算搞懂也已經是定局了啊。」央表示經過太多事件,他的生活態度一向是兵來投降水來被淹的狀態,反正船到橋頭就是被沖走了,直不直都無所謂。當然後面這句他沒講出來。「我知道了啦,我會去看,現在先去醫護室吧。」

「唉我說啊!」周梧衣抓住央碎念著:「你還是想清楚在去比較好,不是那種怎樣都可以啦隨便啦的態度而是認真的去想。你可以救凜冰這一次那下一次呢?我覺得你們兩個最根本的問題還是沒解決啊,基本上你們雙方都有不對的地方啦。追根究柢我覺得你應該想清楚再決定,不然凜冰醒了之後你們還不是一樣會再吵一次到時候如果凜冰跑到你不知道的地方等死怎麼辦。」

「我可以當提供魔力的人。」央回答:「現在的問題是他要追我不是我要追他,他才應該從我這裡刷好感度,而不是一個兩個都問我要不要當他的伴侶吧?」奇怪,怎麼就沒有人懂我的不滿之處?「他真的要去我不知道的地方等死是他的事,耍幼稚耍脾氣我又沒有辦法管?反正我就在這裡,他想要什麼拜託用正常點的方法正常的要求,我又沒說我不能接受想普通和我當朋友的人?」

「可是各種意義上我覺得你在排斥他啊,你看比較起來他對你的態度比對我們的態度還要好上很多,連剛剛要逃命的時候他也是叫安希同學帶你逃跑。」周梧衣豎起手指,「我覺得平等一下吧,你看你都能接受我這樣對你碎碎念了為什麼就不能接受凜冰黏在你身上那一下下?先試試嗎,不能忍受你就在把他撕開啊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他想了一下補充,「你這樣絕對是注孤生的,你也給點回應吧,你這樣的話連正常的人類女生都會毫不留情甩你一巴掌然後跟你分手走人的。」

央很想說他其實不care人類女生甩不甩他巴掌,反正他又不把她們。

「好吧,我會跟他簽個協議,第一條是不准沒事貼我身上和咬我舔我,我討厭別人隨便碰我。其他好說。」他琢磨了一下子才勉強說道:「其他部分沒那麼討厭他。」

「嘛雖然不是很滿意你的回答不過我們還是走吧,記得等等要好好的跟安希同學說啊不然我看你應該會再次被殺掉。」周梧衣說出了很可怕的話後走了出去。

到醫務室的路途沒那麼容易,單人宿舍在離學院本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央他們又不認得路,稍微迷了下路才等到路過的校內公車載他們回到行政大樓前,央看著頭頂標示牌一路跑到醫療室門口。

 

「做好決定了嗎?」勒特伊坐在凜冰床沿,梳理著凜冰的長髮,「如果你沒有好好的面對這契約的想法的話就給我滾出去。」

「請不要用那種好像我是下等僕役的語氣說話,勒特伊•安希。」央皺了皺眉。「我知道你很在乎赫利亞,或者你根本就喜歡他所以很討厭我和我對他的態度,這點我可能沒辦法解釋,因為是他自己跑來找我簽契約的,我自己也是狀況外。不過我現在就是為了處理、或者你說的面對契約才來,那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那就證明你的決心。」勒特伊嘲諷的笑著,「讓我看看凜冰是否能接受你的魔力。」

「他不接受的話就解除契約,看他接不接受你的吧。」央小聲嘟嚷。「那我要怎麼給他魔力?」

勒特伊拿出長槍抵住央的脖子,「人類,給我注意你的態度。給我好好看待影響異族一生的契約。」

於是央決定改在心裡罵這群異族千百次,人類都可以結婚再離婚再結婚了,異族怎麼就這麼古板呢?

