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治癒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可能整篇都在外連總之就是這樣,不要問我劇情他就是,肉啊!


(上面小青說的)
----------------------------------------------------------------------
(下面依舊我來)


畢竟本來沒有心理準備,蘇沐秋這一個舉動直接打懵了葉修,太空站關上了做為天空的透明玻璃,無星無月的情況下葉修什麼都看不見,只有蘇沐秋灼熱的呼吸聲噴在他漸漸燙得粉紅的耳側。
蘇沐秋似乎是對葉修的耳朵上了癮,吸吮過了飽滿的耳垂仍不滿足,舌頭沿著耳邊輪廓一寸一寸上舔,耳背和接近腦邊的細縫都被舔得濕漉漉的,接著溫熱的舌頭便鑽進了耳洞,葉修聽見的所有聲音都染上濕潤的水聲,那是蘇沐秋的嘴,他吻著、舔著,執意不再有下一步動作,等著葉修的應允。
一旦可以,那麼不論這裡是不是外頭、有沒有被發現的危險,就都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Alpha天生的佔有慾不會允許他放過自願入了他口的獵物,就算這獵物也是一名Alpha也一樣。
接連不停的水聲放大再放大,蘇沐秋的氣味就在身旁,混合著體溫拗直的抱著他,不是易感期時甜得要化出實體的蜂蜜味,而是平常屬於身邊這個人的乾淨體香。
蘇沐秋不在意感期,但他徵詢著與他性愛的同意。
那有什麼不行?
微微可能被發現的緊張感讓葉修全身都興奮著,葉修推開叼著他耳尖輕輕磨牙的蘇沐秋,把手指從嘴角滑進他嘴裡,柔軟、被包裹的愉悅蒸騰而上。葉修一顆一顆的滑動在蘇沐秋牙齒上,指腹擦著上方柔軟的牙齦細細挑逗,路過那尖銳的虎牙時勾了勾,蘇沐秋順從的張嘴,讓那跟調皮的手指繞進口腔,在敏感的上顎上畫著圈打轉。
不是易感期,他們彼此都可以慢慢來。
一雙靈巧的手搭上葉修的肩,解開勒住脖子的第一顆扣子後沿著脖子的曲線滑進衣內,掌心捂熱略瘦而突顯的鎖骨,在可動範圍內來回搓揉,一下一下的揉紅了裸露的皮膚。
葉修在蘇沐秋舌面上按了按,抽回手指,手掌朝自己緩緩舔去手指上殘留的唾液,垂下眼角直直望著尚在肩上游移的手,把胸口朝前送了送:「脫了吧,礙事。」
蘇沐秋這才又往下解了兩顆扣子,手掌依舊探入上衣內從肩膀往手臂滑,解開大半的上衣便順著蘇沐秋的動作往兩旁拉扯、滑落,露出葉修完整的肩膀與上手臂,衣服鬆鬆的掛在葉修抬起的下臂,遮住腹部以下所有地方。葉修沒管它,他的手指插入蘇沐秋柔順漂亮的亞麻色頭髮間,按著對方貼到自己胸前,脫去遮蔽物的上身迅速降溫,需要有溫暖它的東西。
蘇沐秋立刻咬上了被他搓得發紅的鎖骨,力道不小,足以在上面留下勉強不出血的齒痕,葉修嗚咽一聲,蘇沐秋抬眼看了看,安撫性的在上面舔了舔,改成用吸的在左右兩邊的鎖骨處都留下了班班紫砂。
「你是狗嗎沐秋?」葉修放低聲音輕輕的說,帶著調戲和一點點不穩,蘇沐秋托著他的背把頭更深的埋進葉修胸前,含住左胸口在寒風中挺立的乳首吸吮撥弄,乳首很快讓熱度軟化又再次充血挺立,兩邊不對等的觸感讓葉修的呼吸開始凌亂,漸漸思考起在這裡答應蘇沐秋是不是件錯誤的事。
搭在蘇沐秋髮間的手不穩的下探,在蘇沐秋口舌轉移到右胸時摸到了他上衣的扣子,葉修一邊捂平急促的呼吸一邊解著,裡頭的身體本身就帶著情慾的熱度,燙得葉修一碰就收不回手。蘇沐秋這才從他胸口抬起頭來,很快褪去彼此的上衣,顫抖著除去皮帶,蘇沐秋把葉修的褲子連同內褲脫到膝蓋,拍拍他的屁股讓他轉過身去。
