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

 #被迫出櫃的日子#上學好困難 #誰把那個神經病帶走 #論被偽娘陰的慘劇

*接龍文,我親愛的搭檔  @火楓 

*奇幻學院風(含BL,可能有生子)

*劇情隱約有暴走之姿,我想去買奶油啤酒了(

 

----------------------------------------------------------------------------------------

 

「噫人類的手段真髒,」海特批評著,「要打就光明正大的打嘛。」

「反正每年都有人用這種手段避免扣分也不是沒看過,不過這類人都沒有簽訂夥伴契約就是了。沒有一個異族會看上用骯髒手段的人類。」克理斯涼涼的補充,「順帶一提據我所知目前沒有一個異族回應過他的召喚。」

「沒辦法心髒魔力也髒嘛,昨天一年A班的幾個異族還哭著跑來抱怨說有一個人類的召喚陣臭死了,全班差點被熏暈。」坐在地上,狐蔦伸出手看著自己的手指甲,拿出挫刀開始修指甲。

「所以才說人類很無恥啊……欸凜冰你要做什麼!」勒特伊說到一半驚覺凜冰正在對著坡可展開陣法。

「我要打死那個人類!」凜冰憤怒的大吼。

「你冷靜一點!」安裴連忙打散凜冰的陣法把人拖到一旁,「教練已經注意到他們了!讓教練處理!」

 

又來了又來了。龍族教練看著格鬥場上小小的騷動大力搖頭,卻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怎麼每年都有新生為了勝利不擇手段?不過怎麼說這也是贏的一種辦法,如果連這樣的狀態都不能應付的話凜冰的伴侶也選得太弱了吧?

「好啊你用,我就不跟你客氣了。」出乎意料的央也把手伸進褲縫口袋,兩根手指彎曲,夾著疑似某種東西的握柄。「你真的覺得你用辣椒水就能打得贏我?一個在開學第三天就和高等魔族簽了契約的人?不,你做不到,你在失去偷襲的機會時就輸了。」

「閉嘴!」坡可大怒,持起噴霧罐直接往央臉上噴,一個拳頭跟著立刻招呼過去。

砰。拳頭招呼到肉體上的聲音,參雜著央劇烈的嗆咳聲。

央的右手死死的抓住朝他揮來的手腕把人也拉進水霧裡,左手握拳順著坡可衝過來的力道,毫不留情的一拳揍在他臉上。

「咳、咳咳……你還真的咳、靠好辣!辣死了咳咳!」

把坡可摔在地上後央踉蹌的往上風處閃了幾步,辣椒素的刺激下眼淚狂流,咳嗽聲倒是沒吸引太多互毆的人注意,只是順風飄的水霧很快讓三分之一格鬥場的範圍都淪陷了。

因為格鬥場的結界的關係所以凜冰等人完全沒有遭到辣椒水的迫害。

「是笨蛋嗎?」安裴看著格鬥臺上的動靜忍不住吐槽,「赫利亞你怎麼選了一個笨蛋當伴侶。」

「正常來說不是在對方使用武器前搶先把武器從對方手上搶走或者讓他不能用武器的嗎?」克理斯一臉看笨蛋的表情看著央。

「所以才說是笨蛋啊,凜冰你看男人的眼光變差了。」狐蔦不忍的看著凜冰。

凜冰連想把央也一起干掉的心都有了。

笨蛋人類笨蛋央!丟臉死了!

「啊教練出手了。」海特指向場上,教練張開陣法。佈滿三分之一場地的嗆辣的水霧瞬間消失無縱,只剩下被辣椒水嗆到不停咳嗽的新生們。

「普魯士同學,學期總成績扣五分。」教練大吼:「因為用骯髒手段試圖贏過同學還失敗,導致三分之一同學受到影響。」他轉頭看向央,「還有你,凡爾那同學雖然你不用扣分,可是判斷還是有所缺失,在下星期上課前改進!」

「央!你還好吧?」臉上帶著扭打過後的灰塵,樂匆匆忙忙從格鬥場另一端跑過來。

「咳!咳咳你、你看我像好嗎……咳咳!」央不停的嗆咳,眼睛痛得要死還沒辦法用手抹,因為他全身都沾滿了辣椒素。「水!樂給我水!」

「對不起、對不起請讓讓!」

一條沾過冷水的毛巾貼到央臉上,央迅速拿下眼鏡把眼眶周圍用力擦一遍,再換面擦了整張臉。

「還需要嗎?」

喬西安接過髒毛巾,又拿出一條乾淨的。央好不容易能張眼,發現他的室友提著空鐵桶,再往周圍看,近半數同學手上都拿著一條濕毛巾。

「你……」

「你想問他哪邊來的毛巾對不對?這傢伙一聽到你的咳嗽就馬上喊停投降,直接跳出外面去弄了一桶水和好幾條毛巾過來,白白輸了比賽。」周梧衣轉壓著手臂。

「認真打完我也贏不過你啊,周。」喬西安不好意思的笑笑:「你的關節技,好痛。」

「哼!我可還沒有認真呢!」

 