「好好好,所以你說我該怎麼給他魔力?」央拍拍長槍的桿子,反正他生命也被威脅習慣了。「把魔力散出去給他就好?」

「只要自願給凜冰魔力就好了,前提是要凜冰肯接受你的魔力。」覺得再待下去會失手殺死央的勒特伊走了出去。「其他的你自己想辦法吧。」

於是布簾圍出的隔間剩下央和躺在床上的凜冰一人一魔族,央回頭確定都沒有人躲著了,才走到床前,在床邊拉了張椅子坐下。

「赫利亞,欸赫利亞,起來你沒在睡吧?」央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把魔力散了出來往凜冰的方向推,他想起凜冰曾經說過魔力是沒有形狀的,端看他怎麼想,於是當魔力到快接觸到凜冰時,央試著把一部分轉成了蘋果的形狀,留了個六邊型的刻痕在上頭。

「赫利亞,拿去,這是給你的。」

凜冰在半夢半醒間看到自己面前出現了一顆刻上六邊形的蘋果,他伸手接過蘋果接著大哭出聲。

所以說最討厭你了笨蛋人類。

「好啦,好啦,不哭。」看見凜冰又哭了,央無奈又有點匆忙下伸手摸摸凜冰的頭髮。拿了魔力應該就沒事了吧?央模模糊糊感覺到自己像個容器,裡頭裝的魔力缺了一小角,又慢慢被填滿回來。

「累……」吸收完魔力後凜冰感覺到了體內的魔力開始再生,因為魔力再生而感到疲倦的凜冰抓著央的手再次入睡。

好了看來應該是沒問題。覺得任務完成的央準備輕手輕腳的離開,卻發現魔族拉著他手的力氣大得可怕,他先是輕輕抽、在用力拉、最後用另一隻手想把凜冰的手指扳開都沒辦法,他簡直都想要再弄個魔法把人給沖醒了。

凜冰蹭了蹭床單繼續安穩的睡著,絲毫沒有發現對方的舉動。

最後央決定拿出手機看漫畫,度過這無法移動的下午。

然後他午餐還沒吃。

「餓。」被餓醒的凜冰扁了扁嘴,看著在玩手機的央晃了晃對方的手,「肚子餓了。」

「等一下。」央正看到精采的地方,隨手拎了一團魔力扔過去。

凜冰吸收了那團魔力滿足的舔了舔唇,「謝謝。」

「嗯。」

主角正跟著對手進行世紀大對決,央根本沒有理睬旁邊發生什麼事,直到他把整冊看完,最後一頁寫著下集待續才意猶未盡的抬起頭,接著才注意到凜冰醒了。

「啊。」他又低頭看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六點半!你睡太久了吧我要去吃飯了,喂,你要吃什麼?」

「牛排,七分熟的。我要吃學餐進去右轉,魔族主廚的那一間。」凜冰很自然的點餐。

央朝凜冰伸出了手。

「你要幹嘛?」凜冰疑惑的歪頭看著對方,「握手?」然後他伸出手疊在對方手上。

「學生證!」央喊:「不然我怎麼幫你付賬。」

「嘖,」凜冰嫌棄的看了央一眼,掏出一袋金幣給他,「直接進去裡面跟一個穿執事服的店員說是我要的然後把這一袋給他就好。」

「知道了。」

央想著這些異族真是闊氣——他學乖了,可不想說出來。

拿著整袋金幣到了凜冰指名的店找到該名店員,央把凜冰要的餐點說明完畢付過帳,要求他外送到醫護室,就去旁邊點他自己想要的晚餐。

 

 

凜冰無聊的抱著被子翻了個身想最近是不是要搬回去和狐蔦一起住,天知道德里克什麼時候會突然出現。

那間單人宿舍他是絕對不敢進去的。

外送的晚餐很快的送達醫務室,凜冰看著用陣法保溫的餐點滿意的點了點頭。

「凜冰。」正當凜冰正準備吃外送進來的晚餐時狐蔦拉開拉簾走了進來,「感覺怎麼樣?」

「就那樣吧,」凜冰切開牛排叉了一口遞給狐蔦,「給。」

狐蔦也不客氣直接接過叉子咬了下去,「等你可以回宿舍後就回來跟我一起住吧,我跟主任說了。頂多我們在門口多放一點結界擋你大哥。」他吞下口中的肉後說到,順手自己倒了點一起外送進來的紅酒喝。

兩人用完晚餐後狐蔦便把餐具用傳送陣傳送回餐廳內,接著扶著凜冰到小型浴室裡梳洗。

準備睡覺時狐蔦拍了拍凜冰的床說道:「你過去一點。我跟你一起睡。」

「喔,好。」有些困的凜冰讓出了空位,狐蔦不客氣的直接躺了上去。

「晚安。」

 

 

