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葉修難得地沈默。

似乎不用再拿出任何佐證的證據,齒痕相同,單憑這一點就能夠判他的罪。不論實際上是捏造、陷害、亦或者一切屬實,吸血鬼真的被食慾沖昏頭做出不該做的事且忘記湮滅證據、或者一切是子虛烏有——葉修看起來都洗脫不掉罪名。

而且本人看起來也沒有辯解的意願。

也許是因為他自己正想要一個契機遠離他一開始就不該來的世界。

 

「沐秋,這些是誰告訴你的?」

「你問這些做什麼,難道你想把礙事的人全部解決掉?」蘇沐秋憤怒地盯著他。「不可能的葉修,就算你再快也沒辦法一次解決那麼多人。」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葉修說,慢慢斂起了表情,冷漠的紅瞳中映著周遭清冷的景象。

裡頭沒有蘇沐秋。

「你回去看過沐橙了吧?她現在如何?」蘇沐秋轉了話題。

「她很擔心你,我跟她說了會讓你平安回去。」葉修回答。

「那你呢!」

葉修噗哧一笑,蘇沐秋頓時滿臉困惑。

「你笑什麼?」

「只是在想你和沐橙不愧是兄妹啊,想的事說的話一模一樣。」葉修有些忍不住嘴角的笑,在真槍實彈的槍口指著下更顯突兀。

「莫名其妙。」蘇沐秋罵。

「好,我莫名其妙。」葉修欣然接受,就是少年未長開的眉眼間隱約有些苦澀。

 

這一切看在吹著泡泡糖、身著風衣的男子眼裡純粹只是又一粧吸血鬼與人類翻臉的日常,被食用者和上位者本來就不可能和平相處,就拿人類與麵包來說,人類可以在飽足時不吃麵包,卻難保不會在極度飢餓時將之吞吃下肚。

感情?

只是脆弱的錯覺而已。

 

「我說過,你之前飲過多少人血吃過多少人肉我不管,但是住在我家就只能喝我的。」蘇沐秋還在繼續道,初次握槍的手打著顫:「我果然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相信你。」

「沐秋,那把槍打不死我。」吸血鬼坦然地說,往前又走了一步,現在他們幾乎是胸貼胸、臉貼臉了。

槍口就抵在葉修太陽穴上。

「你剛剛自己說的,要試試看,才知道。」蘇沐秋朝他露齒一笑。突然間槍口一轉,扣下了扳機。

躲在建築物邊正準備走出來的男人剛聽見槍聲心一驚,就看見蘇沐秋手腕翻轉,子彈直直朝他飛過來。

而剛剛還難過得彷彿要哭的吸血鬼擦去臉頰上的血,把人類少年護得結結實實。

「啊哈,那邊的難道就是敢動我所屬物的傢伙嗎?」葉修笑得不善,翻成漆黑的眼白與絳紅的瞳孔,嘴角上揚像抹殘酷的新月。他很生氣。

「誰是你的所有物,叫主人,死葉修。」被他擋著的人類也沒爽到哪裡去,開過槍的手還在抖,卻執著的要端起槍瞄準妄想接近葉修背後的人。

「你行不行,看蘇大大手抖得要中風了,不行就放下交給我吧。」

「閉嘴啊葉修,小爺心情不好不要惹我,饒你不死。」

「齁呦!好可怕哦。」

葉修格格直笑。

蘇沐秋背靠著他,抽空掃了他一眼:「白痴。」

葉修嘴角的笑容更歡了。

 

事情發展到現在,男人再遲鈍也知道自己中計了。

啵。泡泡糖在他面前破裂,是吸血鬼甩過來的血珠割破了它。男人好整以暇的將甜味橡膠從臉上刮起連同血液一塊塞回口中咀嚼,抬起手,勒令隊員們停止動作。

他們是來探查的,沒打算折損隊員。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道歉。」男人說:「我是林杰,怪異警視廳搜查一課的隊長。」

