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沐橙,晚上我和葉修會很晚回來,門窗一定要記得上鎖。」

最後一幕順利殺青,金夫人大喜之下一拍手,喝令所有員工迅速回住處換好衣服,六點準時至指定地點開慶功宴。

於是現在蘇沐秋拉著葉修在玄關穿鞋,一邊叮囑剛放學回家的妹妹小心看家。

「麵和菜都在冰箱裡,熱一下就能吃了。瓦斯記得關,熱水器開著不然水管會結凍,有人敲門通通不要開。」

「我知道啦,哥哥你都說五次了!」蘇沐橙吐著舌頭。

「說了五次妳記得起來嗎?複述一遍給我聽聽?」蘇沐秋叉著腰低頭,認真度可一點不輸瞪大眼睛盯著他的親生妹妹。

「我說了我知道啦,我六年級了,又不是小孩子!」

「六年級敢說自己不是小孩啦?蘇沐橙妳翅膀硬了能飛了是不是?」

「哇哥哥好可怕!葉修救我!」

葉修被撲到腰上的小姑娘帶得轉了一圈,剛好對上作勢要抓人的哥哥。

「妳以為葉修能救妳嗎沐橙,小孩子太天真了!」蘇沐秋張牙舞爪地攻擊躲在葉修後面的蘇沐橙。

「我才不是小孩!葉修是吸血鬼!吸血鬼明明最厲害了!」

「吸血鬼最厲害?」

「吸血鬼當然最厲害!」蘇沐橙堅持捍衛她腦中的知識,然而她哥哥突然一陣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沐橙妳從哪裡聽來的?」蘇沐秋笑到眼淚流出來。

「書上說的!」蘇沐橙不明所以,雙頰氣得鼓鼓的。「有什麼好笑!」

「哈哈、所以說就該把妳那些奇怪的課外讀物收起來,免得影響正確認知。」

「才不要。」蘇沐橙一跺腳:「葉修快念哥哥啦,哥哥都欺負我!」

我是很想念念他啊可是……

前面有勾著嘴角幸災樂禍看好戲的暗戀對象,後面是掌握蘇家實際生殺大權的妹妹大人,葉修很是煩憂。

「呵呵他才不敢念我,是不是啊葉、修、大、大?」在人前一向溫良恭簡讓的人現在笑得很邪惡。「事關你的晚餐,嗯?」

蘇沐橙腦筋一轉就知道葉修有把柄握在她哥手上:「哇哥哥好狡猾,太狡猾了!」

蘇沐秋不置可否:「小孩子,等妳跟壞人相處過就知道了。」

「葉修不是壞人!」

「他是,他超——壞的,跟胳膊向外彎的蘇沐橙小朋友一樣壞。」

「我才……」蘇沐橙跟哥哥一樣聰明的腦袋瓜突然轉了一下:「嗯我是壞人,我和葉修都是壞人,只有哥哥不合群,是好人!好人不可以跟壞人住在一起,所以哥哥你要出去住外面!」

「喂喂等等,這是我家耶!」蘇沐秋驚愕:「房租和水電費是我繳的,妳怎麼可以搶走?」

「因為我是壞人啊!」蘇沐橙理直氣壯。

而葉修已經笑到腰都直不起來了。

 

「沐橙學壞了。」一路上,蘇沐秋不停的碎碎念,葉修覺得他真像個老媽子。可愛的老媽子。

「太過分了,哪有妹妹胳膊外彎成這樣的?到底我是她親哥還是你是她親哥?居然要我出去!」蘇沐秋繼續碎念:「你說你什麼時候和沐橙關係那麼好的?我家小孩那麼可愛那麼乖怎麼會說哪種話,都是你帶壞我家小孩!」

「嗯嗯。」

「沐橙以前可沒有反抗過我,她從小就很懂事,都是因為你!」

「嗯嗯。」

「要是放任她繼續這樣下去,說不定哪天就不要我這個哥哥了,這怎麼可以!葉修我鄭重警告你,要真有那天我跟你沒完!」

「嗯嗯。」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蘇沐秋突然揪起吸血鬼的耳朵大喊。

「嘶——有、有有,你已經念了半小時了好嗎?」葉修吃痛。

「我哪有可能念那麼久,葉修你皮癢了是不?肚子不餓了是不?」蘇沐秋惡狠狠地威脅。

葉修連忙求饒:「哎不我錯了我錯了,我很餓,是我錯了沐秋大大大人有大量求放過。」

蘇沐秋哼了一聲:「這次放過你,下回再對我妹妹出手咱倆就走著瞧!」

葉修擦汗:「好好好,是是是。」

蘇沐秋喀啦喀啦折指節:「你敢不敢再敷衍一點?」

「我會乖乖聽從指示,絕不私下行動!」吸血鬼只好繃起臉,無限正經的立誓。

蘇沐秋點點頭算接受了。

表情一變,又是平常展現給外人看的樣子,收起只有在家裡才會展現出來的戾氣和一點幼稚,光看外表簡直就是個青春校園劇小王子。

葉修想想,真的張口吐出來的話卻是:「沐秋你是不是人格分裂呀?」

「你才人格分裂!」

收穫一記爆栗。

 