難得一頓寧靜的晚餐和一個寧靜的夜晚。央舒適的洗完澡,以隔天沒有課不用早起為由黏在電腦前打了徹夜的電腦升級地獄遊戲,他的兩個室友可能也玩翻了,徹夜未歸。

直到朝陽升起,央才看見喬西安疲倦的進來,外套都沒脫就爬上床睡覺。央這才打了個呵欠往床上爬,感嘆這才是大學生該有的生活。

於是他看見了凜冰的床墊。

央立刻改成選擇尚未歸來的周梧衣的床,把自己扔上去好好睡覺。

只不過此刻周梧衣不是尚未歸來,而是無法歸來。他在太陽照不到的密林裡拐著各種方法甩了跟蹤者一整夜,背後的男人還是一副輕鬆玩樂的樣子,帶著微笑保持永遠同等距離追逐著他。而當他想要逃出密林,男人總會比他先一步堵住出口。

像追著老鼠玩的貓。

「嘖。」

周梧衣知道他跑不掉了,而且跑了一整夜也夠累,他踩在一根束知上停下繼續跑了腳步,如他所預料的,那個男人同一時間停了下來,饒富興趣的看著他。

「我說你幹嘛追著我跑?你很閒嗎?你很閒我不閒,如果你要吸我的血麻煩快一點正面來行不行,吊著我跑有趣嗎?還是你們血族都這樣?」

男子聞言往前踩了一小步,周梧衣立刻進入最高警惕,嘴裡還是不停念。

「來啊你來,我這就打到你滿地找牙,綁起來扔去太陽下曬成灰!」

男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踩過一根一根樹枝,終於躍到周梧衣面前。

「別緊張。」他突然勾起周梧衣的下巴,又在他反應過來前繞到後方貼著他脖子細聞,一碰就離開。

「你你你、你幹嘛!!!」周梧衣這下突然懂了央被舔的心情。有種良家婦女被騷擾的感覺。「你你你你走開!滾遠一點!」話尚未說完他感覺到後腦一陣鈍疼,吸血鬼男性輕鬆地把昏厥的周梧衣挾在手臂下,哼著歌離開現場。

 

 

央這一覺直接睡過了中午,下午兩點半,學餐不會開著的尷尬時間,喬西安又不見了,周梧衣沒有回來,凜冰的床也還在他床位上。

其實他不曉得自己現在能做什麼,決定去醫療室找看看凜冰還在不在,打聽清楚契約的事還有以後的事情。

 

凜冰和狐蔦完全沒有在醫療室的自覺,再次叫餐廳外送餐點到了醫務室內。

「等等下午茶你想吃什麼。」明明剛吃完午餐不久,將餐具傳送回去的狐蔦轉頭看著還在慢條斯理吃著冰的凜冰。

「我想吃千層蛋糕,不過又想吃馬卡龍。」凜冰一臉猶豫,「狐蔦你想吃什麼?」「和菓子吧……?反正我們又不會變胖要不三種都一起叫?」正當狐蔦準備拿出手機預約甜點的時候拉簾突然被人拉開。

「兩位……」小姐。「同學,我可以進來嗎?」沒有料到來看顧凜冰的會是狐妖,央有點微微愣住,差點連稱謂都喊錯。

「進來吧進來吧。」狐蔦無所謂的揮了揮手,順手從空間內掏出化妝包,「我要去補妝就不打擾你們了。」經過央身邊時他輕聲笑著,「如果敢欺負凜冰的話就讓你變成太監喔。」

太監的話基本上他已經變聲來不及了。央繼續跳脫的想著,拉上布簾,走到凜冰床邊。

「我來跟你談一下契約的問題,你還有什麼沒告訴我的?」央四處看了看:「還有,雖然我們講過只把它當成夥伴契約看待,不過看來確實是會牽扯到其他事情和人,方便的話請你把你家裡的事情……會干涉到我和你的部分就好,仔細講一次?」

「可是好像很多耶……」凜冰有些猶豫,「你想先從哪裡開始聽?」

「先從這個契約對你而言代表什麼開始吧,吃過午飯了?」收到肯定的回答後,央照昨天的位置拉椅子坐下:「除了魔力只有我可以給你以外,還有什麼?」

「唔嗯……就是一定要忠貞啊,不可以跟伴侶以外的人發生關係什麼的。」凜冰支支吾吾了一會,「然後基本契約就是生命共享、忠貞,再來就是可以自己增加的附加條約,我沒有增加你不要這樣子看我!」凜冰看見央一瞬間銳利起來的眼神難過的扁嘴。