凜冰跳下格鬥臺往央的方向走去,這次倒是沒有人攔住他。

「讓開,」凜冰渾身帶著殺氣走到人群前,察覺到危險的眾人瞬間分開。

「哇就跟摩西分開紅海一樣,唰的一聲就分成兩邊啦。」周梧衣拽著喬西安小聲的說。

「小心被赫利亞聽到。」哭笑不得的喬西安拍了周梧衣一下。

凜冰徑自走過央的身邊,在他經過央的身邊時淺藍色的陣法自央身下展開,突然衝出的水柱把央身上的辣椒水沖的一乾二淨。「哼笨蛋央。」收回陣法,凜冰輕笑一聲。接著走到坡可面前,微笑著對對方說:「你剛剛是用那隻手撒辣椒水的呢?」他凝結出冰劍,「來,老老實實的告訴我。不然我就把你的四肢一起砍了。」看著一臉恐懼的坡可凜冰笑的更加燦爛。

「你做什麼!」出乎意料的,央把毛巾丟到凜冰身上。

「做什麼!」閃過毛巾,凜冰憤怒的朝央大吼,「不要阻止我廢了這個人類!」

「你有什麼資格隨便對別人動手,他怎麼樣是我跟他之間的事,赫利亞你走開!」央甩掉臉上一部分的水珠,又往前走了一步。「剛剛是上課的對打,已經打完了就是結束了!」

「你!」凜冰憤怒的將冰劍插在地上,頓時整個格鬥臺被凍結。「笨蛋人類我不管你了!」他氣呼呼的走向狐蔦一行人的方向對著海特大喊:「開始練習!」

 

坡可傻愣愣的呆在原地,剛想起身說點什麼,央已經和朋友走到格鬥場中間去,只有那把冰劍還凝在他旁邊。

「喂央,你也不用幫他講話吧?凜冰看起來一副要戳死你的樣子。」周梧衣找了條乾毛巾給央擦頭髮。

「也沒必要打個架就斷他手腳。」央摘下眼鏡,低頭擦乾全濕的卷髮:「而且他真的沒違規,又沒人說不能帶傢伙上來打。」

「差點被害到的是你,嘿不對你已經被害了。喔對了說到傢伙,央,你口袋是真放了刀子啊?」

「什麼刀子,哦你說這個喔。」央摸摸口袋,拿出之前凜冰給他的科萊果。「我不知道這怎麼吃就放著了。」

「那剛才?」周梧衣不可置信的拔高聲音。

「嗯,嚇嚇他而已。」央認真的點頭。

「什麼嘛!我還以為你要動真格的了!虧我還那麼認真的偷看耶!」

「你不好好打偷看什麼!」

做為周梧衣的對手,喬西安靦腆的笑笑,沒辦法周梧衣確實比他強太多了。

「喂那你之前那串推理呢!」周梧衣不死心。

「那只是我剛好看見他在餐廳吃那家的麵包,還把奇怪的東西收進口袋而已。」央聳肩。「可惜好像沒嚇到他,沒辦法讓我偷襲,不偷襲我正面也阻止不了他用辣椒水。」

「……我不會再相信你了。」周梧衣默默的說。

 

看見氣呼呼的凜冰跳上格鬥台,狐蔦瞬間站到凜冰身旁舉手,「我要跟凜冰一組。」

「狐蔦你好狡猾!」海特氣得跳腳,「兩個都有魅惑能力的一組我們是要怎麼打!」

勒特伊無視了氣的跳腳的海特開口:「我也跟凜冰一組。」

「那這樣的話就是我跟海特還有安裴一組了。」克里斯取出長弓張開陣法。「準備好武器數到三開始。」聽到這句話眾人分別拿出自己的武器,「一……」克里斯正準備開始數時,狐蔦突然大喊:「三!」接著跟凜冰一起消失在原地,勒特伊握著長槍與拿著長刀的安裴對峙。

「狐蔦你又作弊!」海特怒吼,舉著重斧擋下了凜冰朝他頭上刺下的冰劍。

「下次你就早點喊不會啊!」狐蔦吐舌,閃過克理斯射出的弓箭後勾動綁在手指上的絲線,瞬間將克理斯射過來的第二支弓箭絞成碎屑。

勒特伊無奈地喊著:「好啦老規矩,十五分鐘分勝負。輸的一組請吃晚餐。」海特回應勒特伊到一半時差點被凜冰給冰起來。「好!我勒個去,凜冰你可以不要對我發洩怒氣嗎?」

「哼,是你自己打架不認真的!」凜冰躲過朝他側身劈來的巨斧往後翻了幾圈,想了一會後說道:「我要吃那間新開幕的餐廳!」

「到底是誰打架不認真啊!」海特憤怒的大吼。

「我們這一組真的沒有問題嗎?」勒特伊頭疼的看著邊打邊聊天的幾人。「誰知道呢,別分心了看我這!」安裴出現在勒特伊的面前,長刀朝對方斜劈了下去。「嘿!」閃過長刀,勒特伊跟安裴打了起來。

