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柔軟度A等、肌耐力A+、爆發力A+、彈跳力A等、心肺耐力S、反應力A+。

黃少天看著螢幕上的測驗結果,實在不曉得該不該放行。

葉修已經從測驗艙出來,全身淌著汗,黑色的內襯背心濕淋淋的貼在身上勾勒出精實的肌肉形狀,從外表完全看不出來他已經遠離前線兩年多的時間。

滴滴。

早先為葉修做的體檢報告被張新傑傳了過來,清一色的綠,最底下的格子裡寫著合格,附上張醫生規矩清晰的簽名。

身體檢查也沒有問題,沒有任何後遺症,心理測驗方面也低空飛過,是不會反應在動作與外表,不至於在戰場上影響生命安全的程度。

如果這結果放在一個普通士兵身上,黃少天肯定分分鐘放人,還恨不得快點把人塞到前方去增加戰力啊!

可是這是葉修的測驗結果,是那個曾經拿過全S的傳奇性鬥神。

黃少天真的不曉得該不該放人。

「讓他去沒有關係。」

溫潤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喻文州的手繞過肩膀點著屏幕,順勢把黃少天摟進懷裡。

「嘿喻文州,我可以把這理解成你在耍流氓嗎?」黃少天輕拍開喻文州貼在他小腹上的手:「葉修要做的是潛入動作,他沒回到最佳狀況還是不要放行比較安全,要不我們讓老韓去?」

隔一層玻璃外,葉修正拿著蘇沐秋遞給他的毛巾擦汗,些微的喘息還沒平復,胸口隨呼吸起伏,好像有點脫力的單手搭在蘇沐秋肩上。蘇沐秋嘴唇動了動說些什麼,葉修立刻臉紅作勢要追打對方,卻在跑幾步後就停下來撐著膝蓋歇息。

蘇沐秋走回去,拉著葉修手臂搭到肩上,托著葉修的腰把人扛起來,在葉修點了兩下頭後舉手向玻璃對面的他們示意。

黃少天的回答是把螢幕轉邊貼到玻璃上,把決定權直接交給他們,反正看到不如原本的結果他們總會打退堂鼓。意料之外的是蘇沐秋似乎很滿意這成績,連葉修也鬆一口氣,揮揮手一臉心滿意足的模樣被半摻著離開了測驗室。

「他們怎麼回事啊?」黃少天不解:「他們那種成績就滿足了太不對勁,隊長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別瞞我快說快說!」

「其實也沒有什麼,少天不可以告我性騷擾。」喻文州微笑,貼上黃少天耳邊小聲說幾句話,黃少天臉頰瞬間也全紅了。

 

葉修一回到房內立刻從半撐著的姿勢變得全掛在蘇沐秋身上,出汗量明顯不正常,面色駝紅也暗示著某些隱密的因素。

蘇沐秋把手伸進口袋裡停下了某東西的開關,葉修的喘息才勉強平復些許。

「你很棒,葉修,你做得超好。」蘇沐秋擁抱了他:「覺得怎樣?好玩嗎?」

「……嗯、好玩。」

裡頭塞著玩具去參加高等士兵測驗,被藍雨的那兩人知道肯定會被狠揍一頓。葉修的手滑膩得幾乎攀不住蘇沐秋,臉埋在蘇沐秋胸口偷笑。怕被發現的緊張和擔心拿不了合格的測驗成績全成了最好的刺激,而他的一舉一動蘇沐秋都看著,嚴肅測驗下的秘密只有他們兩人知道。

怎麼會不好玩?