「你確定沒有?再多其他條例我一概不接受也不負責!」央兇狠卻沒底氣的威脅著,天知道如果再一把刀放他脖子上他會做什麼反應。

或許是一頭撞上去。

「好,生命和魔力的部分就算了,忠貞如果我遇上喜歡的人我可不能保證,反正它束縛不住人類。」央拒絕聽凜冰的抗議。「現在可以跟我講一下上次你家人來的情況嗎?」

「嗚哇你這個渣男!」凜冰啜泣著,「你敢出軌我就把你底下那根剁了喂給魔龍吃!」

他哭了一陣子才停下來,「什麼情況?」

「你自己要跟我簽的,我不是出軌只是接受一個你當夥伴。」央冷酷的說。「就是你哥還是誰的把你拖走還叫你莉莉的事情,我覺得這關係到我的生命安全,我需要知道。」

「渣男!」凜冰氣憤的指著央,「這麼渣會注孤生的!」

他冷靜下來之後開口:「莉莉是我的母親。」

「母親?」央重複:「然後呢?」

「然後我大哥一直愛著我母親,沒了。」凜冰簡略的說著。

「所以他把你當成你的母親?」央困惑:「他需不需要看眼科?」

「正確來說是因為我長得比較像我母親所以他把我當成了母親的替身。」凜冰一臉嫌棄的說著。

「所以你才穿這些女裝。」央看了看凜冰全身:「我想你還是換回男裝比較好看。」

凜冰不滿的嘟嘴,「可是我穿習慣了,男裝穿起來好奇怪!」

「那隨便你吧,不要又被當成你媽媽就好。我只是想假設你剪了頭髮又換褲裝可能比較不會被當替身。」

「那你幹嘛不乾脆要我改變我的臉。」凜冰沒好氣的說著:「只要我還是這張臉就永遠不可能擺脫我大哥。」

「那你就去整型啊?反正現在外面整型行業挺發達的。」央聳了聳肩:「不然要到我能對付你大哥你大概還要再多等三年。」

「不要!」凜冰震怒的抓住央前後搖晃,「從今天開始魔鬼訓練,到你不會被三秒打死為止!」

「要、魔鬼訓練、你也要、先下床……」央被搖得講話斷斷續續,午餐差點沒吐出來。

「哼就先放過你一天。」凜冰氣呼呼的躺回去,「明天開始訓練笨蛋央!」

央扯了扯胸前衣服,好不容易才緩過氣來。

「既然沒事我就走了,你記得把你的床墊從我床上搬走。」

「我不要了。」凜冰轉過頭,「你要的話就給你。」他才不要被水屬性潑過的床墊,裡面的陣法都壞了好嗎。

「那你的東西我都放你的位置。」央直接決定,一他不想要,二他也不想幫忙清別人不要的東西。「什麼時候搬走?」

「明天,你自己問狐蔦要搬到那裡。」凜冰重新躺了回去。

「OK。」央點了點頭。「那我走了。」

「不留下吃東西嗎?」凜冰歪頭看著對方,「等等要吃下午茶。」

「午茶?」

央看了手機上的三點半,重新坐了下來。

「不是什麼眼球心臟之類的東西吧?」

「才不是呢是正常的甜點!」凜冰嘟著嘴,「千層蛋糕馬卡龍和菓子那一個?」

「只有這三個可以選?」央挑了挑眉:「聽起來都好甜。」

「不然你要什麼?」凜冰歪頭看著對方。

「砂糖檸檬片加咖啡粉。」央丟出了一個感覺人物形象不對的東西。

「噫你的味覺好奇怪。」凜冰嫌棄的看著央,「感覺好苦。」

「你那個才感覺太甜!」央表示:「所以去哪邊吃?」

「哪裡會這是正常的!」凜冰抗議,順手拿出手機,「叫外送進來吃啊。」

「哈?叫來醫療室吃下午茶?」央整個覺得氣氛不對:「算了我還是去借書,找家咖啡廳度過下午好了。」

「有什麼問題嗎?」凜冰疑惑的看著對方,「我還不能出醫療室當然是叫進來吃啊。」

「你還在醫護室不是應該吃得像病人一點嗎?」央瞧著凜冰:「我去叫你進來,下午茶就免了。」

「才不要。」凜冰豎起手指,「一天就是要有三餐跟下午茶才可以。」

央上下打量凜冰的身材。

「沒禮貌!」凜冰生氣地打了央一拳,「我不會變胖的!」

