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

 #被迫出櫃的日子#上學好困難 #誰把那個神經病帶走 #論被偽娘陰的慘劇

*接龍文,我親愛的搭檔  @火楓 

*奇幻學院風(含BL,可能有生子)

 

----------------------------------------------------------------------------------------

 

完全不知道央在想些什麼的凜冰梳洗完後便滿足的睡了。

央又花了一個晚上打線上遊戲,順便思考凜冰餵食自己的舉動的意義何在。

最後得出凜冰可能缺乏可從事這種動作的貧窮朋友,所以才把東西都塞給他的答案。

 

當凜冰一覺睡起來時狐蔦已經在他床邊打著呵欠,「我剛剛整理好宿舍了,大部分的東西我已經派人去幫你搬回去順便放好了,剩下的一小部份我不知道你要不要我就沒帶走了。」他拍了拍凜冰,「好了快點起來,我們回宿舍吃飯。」

 

從遊戲的世界抬起頭時天色又是大亮,連房間看起來都特別明亮特別寬敞。

「咦?」不對。央眨眼。是赫利亞的東西幾乎全不見了。

他首先懷疑的是小偷,不過應該沒有小偷敢偷赫利亞家族的東西,所以他開始思考為何昨晚他一點聲音都沒有查覺。

「啊糟了!」央又忽然驚叫,看著螢幕右下角顯示的時間,他驚恐的發現自己只剩三小時的睡眠時間,介於周梧衣同學依舊沒有回來的情況下,他再次爬上室友的床定好鬧鐘迅速補眠。

凜冰與狐蔦兩人一同回到宿舍吃完早餐後,看看跟央約定的時間也快到了。凜冰換了一身短襯衫搭配迷你裙的打扮後傳送到了央的宿舍,他歪頭看著倒在床上睡覺的央思考三秒鐘決定跳到床上整個人直接壓對方身上,「笨蛋央!起床了!」

「嗚啊!」央迅速跳起,直接就去摸了手機,一看還不到鬧鐘的時間就又倒回去睡。

睡。

睡……

「咦!咦咦咦!赫利亞你怎麼在這裡!」他一瞬間全醒了。

「時間要到了笨蛋央!」微微抬起身的凜冰氣呼呼地重新壓在對方身上,「懶惰央笨蛋央!起來起來快起來,果然我來找你是正確的!你好意思讓我一個人在格鬥場等嗎?」他順手拍了對方幾下。

「唔呃。」不妙,央突然覺得很不妙。

有某些地方被致命一擊的感覺。

「好好好你先過去,我洗把臉換過衣服就跟上行吧?」

「不要!」凜冰生氣的嘟嘴撇過頭,「我才不要一個人在那裏等,格鬥場禁止單人進入你不知道嗎笨蛋央!」他繼續坐在對方身上。

「怎麼可能!我之前就看過有人一個人留在那裡,那樣說這叫沒朋友的人怎麼辦!」央試著要推開凜冰:「算了你要等就等,讓我起來!」

凜冰不甘願的起身,「快一點!慢吞吞的話就處罰你!」他威脅的揮拳。

「好好好好……」央的內心都快要扭曲了,吸了一口氣:「……你去宿舍大門口等我,給我十分鐘我再上個廁所。」

「不要,我要在這裡等。天知道你會不會逃跑。」凜冰打定主義要在央的床上定居,「快去!」

央開始慶幸穿牛仔褲就睡了,輪廓壓著看不出來。

他咬著牙爬下梯子,拎起牙刷牙杯抽兩張衛生紙就跑。

凜冰歪頭看著狼狽的對方,拍打了枕頭兩下。哼笨蛋央以為自己不知道嗎,如果等很久的話他就衝進去嚇那個笨蛋。

央把額頭貼在廁所磁磚上撞了兩下,邊感嘆怎麼在這種時候,邊快速搞定現在的問題。

好了之後迅速用衛生紙仔細擦乾淨,確認沒有破綻才打開門快速梳洗好回寢室。

「太快了!」凜冰一臉驚恐的看著對方。天啊這樣以後對方是不是要吃春藥才能持久?他突然覺得有點心塞。

央完全是驚嘆號加問號,這魔族不是才要自己快,怎麼又嫌自己太快?

