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凌晨四點,蘇沐秋按掉鬧鐘起床時久違的踩到了柔軟的物體,接替鬧鐘響起的慘叫聲更是讓人懷念的耳熟。

先揉眼、打個呵欠再按住號叫的那張嘴,蘇沐秋睡眼惺忪的坐在床沿,彎腰貼進地面問滿臉扭曲的鬼:「你怎麼睡這裡?」聲音還有點黏膩和困倦。

「唔!唔嗚……嗚嗯唔!」

鬼發不出完整的話,些微低血壓的蘇沐秋恍了會兒神才挪開按著他嘴的手,葉修立刻提高了聲音呻吟。

「痛痛痛……沐秋、腳、你的腳……」

「嗯。」施暴者對受害者緩慢的眨了眨眼,睡眠不足導致反應過慢,可能也有點不擔心對方受傷的心態在,蘇沐秋很慢很慢才抬起腳,放過了下面快要吐血的吸血鬼。

葉修立刻起身坐到在旁邊喘氣。

「蘇沐秋你搞謀殺。」

揉著踩出腳印的五臟六腑,他看著被他強烈譴責的人下床背對著他換衣褲。蘇沐秋是穿衣顯胖的類型,衣服會遮掉他過瘦突出的鎖骨和肋骨,沿脊椎凹陷的後腰也埋沒在其中,但衣服全脫後的現在,這些理所當然的暴露在葉修眼前。

包含他刻意留下的咬痕。

「你還沒回答我。」

「啥?」

換好外出襯衫的蘇沐秋對著衣櫃門上的鏡子扎起過長的瀏海,露出底下琥珀色的雙眼,一個轉身回過頭直視著葉修:「你怎麼跑回來睡床邊?之前不是說客廳舒服?」

「冬天要到了,天氣開始冷,就你房裡溫暖些。」葉修對著十月初美好的氣溫毫不害臊的說著假話。

意外的是蘇沐秋點點頭,換了方向就往外走:「我知道了,你今晚上來跟我擠一張床吧。」

欸?

這發展感覺不太對啊?

試想一下那個畫面,他和蘇沐秋背貼著背、手臂貼著手臂,臉皮薄的葉家少爺臉開始燙了。

「沐秋我睡下面就好!」

蘇沐秋一臉困惑的看著他。

「擠著比較溫暖啊,再說你本來就涼,地板屬陰,睡著對身體不好。」

「是這樣沒錯,但是我們兩個睡一張床你不嫌擠?」葉修試圖挽救情竇初開的自己。

「又不是沒睡過。」蘇沐秋一副正直的樣子說:「你現在也有工作,睡舒服點精神比較好,瞧瞧你那個黑眼圈,妝都快蓋不掉了。」

說得太有道理了,葉修那些微甜微澀說不出口的心思根本沒法反駁。

而且,蓋著蘇沐秋的棉被躺著蘇沐秋的枕頭,旁邊還睡個蘇沐秋!

想想簡直開心得都快飛起來了!

葉修繃著嘴角強迫自己冷靜,胸腔裡頭那顆不屬於他的心臟倒是刻意要跟他作對似的跳得飛快,他好怕蘇沐秋會聽見。

幸好沒有,蘇沐秋落下一句加快速度小心遲到,就赤著腳踩著微涼的地板進了浴室。葉修冰冷的手貼著涼涼的地板,再把手貼到臉頰上,把臉埋進了雙手之間。

「出息,葉修。」

他喃喃道,嘴角卻在笑。

怎麼辦?好喜歡好喜歡這個人類。

喜歡到快爆炸了。

 

難得和蘇沐秋一起出家門去上工,走在路上,葉修外表包得緊緊的心裡卻樂出了花。

好心情也影響到了旁邊的人,蘇沐秋不一會兒就湊過頭來問:「發生什麼了,心情這麼好?」

「沒有啊。」葉修說。「什麼都沒有。」

「嗯?」蘇沐秋可不相信:「是不是又去接什麼奇怪的工作了?還是發票中獎?」

「沒有,不是不是,沒有什麼。」看著蘇沐秋懷疑所以貼近觀察的眼睛,葉修心情更好了。「啊,沐秋你的眼睛有血絲。」

「眼睛太累了吧,習慣就好,修片會修掉的。」蘇沐秋順手就拿手去揉眼睛,又打了個呵欠。「吸血鬼真好,不會近視也不會有血絲。」

「你想當吸血鬼嗎?」

「不要。那就不能站在太陽下了,而且我喜歡人類,還是人類好。」蘇沐秋說,邊把葉修的口罩拉實了些,帶著體溫的手指碰到葉修的臉:「而且吸血鬼太冷了,沒有溫度。」

「我才覺得你們人類太燙。」葉修偷偷貪戀著蘇沐秋的溫度,燙到他都不能冷靜了。

「我覺得剛好。」蘇沐秋朝他一笑:「不過我還蠻喜歡你的。」

欸欸欸?