「呵呵。」

「笑什麼?」蘇沐秋發現葉修露出來混在喘息裡的笑聲。

「笑、沒有人不知道我們在他們面前,嗯唔、做什麼。」

「不對。」蘇沐秋愉快邪惡的勾著嘴角:「黃少天我不曉得,喻文州應該知道。」

「那你還……!」

「嗯,我還是開了開關。」蘇沐秋推著手上的遙控器,把隨著顫抖頻率更高身子就越發軟的葉修抱得更緊,他的戀人用不滿的眼光看他,眼角泛紅,毫無殺傷力。「別擔心,他最後看結果才知道,途中沒有人發現,我保證。而且你很喜歡這種刺激,對吧?」

「只有在你在的時候、嗯,才喜歡……」

「那我們下次再來一次?」蘇沐秋打橫抱起葉修,好好的鎖上門,把人放到床上。

「好。」

葉修答。他的愛人壓到他身上,身體貼著身體,衣物一件件脫到床下,呼吸交纏、肌膚相親,讓彼此的距離縮短成負。

床鋪微微震動,一切親暱愛意激情與溫存都隔絕在他們的小房間裡,這次再沒有外人知曉。

 

葉修醒來的時候,房間裡飄散的是溫潤的藥材香,房內什麼都收拾好了,一疊衣服整齊堆在桌上,靴子手套與襪子至於兩旁,還有兩條腰帶,從雷霆買來的最新產品。

蘇沐秋靠在他邊上打盹,床頭小櫃上煨著兩份水藥。

一個安逸寧靜的子夜。

蘇沐秋在他開口前先醒了過來。

「洗澡嗎?」他問。

「不用,睡前洗過了,回來再洗。」葉修翻身坐起,凌亂的睡袍下是蘇沐秋留下的星點斑斕,他一點也不害臊的脫開睡袍,下床,拿過桌上疊好的暗色軍裝穿上,蘇沐秋跟著起身,繞過他的肩膀替他扣好一顆顆扣子、穿上褲子,讓葉修坐在椅上,熟練而仔細的替他穿襪繫鞋。

「緊張嗎?」他起身,繫好自己的皮帶,再環過葉修的腰幫他繫上,順便給他一個擁抱。

「一點點。」葉修答。「有你在就不會。」

「我會很快找到你。」蘇沐秋吻他,向他保證:「這次我會很快回你身邊。」

「我相信你。」

葉修對他眨眼。

藥爐適時發出藥滾好的響聲。

蘇沐秋從兩壺裡各倒了一碗藥,一碗給自己,一碗給葉修,水有點滾燙,但他們都還是一口飲下,身體被炙得發熱。

「要記得吃藥。」

「我知道。」

「到地點就別亂跑。」

「我知道。」

「別害怕,我會去找你。」

葉修牽住了蘇沐秋的手:「我知道。」

蘇沐秋也握緊了他的手,午夜的鐘敲響於十二點,那是作戰開始的信號。

蘇沐秋深吸一口氣,他們周圍的景色逐漸變得模糊,傳送已經開始。他執起葉修的手置於嘴邊親吻。

「我愛你。」

然後手上的溫度消失,他們彼此分離。

 

 

 

 

誤差是很可怕的東西,如果誤差值是百分之一的距離,那麼一公里的誤差就會有十公尺,一萬公里的容許誤差就會變成一百公里,如果一個葉修張開雙臂是兩公尺,那相當於五萬個葉修手牽手為半徑轉上一圈,雖然之後的空間腰帶在蘇沐秋緊盯改良下誤差幾乎小到不存在,但藍雨與嘉世的距離卻也不僅僅是幾萬公里的數目。

他們要在這個範圍內找到彼此一起完成任務,或者其中之一完成,再一起回來。

 

蘇沐秋張開眼,在第一瞬間判斷身邊是否有危險、有無被發現的可能性,這也是空間跳躍潛入的危險性,不能把握自己會精準出現在哪裡。

蘇沐秋調整時加裝了障礙物反射系統,否則還有可能鑽進牆裡直接出局。

而現在,他發現他在一間實驗室裡,他很快就確定自己暫時是安全的。因為這是一間廢棄的實驗室,專門製造違禁類的藥品,旁邊還設有拘束實驗品的牢椅,防止他們因藥效過於激烈而掙脫。

