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痛。

痛死了。沒有人可以想像被兩顆尖牙刺穿皮肉,從頸側扎進頸動脈的痛,還要他保持意識不掙扎簡直是強人所難。

葉修的手從他身後繞出,虛虛的搭在他肩上,另一手橫放在他嘴邊,似乎是要他忍不住疼痛就咬他,再怎麼樣他們都是在外頭,動靜鬧大了被發現不好說話。

好像倚著一個大型冰枕,碰到的地方都涼涼的軟軟的,跟逐漸走向夜晚的氣溫一樣。過了不曉得一分鐘還是一刻鐘,或許根本只有一秒,蘇沐秋終於聽見耳邊有吞嚥的聲音,那是血液正式從體內流出成為吸血鬼能量的聲音,那感覺很奇怪,拿自己去哺餵另一個人,不是譬喻,是字面意思。蘇沐秋多想要這一刻立刻喊停,但這又違背了他說要餵飽葉修的原則——天知道吸血鬼一次進食需要多少血量——他只能繼續忍受疼痛和失血的暈眩,直到第二聲和第三聲,疼痛逐漸麻木,耳鳴聲變得尖銳,身體有些軟……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失血過多,他居然短暫的昏了過去,葉修撐著他貼在牆壁上,水泥牆在夜風裡比葉修的體溫更低,也有可能是葉修難得體溫升高的緣故。

葉修看起來有些奇怪,焰紅色的眼裡裝著他的臉,葉修不自主的舔著縮回口腔的尖牙,嘴角還有未乾的血液,明顯是他的。

蘇沐秋摸了自己的脖子,濕的,拿到眼前一看卻不是鮮紅,看起來比較像有隻鬼窩在他脖子處一直舔造成的。

這是?

蘇沐秋挑起一邊眉毛望著葉修,無聲的要求一個解釋。

其結果卻是——

嗚!

吸血鬼不由分說的咬住他的手指,是真的咬,蘇沐秋慘叫著抽回手時上面出現一排齒痕狀的血孔,吸血鬼鬆開一邊撐住他的手,拉回蘇沐秋手掌拗直的舔去溢出的鮮血,而蘇沐秋就看著自己手上的傷口在葉修舔舐下迅速癒合。

「你可以直接用講的。」

蘇沐秋伸回手,上面完全看不出曾經受傷的痕跡,他大致理解了為何吸血鬼如此猖獗,被襲擊的人卻不會發現的原因。「你這樣喝夠了嗎?夠了我們就回家了哦。呃、葉修?」

吸血鬼又攔住了他的去路,把他壓制在牆上。

「五百毫升。」

「什麼?」

「健康人類總血液量是體重的百分之七,所以你身上大約有四千毫升的血,而正常情況下的捐血不可以超過血量百分之十二,以你來說就是四百八十毫升,但是我喝了你五百毫升的血。」葉修一口氣講完,目光黏在蘇沐秋身上怎麼也拔不開。

「呃……喝了就喝了吧,你多做點家事讓我多休息一下?」

「沐秋,不是那個問題。」葉修舔掉嘴角殘留的血液,嚥著唾液,無意識的貼離蘇沐秋更近些:「重點是我根本沒有飽足感,再喝下去你差不多就要出事了!」

「你怎麼會灌掉那麼多血還不飽?」蘇沐秋震驚。

「你整整餓了一星期後吃一片餅乾能飽嗎?」葉修反問。

蘇沐秋認真想了想:「噢,好吧那我能怎麼辦?」

「這問題在你昏過去時我想了一下。」濃得像隨時能滴出血的雙眼緊緊盯著蘇沐秋:「總之你先把我打昏吧。」

 

大約在半小時後收到消息趕來的狼人覺得他目睹了一場家暴。

 

「他不昏過去,我也沒辦法啊。」蘇沐秋試圖辯解他不間斷往葉修臉上招呼的行為。

「你就不會來一下快狠準的嗎!」雖然擁有瞬間治愈能力的吸血鬼不會留下任何傷口,被打的痛還是會保留下來,葉修有一種兩頰都要被抽腫的感覺:「你為什麼不打後腦!」

「一個失血過多的人是有辦法站穩到你背後揍你嗎?」蘇沐秋抗議。

「你說一聲我轉過去給你打啊!」

「好你現在轉過去。」

「蘇沐秋我現在已經在地上了。」被狼人反剪雙手綁在一旁電線杆上的鬼說。

「嘖。」

「我看得出你真的很想打我。」

「何止?回去我要壓著你吸一次血。」

「好好好,我不想管你們誰想揍人誰想被揍,你們先在這紙上簽名我才能給你們造血劑和錢,蘇沐秋我奉勸你不要吸吸血鬼的血,那對人類沒有任何好處,還有葉修,你打算就這麼回去還是到我那邊打幾份零工換血包?」

狼人強勢插話。

「兩個都不要。」葉修答。

「那你就在這裡吹點風冷靜冷靜,蘇沐秋,你拿得動筆簽名嗎?簽這裡就好。」

蘇沐秋深呼吸,眼前還有一點點發暈,在指定格子裡簽完名字後一管注射用劑隨即被送到他面前,蘇沐秋伸出手臂讓狼人幫他打入體內。

「葉修。」

他開口喊了一下坐在地上無精打采的吸血鬼。

「嗯?」

「你需要血就直接跟我講,我是你的供血者。」雖然我並沒有很想要給你我的血。

「……好,我知道。」

「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窸窸窣窣的聲音在葉修看不見的視線外響著,蘇沐秋好像站起身又蹲下,過了一會兒,一條圍巾落到葉修面前。

「喂,葉修。」

葉修抬起頭來,他看上的人類提著市場買回來的菜籃,把方便吸血而從他身上除下的衣物丟回葉修身上,臉色紅潤,根本看不出曾大量失血過。

「別太晚回來,門我給你留著。要早上直接過去的話記得遮好臉別被太陽燒了。」

「嗯嗯,我知道。」

「你在不開心什麼?做為被你喝掉太多血昏過去的人類我都沒不高興了。」你在不開心什麼?

「我沒有不開心,沐秋,你讓我靜一靜就好。」葉修避開了蘇沐秋伸出來的手。

「好吧。」蘇沐秋站直身,路燈閃了閃,亮了,照出下面人類的影子。「我相信你。」人類的影子漸漸拉長,吸血鬼在人類快要離開巷口時聽見蘇沐秋小聲的另一句話,那麼細微,就是刻意要講給月亮下的生物聽的,而後蘇沐秋拐過彎就消失在他視線裡,帶上了一點小跑步,咚咚咚咚。

「哦你玩完了。」狼人在他身邊幸災樂禍的說:「你讓食物對你說了『謝謝』,葉修,現在你要怎麼辦?對那位人類大哥表白嗎?」

「不怎麼辦。」喀一聲,吸血鬼掙脫了拘束他不去將那名人類吞吃入腹的十字鐵鍊。「我要回家靜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