他瞄了下手機,九分三十一秒,差點都要超時了耶!

凜冰一臉哀怨又同情的看著央,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這日子沒法過了……」

而央決定不理那個奇怪的魔族了,換好衣服做好準備,開門往外頭走。

 

凜冰跳下床抓住央,「笨蛋央,你這樣走過去慢死了。」他張開傳送陣,「給我好好的學會這裡的移動方式!」

「等一下!」央連忙喊停,看著凜冰腳下冰藍色和深紫相交雜的陣法,迅速拿出記事本畫上。

「做什麼!」凜冰嚇了一跳,差點沒維持住陣法,「不要突然大喊,笨蛋央!」

「好了好了我畫好了,你可以講解原理和怎麼使用了。」央儼然一個認真向上的好學生。

「蛤?」凜冰看了央三秒鐘後決定先把自己跟央傳送到格鬥場,把人踹上去格鬥臺後他雙手抱著胸開口:「連基本陣法都不合格的人不要妄想可以跳級學傳送陣法!」不過……「如果你今天可以躲開我一招的話我就教你。」

「好……呃不可能。」央思考了一下後決定放棄:「我們還是開始今天的練習吧。」

「那就給我專注點啊笨蛋央!」凜冰瞬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央的身後踹了對方一腳。

「喂,你先把動作放慢十倍好嗎?讓我習慣一下!」

「麻煩死了笨蛋央,給我快點適應啊!」凜冰嘴上抱怨著還是放慢了速度,再次踹了上去。

這次央終於看見了凜冰的殘影,但依舊躲不過去。他大概可以理解喬西安當初被周梧衣耍著打的感受了。

凜冰看著再次被踹到在地的央嘆氣,「給我專注一點笨蛋!」

很專住了好嗎?央拍拍衣角,又爬起來。「再一次。」

「給我好好看清楚了!」凜冰微微蹲下,接著往前衝去揮出一拳。

央反射性的要拿手去擋,卻又改成閃開,一停一頓之下又被打到肩膀。

「呃!」痛啊。

「大笨蛋!」凜冰怒吼,「不能承受攻擊的話就給我躲開!!」

「我下次會躲開啦!」央大喊:「嘶……你再來。」

「笨蛋央,這次給我看好了。」凜冰再次放慢動作,微蹲下身朝央的腹部打了一拳過去。

這種慢動作央再不想看也看得清楚了,右腳斜踏,央這回穩穩的避開了。

凜冰輕笑一聲,下一秒收回拳狠狠地踢了過去。看見被踢倒的央他雙手叉腰大喊:「太快放鬆了笨蛋!」

「你又沒說有第二擊!」央在地上齜牙咧嘴。「犯規啊你!」

「你跟敵人對戰的時候敵人只會打你一下嗎?」凜冰嗤笑著,「用膝蓋想都知道好嗎笨蛋央。」

「現在是練習,你別隨便破壞規則好嘛!」邊抗議,央還是從地上爬起來,繼續等著被痛毆。