「好好好你不會胖就好……」央覺得再打下去自己會脾臟破裂。「好你慢慢吃我不阻止你,先走了。」

「哼。你不要吃就算了。」凜冰轉過頭去不看央。

「啊對了,還有一件事。」央正準備起身時又想到:「明天還是格鬥場嗎?」

「當然,」凜冰奇怪的看他一眼,「校規上有寫啊,不可以在格鬥場以外的地方練習的。」

「隔結界出來就到處都可以練魔法吧?這大學有這麼嚴格?」央問。

「因為怕出意外啊,」凜冰指著央,「就是有你這種不知道怎麼架結界的笨蛋所以才會出意外的。」

「那你先教我架結界?」央比了比:「這是法陣學的範圍吧?要怎麼做?」

「一樣,串起水屬性化成跟我一樣的陣法圖案。」凜冰畫了個陣法圖案,「然後想像自己的陣法是個網子,能夠網住所有攻擊。」

「嗯。」多次使用魔法後,央比較容易能掌握並想像自己的魔力形狀,先在四周找到水屬性並融入自己的魔力中,央邊讓魔力畫出陣法邊繼續問:「我要練習水屬性,結界不是應該相剋比較能全部罩住嗎?」

「不用啊。」凜冰隨手畫著陣法,心不在焉的回答:「雖然說屬性相剋成立,但是只要單一屬性夠強的話也擋得住其他屬性的攻擊的。」

「了解。」央在手上結出小小的結界,放出一條水流在裡面跑,水流撞到結界就自行散成水珠又再凝成另一條水流。央撤除結界後拿出記事本畫上剛剛記住的陣法。「好了,這樣哪裡都可以練習魔法了對吧。」

「不對。」凜冰畫了個陣法,「你再用一次結界看看。」

「嗯?」

央感到疑惑,又用魔力作出了和剛才一樣的結界。

凜冰發動陣法,從陣法內竄出的冰刺瞬間將央的陣法打碎。

「你看你連這種最基本的攻擊都擋不住所以不行在格鬥場以外的地方!你會死掉的。」凜冰豎起手指指著央。

「你這種等級的當然不行啊!」央抗議:「我的頂多就是能戳蘋果皮的等級,太高估我我會困擾的。」

「所以你還是乖乖的給我在格鬥場練習,結界這麼弱很容易被人打碎的!」凜冰戳著央,「我不要守寡聽到了沒?」

「好吧好吧,那你明天幾點到格鬥場。」央放棄爭辯。

「十一點吧?」凜冰想了一會,「晚到的話你就先自己練習。」他完全呈現放生央的狀態。

「好。」反正央覺得自己也炸不了格鬥場。他又看了一眼手機,三點四十。「圖書館五點關,我走了。」

「嗯。」凜冰在央腳下張開傳送陣,「快走。」接著傳送陣發出光芒將央傳送走。

央來不及說話就被丟到了圖書館裡,位置很完美的在他要找的水屬魔法書櫃前。感嘆完赫利亞家的定位真精準後央從裡頭找了水屬魔法的應用與變型教學書冊,又拿了一本水屬初階防禦魔法的咒文書,想了想,再抽了一本初階應用防禦應用,才往下走去櫃檯刷卡借書。

到了櫃檯前,他又看到了坡可,但坡可似乎裝不認識他的替他借書還書,標準流程做完也沒跟他說一句話,央多站了一會兒還是被後面借書的其他學生喊走的。

真奇怪。央想。好吧至少在這裡打工好像是真的。

央又多瞄了兩眼在櫃台的矮小身影,抱著書走出教學區尋找有開著的咖啡店。

 

 

「談完啦。」當央被凜冰傳送走後不久狐蔦笑瞇瞇的走進來,手上還拿著甜點盒。他把盒子放在床邊的矮桌邊打開邊說:「來,下午茶,茶晚一點就會送過來。喏,你的。還需要加點什麼讓他一起傳送過來的嗎」他遞給凜冰一塊千層蛋糕,「馬卡龍晚點給你。」

凜冰外頭想了一下,「追加一份砂糖檸檬片搭咖啡粉。」

對那個笨蛋好一點好了,看在明天對方可能會被他打死的份上。

過了沒多久一壺玫瑰紅茶及一份砂糖檸檬片被傳送到了醫務室內,凜冰將撒上咖啡粉的砂糖檸檬片放到傳送陣內,光芒一閃檸檬片便消失無蹤。

狐蔦一臉促狹的看著對方,「你特地買來給那個人類的啊?」

「狐蔦!閉嘴!」凜冰紅著臉轉過頭。

那不過只是他心情好買來賞賜給笨蛋人類的!

