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蘇x少爺葉

*一個為了逃避家裡追婚的少爺要求初次見面男公關假扮男友的故事,和標題一樣言情小說流,大概日更或隔日更

 

01  02  03  04  0506

---------------------------------------------------------------------------

 

??!

啥?

葉修感覺沒什麼解釋的力氣,一講完向後靠在門板上就往下滑,臉龐紅紅的,眼角看起來像哭過。

──還有一分鐘然後他的麵就要爛了。

腦裡警鐘提醒著他,要他在泡麵與葉修之中作出選擇。於是蘇沐秋給自己零點一秒哀號晚餐,認命的拉起葉修一條手臂扛到肩上,拍拍他的側臉:「說清楚,發生什麼?」

「$%#&%*」葉修發出一些無意義音節,在他的攙扶下走了兩步,差點一頭栽在鞋櫃上。

助人為快樂之本,蘇沐秋認為自己應該體諒醉漢──個頭!

你妹大概無法形容他的憤怒,他想罵你他媽。

嘿。

是誰在他喝到醉爛時發一整天的脾氣要他發誓以後不再喝高啊?Why事隔不到四十八小時換自己醉在這裡!葉修你腦袋還能不能使?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葉醉鬼扛到沙發上,蘇沐秋拍拍他的臉頰狠掐他的人中,再次認命下樓到便利商店買回一瓶醒酒藥,給人灌下去後終於可以溝通。

好像在玩推理解謎遊戲似的。蘇沐秋吐槽自己。

「好點沒?好了?那解釋一下你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沙發上的人靠在柔軟的人造皮革上,還是一臉醉眼迷離。

「葉修?」

「嗯……」葉修動了動唇,甜甜的酒氣從口中散出,淡淡的很好聞。他說:「前天那人又來了。」

「前天?」蘇沐秋腦袋轉了轉,想到的是他拼酒的對象,「今天也有酒會?你怎麼不叫我?」

「讓我說完。」葉修舔舔唇,有點口乾舌燥。「今晚臨時有事,太急才沒約你。我到那去也沒注意到這次有點問題……我不知道品管怎麼被滲入的,總之飲料裡都被摻了酒。葉秋不在,喝過一口覺得不對我就弄了臺車往你這裡來了。」

「等等、你?」開車?你酒駕?你渾蛋啊碰酒了還開車?

蘇沐秋險些沒氣死,酒醉開車了不起嘛。況且喝一口醉成這樣果然是傳說中一杯倒啊。

「沐秋,收留我一晚。」葉修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他不開心,放軟了聲音黏黏的說。菸嗓加上醉酒的嗓音性感得可怕,連蘇沐秋聽了都能起一身雞皮疙瘩,他店裡最資深的前輩都沒教過他這種聲音。

嘖,根本沒辦法拒絕。

「……先告訴我你車停哪?」

他要去看看有沒有違規以免被拖吊。

葉修垂著頭想了想:「正門口,黑色。」

「正門口?」那他剛剛下去怎麼沒看見?不會已經被拖走了吧現在大半夜欸?

蘇沐秋又問了一次:「什麼車型?」

「嗯……沒看清楚,大約是捷安特。」

蘇沐秋沈默了。

好,他大概不必去管酒駕和拖吊的問題。

那是一臺腳踏車。

——想像一下葉修穿著西裝騎自行車在大馬路上狂飆的樣子,呦呵,真是醉人。

「我帶你去床上睡?會想吐嗎?想吐側睡比較安全。」

現在他的麵大概全爛了。蘇沐秋懶得管,反正距離他安頓好葉修大概還要很久,結束後重泡一碗再讓葉修賠償。

葉修伸出手勾他肩膀,蘇沐秋從善如流讓他碰,手臂繞過脥下用力要把人撐起來。

「唔!?」

卻冷不防地被壓倒在地。

「沐秋、沐秋……」葉修念他名字,臉越湊越近,下一秒嘴唇就貼上來碰他臉頰,柔軟的、灼熱的氣息噴撒在他鼻尖,燥熱的舌頭舔過上嘴唇,似乎要往嘴裡竄入。

──咦?

──什麼?

──他這是被、強吻了……?

喂禁止酒後亂性快醒醒啊這位先生!