「哪裡破壞規則了,」凜冰擺好架式,「這是很正常的格鬥好嗎,笨蛋。」

「你現在是要鍛煉我不是揍我吧!」央也準備好了閃躲的姿勢。「整天被打只會憤怒不會進步好嗎?」

「打久了你的反射神經就會練出來了。」凜冰一腳踹了過去,「好了我們繼續!」

「繼續。」央閃過了踢擊。

他們一路練著就到了下午,凜冰的速度逐漸加快,央基本上除了一開始都處於被毆打的狀態。

凜冰最後一個肘擊將央打趴在地上,他蹲下身戳了戳央,「要繼續嗎?」

反應還是不合格啊……他如此想著。

「你有沒有……治癒陣法……」央艱難的翻了個身仰躺在地,嘴裡喘著粗氣。

「暗屬性的你要嗎?」凜冰掏出一罐藥水灌進央的嘴裡,「喝吧,補體力的。」

「那還是免了。」央奪過藥水,坐起身仰頭把它喝光:「給我五分鐘,我們繼續。」

「你不餓嗎?」凜冰歪頭看著央,「我想去吃飯了。」

你是沒有腎上腺素這種東西逆!

央本來想反駁,但是看看凜冰渾身上下沒有運動過的模樣,想想也覺得會感覺餓是正常的。

「你先去吧,我現在吃不下。」

「不可以不吃飯的。」凜冰強制拉起央,「就是不吃飯才會被打的那麼慘!」接著他將人一起傳送到餐廳內,跟裡頭的服務生說道:「兩位謝謝。」

「哇啊……」央抬頭看看餐廳的裝潢,覺得這個月生活費有點堪憂了。

 

服務生將兩人領到位置上坐下,接著送上菜單。

「好了點餐,這次我請你吃飯。」

「咦?」央看著逼近四位數的菜單,又看看凜冰:「欸?」

「閉上嘴,你這樣看起來很蠢。」凜冰看了央一眼繼續看菜單,「這價錢算普通的了。」

「我是平民耶,你這個視金錢如無物的大貴族。」央又翻過了一頁,被價格嚇得要起雞皮疙瘩。

「那裡會!」凜冰不滿的嘟起嘴,「隨便接一個任務就可以吃了好不好!」他突然停下翻閱菜單的手看著一道菜色想了一會。

「怎麼跟梧衣講一樣的話……」央繼續心驚膽跳的翻閱菜單:「欸對了,任務要去哪邊接?」

「有任務發放處啊,那裡就可以接了。不過依照你的能力……」凜冰看了央一眼,繼續說到:「還是不要去送死比較好。」

「嘖。」央哼了一聲,挑了一份最便宜的餐點:「我要這個。」反正去接最簡單等級的不就好了,他這麼想著。

凜冰看了央打算點的菜一眼,招手叫來了服務生,「主菜我要奶油焗干貝加上乾煎鱈魚,再來一份紅酒鴨胸義大利麵。前菜要煙燻鮭魚捲蘆筍,湯品是番茄洋蔥湯,麵包就大蒜麵包,甜點則是焦糖布丁。然後再來一瓶紅酒,年份你決定。」啪的一聲他闔上菜單,「對了再給我一顆科萊果謝謝。」