他自己就曾進來好幾次,以一個軍校剛畢業實驗品的身份,想想深根柢固的洗腦或許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後來有了新設備,這裡就被廢棄不用。

走在凌亂積滿灰塵的設備間,蘇沐秋不在乎留下腳印和有人來過的痕跡,從過去記憶裡認真估算著到約定集合點的距離。

通訊器突然響起,是葉修的加密訊息。

『沐秋,不管你在哪裡,我要告訴你一個消息。』

滴滴。

又一條訊息。

『我遇到了一個困難,目標在我隔一道牆的正對面,初步確定沒有其他人,順利的話我可以在二十秒內搞定一切,包括毀棄保全設備和留下假證據。』

滴滴。

『但是裡面是陷阱。』

滴滴。

『我覺得他們在堵我或你其中一個。』

滴滴。

『我不曉得進去會怎樣,不過被留下的機率不低,你覺得我該怎麼做?這一秒鐘數百條人命的戰場上,我給你十秒鐘思考。』

之後是一串座標。

 

葉修關上通訊儀,回應幾乎是發出去的下一瞬間就回傳,不看也知道蘇沐秋會說什麼。

不外乎就是一些『別去』、『在原地等我』,或者『我們回去想其他方法』一類的話。

要怪只能怪他被傳來的地方真的挺爛的,連集合都不必,目標就在旁邊,他再晚一點翻上屋梁說不定就會被發現。

可是也足夠誘惑他什麼都不想的解決目標。

當然葉修還沒有去送人頭的打算,那樣可不會是個Happy Ending。

然而,一向隨意的目標居然被安置在一間明亮寬敞且巨大的房間裡,沒有任何護衛地待在正中間,似乎就是在向來的人示威,張狂地表示即使如此你們還是對他沒輒,要不然就是一換一,留下來襲者之間最強的那一個。

藍雨不會讓領導者來,也不會讓不夠信任的外人過來,所以,當然,他們等的是葉修和蘇沐秋。

這麼想想其實很不爽。

葉修都能想像蘇沐秋發現沒回音時狂奔而來的表情,肯定是焦急又絕望的那種。

不過這是能讓蘇沐秋盡快趕來的最佳辦法,因為他看見倒數的鐘,在他出現那一刻從整數開始倒數,房間裡、鏡子裡、所有牆壁上,鮮紅的不知名意思的數字映在任何他可以看見的角度,他想,這應該是附近裝有人體感測系統,偵測到入侵者就立即反應。他需要有人和他一起處理掉這個狀況,一秒都不能等。

葉修小心翼翼的觀察周遭還有什麼提示,肯定還有什麼被他遺漏的部分存在,不然就純粹是屠殺,Dross的個性不會喜歡單純的屠殺他。

相反的,如果這是一場玩弄他至死的遊戲,則會給那群變態許多樂趣。

所以會有線索給他。

直接搶中間的王,就是出局了。

逃走,也肯定是出局。

那麼,會有哪裡是線索?

 

蘇沐秋瘋狂的傳回訊息,但怎麼點都等不到葉修的已讀,也收不到任何回應,他簡直要抓狂。

害怕和不祥預感一層一層浮上來幾乎把他淹沒。

該死!怎麼這麼遠!

為什麼傳到那裡的不是他而是葉修!

他怕死了再次面對失去葉修這件事,這種事已經夠了,這種感覺他都品嘗了十年了,那種痛苦要再一次的話,他寧可拿自己去跟葉修換!

葉修快點回我消息,讓我知道你還好好的!