「給我醒來!」蘇沐秋好容易停下腦裡亂七八糟的彈幕把葉修從身上拔開。

他嚇到了,被葉修突然間、與平時自律冷靜截然不同的態度嚇傻了。

力道一時沒有控制,回過神後他有點怕剛剛太大力扯得葉修受傷,但是……看葉修雙目無焦距,軟軟的任他擺弄的樣子──果然是醉了,醉了才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

愧疚感免不了的湧上,蘇沐秋認為自己太激動了,這人不過就只是醉到分不出東西南北,智商退化到碰到什麼都想咬咬看的嬰兒而已他認真什麼?

該認真的應該是拍個照,給葉修留下黑歷史證據,以後才能在葉修清醒時笑他。

蘇沐秋把葉修擺正,到處摸摸確認他沒有受傷,給他順點氣安撫一下才安心地拉著葉修爬起身,像對娃娃般盡量輕聲細語地說:「走啦,去房間睡覺,乖。」

葉修:「唔、沐秋……」

蘇沐秋:「……」糟糕,為什麼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他面前的葉修看著他,眼神已不再迷離一片。葉修稍微恢復清明、慢慢張開口,就在蘇沐秋以為他要說什麼而靠近去聽的時候──

葉修哇的一下吐了他全身。

這次,蘇沐秋覺得他是故意的。

這廝還是滾出去吧。

 

 

隔天一早醒來的時候,蘇沐秋發現葉修正準備逃出他家。

「去哪裡?」

「沒有!」

輕手輕腳、行跡詭異、被他叫住還渾身抖了一下,他想不到有比逃出他家更確切的形容詞。

居然還叫了一聲沒有?青澀得可以。

「我又不會吃你,躲我幾個意思?」

爬下床,昨晚還和自己擠同一張單人床的葉修視線飄忽,不敢看他。

呵呵,大約是酒醒想起自己昨天都做了些什麼了,包含強吻他和吐了滿地,他可是花好久的時間才把剛擦乾淨的地板再擦乾淨一遍。

蘇沐秋看著透露出慌亂氣息的葉修,更確信自己的猜測。

「想起昨天做的好事了?」

葉修全身僵硬幾秒,像沒上油的生鏽輪軸般緩慢的點頭:「我不是故意,沐秋,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親你……」

原來親我比吐我一身重要。蘇沐秋點著頭想,那其實沒關係,反正也沒有真的親下去,可以當成被寵物貓舔了一口。

他的沈默被解讀成另一個意思,葉修有些消沉的摸摸口袋,手臂微微顫抖著拿出一個皮包。

蘇沐秋臉色瞬變。

「你什麼意思?葉修,告訴我你想做什麼?」

錢包?鈔票?

什麼意思?當我是賣身體的?

想給我錢打發我?

「我並沒有生你的氣,葉修,但你現在讓我非常生氣。收回去!」

葉修愣了一下,他不懂蘇沐秋是什麼意思。

他只是想幫蘇沐秋出點洗衣費,再還他醒酒藥的錢?

而且就算不要這些,這個月的「男友費」也還沒有給沐秋啊?

沒想到這麼一愣讓蘇沐秋更加憤怒,他想:即使葉修和他生活的環境不一樣,也知道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用錢解決的吧?這麼做是當他蘇沐秋什麼人了!

另一方面葉修完全不能明白對方在生什麼氣,思緒拐一個彎往最糟糕的方向去,他忍不住思考蘇沐秋這麼憤怒可能是因為……他認為他給不起強吻的金額?

嘴唇抖了兩下,葉修說出這時間最不該說的話:「……你要多少?」

場面頓時一發不可收拾。

憤怒、咆嘯、嘶吼。怒氣像惡魔般恥笑著他們薄弱的友誼。

葉修離去後蘇沐秋撐著門板疲憊的垂下頭,濁氣穿透發疼的喉嚨,震動聲帶發出難聽的嗚咽。

剛才的事就像一場惡夢。

他居然把葉修罵出去了,連吼帶推,一手揪著人的領子把人強扯出去,一手用力摔上門。他說出口的字眼有多難聽他自己都知道,門閉合時夾到葉修的手指他也知道,但他不願意再把門打開。