「是說,」狐蔦切下一口和菓子喂給凜冰說到:「你真的要搬回來啊?這麼放心那個人類?」

凜冰吞下和果子開口:「我也沒辦法啊,誰叫那個笨蛋那麼麻煩。」他不滿的嘟嘴。

「對了安琪菈已經回去了嗎?」凜冰突然想到受傷的人魚,「什麼時候開學生會議?」

「聽說最早是三天後,」狐蔦想了會,「要做好心理準備了。」


 

「這位同學,我們店裡禁止攜帶外食哦。這位同學?」

服務生喊了兩次,央才發現是在叫他。

「呃,我沒有帶……」央順著服務生質疑的眼神看過去,一盤砂糖檸檬片一臉無辜的放在他右手前,上頭還灑上了咖啡粉。

「……」央也一臉無辜的看著服務生。

該名似乎是來打工的服務生在檸檬片和央之間來回打量幾回,回頭拿了一個店裡的盤子迅速與裝放檸檬片的外賣盤對調。「只此一次,下不為例。」順便拿走了一片放進嘴裡。

央向對方道了謝,暗自想自己以後該不該多來光顧,一邊又把書翻過一頁。

一直看到外頭天色轉暗,央才收起書本,喝掉最後一口咖啡到櫃台結帳。結帳時剛好看見咖啡店在招工讀的訊息,他暗暗記下,離開店後又到附近換了幾圈,抄下附近的工讀訊息才準備回宿舍。

 

天色漸晚,狐蔦與拎著晚餐來換班的安裴打了個招呼後便自行去覓食了。

「拿去。」安裴沒好氣的把餐點自餐盒中一樣一樣拿出,「你在這樣吃下去誰養的起你!」

凜冰嘟起嘴:「又沒有關係,反正我有伴侶了!」

 

「嗯?梧衣還沒有回來啊?」

央左右看看寢室,除了又在看小說的喬西安以外沒有任何人。「喬西安,你在看什麼?」

「安利亞特的高跟鞋。」喬西安回答:「推理小說,魔族寫的。」

「喔。」央點點頭:「你吃晚餐嗎?」

「不了,我看完這本再吃泡麵。」

哦,好。

央點點頭,看來他又要去外面覓食了。

怎麼覺得今天就在睡覺吃飯看書間度過呢?

 

凜冰跟安裴正盯著一隻烤乳鴿不發一語,過了許久安裴受不了的大吼:「那個是你要求的你給我吃下去!」

「可是可是,」凜冰不滿的拍著床單,「我怎麼知道今天的套餐裡有鵪鶉!我已經吃過一隻鳥了我不想吃第二隻!」他想了一下把乳鴿放到傳送陣中傳送出去。

哼哼就給那個人類吃烤鳥。不對說到鳥……?

「啊我的使魔!」凜冰連忙抱出鳥蛋灌進魔力。

 

神秘的香味從桌上傳出,央轉頭,看到不知何時出現的脆皮乳鴿盛在眼熟的盤子上出現在他桌上。

「……」

「嗯?」喬西安抽抽鼻子,冒出一雙眼睛:「央,你叫了外送啊?」

 

「赫利亞,請你好好的對待你的使魔,它的魔力要爆炸了。」安裴不忍的看著凜冰手上的蛋。

「啊我忘了。」凜冰連忙收回魔力。安裴上下打量他一會後看著他問到:「你是不是發春了怎麼一臉心不在焉的?」

「我才沒發春!你才發春了!」凜冰紅著一張臉憤憤地揮拳,「快出去啦我要睡了。」

「好好好,我走了,晚安。」無奈的安裴下一秒便展開傳送陣離開。

 

「算是吧。」央抽著眉看那盤烤乳鴿:「我覺得我被餵食了……感覺有人在向我做某種示意。」

「什麼?示意?」喬西安多冒出半張臉。

「大概是吧。」央說。「想和我搞好關係之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