「啊啦主角來啦!」

一推門,滿滿酒氣與各式菜肴香混雜著傳來,先到的前輩們已經喝開了,一瓶一瓶啤酒和空盤疊在桌上,喧鬧聲與杯盤相撞聲比賽似的一聲比一聲響。

不知道誰提議來居酒屋的,現在包廂裡幾乎沒有人身上不帶一絲微醺的,與其說是慶功,不如說大家都在狂歡。

飾演主角之一的蘇沐秋立刻被拉到暖炕中間,一杯接一杯的灌,菜沒吃幾口倒是幫忙增加了桌上空瓶數,一開始還有人阻止對未成年下魔手,後來興致一高根本沒人管下一手酒進誰肚子去了。

葉修一看就覺得要糟。

在有人喊著讓他們見識大人的生活時更是讓氣氛鬧到了最高點。

「來!來來小蘇,十五了吧?過了年就十六了,嚐過滋味了沒啊?」

杯盤狼藉間蘇沐秋捧著一杯啤酒,雙頰讓酒精薰得粉嫩,一看就知道有醉意了。

「易大哥,什、什麼滋味?」語畢,蘇沐秋又灌下一大口。

「當然是這個啊這個。」有點年紀的男子比了個隱諱的手勢:「怎麼樣?小蘇年紀這麼大了,今晚帶你去開開葷如何?」

「加我一個!大哥,帶小蘇去怎麼可以不帶哥兒們一起過去呢?也看看我們小蘇喜歡哪一款的嘛……」一旁人聽見也晃了過來,手上酒瓶跟著往蘇沐秋酒杯裡倒。「如何?小蘇,哥哥認識一些漂亮的妞,技術很好,剛好讓你嘗嘗欲仙欲死的感覺哦?」

「別在小孩子面前開黃腔你們這些大叔。」一隻手拍開了猛給蘇沐秋倒酒的手,酒液濺出了幾滴。飾演女配角的楚媛繼續說:「蘇小弟,之前是我不好,來這杯酒賠你,咱倆一起乾了?」

蘇沐秋眨了眨眼:「好。」

 

葉修剛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把身邊人塞給他的第十杯酒替換成麥茶,就聽見主桌那邊傳來一陣驚呼。

回頭一看,蘇沐秋正把楚媛撲倒在暖炕上,一手勾起她的下巴,暈著醉意的迷離雙眼藏在睫毛下無比認真的說:「我可不是小孩子呢,姐姐。」

葉修絲毫不懷疑他再慢上一秒醉成另一個人的蘇沐秋真的會吻下去,甚至把人辦了,就像之前的他一樣。

勾著蘇沐秋雙臂把兩人強制分離,突然從桌子另一頭撲過來的葉修嚇到不少人,但緊接著也加入阻止蘇沐秋酒後失態的壓制行動裡,期間靠最近的葉修被蘇沐秋無意識的親了好幾口,還有一口直接貼在嘴唇上,一時不查差點當眾被舌吻,被攝影師清楚的拍下成為永遠的黑歷史。

之後葉修以玩笑為名義私下要了那張照片的備檔,洗成照片、夾在皮夾裡心貼心,小心翼翼的收藏起來。

 

「……我先帶沐秋回去了。」

「小心一點啊,別又被襲擊了啊。」

眾人擠在包廂門口送他們,一個一個嘴角都憋不住笑。葉修拐過轉角後才嘆了口氣。

鬧騰累了的蘇沐秋趴在他背上很是溫順,低低的打著鼾,蜜色睫毛微微顫動,感覺正在做夢。輕淺的呼氣與髮稍撓得葉修有點癢。

撓得他心猿意馬。

突然不想回家了。看了一眼公園立鐘的時間,十一點五十一分。葉修果斷把蘇沐秋扔在公園躺椅上。

這時間蘇沐橙說不準還沒睡熟,葉修摸著後口袋裡順出來的不知名酒類,心臟亂了拍子。

真的要這麼做嗎?

還是不要?

蘇沐秋醒過來怎麼辦?

可是……

蘇沐秋壓在其他人身上的畫面突然閃過葉修腦海,吸血鬼陰著臉抿了抿唇。

果然還是,很不開心。

十二點的鐘響了,葉修啵的一聲打開瓶蓋,把辛辣酒液往自己嘴裡灌了一口。

今夜的第一口,也是最後一口。

沒有多少理由再後退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滄海桑田
  • 嘖嘖,葉不修果然特別少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