蘇沐秋一整路都在狂奔,躍過安檢器、躲過紅外線、避開所有人,甚至處理掉兩個人偷取門卡和密碼,他根本不曉得自己跑了多久,只是用他最快的速度在不使人發現懷疑的情況下接近葉修給的座標。

就快了,就快了。

葉修,等我。

求你等我。

 

滴滴。

 

通訊器的收信音。

蘇沐秋聽見那一瞬間,險些整個人軟倒下來。

『不是跟你說了相信我,緊張什麼呢?』

「葉修!葉修你沒事情對吧!你有沒有受傷!」

蘇沐秋連打字都不想打了,邊爬在狹小的通風管道內邊喊,差一點點都要哭出來。

『我沒事。』葉修也錄了語音訊息。

滴滴。

『告訴你個不錯的消息,我達成任務了,他已經完全被我摧毀,Dross的首腦運算機已經停擺,他們的軍事經濟設備完全停止。至於那一個作威作福敢對你動手的傢伙現在在我手邊,你可能有點認不出他的臉。』

葉修朝他傳了兩張相片。

一部機器,和一個被痛打過一頓的人。

滴滴。

『我在等他交出停戰同意書和銷毀所有禁藥的執行表,等等直接傳回藍雨。唯一的問題是躲避流彈時我的空間腰帶損毀,需要你回去一趟找備用的來接我。』

葉修又傳了一張腰帶嵌了一顆子彈,電子設備外露的照片。

滴滴。

『麻煩你啦沐秋大大,讓你擔心了。』高度保留音色的語音訊息裡,葉修最後朝他呼了一口氣。『順便的,我也愛你。』

 

葉修又一次切掉了通訊儀,疲弱的坐在房間中央,就在那個被他破壞的儀器旁邊。被他痛打一頓的那個人其實已經無法呼吸,一顆子彈在剛剛嵌入他的心臟,另一顆嵌在肺部。

藍雨那邊應該已經接到葉修傳回去的訊息了。

黑髮帶著微笑的男人看著在房裡每一處都顯示的鮮紅數字低笑,笑聲越來越大,最後成了狂笑,像是不斷減少的數字的伴奏。

一切都結束了。

空氣裡的氣體讓他意識有些微的模糊。

他晃動的視線裡看見戴口罩的人向他走來。

對,這一切都是計劃好的,根本沒什麼遊戲,也根本沒有線索,那個倒數是一顆巨大的炸彈,足以炸掉三分之一個行星,剩下的時間是怎麼跑也跑不出的死亡倒數。

葉修從旁邊留下的訊息只推得出這個答案。

這場戰役Dross早就放棄了,瘋狂的高層似乎也不想活下,只是,他們要找傷他們最大的人陪著一起死。

瞧那只朝他移動工具的腰帶發射的子彈就知道。

葉修。

只能是葉修。

他們要的只是他。

太受歡迎也是挺麻煩的。葉修想。

氣體讓他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越來越多人圍過來譏笑他,圍在炸彈旁等死,有人拉起他給他一個巴掌,臉頰火辣辣的疼。

 

滴滴。

葉修移目到通訊儀上,蘇沐秋傳來的訊息。他看著又笑了。

『好,你別亂跑,我很快帶人去接你回來。』

很好。

他望向周遭的人的眼神突然回到了愜意和有趣,像看小孩胡鬧的至高的神。

反正你們動不了沐秋了。

那就隨便你們吧。

 

 

「清醒點啊葉神。」

有人把他拉起,用他的頭去撞後方的機器,連撞兩下後放開,葉修靠著機器站穩了,有溫熱的液體從額頭上方流下,葉修拿手一摸全是血。

「主角這麼早睡著,遊戲就不好玩了吧?」

搖曳的視線裡有人這麼對他笑。

「喂,小心點,別一下把人弄死了!」

「別緊張,這點小傷我們的Omega又是weapon的葉神才死不了。」臉頰被捏著對到說話男人的臉,醜陋扭曲的五官裡全是邪笑。「哎呀,不好意思,我忘記葉神的武器好像已經斷了呢!」

哈哈哈哈。

哄堂大笑的現場,每個人都像個瘋子。葉修保持冷眼旁觀的態度微笑以對。

「既然這樣。」掐著他臉龐的男人說:「反正我們也剩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了,葉神你是不是應該發揮你那讓蘇上校念念不忘的身體,讓我們享受一下?哈?」

