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後十秒,你會做什麼?

告別了最親愛的朋友與戀人,在滿是等看笑話的仇敵的地方,蘇沐秋選擇拿來延長自己的性命。

 

*

 

「奇跡沒有發生。」

黃少天靜靜的講。沒有多餘的疊詞也沒有贅字,也沒有不甘與傷心。

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可能是因為最痛苦的人就在他身後,也可能是因為最有資格哭的人從頭到尾沒落過一滴淚。

葉修那天只留下回來前的座標和簡單陳述,回頭便把自己關進房間裡整整兩天,出來後有些飢餓過度的大吃一頓,接著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般領了後續工作,毫無破綻的處理戰後事宜。

照常睡覺、照常指揮、照常和遇見的人聊個幾句,偶爾太忙會忘了吃飯,但從來沒有再忘了吃藥。

太過正常,反而讓人害怕。

一直到了最後接收嘉世星,葉修才暗自請喻文州給他一批人回到爆炸中心,乞求一個奇跡。

但是,一如黃少天最開始所說,這世界沒有奇跡。

「繼續挖。」縱使如此,他依舊執著的下令:「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繼續挖。」不這麼做,他不曉得如何面對葉修。

他覺得,就算僱了人每天每天日以繼夜的挖把整顆星球挖過來也行,至少在這裡,至少盯著那些工人翻起一鏟一鏟的土、拿著生命儀到處檢測的同時葉修會發呆,那讓他看起來比較像個人。

他們求著一個不會出現的奇跡。

 

生命的黃金救援期是七十二小時,在爆炸中心的救援期是零。

黃少天記得他聽過一個形容零距離被炸彈炸碎的形容詞。

——粉紅煙霧。

血肉炸成了碎屑,骨骼碎成灰,隨著爆炸氣流往四周噴濺,像夢幻的粉紅色迷霧。

其實他們根本、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任何東西。

連一點點的骨灰都與灰塵化為一體,迷失在整個世界裡,星球是他的墳,他們是來致意的哀悼者,以炸成殘骸的王城為碑,用回憶與淚水獻上他們曾經的愛。

黃少天放下他手上拿著的通訊儀,拎了便當往葉修的方向走去。

「喂,老葉!」

葉修頓了一下,轉過來看見他露出欣喜的表情。

「哦?吃飯了?今天吃什麼?」葉修自動的接過他手裡的飯盒,掀開一小角偷看裡頭菜色。「哎怎麼又是番茄炒雞蛋,小徐天天煮這個不膩嗎?」

「那是他少數不會燒焦的菜,葉修你要不自己去煮?」

「行啊!」葉修答應得很快:「先給我買碗泡麵,我自己燒水。」

黃少天翻了翻白眼,把筷子塞進葉修手裡:「你快吃吧,我還得喊其他人來吃沒空跟你扯。」

「好好好,你忙你忙。」葉修掰開一次性免洗筷,正打算再調侃幾句,就發現剛打算對通訊器講各位休息吃中餐的黃少天突然間就變了臉色。

「……怎麼?」葉修被盯得毛骨悚然。

「北北東三十三公里處有生命跡象……葉修!走!快走!」

黃少天扯住葉修就開始跑,也不管落了一地的飯盒什麼的了,很快他就覺得疲累,因為被他扯的人跑得比他更快。黃少天眼明手快抄了路邊一台車,把葉修扔進副駕駛座自己爬進駕駛座,發動引擎油門踩到最底,越野車在斷垣殘壁間高速奔馳。