葉修驚,震驚。

蘇沐秋毫不知道自己引發了吸血鬼內心的驚濤駭浪,沒事人似的繼續說下去:「上回發燒時謝謝你啊,你的手真的挺舒服,很涼又不會太冰,吸血鬼的體溫在那種時候真的很棒,我喜歡!……怎麼了?」

「不,沒什麼。」葉修正在修復自己有點遺憾的心情。

什麼時候蘇沐秋才可以真的喜歡上他?

哎不對,首先種族就不對,出局。

好傷心哦。

少年吸血鬼捧著心臟,心裡下起小雨。

「哦對了。」罪魁禍首蘇沐秋突然說道:「你血喝得夠多了嗎?昨天不是還講你不夠,是黃少天給你血包了?沒有的話你要不要再喝點,不然等等太多人你一不小心咬了別人就慘啦!」

「你的血液恢復狀況還好嗎?」一個瞬間葉修眼珠轉換成紅色,只是一瞬間,立刻就回到黑色,隱藏在墨鏡後沒有人發現。

「造血劑很有用。」蘇沐秋抬起手握了握拳,下一刻就被葉修拉住,半跑半走的衝進劇組所在的大樓裡,葉修把他拉進男廁,俐落地拉下口罩將他的手指往嘴裡送,微微的刺痛感從指尖傳來。

「葉修!」

葉修維持低頭的姿勢抬眼看他,嘴唇張開,尖牙離了他的手,葉修輕輕地按著他的指根,讓一顆血珠從指尖的傷口冒出,被葉修的舌頭卷走,傷口在吸血鬼體液的治愈能力下急速癒合,就像從來不存在。

「謝謝招待。」

葉修很滿意的舔唇,那滴血被他吞入腹中,殘餘的一點味道在口中打轉。

「好了我們去報到吧。」

「等一等。」蘇沐秋拉住想向外走的鬼:「你這樣就夠了嗎?才一滴血?」

「夠了,再喝下去你又要被我吸乾了。」

「你昨天不跟我回來果然是又跑去覓食了對吧?」

登稜!

一滴冷汗從葉修後頸滑下。

一部分而言對了。

「我說對了?」蘇沐秋自上而下望著他:「我不是跟你說要血找我拿,你不要去喝別人的血嗎?讓那些人找來血獵怎麼辦?」

「他不會。」葉修立刻反駁。

「你怎麼確定?」

因為吸血鬼吸食血液時可以吃掉一小部分的記憶,被吸食者只會覺得是夢……聽起來太假,葉修想了想,換掉這個說法。

「他是獻血人,有拿錢的。」

「你確定?」

「確定確定,少天帶我過去的,他們還在我面前簽字呢。」

「血獵的那隻狼人?」蘇沐秋還是打量了他一下子,臉龐在葉修的視線裡放大,表情狐疑。「好吧,我相信。」終於這麼說:「我們走吧,今天有你的替身戲,加油點好好表現,那個導演很嚴格的。」

人類少年抽回手指舔了下,推開廁所門先走了出去,沒有注意到葉修在他走後如釋重負的表情。

呼。

葉修心想。

蘇沐秋真不好唬弄。

總不能跟他說自己原本打算離開就不回來才去吸別人血的事情吧,肯定會被問為什麼走又為什麼回來,太難解釋了。

「對啊對啊,你幹嘛又跑回來增加我的工作量啊?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亂跑我本來要交出去的報告又要收回來,你這鬼真麻煩。」

唔啊!雞皮疙瘩從小腿往上冒,葉修狠狠嚇了一跳。

「……黃少天你哪裡冒出來的!」

隔壁隔間門上掛了一隻眼熟的狼人,黃少天又往上爬了點,手臂都掛在葉修這側。

「我可是一直都在,你說謊那段我都聽著呢,竟敢拿本少的名字去騙人葉修你好大膽子!快說說你回來的理由,坦白從寬抗拒我就去告訴蘇沐秋!」

「你不都知道了?」葉修有點臉紅,側著身往外頭看。

「他不在啦。」黃少天打消了他的顧慮:「快說快說。」

「嘖。我回來還不就是因為……」葉修又看了一眼外頭:「我想他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