呸。

葉修朝他臉上吐了口口水。

唾液沿著那男人臉頰滑落,男人粗糙的手拉下口罩抹起唾液,放在鼻尖吸了一口,然後含進嘴裡。

「最後時間了,葉神還是不肯配合也沒辦法。」他舔著手指,把唾沫抹在葉修的眼角:「我真喜歡你這副天神一樣藐視我們的表情,這臉如果在情潮中會是怎麼樣的呢?聽說你的身體只對蘇沐秋有反應是吧?我們來試試看,嗯?」他往旁邊招了招手:「拿自白劑和春藥來!」

啪!

葉修一個膝頂撞上男人雙腿之間,讓人一瞬間臉部扭曲。

下一秒他又被扯著頭髮撞上機器。

「不錯,你真的很不錯嘛。」男人氣極反笑,鬆開葉修,立刻又有三四個人壓住他下滑的四肢,緊緊的把他按在毀壞的機器上。頭暈還沒緩過來手臂又微微刺痛,男人已經將送來的藥劑打進葉修體內。「時間很緊急,很抱歉啊葉神,我們沒空等藥效發作,就讓你上面的嘴先滿足我們吧。」

門打開,又走進兩個人,臉被口罩遮著認不出來,但其中一個手上拿著的開口器他就認得出來。

男人又拿了一管透明的針藥:「再加一份肌肉鬆弛劑也可以的對嗎?別那麼看我,這是避免你咬我或是又動手腳啊。」

葉修倏地甩開纏住他右手的人,從後腰抽出暗袋裡的空氣槍爆了那人的頭,接著緊緊勾住扳機,槍口對准男人。體內傳上的熟悉熱度讓他煩躁,這些人不曉得把藥濃縮了多少倍,加上那針自白劑,簡直是敏感到疼痛的地步。

「哦哦,別緊張、別激動葉神。」那個人好像也不擔心葉修會開槍,兩隻手舉著擺出投降的動作,嘴裡吐出的話語卻依舊輕率。「沒關係,我等你自己開口,啊,為了避免你爽到說不出話,不如你把槍移走我們就當你答應?」

大腦裡燒成一團,理智像奶油一樣一碰就化,耳朵裡似乎有火山轟窿窿的響,男人的聲音藏在裡頭幾乎聽不清楚。很快,葉修很快就發現自己的手在抖,雙腿不自主的夾緊,口裡溢出無意義的呻吟。

砰!

葉修扣下了扳機,慢動作的子彈鑽入男人的眼睛,從後腦射出,喀地鑲在一面倒數計時的玻璃上。

他瞧見那個男人仰面朝後倒,子彈炸掉他半個後腦勺,鮮血塗了滿地,而旁邊是摔碎的肌肉鬆弛針。

不過,這也是葉修最後的力氣了。他往下滑落,無數的手摸到他身上,葉修拼死咬住嘴唇讓自己保持一絲清醒,努力打開觸碰他的手,卻又不停被纏上,葉修從沒這麼希望倒數結束炸彈炸裂,趕快結束這一切。手上的槍在混亂間被踢至一旁,被又一個從那扇門裡走出的男人撿起,在手上拋了兩拋,舉起、上膛,瞄準葉修的方向,三聲連續槍響後那處瞬間安靜。

大量鮮血從葉修身上滑落,打濕了整件衣服。

 

「滾。」

輕輕一個音節就讓恐懼中喘息著的葉修抬起頭,不可置信的望向開槍的人。

和他一模一樣的暗色軍裝,亞麻色的頭髮,像蜂蜜一樣膩人的雙眼,他還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看見的人。