「嗯就是這樣。」央照著凜冰講的把主菜換成最便宜的那一份,再從副餐裡隨便選了幾樣:「套餐就好,不加單點謝謝。」

順便又打量了一下凜冰的身材。

凜冰瞬間覺得自己被冒犯了。「就說我不會變胖了看什麼笨蛋央!」他生氣的揮了揮拳,「沒禮貌!」

「好好好,魔族不會變胖。」央憋著笑,把菜單還給服務生。「乖快坐回去,全餐廳都在看你啊小姐。」

「哼!」凜冰氣呼呼的坐好,「還不都是因為你,笨蛋央!」他不滿的喝了一口檸檬水。

「你別那麼激動不就好了?」央淡淡的說,從口袋拿出手機消磨時間。

「最討厭你了笨蛋央!」凜冰生氣的轉過頭。

「你就別開口閉口喊我笨蛋啊。」央滑著手機隨口回答,突然一則訊息讓他停下動作:「暗林明天就要開放了,叛族的事情解決了?」

「反應力慢專注力不好,不是笨蛋央不然是什麼。」凜冰喝了一口水繼續說到:「怎麼可能,只是環境整理好就恢復而已。」

「總之我可以去採月光花了,之前那袋就先還你吧。」央說。

「不要!」凜冰噘嘴,「那個就是給你的了給我收著,而且月光花沒有長那麼快。」

「嗯好吧。」央居然也就沒再說什麼:「那我可以問個問題吧?」他看了眼凜冰。「除去叛族不談,你們最討厭的就是人類了吧?告訴我,人類哪裡惹到你們了?」

「你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凜冰咬了咬下唇,一臉猶豫,「只是不能在這裡談。」

「怎麼了嗎?」央從座位探出頭左看右看:「這家餐廳是惹到你們的人類開的?」

「不是好嗎笨蛋央!」凜冰沒好氣地張開陣法把央的頭壓回去,「並不是這個問題,而且這是異族開的餐廳。」

「誰知道你們是怎樣啊。」央聳聳肩:「好吧,那吃飯後再聊吧。」

看見服務生端著餐點走了過來,凜冰嘆氣,「算了,希望你不要後悔。」

「反正我不後悔也被討厭了啊。」比如那個你的青梅竹馬,或是那個你的青梅竹馬。「喔對了,你不喜歡安希嗎?」

「我又沒有……」討厭你。凜冰不自在的紅了臉不敢說出下半句話。聽見央下一句的問題他疑惑的歪頭,「為什麼會喜歡?他喜歡的不是我這個人啊。」

「他不是你的青梅竹馬?」前菜送上,央向服務生說了句謝謝。

「反正他喜歡的是凝冰,」凜冰插起煙燻鮭魚捲,有點難過的開口:「又沒有人真正的喜歡我本身,他們喜歡的是我的長相。」

「你的長相也是你啊,喜歡你又喜歡你的長相有什麼不對。」

「他們才……算了你不懂。」

央也拿起了竹籤上的火腿片佐哈密瓜球:「哎對了,凝冰是你姐姐?」

凜冰嘆氣,「是我的雙胞胎姐姐。」

「哦哦,那像也是理所當然的啊,是親姊弟嘛。噁這好甜。」央嫌氣的看了眼殘餘的哈密瓜汁。「所以你是在裝成你的姊姊?」

凜冰咬了一口煙燻鮭魚仔細的嚼了嚼後吞下才開口:「你要這麼說也是可以,反正凝冰也是我的一部分。」他繼續吃著前菜。

「什麼意思?」央問。

「說來話長……」凜冰放下刀叉,設下陣法後一臉嚴肅,「簡單來說我的體內有凝冰的魔力。」

央露出一臉標準的我聽不懂。

「唉算了之後再跟你解釋,牽扯到太多事了。」凜冰看著央的表情嘆氣。

央又喝了一口哈密瓜汁,被甜得皺眉。「對了說到魔力,那個安希還是誰說我體內有你的魔力,跟這個有關係嗎?」

吃完前菜的凜冰喝了一口水搖了搖頭,「那是不一樣的兩件事,沒有任何關係的。」他招手示意服務生把空盤子端走。

「哦,這樣啊。」央點點頭。「那你的魔力也該還你了吧,放我這邊現在也沒什麼用了啊。」

「怎麼會沒用。」凜冰支著下巴看央,「你以為你真的進步神速啊,是我的魔力在引導你的魔力關係好嗎。」

「好吧那算了。」央低頭繼續吃自己的東西。他總覺得跟凜冰似乎沒什麼好聊的,最多都是他單方面問問題而已。

發現央沒有想說話的慾望後凜冰繼續用餐。

飛快的吃完昂貴的一餐後央堅持自己付帳,和凜冰道別後打算自己回去。

「今天的格鬥謝謝你,之後有時間再約吧。」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啊。」凜冰抓住央,「格鬥會在兩個星期就要開始了怎麼可能那麼輕鬆就讓你休息。」他張開傳送陣傳送到格鬥場,雙手抱胸看著央,「現在,開始魔法訓練。」

