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蘇x少爺葉

*一個為了逃避家裡追婚的少爺要求初次見面男公關假扮男友的故事,和標題一樣言情小說流,大概日更或隔日更

 

01  02  03

---------------------------------------------------------------------------


待日理萬機的偉大CEO葉秋得知哥哥高調公開交往的事情時,已經是葉修準備去執行他的第二次約會前一小時了。

「你你你、你居然在酒會公開!」

「不行嗎?」葉修擦著他的靴子,坐在玄關上,一席酒紅色襯衫和白色長褲襯得他更像個雅痞的富家少爺。

雖然他確實是。

「你確認過他的身份了嗎?不對,遇上你應該換個角度想,你確定他願意讓你公開?」

「親愛的弟弟你能不能別胳膊外彎得這麼明顯?」葉修揪起眉做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看見與自己長相相同的臉出現這表情,葉秋想離家出走。

成功噁心到了人,葉修回復原本的表情繼續講:「這點在沐秋同意當我男友時就該想到,哪裡有和知名人士談戀愛卻能藏住的事?趁早公開,要是被扒出來再解釋反而麻煩。」

「聽起來倒像是你為他好。」

「當然是為他好,我看起來像是會利用別人的人嗎?」

聽聞此句,葉秋認真地點頭:「拿我二十二年被你欺壓的人生佐證,你是的。」

葉修無語,弟弟果然不能隨便欺後不理。

「不對,就算我從小欺負你好了,也不滿二十二年吧?」

葉秋冷哼:「媽說你出生就踢了我一腳。」

葉修搖頭:「你媽媽說的不算,我媽說我小時候乖得很。」

「我倆同一個媽!」雙胞胎弟弟很火,青筋在額頭上爆得明顯,「算了算了跟你動氣簡直嫌血壓不夠高,那你們發展得怎麼樣,沈姨說上次你吩咐要帶人回家,她還把你那層樓打掃得特別乾淨。結果呢?」

「我很滿意,地板清潔、沒有垃圾。」葉修說。

「你故意的吧?」葉秋快把手上的財經日報扔出去。

「抱歉,我現在說。」

葉修大笑,真的開始長篇大論。

「那天我們都沒喝酒,你就別期待些什麼。他先和我討論彼此稱呼的問題,基於我們都對小名愛稱之類的很不習慣,還是決定叫名字。我和他說了生日、家裡簡單的情況、他大概得做的表面工夫,沐秋認真的程度超乎想像,他差點要送禮物給我們老頭。」

咿,可怕。葉秋倒吸氣:「然後?」

「簽契約啊,避免我男友突然跑掉。大概就議定約會頻率、他要陪我出席哪些活動、吃幾頓飯、有什麼紀念日、一天至少聊幾條訊息,還有上酒店被偷拍到幾次。最後聊聊彼此興趣和喜歡的食物什麼的,再對一對怎麼認識的口徑,老陳就載他回去了。」

公式化的戀愛,這是注孤生的節奏。葉秋替他哥感歎。

葉修不以為然:「等你談過戀愛再評論。」

葉秋露出奇怪的表情:「我談過啊,高中一次、大學兩次。」

「……什麼時候的事?」葉修告訴自己要鎮定。

「高中那回是學姐,大學兩次都是學妹,其中一個要告白時她朋友還認錯人把信拿給你!幸好你從不看那些情書,最後還是回到我手上。」

「當真?」葉修問。

「千真萬確。」葉秋說。「所以你要約會我可以給你不錯的建議。」

「不是,你真交過女朋友?」葉修持續錯愕。

「全榮耀大學各系學生會成員大概只有你沒有過交往對象,三十七期畢業生全體可以作證!」雙胞胎弟弟抱怨:「你能不能多關心一下你弟弟?明明我們還住同一間寢室。」

原來他當時暗戀、熱戀、失戀到昏天黑地的場景他哥哥都沒有發現,能這樣活到二十二歲未免也太堅強了。葉秋給親生哥哥點了安慰,順便給自己點上一排蠟燭。

「好,所以你到底打算去哪裡?」

葉修終於回神:「喔,我們要去……」

 

「今天去哪?」

蘇沐秋站在門口,一身煮飯裝扮,拿著鍋瓢一如上回的讓葉修先進客廳坐下。

「又在煮東西給你妹妹?」葉修望著滿桌菜,這次明顯比上回豐盛多了,至少多了一條魚和一盤粉蒸肉,看來他最近的收入不錯,「沐秋,你什麼時候才要做飯給我吃?」

「給你?」蘇沐秋詭異的看他:「沒門,喝醋吧。」

葉修傻住:「我去,有你這麼對交往對象的?我對你多好你連飯都不煮給我吃!」他簡直服了這個人!只見蘇沐秋像沒感覺到他語氣中的不滿一樣悠哉悠哉的晃進廚房拍蒜頭:「這裡又沒有外人看,之前我學到一個教訓,就是不能對你太好,鼻子會翹上天。」

「尾巴才會翹上天。」

啪!一顆蒜頭被拍成蒜泥。

葉修抖了一下,好像那錘子拍的是他腦袋:「好好好,大哥你說得算。」

蒜頭被推到一邊,蘇沐秋換了個刨絲刀刷紅蘿蔔:「所以呢?今天去哪裡?」

「今天啊。」想想出門前葉秋的囑咐,葉修把搭著地鐵隨便繞繞的想法吞回去,換上另一個預定:「去看電影。」

蘇沐秋明顯手滑了一下,刨刀差點割下自己手心肉。

「你不喜歡?」葉修小心翼翼的問,心想果然失戀三次的葉秋還是不靠譜的?

「不是。」蘇沐秋趕緊否定,他只是有點驚訝葉修會有一般約會的大腦……咳。「看什麼?最近有什麼片?」他好一陣子沒關注電影院的消息了。

「我弟推薦的,好像叫什麼你○名字,動畫片。」葉修說。

「動畫片?」

「別瞧不起動畫片,這片子在國外也很紅。」

「我知道……」蘇沐秋當然曉得,做為一個夜間工作白天睡覺的作息不正常人類,動畫可是他少數能不受時間限制的休閒娛樂之一,這片的口碑他多少有聽過,只不過他沒想過葉修第一次邀他看電影居然是動畫片而已。

話說回來現在葉修約他去看動畫片,這是否表示以後能和他一起追番?蘇沐秋不禁妄想起來,或許他們能在某方面成為不錯的朋友,他突然對這部從沒注意過的片子充滿期待,連帶手上動作都輕快了起來。

只可惜呢,現實總是用來打臉的。

四十分鐘後,懷著滿心看神作的心情捧著爆米花進電影院的蘇沐秋就從笑著看開頭、讚歎畫面果真精緻一路狂奔到超級失望,他表示連爆米花都不甜了。開場三十分鐘猜完全部劇情,結尾對片名的過度強調令他煩躁,角色情感鋪敘不夠清楚,很多能發揮的地方不但沒有發揮更是表達不明。

但當他放下飲料轉頭準備吐槽時他發現──他隔壁的人哭了。

葉修含著眼淚,嘴裡咀嚼著爆米花,居然看著他認為不值票價錢的爛片哭了。

花惹發?

蘇沐秋的心情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急速三百六十度大轉彎。

 

 

--

繼續放這本的cwt44印調連結>> 契約男友守則

表單開到11/30,有興趣歡迎幫我填填喔٩(。・ω・。)و

 

下一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