葉修吸了口氣,轉過身背對蘇沐秋趴下,把兩人的上衣疊成一團抱著,盡量抬高臀部。
明知是黑夜,明知蘇沐秋也只能看見大概的輪廓,葉修的臉還是紅得跟番茄似的,這姿勢對他而言實在是太羞恥了,就算他們時時刻刻都說要操了對方,但在今天之前他們可從沒真的試過這種姿勢。
蘇沐秋的身體覆了上來,一根手指從嘴角邊滑入,就跟方才他對蘇沐秋做得事情一樣,但剛剛是個挑逗,現在葉修只能把舌頭纏上,盡量用口水弄濕這根手指,以降低進入的痛苦。
葉修在賣力時蘇沐秋也沒閒著,手蓋上葉修前方翹起的分身,手腕貼著根部,手指圈住後上下動著,葉修隱忍的聲音更響了。當口水從手指滑落到手背甚至手腕後,蘇沐秋同時停止了兩手的動作,葉修頓了一下後張開嘴讓蘇沐秋抽回手指,指頭輕輕抵在後方緊縮的入口處畫著圈兒打轉,一點一點試圖軟化Alpha不該是用來被侵入的地方。
「葉修,放鬆。」蘇沐秋在他耳邊輕輕吹氣,就是那隻被折騰得無比敏感的耳朵,葉修渾身抖了抖,喘著氣努力放鬆身軀,奈何既使是轉化過的Alpha也還是Alpha,本能上強制抗拒被侵入的動作,後方怎麼弄就是頑固的緊閉著不見妥協。
葉修咬著牙把臉埋進衣服裡:「是男人就大力點。」
「不是男人。」蘇沐秋拍了一下葉修的臀瓣,聲音在安靜的夜裡有些響,怕循聲有人找到陽台,葉修更緊張得把臉埋進衣服堆裡。蘇沐秋揉揉那塊臀瓣,又拍了一下:「是怕你受傷的人,關乎我是男是女什麼事?」
接著葉修的呼吸就亂了岔,一片濕熱柔軟的東西碰上他堅持緊閉的入口,蘇沐秋直接在葉修後方垂下頭用自己的唾液不容分說的舔開那處媚肉,黑夜中回過頭的葉修只能看見掰開他臀瓣的手以及少年消瘦的肩胛骨,所有感覺都從後方被拗執進攻的部位傳出並放大,羞恥和真實的溫暖交纏著爬向四肢,葉修很快的發現自己聲音走了調。
「葉修,腿分開點……」當然,蘇沐秋的聲音也是。
很想直接的佔有這個人,但不想讓他疼到。蘇沐秋沙啞的聲音裡有一點掙扎,陰莖脹得發疼,他卻選擇先伸手貼上對方已源源流出透明液體的前端快速套弄,像玩著小圓球般揉搓幾把下方連接的囊袋,葉修的身體就一抽一抽的打顫溢出壓抑的呻吟,背彎成了脆弱美麗的弧度,讓人想在上面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
指尖按著會陰,往上摸就是一大把黏膩的液體,蘇沐秋把它們全塗到了臀縫裡,而葉修已經漸漸壓不住他的呻吟,從耳朵、鎖骨到蘇沐秋碰個的每一處都異常敏感,隨便一碰就能讓他叫出聲來,蓋在器官上的手動得越快速,他喘氣的頻率也就越急促。
「葉修。」蘇沐秋咬著他的後頸,小聲的說。
「嗯……?」
「小聲點啊,裡面,還有人呢?」蘇沐秋輕輕朝耳中吹了一口氣,葉修感覺到有東西從後方探入他的身體,但前方掐準時機撥過鈴口的手指卻讓他渾身劇烈一顫,射了。
快感與疼痛並存在葉修一片空白的腦中盤旋,後頭手指打轉著帶進更多精液與前列腺液,終於勉強可以探入一根指頭,在裡頭摩娑著尋找每個男人不分第二性別都會有的那處突起,那是Alpha被進入時唯一有可能引起快感的點。
「葉修,你還行嗎?」蘇沐秋問。
剛高潮過的身體有些快感疲乏,碰到了也不一定有反應,蘇沐秋的舉動更像是為之後的舉動做準備。
「……勉勉強強。」葉修答。
「那就好,放輕鬆。」蘇沐秋又拍了下葉修的臀部,搞得葉修都想問你是不是有打別人屁股的毛病。接著,一股電流從體內蘇沐秋手指相碰觸傳來。