他們趕到的時候,一群士兵圍著下挖的巨大坑洞議論紛紛,黃少天立刻抓住一個士兵大喊:「人呢!人救出來沒!」

「黃、黃少,什麼人啊?」士兵一頭霧水。

「生命跡象!不然你們通報好玩的嗎?哪裡有生命跡象立刻挖!」

「不……不是啊長官!」士兵被難得兇狠的黃少天嚇得連連擺手:「不是人啊!感覺是蟲!是冬眠的蟲!」

「蟲?!誰讓你們為了蟲大驚……」

「行了少天,冷靜點。」一縷淡淡的煙味在挖掘現場彌漫,葉修吐了一口白煙,又深深吸了一截,一步一步,緩慢堅定的走到被嚇壞的士兵面前。「冬眠的蟲在哪?帶我去看看。」

「是的葉神!」士兵立刻行禮,轉頭帶路。葉修朝黃少天淺淺一笑,迅速跟在後頭走下坑洞。

甫一進去,葉修就知道為何會收到通報。

那個蟲繭有足足三公尺高,檢測器測出裡頭的心跳緩慢到幾乎沒有,而且不只一個。

「葉長官,這……」

「是不是連量子刀都割不破?」葉修把煙頭碾熄在土牆上,雙手舉起,對著那個巨大的繭。「讓開吧。」他說:「連爆炸的威力都禁得住,你們動不了它的。」

從以前到現在能動得了的,一直都只有我。

一點一點的銀光從繭上浮起,漂亮得如同月夜裡的螢火蟲,纏繞如堅石的絲弦一條一條鬆開,化做柔軟無殺傷力的軟弦,細看,才曉得那是一行一行的代碼。它們聽從葉修的指揮向四周擴散,露出裡頭包裹的人影。

他們隨著接觸到空氣恢復心跳頻率,周圍士兵與醫護人員衝上前檢查。

沒有蘇沐秋。

惟獨缺少這個武器的持有者。

黃少天剛準備恭喜的手愣在半空中。

葉修恰巧在著時候與他對到眼,他發現葉修眼裡的光芒又亮了起來,臉頰上是興奮的紅暈。

「你在發什麼愣,快點!」葉修搖著他的肩膀,他從來沒看過葉修這麼開心的模樣。

但是,快點什麼?

「少天!線!跟著線走!」葉修簡直要樂瘋了。一條銀線纏繞在他手指上,彷彿牽引一樣延伸向另一個地點,葉修抓著黃少天,扯著一群人跟著他跑,在距離該處又四公里的地方看見線往地底鑽,人員立刻又動工起來。

一鏟子一鏟子下挖,一捧又一捧的土被挖起,露出地面的線越多,葉修的心跳就越快。

喀。

鏟子碰到了不能再下挖的硬物。

葉修跳下坑裡撥開土,露出銀色的硬頂,只是這次不再聽他指揮。

於是他們繞著挖,圍出一個一人大小的銀頂,葉修提著一邊從旁邊使力一掀,終於看見下方蜷曲著側躺的男人,呼吸平順,睫毛輕顫,好像在葉修伸手碰到他那刻才剛剛醒來。

「葉……」

「我知道。」葉修抱住了那個男人。

我知道你怎麼活下來,旁邊的物體可以解釋一切。

以卻邪為柄、我的弓為骨、你的弦為筋,織成一把為你擋下所有衝擊的傘。你或許是拿你的弦去養我損毀的弓,過程中一個意外反而讓你的弦升級,堅固到能編成繭保護所有的人。而像冬眠一樣的心跳是為了延長存活的時間,讓我能發現你。

我們都祈求一個奇跡,但這個世界沒有奇跡。

是你創造了活下去的方法。

是你創造了你要的結局。

蘇沐秋你這個超級大渾蛋。

抱緊蘇沐秋的手突然轉換手勢,葉修又哭、又笑、又憤怒的勒起蘇沐秋的腰帶,狠狠給了他一記過肩摔。

在所有人都傻眼和蘇沐秋的鼻血中冷酷一笑,葉修用滿是菸味的嘴強吻了蘇沐秋,然後立下宣言:「沐秋,我們分手!」

 

 

<第二部。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白魚
  • 我的心已經麻痺了

    上一章燃起了痛打絳大的怒氣
    說好的HE呢!!
    喔喔…還動過寫文挑釁的念頭(時間算來完全不理想
    然後就繼續看


    我的心已經麻痺了...
    我的心已經麻痺了......
    我的心已經麻痺了!!!

    已經被絳大殘害的不在跳動了怎麼辦啊啊啊啊啊!









    真開心蘇沐秋又活了

    PS 千機傘的材料原來是這樣來的
  • 千機傘的梗和傘哥的弦我鋪好久啊!
    還有葉修弓的變形!從第一部到現在終於寫到了!爽!

    喔,然後
    原本你要寫什麼啊求投餵!想知道!(欸

    狐絳 於 2016/03/26 00:08 回覆

  • 糯米糰子
  • 喔好久沒來養肥了更新!

    但是……但是!!!!!

    前面幾章R18我看不下去啊啊啊啊啊啊!
    原諒我還只有12歲雖然宅腐雙修我還是保留著一些少女該有的純潔的【捂臉】

    前一章看到沐秋死了我的心都揪起來了啊!
    沐秋我男神xxx

    喔對,大陸的朋友說全職要出手遊,正在考慮消息的真偽
    小絳覺得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