「好好好,魔法訓練。」

央雖然對凜冰的語氣有點反射性的不太開心,然而想一想也是自己拜託的,而且自己確實很弱凜冰這樣理所當然。「從什麼開始?」

「不開心?」凜冰歪頭看向央,「你的表情很難看。如果不要的話你可以回去,反正不是我在格鬥台上丟臉。」他無所謂的聳肩,到時候逼緊了對方又要跟他吵架了。

「不,繼續吧。」央凝出了魔力。「或者你不想要?」

「先說好之後就不要抱怨。」凜冰從空間內拿出一個佔了約有三分之一格鬥臺大的平臺,在上方的陣法輸入魔力,「這是你今天的訓練,」隨著平臺發出光芒,他的手上凝結出冰鞭,「看好了笨蛋央。」光芒突然消失,平臺上出現無數黑色方格,其中一格亮起了黃色的光芒,凜冰甩鞭打了過去正中方格,光芒瞬間消失。光芒消失後接著左上角的方格也跟著亮起,他再次打了過去,就這樣慢慢加快了速度。凜冰手上的鞭子快的只剩下殘影,最後他用力一擊,平臺上出現了一行「擊中率百分之百,專注力S。」的評價,他收起鞭子轉身看向央:「示範完了,換你的笨蛋央。」

「不要叫我笨蛋。」央又說了一次,而後也讓魔力召喚出的水流聚集成長鞭的樣子,卻無法握住。

「唉還說自己不是笨蛋。」凜冰嘆氣,「上次才教過你的笨蛋央!」

「你可不可以不要開口閉口都是罵人啊?」央剛有點煩水流握不穩,現在又有點不爽,說出來的話也更不想修飾。「我會自己想辦法,你在旁邊看就好了。」

「你!」凜冰有些生氣又有些難過,「算了不管你了笨蛋!」明明就是想幫你的,人類果然很討厭。他難過的想著,本來想提點對方的話語怎麼也說不出口了。

 

又試過好幾次,央終於能讓手握的部分保持穩固的實體,而鞭子部分凝聚銳利的水元素,讓水流可以稱為鞭子。

但當他正要試著攻擊時才想到他根本不會使鞭子。

凜冰坐在一旁絲毫不想理會央。

如果那個人類求他幫忙的話他就教他一點點,就一點點。他如此想著。

央想了想,把水流改凝為一顆顆圓珠,操作小東西對他而言比維持長鞭簡單多了,接著他切下平臺的開關。

凜冰盯著央的動作,並沒有出聲。

不可否認的他確實認為對方並不適用於自己善用的武器。

平台很快亮起一處,央迅速用準備好的水珠擊上該處,並把操作的魔力移到下一個水珠上,平台果然像凜冰示範的一樣繼續亮起另一部分,央也很快讓水珠擊打下一處。

一開始都很順利,直到速度加快到超出央的思考能力只憑直覺在操縱水珠,終於打錯了一格,平台閃爍了下,跳出結束的結果。

「唉。」看見平臺上的文字後凜冰再次嘆氣,要怎樣才能鍛煉好人類的反應跟專注力啊好困難。

央想了想,重新聚集好水珠,再次啟動平台。

這回他沒先把水珠都準備好,打一次再隨手凝一次,不用保持一部分的魔力在維持其他水珠上,不過這也讓他的動作慢了點,結束在比剛剛還早的時間點。

央試著快速凝結水珠再鬆開,又迅速凝結,重覆了幾次才又開啟平台。

 