他把風衣袖口折到手肘,露出兩隻精瘦矯捷的手臂,示意自己沒帶武器。

但葉修一點也不敢放鬆,他知道這人不是吸血鬼,但聞起來也不像是個人類。

蘇沐秋扯了吸血鬼衣袖暗道:「那啥,你們那邊也有警察?」

一如既往的思考不在同一個軌道上。

「沐秋,他怎麼對待你?我考慮一下怎麼對他。」

「喔,這個。」蘇沐秋托腮思考了一下:「他對我挺好的,還請我吃宵夜,只是要我殺你。嘿,那怎麼可能。」

「你就不覺得我真吸乾了那一家人的血?」葉修問。

蘇沐秋拿槍托給他來了一下:「你當我傻了嗎?你我朝夕相處大半年我還不曉得你什麼模樣,餓到前胸貼後背了你還能不咬死我,哪會看到別人的血就發狂。退一萬步來說要是你真的這麼做了,也是我跟著你跑路,哪有殺兄弟的道理?」

「喔。」葉修怔怔的答一聲算是回應。「好吧人類,那你把我叫來了是打算怎麼處理這些人?」

「嗯?他們頭頭不是自己出來說話了嗎?就跟他談談唄,也不會少塊肉。」

「好,你說的算。」葉修同意。

 

說明完事件始末,微草隊長終於鬆一口氣。

原來事件起因是搜查一課微草分隊受命調查這粧明顯不是人類所為的兇案,查著查著就查到了當天正好經過那邊的葉修頭上。

齒痕的事情並非全假,當時葉修腹中過飢,確實有喝過一點那家夫婦的血,想不到前腳剛走,兇手隨後就到,葉修留下的咬痕因此沒有完全痊癒,被驗屍人員查了出來。

 

「呵,讓你在外面偷吃,報應來了吧?」

「那哪叫偷吃,我是為你健康著想。」

「是喔。」蘇沐秋高冷的回應。

 

由於葉修是微草探查到的唯一證人,微草立刻就想找葉修協助調查進行。

然而最大的問題來了——蘇沐秋。百分之百的人類,卻和天敵相處融洽,這種只能出現在漫畫小說裡的場景居然真的出現了令微草的成員看了都搖頭,要知道,這不過是一時情感上的迷惑,真相都是脆弱而不長久的。

就算一路和平共處到了最後,短命的人類也註定會先一步離開。

而這名人類,卻有可能左右葉修能不能協助他們辦案,更有可能因為葉修插手而誤會葉修是兇手導致脆弱的關係破裂,間接使葉修無法盡力配合。

左右都是個麻煩人物,不如趁早解決掉。

微草可和藍雨那群奇葩的血獵不一樣,微草搜查分隊是站在吸血鬼這邊的。

 

只不過當初第一發現葉修的小實習生認為這人類不一樣,有觀察價值,才勞動隊長來騙一騙蘇沐秋,看看他有何反應。

是會真的對吸血鬼開槍,或是另有作為?

蘇沐秋給了他們回答。

 

「這位小弟弟演技不錯。」林杰指著蘇沐秋:「不小心把我騙進去了,啊,當然葉先生的對應也很快。」

「當然,我們可是未來要成為影帝的人!」蘇沐秋自豪地說。

「大庭廣眾下講這個你不害臊啊沐秋弟弟?」

「滾滾滾!你比我小呢叫誰弟弟。」蘇沐秋肘擊葉修:「夢想大聲說出來有何不對?」

看一人一鬼打鬧,林杰陪著微笑:「說起來,蘇弟弟是怎麼讓葉先生知道你沒有懷疑他的?從你的演技上看不出絲毫破綻啊,難道是你們交換了什麼暗號嗎?」

「沒,哪裡有什麼暗號,暗號我還要寫到讓這遲鈍的傢伙看懂太難了,萬一會錯意怎麼辦?我可不想虐待自己。」蘇沐秋擺擺手。

喂誰遲鈍了!葉修抗議,被人類少年置之不理。

「我就簡單明瞭扼要的在紙上寫了一句話給他,白痴都看得懂。」蘇沐秋笑:「我說:『我相信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