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歡樂電波系 

*合文  @青空之上。 

* 第三部,隔壁那個想了個副標,叫做追回前女友大作戰(。

 

---------------------------------------------------------------

 

救護隊來得很快。

穿著白袍的醫者迅速湧入,徐景熙邊喊著請讓讓,邊迅速將傷者轉移至他處。過程沒有哭喊亦沒有瘋狂的拉扯,葉修全程將蘇沐橙擋在身後,整個救援行動就這麼安靜悄然的結束了。

知道自己就算跟過去也幫不上忙,葉修靜靜的環顧這個監禁了蘇沐秋幾十天的小房間,看黃少天語氣急速準確的分派工作,看著他們拆下遍佈暗紅銹痕的鐵鏈,看他們將地面上少了半個腦袋的屍體處理掉。

蘇沐秋不在了,過於甜膩的蜜與蟲蟻仍在,大批大批的亂竄,在走動的人群中爬行,一隻又一隻被踩踏而死,漂浮在血水上。

「嗚……」

見過戰場屍首橫飛血肉模糊的葉修還好,蘇沐橙不過瞄上一眼便遏止不住的作嘔,捂著嘴匆匆朝外走去。

空氣裡滿是濃烈凝滯的腥臭味與突兀的甜香,刺激所有人緊繃的神經,葉修重重喘上一口氣。

這次,終於可以結束了吧?

 

蘇沐秋的後續治療過程算不上順利,一條命是保了下來,過重的傷勢與傷口感染、殘餘的精神損傷卻需要時間慢慢恢復。

他在急診室裡待了幾乎整天,再轉到加護病房二十四小時照護。他在加護病房躺了多少天,葉修就在外頭守了多少個日夜,守在蘇沐秋睜眼就能看見他的地方,只在蘇沐秋因藥效昏昏睡去時小睡片刻。

「葉修。」透過玻璃,還很虛弱的蘇沐秋緩慢作著唇形:「去休息。」

「擔心你自己就行。」葉修趴在玻璃窗臺上,表情懶散,一字一字卻咬得無比清楚:「我在這陪你。」

蘇沐秋怎麼瞪他也無法讓他改變主意,最後沒法子了,只好隨便他去。

身體恢復得很緩慢,聽說他全身骨頭幾乎都被打碎過,神經血管盡裂,還有些地方受損太過,崔直給他用醫療儀隨便處置過只為了拖著不讓他太快死,檢查卻發現有骨骼錯位、組織沾黏的問題。為了不留下後遺症,這些地方在他恢復好些後也得重新處理。

意思就是,打碎了、或是直接割除,再生。

 

一名醫師伴著幾位護士走到蘇沐秋床前,看著時間應該是要給藥,葉修趁著打了個呵欠,坐在會客椅上準備小睡一會。

不料剛閉上眼就被人搖醒。

「葉先生?蘇先生說想見你。」小護士說。

「嗯?」葉修用力眨了下眼,趕走睡意。「嗯好。」

消毒、穿著乾淨的衣服、再消毒。葉修往裡頭走過兩道隔離門,兩道都被撒了滿頭滿臉的酒精消毒液,蘇沐秋看著忍不住笑,一笑就扯到傷口,被醫師護士聯手壓回床上,疼得更齜牙咧嘴。

但葉修卻不知怎麼的從裡面看出一股強顏歡笑的感覺。

做完例行檢查給完藥,醫師叮囑了葉修別讓傷患說太多話也不要有過激運動,才帶著護士們巡視下一張床。

葉修自動的拉了椅子在蘇沐秋身邊坐下。

「葉修。」面色蒼白的人輕輕地喊他名字。

「在呢。」葉修緩聲回應,拿起托盤上乾淨的軟布擦拭掉蘇沐秋額上冒出的冷汗,小心翼翼避開仍裹著紗布的右眼,注意到對方一瞬間的僵硬。「你的眼睛會復原,微草那邊拿過實驗體給我看,我覺得蠻成功的。只是你視神經損傷情況有點嚴重,他們還得再研究一陣子。」

蘇沐秋微微搖了下頭:「你曉得我不在乎這個。」

「我他媽在乎行了吧!」葉修忽然爆了句粗口:「蘇沐秋你好好養傷,我……我不想你因為這事留下任何後遺症,聽著,一點也不希望。」

當初把蘇沐秋一個人留在嘉世就是個錯誤,要不是因為他這麼做,崔直也不至於找到機會對蘇沐秋下手。

葉修有點發火,他現在心情大致就跟當初蘇沐秋不希望長達半年的折磨對他造成任何影響一樣,他也不願意這次的事情在蘇沐秋身上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只是,說明了最難以達成的眼睛的事之後,蘇沐秋看起來還是有些古怪。

「葉修。」蘇沐秋又說,緩慢的抬起雙手,扯動連結的一條條細管:「葉修,過來一點。」他看起來難受到快哭了。

「怎麼了?」葉修很快的湊過去、彎下腰,讓蘇沐秋的手貼到他臉上,從上往下一寸一寸的撫摸,到脖子、肩膀、手臂,眼神檢視般確認他全身無一處損傷,才略為安心的嘆了一口氣。

「對不起,葉修,對不起,那真的很難受,對不起。」

「你指什麼?」葉修一頭霧水。

蘇沐秋吞吞吐吐老半天,一臉難以啟齒,換做是任何一個Alpha都難以啟齒的,那是他最深的惡夢。一想到他曾那麼對待過葉修,蘇沐秋除了痛苦外又加上難以言喻的心疼。

「到底是怎麼了?」葉修讓蘇沐秋把手放下,安撫了一陣子才繼續問。

「我、在你來之前。」蘇沐秋終於咬牙說出口。在我被鏈上鐵鏈之後,淋上蜂蜜還未放蟲之前。「那人拿我的身體洩過慾。」

那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恥辱,一個Alpha毫無反抗之力的被另一個Alpha壓在身下縱情,被骯髒汙穢的詞語辱罵,然後……

蘇沐秋痛苦的閉上了眼。

 

葉修愣在原地許久。

兩人之間的氣氛詭異得寂靜,時間像是靜止了。

「不可能!」等回過神來,話語已經脫口而出。

葉修兩手用力按住蘇沐秋的肩膀,強迫他看著自己,斬釘截鐵的重複:「不可能。」

「從時間來看崔直根本不可能替你或替他自己做任何清洗,現場也沒有任何水流的痕跡,你更不可能被他帶出監禁的地方。」葉修迅速說著:「你並沒有被侵犯過。」

「但是我!」

「蘇沐秋你聽我說話!」葉修急吼:「聽我說,沐秋,崔直是我親手殺的,他的屍體是我親手驗的,你當時雖然不是我幫你清洗傷口,但徐景熙給我的報告裡也沒有提到你身上有任何性交過的痕跡,你當然不可能被侵犯。」

「那……那我到底……」

「沐秋。」葉修放軟了語氣:「我找到你時你的神志已經不清,徐景熙說你已經開始出現幻覺,你感覺到的只是不曾發生的錯覺。」

「所以他沒強暴過我?」蘇沐秋緊皺的眉頭漸漸舒展。

「對。」葉修說。「只是場惡夢而已。」

我們的惡夢,已經過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