凜冰無奈的嘆氣,丟了一根冰刺過去。「停,」他喊停了央的動作,「你這種方法只會快速消耗魔力,你沒發現到後期的時候魔力就接不上了嗎?」

央反射性的躲過那根冰刺,才意識到凜冰在說話。

「發射性攻擊是這樣沒錯,不然我覺得維持鞭子的形狀太困難了,而且我不會用鞭子。」他回答。

凜冰重重的嘆氣,「笨蛋!你有看過有人在手槍裡只放一發子彈,開槍之後再補一發子彈繼續開槍的嗎。」他凝結出無數顆冰珠,「仔細看看裡面的魔力含量。」

「有些槍是這樣啊。」央說著,朝最接近的冰珠裡看去,用魔力朝繞住那顆珠子觀察:「這怎麼了嗎?」

「所以後來才會被改良好嗎,不對重點根本不是這個。」凜冰揮了揮手,「這一顆冰珠裡所用的魔力跟你剛剛用一顆水珠的魔力比起來只有它的十分之一。」

「嗯……」確實只有十分之一。央也試著用原本的方法凝出一顆水珠作比較。「那這要怎麼用?」

「很簡單,先把自己的魔力切隔成好幾等分,接著用一小等分凝聚出水珠,發射出去後再將另一小等分的魔力凝聚成水珠,這樣一直循環下去就不會出現斷層了。」凜冰連續凝聚出好幾顆冰珠示範。

「欸?」央也聚集了一顆顆的水珠:「像這樣嗎?」

「對。」凜冰啟動平台,「現在,轉過去。準備開始練習。」

「我知道了。」央聚集起專注力,水珠在他手邊環繞,當燈一亮起央立刻將水珠甩出去,準確命中亮燈之處,接著第二處第三處,又陷入聚集水珠、燈亮、以水珠攻擊的循環。速度越來越快,快到央幾乎看不清楚,終於又出現失誤。

「你的專注力跟反應力真的很差。」凜冰批評,「你真的有集中在平台上嗎?」

他想了一會後補充,「在凝聚水珠的魔力快不足時就要開始切割魔力了,要像人界的機器一樣一直重複切割魔力的動作懂嗎?」

「我知道,我也有集中在上面,不然我是要怎麼打到上面的黃光?那平台的速度根本就超過一般人的反應速度了好嗎?我怎麼可能不出現失誤?」央不怎麼開心的表示:「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一直都在批評。」

「我並沒有一直在批評,你為什麼不能接受自己不足的地方。」凜冰調出機器的資料,上方一行寫著目前速度適用於人族初心者。「看見了嗎?我並不是用異族的標準來看,而是以機器的標準來看。我說過好幾次了,你需要練習的是專注,你有繼續練習在蘋果上刻六邊形嗎?這些都是基本,不是達到標準就可以了。你以為每個異族天生都是天才嗎?我們只不過是自小就開始練習這些基礎,熟能生巧這句話你知道嗎?」他將手放在央的胸口處的魔紋上,「你不知道這所學校內部的黑暗,只安於表面的安穩你遲早會死在這裡。」

央被講得啞口無言,皺皺眉撥開凜冰的手。

「知道了啦,我練習總行了吧?不過就是第一次,能進步的可不可以。」他重新一次調動魔力站回平台面前,想著。努力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很好。」凜冰滿意的點了點頭,對方終於能好好努力了。

並不是對央太過苛刻,而是人類太過脆弱,隨時都有可能會死去。如今為了顧及央的想法而搬出宿舍的他也無法時時刻刻都顧著央的安危,他至少得確保對方有足夠的能力能夠防身。

央又試了三次,總算完美的打到了最後一秒,當擊中率百分之百跳出時央差點都要歡呼了。此刻他不禁思考這個初心者難度到底是誰設計的,他根本不相信這會是最初級的速度,再上去他都覺得不會是人類了。

「現在,」凜冰更改了陣法,「換下一個等級開始練習。」平臺閃了閃,浮現出一行適用於人族中級速度。

「準備,開始!」他指著央下令。

「喂等一下!」央手忙腳亂的調動魔力,一邊還不忘抗議邊朝發亮的平台扔水珠:「喂喂為目標變小是怎麼回事!還有速度也太快了吧!」剛說完他就砸到一塊格子的邊角,差點就要失敗。

