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中午,金夫人將所有人聚集了起來。

「大家都知道,明天咱們拍最後一幕。」銳利的目光在金邊眼鏡後一掃。「距離春節也沒幾天了,順利的話大家可以提早放假回家,至於不順利的話嘛……各位就陪我到除夕夜當天吧,都把皮繃緊一點啊!」

葉修在人群中不自覺打了個冷顫。

他總覺得後面那句是針對他的。

「至於這次的進度就我個人而言是覺得相當滿意的,尤其是楚媛,能好好專注在演戲上面不胡思亂想,進步很多,回頭找妳的經濟人吧,我在他那放了兩個劇本妳自己看一看。」

那個叫楚媛的女演員坐在葉修左方,一副受驚若寵的樣子,葉修只覺得一瞬間除去嫉妒蘇沐秋搶走女角位置怨氣的她看起來順眼多了。

金夫人又叨叨絮絮地點了幾個人,叫到的不是被大罵一頓就是被誇讚了一回,共通點是自家經濟人都拿到了新邀請。

終於,下一個叫到了蘇沐秋。

「蘇小子幹得不錯。」金夫人開口先誇了一句。「不過我這兒暫時沒東西給你接,你就回去過個放鬆的好年吧。」

「好的,謝謝導演。」蘇沐秋說。

語氣平常、表情恰到好處,可葉修分明在蘇沐秋眼裡看見些微不明顯的失落。這人太擅長隱藏情緒,若不是他半年來幾乎習慣蘇沐秋的一顰一笑恐怕根本不會發現。

他沒來由的覺得胸口發悶,喉嚨裡有點澀澀的,說不上來什麼感覺。

「至於葉修,怎麼?有什麼問題嗎?」少年吸血鬼什麼都寫在臉上,被念了名字才回神發現叫到自己了。

嘴巴張闔幾次,最終吐出口的還是:「沒有。」

金邊眼鏡閃了他一下:「就臨時打雜的來講及格了,你也挺辛苦,明天收工多給你包份紅包回家過年。」

「?」葉修頭頂問號剛要冒出來,立刻被蘇沐秋一鞋跟踩回去。

「那麼大家快吃一吃好好休息,一小時後開拍。」之後金夫人又點了幾個人,最後下了結論,自始至終都沒提到蘇沐秋或葉修的下個劇本。

所以他們這算……失業了?葉修有點不習慣。蘇沐秋還好,本來就簽在這劇組裡,沒辦法站在螢光幕前也有幕後的工作,但他不同,他是中途被喊來打零工的,沒工作給他就是真的沒工作回家吃自己了。

……糟糕,不事生產好像會被沐秋趕出門。吸血鬼難得擔心起了自己的住處。

 

心驚膽顫地度過下午,葉修卸完妝從化妝室走出時照慣例朝門口看,卻沒看見總是先他一步等在那裡的蘇沐秋。

兩片門板孤伶伶地與置物櫃對望,少了那抹明亮活潑的氣息。

「啊葉修,要回去啦?小蘇呢?」身邊人也習慣兩人形影不離的樣子,沒見著另一個都忍不住問一句。

葉修隨口扯個幾句他想多看幾眼美女的妝扮在裡頭待久了,以後老了可是想看也畫不回來了云云,惹得路過的人忍不住笑下,都覺得自己抓住那個年輕小男孩的八卦。

等到同僚都走得差不多,葉修還是沒看見蘇沐秋的影子。

「奇怪,這人呢?」葉修喃喃自語,仰起頭朝空氣中嗅了嗅,趁著沒人注意他時朝味道傳來的地方快速跑了過去。

 

