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有了在乎的人,人會變得脆弱。

「葉修,還醒著嗎?別睡。」

空氣開始流通,氧氣擠落簇擁低迷的水氣,融化又重組成溫和的細雪。地點已經不在地下監牢裡,曾經圍繞著的血腥味淡化許多,漸漸充斥鼻腔的是人的熱度,有蘇沐秋的味道。

漸漸的,有了其他人說話的聲音,在雪地上反射交錯,不再是兩人獨處的世界。有人走過來與蘇沐秋交談,他們喊他上校,然後一層更厚的毯子裹到葉修身上,毛皮暖裘,遮掩得看不見臉。

「葉修?」

「嗯。」

「再忍一下,聽我說話,別睡著。」

「好……」

「等等我帶你回家,我的家,有花園的小房子,你之前說過想有個庭院,我們可以一起曬太陽。」

蘇沐秋快速向下屬下達各種指揮,有幾個領了鑰匙往他們上來的地下室跑,剩下的領命回到車上,自覺別開眼睛不往長官手上瞧。

一個肩上別勛章的人替蘇沐秋拉開車門,蘇沐秋抱著葉修擠上後座。

「沐橙不在,她長大了,越來越漂亮,還沒畢業就成了明星,現在是她的演唱會檔期,暫時不會回來。葉修醒來!你有聽見嗎?」

「唔、我有……」沈重的拖力逐漸拉走葉修的意識,他費力的使自己清醒,下一秒卻又渙散了神智。「沐秋……」

「什麼?」

「我好累……」

「撐著,再等一下,再等一下。」

握拳的手指開始脫力,葉修慢慢停下了顫抖,不是他不害怕了,但已經連顫抖都是太奢侈的舉動,能量好像只供給到心臟,也許耳朵和聲帶。蘇沐秋覺得手上的重量越來越沉,幾乎承受不住。

「開車!」他向前座大吼:「暖氣開到最強!輸液袋拿來!葉修……葉修你不准睡著,醒來,回答我!」

「嗯……」葉修細微的開口,呼出的氣融在虛空裡,化成白色的霧。「醒著……沒睡著……」

「不要睡著!」蘇沐秋忙著從毯子裡抽出葉修的手臂,把輸液針推進去,生命偵測儀夾在葉修食指上,尋找似乎路線的脈搏。「醒來,葉修你還有事情沒做完,不能睡,醒來!」

「嗯……」

「聽著,我們很快就到了,再撐一下子。」

「嗯……」

「葉修你要是在這裡睡了,我就去把喻文州拖到你面前放血致死!你聽見了沒有!」

葉修微微仰起頭,好像是對名字有了反應,隔著紗布望向蘇沐秋的方向:「不關……他……的事。」

這舉動看在蘇沐秋眼裡只有更深的惱火,心臟好像被碾了過去,疼得要死。

到底為什麼?這種時候還要為那個人顧慮什麼?那個藍雨的傢伙可是直接拿你當籌碼換紙面上和平的膽小鬼,而且一次都沒有打聽過你的消息呀?

為什麼你還會在乎他?

因為他標記過你?

因為他才是你選的人。

蘇沐秋你活該,活該把心交給葉修那麼久,活該你只是一枚棄子還妄想接近神祇。

活該看清事實了還執著往坑裡跳。

活該已經沒人在乎自己了還貪圖虛幻的依賴。

座前三針腐魂噬骨的毒和三天禁閉都不及如今心臟的疼。

他自嘲的笑,蘇沐秋你真是狗彘不如。讓人踐踏至底了還用自己去換他性命,是想圖一個什麼呢?

明明一個人度過的節日多得數不清,早就應該習慣了。

明明就算葉修在他身邊,他也還是一個人。

就算想報復葉修,讓他試試一個謊言破滅的絕望,恨他怨他虐他殘害他,最終得到的卻只是一個滅了靈魂的軀殼。

他懼怕他,不敢反抗。這樣的葉修從來就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那個會跟他談著夢想、堅毅又溫柔、隨意就把背後全部託付給他還笑得欠打的璀璨少年。

蘇沐秋喜歡那樣子的葉修,用了全部去喜歡,那是他的希望,結果他卻親手毀了自己的光。天使折了翼,本質上還是天使,人毀了心,那就只是個壞掉的娃娃。

最終,他什麼都沒有。

然而那三年只是假象。

所以他其實從一開始就沒有擁有過任何東西。

「葉修,你聽見了吧,不要睡著!」

不過即便如此,他也不會把葉修還給藍雨艦長,喻文州可以擁有整個宇宙,可以有葉修的心,但他不會交還葉修的身。

虛幻也好什麼都好,謊言也沒關係了。

至少,身體還是他的。

七彩斑斕的煙花在空中炸開,照亮車子的玻璃,照在蘇沐秋和葉修臉上。

「葉修醒醒,是煙火啊!你沒見過首都的煙火吧,別睡著,聽,是新年的禮炮!」車內溫度已經高到出汗的地步,蘇沐秋小心翼翼擦掉葉修臉上的細密汗珠,持續找話說讓他維持清醒,生命儀在駭人的紅色與橙色間跳躍。「葉修,說一下,新年快樂。」

「新年……嗯……」

「嗯,很好,別睡,新年快樂。」蘇沐秋托著葉修的頭,輕輕的說:「對不起。」

拜託你了,不要睡著。

 

方銳從沒見過自己的長官這麼失態。

他已經僵硬到把隔音牆和簾幕全部升起來還是不敢轉頭,深怕突入了什麼不可以觸碰的區域,決定把力氣都用在油門上,一台車不要命的往前追尋暴風中的拉普達。

然而這並不能阻止他燃燒旺盛的好奇心。

忍不住腦補裡頭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他長官和傳說中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葉修到底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喔不現在似乎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之間有層秘密了,所以可能也不是那麼不可告人。

全身包著抱出來啊,什麼佔有欲,連瞧都不給瞧。

哦天哪如果不是他長官渾身皮肉潰爛到連臉都纏滿繃帶,他真的挺想偷瞄蘇沐秋是個怎樣的表情。

那個傳聞中立足最高王座的葉神也是,他是不知道葉修在底下都被怎麼對待啦,不過如果葉修曉得現在抱他的那個人關小黑屋絕食三天結束第一件事不是自己喝口水,而是逼副手燒壺熱水就揣著趕過來,應該會有點感動吧?

其實方銳很懷疑把心律檢測儀改套在蘇沐秋手上,是不是會得到一樣的結果。

咳,可惜這事沒有允許他兩邊不能說。

就跟他不能說他『不小心』聽到上頭其實是想答應蘇沐秋後『意外』再害死葉修,才會在大冷天刻意給蘇沐秋限制自由的懲罰,讓他不能去找葉修,還挑在年節所有醫生都放假的時間放人,用意是要使囚犯自己虛弱至死。

提到這裡方銳還是覺得自己上屬很可怕,連高層都管不動,大方去生孩子理直氣壯請假的霸圖二人組,蘇沐秋居然為了葉修找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