「哪有,」凜冰嘟起嘴,「才中級而已,給我乖乖練習不要分心!」

央已經抽不出空來回應凜冰,隨便嗯嗯啊啊幾聲應付,注意力全放在平台上。眼睛捕捉,手立刻指往該處,水珠像子彈一樣快速擊中亮點,接著又是下一個。

突然間,央發現亮點出來前好像會有點什麼感覺,似乎是可以預測的。

他嘗試性的跟著這個感覺走,居然一次也沒有失誤的通過了這個等級。

「好,下一個等級。」試圖讓央記住感覺的凜冰再次改動陣法,平臺閃著光芒。

「喂喂!」央再次抗議。可攻擊的區塊變得更小,速度也根本是一閃而逝,央打得有點手忙腳亂的,如果不是靠著那股直覺一樣的感覺早就失敗。

話雖如此也不過多堅持了一下子,就昏頭得搞不清楚方向了。

「好了,休息。」凜冰停下陣法拿出科萊果遞給央,「吃下去。」

央皺眉看著那顆果子一陣子:「不准再我往嘴裡塞糖。」才接過科萊果塞進嘴裡吃完。

凜冰不滿的嘟嘴,「還不是因為你說苦嘛……」

央撇撇嘴,似乎不想承認。

「要繼續嗎?」

「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就繼續吧。」凜冰把原本要給央的糖放到嘴中含著。

「還可以。」央繼續啟動平台開關。

「那就繼續吧,跟剛剛的等級一樣。」凜冰把央原本啟動初級的陣法更改成了中級。

央抬了一邊的眉,繼續他原本準備好的動作。

反正怎麼樣都比剛剛的高級簡單。

凜冰想了一下發現自己改錯了強度,「暫停,重新調一下。」他停住了平台繼續更改陣法。順便念了央幾句:「發現錯了就要說不要裝不知道!不可以這麼投機取巧!」

「我一開始是打算調高級啊,你這機器沒有記憶功能讓我按錯而已。」央收回差點打出去的水珠,聳肩。

「最好,再多按兩次就是高級了!你以為我沒看見你故意不按旁邊調整級數的按鈕嘛!」凜冰瞬間炸毛,「開始練習!」

就真的沒注意到啊。

央懶得說了,直接認真面對練習平台。

 

看見央開始練習後凜冰坐下來看著央的動作。

畢竟是目前為止只試過一次的難度,央又再五次失敗後才抓到了反應速度和手感,接下來的過程就是重覆的貧乏練習,一直到能順手的應付這種速度。

凜冰看了一會後喊停央的動作,「換下一個等級。」他將速度調至適合異族初學者的速度。「試試看。」

「喂才第一天!」央抗議完,第一顆水珠已經打上了發光亮點,發現水珠似乎會濺開打到格子外,央又花了點精神把水珠切得更小,拉成水針的形狀一根一根準確打在目標上。

「很好。」凜冰滿意的點頭,「非常時期就要採用非常手段,時間緊迫沒時間讓你慢慢來。」他偷偷更改陣法讓方塊的光芒閃爍的更快。

央根本沒在聽凜冰講話,平台亮起的速度快到他要非常專心才能勉強跟上,但這種專心持續不久,不一會兒央就又失誤了。原本他想檢討自己的失誤再來一遍,回頭卻看見等級被調高到比他開始時還要快將近一倍,頓時反感的心情又冒上來。