味道很淡,蘇沐秋又時常到處跑,更難判斷那些散佈在空氣中的細微分子發源處到底在哪。

隱隱的聲音從掛著閒人勿進的門後傳出,吸血鬼在走廊停下腳步,側身貼在門板上偷聽。

「……你的聲音很不錯,但和角色不合,兩個聲音都會重配過……至於片尾曲保留你的版本。」

「好,我知道了。」

是每晚和他睡同一張床的人的聲音,葉修可以確定。

「你啊,資質不錯,就像之前跟你說的去找個經紀人幫忙處理事務,好好選個方向專精,別再想著全數精通,要花上太多時間了。」

「嗯,我會認真考慮。」

「那就好了吧,天色不早,快回家吧。」

門後傳來有人走近的腳步聲,葉修嚇了一跳正準備躲開,卻聽見蘇沐秋的聲音叫到他的名字,連忙貼回去聽。

「我沒問題,那導演你覺得葉修如何呢?」蘇沐秋說:「真的不給他機會嗎?」

叫我?葉修吞了一口口水。蘇沐秋問這個的意思是?

「那孩子不是這裡人對吧。」另一個聲音道:「看他的口音和氣質就知道是某戶人家的少爺,娛樂圈可不是簡單的地方,我也不能簽下未成年又沒有監護人同意的小孩子,讓他父母來談談我再考慮考慮。」

「不過他……」

「不過他幾乎是天才?沒錯,他的天賦我也不想放過,如果過完年之後他還想來。」金夫人的聲音頓了一會兒,似乎是在思索。「我就再找個打雜的工作給他吧。」

 

結束人生相談室,蘇沐秋走出房門時長嘆一口氣,想到他為何沒直接接到下份工作的原因就沒什麼精神。

然後被站在門口幽幽看著他的吸血鬼嚇到魂差點飛了。

「葉修!你怎麼在這?」蘇沐秋渾身彈了一下,反射性往後頭看。

「沒人喊我,在外面等不到你自己找來的。」葉修打消了他的疑慮,親暱過頭地搭上他的肩把人往來時的地方扯著走:「導演約你談什麼了?」

「你不都聽見了?」蘇沐秋拍開他的手。

「後半截。」葉修答。

蘇沐秋停下腳步來壓著葉修的肩強行給人擺正了,盯著他的臉仔細觀看,葉修也就安分的隨他擺弄。

他看得出這人心情不好。

「嘖,臉也在及格線內。」最後蘇沐秋沒頭沒腦地扔下這一句,走了。

葉修趕忙在後頭追上:「喂,沐秋,翻臉就跑啊!」

蘇沐秋放慢速度,嘴裡依舊硬著:「哼,我就跑你怎麼著?」

葉修無奈:「你再努力能跑得過我嗎?」

蘇沐秋:「……」

有時候他真想把葉修那張臉抓來揍一頓,可偏偏人家說的又是實話。

而且看久了偶爾會捨不得揍。

呸!想什麼呢他!蘇沐秋噁心了自己一把,抖一身雞皮疙瘩不想說話了,反過來扯著葉修衝出大樓,一陣冷風迎面而來吹掉了內心那些陰霾混沌的心思。

 

「葉修。」少年喊了同伴的名字:「導演讓我決定好自己的方向,專精一塊,你說我選什麼好?」

「選什麼不都好?」葉修雙手交叉放在腦後,修長手指勾著兩人的行李。「音樂、演出、節目、製作,你自己決定吧選你最擅長做起來最舒服的就行,反正你的天賦那麼好,就輸我一點點而已。」

「葉修你不自誇能死啊!」蘇沐秋罵。

「呵。」葉修笑了一聲,膝蓋窩被踹了一下。

那天夜裡無雲,華燈初上,兩個年輕男孩的眼裡閃爍著正滋生的情愫與縹緲無邊的未來,抬頭一瞧。

星空燦爛。

 

「哈、哈啾!」蘇沐秋打了噴嚏。

「就叫你別不穿外套衝出來了,讓你再逞強感冒啊?」葉修嘖嘖。

「少囉唆!外套拿來!」

「是是是,沐秋大人。」葉修憋著笑把身上外套剝給了蘇沐秋:「哦對了沐秋大人,小的有一不請之情。」

「幹嘛?」

吸血鬼眨巴著眼:「沐秋,我有點餓了。」

「呵。」蘇沐秋高冷的一笑:「餓不死你,明晚再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