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蘇x少爺葉

*一個為了逃避家裡追婚的少爺要求初次見面男公關假扮男友的故事,和標題一樣言情小說流,大概日更或隔日更

 

01  02

---------------------------------------------------------------------------

 

台下大約三分之二的人失去聲音了吧,鎂光燈下的蘇沐秋想。

縱然上世代就通過法案現在沒多少人對同性戀有偏見,可是一個大財團繼承人沒任何前兆突然就公開表態有個同性情人,果然還是有哪裡不對勁?

然而當事人葉修可不在乎這些,該做的事情做完了就還回麥克風,這樣牽著蘇沐秋的手走下臺,標準的撩了不管結果,放任與會來賓亂成一團。

「沒事了,還想吃什麼?這間廚師的義大利面不錯,你吃得慣西式料理嗎?」他甚至有心情與蘇沐秋討論要吃什麼。

不,現在很明顯不是我想吃什麼的問題。蘇沐秋想著,嘴裡卻不自覺說出:「不要紅醬,我討厭番茄。」的話語,接著陷入短暫天人交戰。

理智的他不停反問自己真的有這麼餓嗎?餓到可以出賣靈魂回答這個大少爺的問題,跟他一樣成為射後不理的人?

蘇沐秋僵硬了零點五秒,理智在腦中咆哮。

然後輸了。

能吃到好東西的機會就要把握,他可是所謂的機會主義者。

反正可以吃完之後不認帳,他是來工作的,事情不傳出這些土豪的圈子就對他沒有影響。

人生嘛,最可貴的就是要把演戲和現實分開。

「往這邊走,我也不喜歡番茄,黏稠稠的根本不知道是蔬菜還是水果。」葉修拉著他走,一路走一路跟他聊天。

蘇沐秋回答:「是蔬菜。」

「哦是蔬菜,我一直當它是惡魔的果實。」葉修說。

「惡魔的果實是蘋果。」蘇沐秋答。

「你懂得真多。」

那是,比起你來路邊大媽都懂很多。蘇沐秋不屑,但他終於忍不住把嘴湊近他耳邊低聲說話:「葉修,看我們的人不用理他們嗎?如果需要我說些噁心巴啦的話我還是說得出來的,只要不涉及貞操的話。」

「不用,時間到人就閃了,鬧騰不了多久。」葉修遠眺了一眼嘈雜的人群,轉過頭,髮絲擦過他的臉頰,一瞬間兩人四目相對。

「你在乎他們?」葉修又把頭轉回去。

不知為何好像錯過了什麼,蘇沐秋抓不准那一刻的熟悉感,只得訕訕的回:「沒,在乎這個我也做不了這一行。」

「你們店裡以前沒提供男友服務。」

「是啊你可榮幸了,因為以後也不會有的。」

「那謝謝皇上賞賜,今夜麻煩多多指教。」

「……你這人有沒有臉皮?」蘇沐秋撇嘴,打算來幾句跟店裡前輩學來的情話噁心一下葉修,對方腳步卻一停,說:「到了。」

 

這回有別於方才自己拿食物的自助吧,大理石制的吧台前站著三位師傅,透明櫥窗裡全是新鮮的食材,活蝦、蛤蜊、花枝、各類肉片與醬料,一旁的透明玻璃罐裡裝著各類義大利麵條,還有告示牌寫著要多少、要哪一種全數自行挑選。沒想到會是如此客制化的料理,蘇沐秋再次刷新並譴責有錢人的豪邁,並毫不客氣的研究起了菜單。

民以食為天,誰管他多少恩怨情仇。

「你想要什麼?」葉修站到玻璃罐前,指著那一整排的透明罐子,一副要給他介紹麵條的模樣,「先挑面,選菜,選主食,最後選醬。」

「有推薦的沒有?」

「我推薦的你就吃?」葉修挑眉。

「當然是再考慮一下。」蘇沐秋說。「好了好了別拖我時間,你男朋友餓。」

你剛剛一整盤肉吃到哪裡去了?

葉修顯然在用眼神質疑這個問題,口中卻很聰明的不去深究,認真給蘇沐秋推薦起他喜歡的口味。

等面好的時間兩人又手牽手去飲料區晃了一圈,有志一同地拿著兩瓶無酒精飲料回來。

「你怎麼不喝酒?這裡的酒質量不會比你那裡差,要好的也是有的。」葉修以為他看不起價格偏低的派對酒。

蘇沐秋只好解釋:「在外面我不喝酒,像我這種沒背景撐腰又對錢財斤斤計較的人,禁不起一次喝醉後的意外。」雖然他至今沒醉過,也不曉得自己酒量在哪裡,但這不代表他千杯不醉,只能說他懂得克制。

「你呢?怎麼不喝?」他反問。

葉修拿吸管攪攪杯裡的奶茶,直白的說:「我一杯倒。」

「噗、哈哈真的假的?抱歉,哈、你弟都來店裡了我以為你能喝!」蘇沐秋笑到手抖,杯子裡飲料差點濺出來。他一邊笑一邊道歉,表情有點扭曲。

「葉秋不能喝,你什麼時候看到他能喝?」葉修挺無奈的,怎麼知道一句話讓對方笑成這樣。「上回他明明被我抬出去了。」

「嗯?是嗎?」

蘇沐秋想想好像是這樣,他顧著驚訝自己做出偽裝男友的決定都快淡忘了這件事。葉修似乎就是在那時候告訴他今天這場酒會的事,他扛著親弟弟甚至來不及親自報上名字也沒給他聯絡方式,害蘇沐秋差點以為是個玩笑,直到隔天穿西裝的人出現在他店門口交給他一封蓋蠟印的邀請函,蠟印形狀是全國十大企業排名第二的言葉財團。

現在想想自己那時的表情大概很精彩。

心血來潮答應的交往對象(偽)居然是首富公子哥,簡直太刺激了!