「赫利亞,你夠了沒?」

「哼。」凜冰嘟起嘴,「現在沒時間讓你慢慢適應了,達到一個程度之後我就會依照真實戰鬥狀況往上調速度,我沒啟動平臺的防禦程度就不錯了。」人類真是吃不了苦的生物。

「欲速則不達有沒有聽過?我前面都還沒熟悉你做什麼調快,搞我啊?」央覺得凜冰在刻意刁難他,拿著鞭子趕快車要他一天之內達到一般人目標的好幾倍,根本不在常識範圍。

「時間有限啊!抓到感覺之後就是要繼續挑戰下一關,敵人才不會慢慢等你熟悉步調呢。逼迫到極限你才會發揮出原本的潛能。」凜冰理直氣壯的說著。

「說到這裡,為何時間有限你還沒說呢。現在沒人你倒是可以告訴我了吧?別說只是你們赫利亞家族的事害我掃到颱風尾而已。」央叉腰看向凜冰。

「你練習完這一關我就跟你說。」凜冰把人轉向面對平臺的方向,威脅著:「快點練習不然就咬你了!」

「現在是你要讓我有練習的動力吧同學?」央皺眉:「算了你到旁邊去,被打到不負責。」

凜冰哼了一聲走到央旁邊坐好。

哼哼笨蛋央看我之後怎麼咬你。

 

其實央有點厭煩過於重複的練習了,需要高注意力又沒有動力讓他有點累,不過就這麼認輸總是不太服氣,所以央還是提起了精神。

這回的練習強度難了許多,失敗二十多次依然沒有成功,到快三十次才僥幸全過了一回。

凜冰歪頭想了一會,停下陣法走到央的面前咬了對方的臉頰一下,然後舔了舔他咬下的地方,「處罰!今天這樣不合格,明天繼續。」

「不是叫你不要咬我!」

央瞬間翻臉,揮手把凜冰打開,嫌惡的抹臉。

「噁心死了你聽不懂嗎?還是你聽不懂通用語!」

被打開的凜冰愣了愣,完全沒想到對方會生氣。他有些低落的低下頭,收起平臺後張開傳送陣就直接離開了。

「哼。」人類身體有自己的自主權,魔族永遠搞不懂這些。央很不開心的想。而且他和赫利亞的關係本來就不好,肢體觸碰都不怎麼願意了。

央甩甩有點累的手腕,看著天色晚了便往格鬥台邊移動。

不經意地,他注意到被它扔在書包裡一陣子的盒子。

--那對雙槍。

「多練習一下好了。」他拿出那對雙槍握在雙手上,喃喃地說。回頭放下書包又回復到練習的認真狀態裡。

 

情緒低落的凜冰獨自回到宿舍,拿了換洗衣物走到房間內附設的浴室開始梳洗。

搞不懂,他真的不懂人類在想什麼。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央常常會突然對他生氣或者語氣不友善。

「我……只是想改善關係而已。」他落寞的低著頭,任由水柱沖刷在自己身上。

 

 

「凜冰?」從外面回來的狐蔦看見躺在床上悶悶不樂的凜冰疑惑的喊了聲,發現對方完全沒應答後坐在凜冰的床旁的地上伸出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髮。「怎麼了?」他問著,身上帶有些許的硝煙味。

「沒什麼,」凜冰爬起身看向狐蔦,「你怎麼一身硝煙味。」

狐蔦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剛剛我跟B班的人下課的時候遇到襲擊了,雖然大家都沒事,但對方很快就跑了。」他想了一會,「最近你也小心一點,我覺得那些人族叛徒最近會有大動作。」

 

央回寢室倒在桌前已經是兩小時後的事了,那對槍的威力有點超乎他的想像,原本以為不過是把準備好的水珠放進去當子彈,就不用靠魔力指示水珠軌道而已,誰曉得那對槍不但可以改變子彈型態還將威力提升近五倍,只要記得往裡面補充各種元素子彈就可以無限連射!央立刻就愛上了這對黑底、灌入水魔力就會透淺淺藍光的雙槍。

很愉快的把魔力全數耗盡才開心的回來。

「啊啊,已經不想離開它們了~」央讓槍繞著手指轉,一臉沉醉。

喬西安默默讓棉被蓋過臉,假裝沒看見室友無視他的存在對兩把槍發花癡。

當天晚上,直到央洗好澡鋪床關燈睡覺,失蹤一周末的周梧衣還是沒有回來,他們就這麼和平的迎來了新的一個星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