啪。
一片明亮。
葉修反射性的閉上眼睛,有隻手卻比他動作更快的遮住他的眼,順道把他整個人抱起翻身越過欄杆躲進陽台陰影,下一秒他就聽見了窗簾被拉開的聲音,有個人正看著前一刻他們待過的地方。
「咦?我記得停電前有兩個男孩子過來啊?」
「你看錯了吧?」
「怎麼可能看錯?看看,他們兩個吃過的紙碗還在那邊。真是,停電時跑掉也不說一聲,害我們誤會餐廳裡還有人。」
「好了,看看下個地方吧,沒有就下班囉。」
腳步聲和說話聲漸漸離去,交纏著用很奇怪的姿勢躲著的兩人終於不可遏止的笑出聲。一身狼狽,衣服和褲子都一團糟,剛起來的性慾可以說直接被嚇軟了,不過不曉得為什麼看著對方的表情就是想笑。
蘇沐秋想抹掉葉修嘴角殘餘的口水,卻反而抹上一道白色的痕跡,蘇沐秋愣了一下,低頭將它吻走。
天頂的透明玻璃重新打開,月光和星光柔和的照在兩人身上,朦朧而美好。


後遺症是隔天葉修就請假了。
看著蘇沐秋一人孤拎拎坐在坐位上一副臭臉,同學B又覺得心臟不太好。這這這,不然是怎麼一回事?三天兩頭鬧騰還不讓人安寧了?
不過這狀態也沒有維持很久,幾分鐘後就被蘇沐秋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噴嚏完全破壞,在蘇沐秋無奈的擤了擤鼻涕並帶上口罩的同時所有人都知道,哦,葉修重感冒了。
蘇沐秋也覺得自己很悲劇,熱和冷交替得太過頻繁,還頂著寒風一路小跑步爬牆進宿舍,沖澡時就覺得不太對,那時葉修還笑他弱不禁風,結果睡一覺後蘇沐秋就流點鼻水,葉修直接渾身軟、發燒還咳嗽,嚇得蘇沐秋把人搞一搞後直接扔醫院了。
醫生又是之前那一個,他看著葉修解開第一顆扣子後皮膚上的痕跡,看向蘇沐秋的眼神更加複雜。
「這種天氣,別在外面玩這麼刺激才好。」
「……對不起,哈啾!」
蘇沐秋吸了吸鼻子,醫生給他一副口罩和一包藥。

不過接下來事情就重複了,霸圖為展現他們男人間的友誼以及強調運動對身體強健的重要,約了剛交完陷阱學心得無作業一身輕的蘇沐秋放學PK,又因為憑空出現的中藍色耳環搞得嘉世的人也好奇心爆棚,特別班裡除了韓文清張新傑和吳雪峰外都決定參一腳車輪蘇沐秋。
於是蘇沐秋就憑著一把不知道是誰的弓讓他們看見了終極。
「我說,那是弓吧?蘇沐秋沒換過武器是吧?」
「為啥我剛剛一瞬間看見它拆成兩副弓弩?」
「是弓弩嗎?我看見的明明是槍!」
「你們看得又不是同一場……」
「好了都別吵了,人家直接拿弓上的刀片抽近戰了……」
葉修的武器除了自帶的變色,硬是在蘇沐秋手上被折騰出了不同型態的變形,一下子打得別人猝不及防,姿勢又華麗到不行。
「我為什麼好像聽見疑似啦啦隊的加油聲?」
「不是錯覺,啦啦隊隊長迷上蘇沐秋了。」
「我靠才幾場打鬥啊這也行?……他們副團長不是前些天才粉上葉修?」
「所以說,啦啦隊的聲音不是錯覺。」
蘇沐秋回身下蹲拉弓,資訊流凝結出的冰箭穩穩搭在弦上,少年抽空回頭向一直替他加油的啦啦隊長眨了一隻眼,放箭,尖叫聲與獲勝的聲音一同傳出。

這事情一直到了隔天雙人戰,感冒未癒的葉修抱著卻邪場上到處走位滑水,保持在別人打不到他,也不會擋到蘇沐秋視線的位置移動,一邊無聊就跟蘇沐秋聊天互噴,輸了的對手都不知道是打輸的還是人生輸了。
幸好這引人撞頭的場景並沒持續太久,葉修還有點良心知道蘇沐秋一人應付兩人還是會累,他們班基本各個是不同領域的強者,打架也不會輸太多。兩場後,葉修也提起長槍加入戰局,正式讓別人瞧見為何他們兩個會一起被推薦進入軍校。
默契。
像是天生的,無人可比擬的默契。
在他們身上,一加一不等於二,可以等於三或更多,全看他們發揮出多少力量與認真程度,這兩個人處於最佳狀態時會有多強?恐怕沒有人能準確估計。

「好,葉修與蘇沐秋的獲勝數目前是三場,休息十分鐘後和同樣贏了三場的韓文清與張新傑進行第四場比賽。」

蘇沐秋放下了弓,看向準備區的張新傑時瞳孔玩味的一縮。
和之前葉修使用時全然不同的資訊流型態?
看來這一場會很好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蒼玄
  • 小絳好(?
    對不起我是來抓錯字(跪
    『安覆的在上面性舔了舔』這句應該是『安撫性』
    然後立馬滾(#
  • XD
    謝啦已改w

    狐絳 於 2015/07/14 18: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