「沐秋?」

葉修推了他兩下,給他遞過一盤熱騰騰的義大利面。

「在發呆?」

「不。」蘇沐秋很認真的思考:「我在想拔你一根頭髮能賣多少錢。」

葉修:「……」

「你不懂,金子刮一層金粉下來都值錢!」接過面,蘇沐秋放下飲料揮舞著叉子。

葉修:「……其實你現在的身份也挺值錢的。」

「也是。」蘇沐秋想想,有得吃、有得玩、還能拿錢。

媽蛋怎麼乍聽之下像被包養?

「如何?要賣你的身份嗎?」葉修真誠的提議。

「傻子才賣!」蘇沐秋拒絕。他想起隨邀請函送來的契約書就胃疼,那紙契約書上頭附著一個違約金額,雖然是還沒簽,但那個超多位數的數字光是看著就足夠可怕。

「從你這兒撈夠油水再賣也不遲,至少都讓你講出名字了,我的名字可是很貴的!」

「沐秋。」

「又做什麼?」蘇沐秋塞了滿嘴面。

「叫叫看你的名字,看要付多少錢。」

「……」蘇沐秋不想理這個笨蛋。

 

晚間,結束了酒會,蘇沐秋扮演一個安靜微笑的美男子看葉修三言兩語打發完八卦群眾後,被司機載去了葉修家。

超高大樓裡的某一層景觀房,往下看有點高處不勝寒。

「這進展有點快。」

雖然知道是做個形式,蘇沐秋還是覺得黃瓜菊花一陣緊,有些貞操不保。

「是嗎?我還覺得慢了。」葉修隨手掛上西裝外套。

「慢了?」

「是啊,我們條約沒談、契約沒簽、下一次行動也沒講好,是不是?」脫完鞋,葉修踏進客廳,左右打量一番:「這次沈姨打掃得倒很乾淨,隨便坐。」

蘇沐秋猶豫了一下才跟著脫掉鞋穿著襪子往木地板上踩,挑了一塊看起來就很舒服的軟墊坐下,然後陷進去。

「喜歡嗎?」葉修問,解了袖扣挽起袖管,從客廳另一頭拖出另一塊一樣的東西,陷入,「嗯,舒服,我真有眼光。」自吹自擂。

「……」蘇沐秋越來越不知道怎麼形容這個人。

「喜歡嗎?」葉修又問了一次:「給你帶一個回去。」

「行啊你說的,我明天搬。」蘇沐秋說,又往懶骨頭軟墊裡埋一點。這次換葉修目瞪口呆:「我以為你會拒絕。」

「你說要給我了我為什麼要拒絕?我這人可是很認真的。」蘇沐秋說。

「其實你臉皮也很厚嘛!」葉修驚歎。

「是啊,不然你怎麼看上我的,物以類聚聽過沒有?」蘇沐秋舒適的放縱自己把力氣都交付在軟墊上,「經過今晚我終於知道,你就是被同類的氣息吸引過來的。」

「你到底把我想成什麼樣子……」葉修無奈。好歹他自認是個正直好青年,記憶裡沒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二十二年的人生裡沒有污點,為什麼到男朋友眼中全都變了?

「有錢、土豪、富二代。」蘇沐秋說:「集一切萬惡的銅臭於一身,號稱碾壓部隊金字塔最頂端的那一群人。雖然某些地方你和我想的不一樣。」

銅臭?!葉修抽著嘴角:「實話,你也和我想的不一樣。我以為你更油滑一點。」

「更油滑?!我是那種人嗎?」蘇沐秋不可置信。

「刻板印象嘛,你在公關店上班,當然以為你很會說話。」葉修聳聳肩:「現在信你是個老實人了,不拐不騙忽悠人技巧比我還差,是吧?」

蘇沐秋更氣了,這個人到底懂不懂說話技巧?對他的中學國文老師道歉!立刻!

「葉修!」

「?做什麼?」葉修冒了個問號。

「我們需要好好認識,從外表、年齡、生活習慣到個性,『深入』認識一下!既然是工作,我有必要理解『男朋友』必須的資訊!」

啊,葉修說:「正有此意,對你的瞭解太少不方便規劃行動。現在你提出正好,來,說吧,從你開始。」

要不是葉修的表情足夠真誠,蘇沐秋會覺得自己根本跳進設好的坑裡。

……或者葉修是影帝?

不,精明的蘇沐秋拒絕相信有比自己會演的人。

對方起身把軟墊朝他拉近一點,卻沒有再坐下,墊子上殘留其主人坐過的形狀。蘇沐秋抬頭,他則向下望,眼睛瞇得像月牙:「我去拿筆記本過來,你要咖啡還是紅茶?」

兩句沒什麼關聯的問話後接著的是一貫的笑容,九分熟悉、一分生冷。

「我要你,謝謝。」這樣子的男朋友,他們確實該談談。

 

 

 

--

放一下這本的cwt44印調連結>> 契約男友守則

表单开到11/30

有兴趣的都填!都可以填!ヽ)ノ。:.

 

下一章

 

 

文章標籤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