「蘇沐秋!」

「呦。」蘇沐秋向他打了招呼,彷彿只是晨跑路上偶然遇見。

對他上下其手的人不約而同的同時離開他,拖著他們同伴的屍體不做一點反抗就走到一邊去。

把他留給蘇沐秋。

「你不是回去了!」葉修對著朝他走近的人大叫,蘇沐秋微笑了一下。

「不說點謊,你怎麼會放心?」他走到他面前,蹲下。「我說過的葉修,我會找到你,現在我就找到你了。」

「……如果不是我了解你,我會以為你和他們是串通好的,你這個混帳蘇沐秋。」

「葉修,你要知道。」蘇沐秋一臉嚴肅。「邊哭邊罵是沒有說服力的。」

「蘇沐秋!」葉修直接把一臉眼淚鮮血全塗在蘇沐秋衣服上。「你這個白痴。」他喃喃道:「你幹嘛回來陪我死。」

「我總不能看著你被這些人玩到死。」蘇沐秋碰著葉修的額頭,全熱的,被藥搞得燒起了,也不知道還看不看得清楚他。

「對、小心這裡還有……」葉修似乎在混沌間想起這裡還有其他人,掙扎著要爬起又被蘇沐秋按下。

「放心,他們不會對你怎麼樣了。」蘇沐秋瞄了一眼時間:「我們還有三分二十秒可以一起度過。」

於是他的衣服被葉修緊緊拉住。

「沐秋,別放開我。」

這麼的,輕輕地說。

好像預感到了什麼。

蘇沐秋無奈的微笑。

「葉修,聽我說,藥還是要記得吃,你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好,高濃度春藥的部分或許很難熬,忍一忍,你能撐過去的。」

圈在他手臂間的身體一愣,驚慌倉促的抬起頭來。

他知道葉修已經知道了一切,有這麼聰明的戀人不曉得是好是壞。

某部分而言葉修初次的推論錯了,Dross的目標確實是葉修,但並不是殺了他,而是要讓葉修體會到絕望,粉碎那張風淡雲輕的臉。

Dross要留下的人,是蘇沐秋。

「蘇沐秋,蘇沐秋你不要開玩笑……你不可以這樣……」

葉修睜大眼,無力的手盡了最大力氣抓緊蘇沐秋的衣角。

「我可以。」而蘇沐秋對他笑。「你知道我可以。」皮帶已經從蘇沐秋身上換到葉修身上,蘇沐秋的手指就放在空間跳躍的按鈕上。「對不起,葉修。」

「不要!沐秋我求你不要!不要按下,拜託你不要按下!不要放我一個人!」

Dross那群瘋子達到目的了,他們在人生的最後看見葉修慌張的模樣,蘇沐秋再不願意也無法讓自己不成為他們的幫手,因為他永遠捨不得葉修死。

「活下去葉修,你會沒事。」

「沐秋,你別動手,不要送走我……」

「你不用擔心,傷心只是一下子的事情而已。」過了,就不痛了。「你會找到其他人陪在你身邊。」你那麼受歡迎,未來的人生你不會孤單。「葉修,忘了我,你會沒事。」蘇沐秋輕輕附在葉修唇上,留下輕如初雪的一吻:「再見。」我最愛的葉修。

手指扳下開關,空間漸漸扭曲,葉修甚至來不及回應任何一聲道別——

 

他回到了藍雨。

主艦室。

無數個衛星螢幕在他面前一起被焰紅吞沒,覆蓋了三分之一的嘉世星,在剎那間轉變成死灰的塵埃。

整個過程沒有一點聲音,葉修甚至不知道朝他衝來的黃少天在對他喊些什麼,視線裡只有整片毫無生氣的灰,在螢幕裡,投射在他的眼上。

連淚都流不出來。

『再見。』

腦海裡重播著蘇沐秋最後留給他的聲音和笑容,殘留在身上還有一點點蘇沐秋擁抱他的體溫,唇上還有冰涼卻柔軟的觸感。

但是一切都結束了。

從相遇到道別,從初次見面到最後的親吻。

就這樣結束了。

再見。

我們再也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