葉修在外頭衝著他喊、念他的名字反駁了些什麼,他不想聽,反正到最後也只是對嗆。

他惹火葉修而葉修也惹火了他,一切只是剛好而已。

蘇沐秋只知道葉修再多待在他面前一秒他就會忍不住一拳揍下去。

他不想那麼做。

很奇怪吧?為了不打人,罵盡他所知最刻薄的話,明明在生氣卻不想傷害到對方,最後越弄越糟,太好笑了。

算了。

也許他們的友誼也就只到這裡。

煩。

蘇沐秋轉身滑坐在地上,冰涼的地板嗑得他屁股疼,只是那又算什麼呢?鞋櫃上缺一角的花瓶明目張膽的取笑他,前一天還覺得可愛的缺口,現在看了只覺得難過。誰又能知道他們今天會變成這樣。

算了,都是葉修的錯。他們之間大概從根本就不合,只是被他們刻意忽略,像無視兩邊萬丈深谷一樣走著獨木橋,摩擦爆發才會這麼嚴重。

一次爆發便是永恆。

葉修大概再也不會到他家來了。

太陽漸漸升起,溫暖明亮的光芒透過窗戶照進昏暗室內,白光落在他腳邊,蘇沐秋卻只覺得寒冷。

嗯,對,他現在不需要光明。

讓他安靜一會兒。

 

葉秋看見他哥哥氣沖沖的跑回來,正想調侃葉修難得上班前就出現在公司的心在看見葉修的手指時迅速退了回去。

「天哪哥哥你做什麼去了不是只去了一趟蘇沐秋家?怎麼搞得跟打籃球折到手指一樣腫,還是最嚴重的那種。」

但他哥哥坐下來後就一言不發,任憑他怎麼旁敲側擊都不透露隻言片語,最後乾脆兩眼一閉,裝睡!

唬虛空陣鬼呢你手還在我這兒上藥你能睡得著!

葉秋也非常憤怒,恨不得掐住他老哥的脖子逼他把全部吐出來。

「所以蘇沐秋呢?我先假使一下你們去打籃球好了,你手弄成這樣他沒管你啊?」

大概是碰到什麼開關,他哥忽然睜眼。葉秋保證驚嚇指數不比見到不二周助開眼時低。

「他的錯。」

然後葉秋終於知道他哥為什麼都不說話了,那聲音嘶啞得可怕,簡直像是去KTV用最大音量唱了五個小時。

「蘇沐秋砸你手指?怎麼回事?」

「他怎麼搞你不會自己去問?不是有他的微信?」

「……」那幹嘛遷怒我喔。葉秋很無辜。

「我昨天,酒醉。」

「睡了他?」

「去跪圖釘,那樣做他沒殺了我已經很不錯。」

「才不要,會痛。」葉秋否決:「不然你到底怎樣。」

「我親了他,具體不太記得反正印象中是親了他。」

他記得碰到蘇沐秋嘴唇的觸感和他的味道,舒服、乾淨的肥皂和痱子粉味。

你真敢。葉秋在一旁鼓掌,葉修只想揍他。

怪了,他再生氣都沒想揍蘇沐秋,被二話不說扔出門附贈夾手指讓他痛得罵娘時他都沒想過要揍蘇沐秋,但現在他想打葉秋。

葉秋再次覺得自己何其無辜,但為了真相,他鍥而不捨。

「喂喂,笨蛋哥哥,所以他怎樣了?你們又怎麼了?」

「他生氣了。」葉修說,「我想跟他講但他根本不給我機會,不知哪來的力氣把我『請』出了他家。」

「呃、然後?」他呢?

「誰知道?我不會再找他了。」葉修別開眼睛:「誰想理一個不講理的人。」

他討厭我我也討厭他,剛好而已。

葉秋閉上了嘴。

 

 

--

手裡有存稿不發出去的感覺簡直心癢難耐(亂用成語(有志氣一點好嗎

偷偷再扔一章出來,親愛的校稿小天使小小嵐不要揍我##

 

喔對了12/10(六)CWT我在地下室T73哦

歡迎來找我玩!

以及要去彩虹遊行,兩點就會開始收攤了請各位早到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魚左
  • (望你(無意義
  • (回望(做什麼

    狐絳 於 2016/12/26 15: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