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他沒有想太多。

 

這日趕拍,蘇沐秋踏出大樓時天色已經全暗,天空沒有月亮,烏雲遮蔽了星星,正是神秘刺客來訪的最好時機。

他最終在一條巷子裡被一群人給堵了,那時蘇沐秋還在思考妹妹不知道先吃了沒,天上就掉下好幾塊陰影把他團團圍住。

領頭的是一個穿著皮夾克戴著風鏡的年輕男子,頭上還戴著頂呢絨軟帽,毛絨絨的兩側帽緣蓋住耳朵,只在跳下來時像對滑翔翼微微張開了一下。

姿勢挺好看。

在娛樂圈後場裡打混過幾年,一直在偷看帥哥美女的蘇沐秋沒兩秒就走神了,想著這人身材高挑,那抹不冷不熱的微笑如果放在反派裡真是可惜。

不過當男子把手探進左襟暗袋裡,蘇沐秋還是立刻提高警覺,準備一有動靜就扯開喉嚨喊葉修。

他相信只要他喊,那隻在他家吃閒飯的鬼肯定會趕來。

不管相隔多遠、在忙些什麼,只要他開口葉修就一定會來。

至於不暴露吸血鬼身份的原則在這裡不適用,要知道包圍他的人剛從空中掉下來,指不定根本就是另一群吸血鬼。

但是,那個男子掏出來的東西——是口香糖。

他敲敲口香糖盒,像敲菸盒一樣抖了一片口香糖出來給蘇沐秋。

「我有話想跟你說,蘇弟弟。能不能分給大哥哥一點時間?」

「我妹在家等我吃飯。」蘇沐秋秒拒絕。

話一出口蘇沐秋就後悔了,這不等於告訴眼前的人他有個妹妹單獨在家嗎?如果他是壞人,下一步就是去綁架沐橙。

果然接著男子就開口了,依舊是那一副笑臉:「令妹有我的朋友陪著吃飯,我想,只是耽擱你一點時間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對吧?」

最好能沒有問題!

蘇沐秋氣到快炸了,這幾年,有哪一個人是膽敢拿沐橙來威脅他聽話的!

但顯然眼前的人一點也沒感受到他的怒氣。

「不不不,等一等,如果你開口喊了寄住在你家的吸血鬼,我們的協議就算破裂,你和令妹要相見可能就會困難些了,這樣也沒問題嗎?」男子柔聲道。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蘇沐秋低喝,他現在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

男子一步一步走近他,微笑地掏出一把槍,拉開保險,放到蘇沐秋手上:「我想請你幫我殺一隻鬼。」

 

葉修一回家就見到一臉焦急的蘇沐橙,手上拿著張紙,一見到他就從椅子上跳起來把紙條塞給他。

「怎麼了?」葉修被嚇了一跳。

「我不知道,葉修。哥哥剛剛回來,把這個交給我要我給你就怒氣沖沖的又出去了!」蘇沐橙道。

「沐秋他?怒氣沖沖?」葉修怎麼也想不明白有什麼可以惹蘇沐秋生氣。

「哥哥很生氣呢!」蘇沐橙很不安,推推比他高了一顆頭的吸血鬼:「總之葉修你先看看吧!這麼晚了哥哥還不回來,我怕他出事情。」

「嗯,好吧。」葉修點頭,放下棉被接過那張紙,蘇沐秋的筆跡凌亂卻清楚的呈現在上頭,看得出寫時的匆忙和憤怒。

葉修越看,眉頭就皺得越緊。

「沐橙。」他問。「除了沐秋和我以外,今天有沒有其他人來過家裡?」

「沒有。」小姑娘堅定的搖頭。

「好,那就沒問題了。」葉修吐了口氣:「我出去之後把門窗都關上,誰喊都不要開門,沐秋和我也不要。」

「可是你們要怎麼進來?」

「我有鑰匙啊!別擔心我會把你哥哥平安帶回來的。」

「那你呢?」蘇沐橙圓亮的眼盯著葉修。

「當然會回來啦!」葉修笑:「好啦我的大姑娘,安心的去寫你的作業,嗯?」

「嗯!」蘇沐橙用力點頭,葉修忍不住伸手拍拍她與自己暗戀的人相同髮色的頭髮,同樣細而軟的髮絲,同樣溫暖的體溫,同樣溫暖的氣味。

同樣在宣告他們是不同的種族。

或許他不該對一個人類動了情。

 

半分鐘後,葉修依約到了紙條上指定的地點。

對吸血鬼中的吸血鬼而言,一躍橫跨半個縣市絕非難事,葉修抖抖腳,從陷入半米深的土裡把自己拔出來,承受跳躍壓力而斷的腳一瞬間就復原了,現在不過是有點鈍痛,不妨礙他一步一步走近蘇沐秋——那個低著頭拿著槍的人。

「沐秋,把槍放下,那東西你殺不了我的。」葉修開口,說得風淡雲清。

「我沒有說要殺你!」蘇沐秋急切的回答:「你告訴我,兩個多月前,你在暗巷裡喝過我的血之後你去哪裡了?」

「我回家了一趟。」葉修說。

「你回家了?」

「是,但半路後悔,就又回來了。」

那夜在飢餓主導下,葉修幾乎控制不了自己吞食蘇沐秋血液的衝動,差點就吸食了過量血液,葉修害怕自己以後會再度危害到蘇沐秋的性命,原本是要回家靜一靜再做打算,只是鬼的壽命太長、人類太短,一想到這一別以後可能再也看不見蘇沐秋,他就矇著頭又回來了。

「回來之後?在回我家之前你去了哪裡?」葉修已經站到了蘇沐秋正前方,相隔不到一公尺的距離,從這個角度他能看見蘇沐秋說這話時氣得顫抖。

「我找個路人喝了點血。」吸血鬼說。

「你之前說那是獻血者,是黃少天帶你去取血的。」人類道。

「對不起,我說謊了,那個人不是獻血者。」

「你襲擊無辜的人類。」

「我是吸血鬼!血液是我的能量,不喝血我會消失,你知道這件事吧沐秋。」

「我知道!所以我說過讓你來喝我的血,我當初簽那張單子就是表明要負責你所有食物方面的問題!」

「我不能喝你那麼多血……」

「所以你就可以把其他人吸乾了嗎!」蘇沐秋大吼,聲音響徹了深夜安靜的巷弄間,再被無盡的黑暗吸收。

「……」葉修微微愣住了:「沐秋?」

「你不在的那一晚,隔壁區有一家人在家中被殺害,屍體的樣子太過詭異所以被血獵帶走了,你知道他們的樣子是怎麼樣嗎?空皮囊,身體裡的血全被吸光。」

「你不是懷疑我吧沐秋,我……」

「我還需要懷疑嗎?」蘇沐秋把槍舉了起來,拉開保險:「那些屍體上有你的咬痕,就跟我後頸的一模一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