正當幾人打成一團時凜冰突然大喊:「狐蔦跟勒特伊閃開!」巨大的陣法自他身前展開,冰刺夾雜著猛烈的暴雪向克理斯三人的方向飛去。

安裴與勒特伊拉開距離後連忙在其他兩人身前張開陣法擋住了凜冰的攻擊。「凜冰•赫利亞你給我注意你的魔力!」他憤怒的吼著。

 

「各位同學看向你們右手邊的格鬥台,那就是格鬥會當天時會出現的標準格鬥賽模式。」龍族教練直接把凜冰六人的練習當成了現有教材。「仔細看看標準示範啊。」

央深深覺得那看起來比較像在看外國超級英雄片,好好的格鬥台一下子被打得到處都是裂痕,而且那種誇張的魔法基本上他們新生是不可能做到的。

「嗯,喬西安,你在做什麼?」

被點名的喬西安從書後面抬起頭來笑笑:「我在畫赫利亞同學的陣法,央,你知道有種符紙可以容納事先畫好的陣法嗎?事先把魔力和陣法存封進去,需要時不用念咒與和大量魔力就可以使用了,所以我想把它畫下來。」

「可是那是冰與雪的複合陣法,你的魔力性質好像不太適合……」

「啊,央,我的魔力性質是什麼,你查出來了嗎?」

面對喬西安滿臉期待,央實在沒有辦法說謊。「你是……」這時另一邊的格鬥台上又傳來不小的騷動。

 

「我可不要請客啊!」海特大吼一聲,瞬間變回原形尾巴一揮橫掃了整個格鬥台,所有人為了躲避海特的無差別攻擊只好跳到格鬥台下。

「好,海特變回原形犯規一次。」克理斯拍了拍手,「謝謝大方的海特同學請客啦。」

聽見這句話的海特馬上變回原形挫敗的垂著地板,「糟糕一不小心就……」他可愛的金幣跟寶石啊!

 

「哇,是龍……」

與央同班的很多新生都看傻了眼,有敬畏也有崇拜,還有感嘆自己不是異族,註定不會有強壯天賦的人。

「不是異族也沒什麼不好啊,真不懂其他人。」周梧衣默默的又走了過來:「央,你剛剛說到一半。」

「嗯?」

「喬西安的魔力啊,我是室友總可以聽吧?是什麼?」

「啊……」央猶豫了一下,確定旁邊沒有人在偷聽才壓低聲音:「你的魔力可以干擾其他人的魔力性質,詳細部分我有抄起來回去給你看,然後……赫利亞說你的魔力親亡靈屬性。」

「啊、果然。」喬西安輕輕地說。

「果然?」

「嗯,你們很驚訝嗎?」喬西安嘴角盪出不好意思的笑:「我們家裡是醫生啊,我從小就在急診室和停屍間長大,看了很多屍體,親亡靈很正常吧?我哥哥也是亡靈屬性的。」

「那他現在呢?」央想起凜冰說過的話。

「前往靈魂安息的地方了哦。」喬西安道:「啊,沒有什麼啦,他只是一場意外而已,現在上課比較重要,我真希望我能夠努力變強一點……嗯,陣法畫好了,下課後我要去買符紙,有需要幫忙買什麼?」

「暫時沒有。」央搖頭。

嗯,變強。好吧,放學後去抄點水屬性魔法,稍微練習一下吧。央看著對面開始復原的格鬥台。--不過,水有攻擊力嗎?

 

「好啦好啦,那大家就準備一下讓海特請客去吧。」按下恢復格鬥台的按鈕,狐蔦拍了拍一臉生無可戀的海特肩膀,「要請客的海特同學,笑一個。」

「我怎麼笑得出來啊……」心情低沉的海特瞥見蹲在地上的凜冰,「凜冰你怎麼了?肚子痛?」

「你才肚子痛,」凜冰抬起頭瞪了海特一眼,「你們先去,我等等再過去餐廳。」

克理斯有些擔憂的看了凜冰一眼,「要不我先帶你去醫務室吧,你的臉色很差。」

「不用了,」凜冰從空間掏出一罐藥水喝了下去,「我晚點就會過去了,不用擔心。」

「真的不舒服的話不用來也沒關係。」勒特伊跟著蹲下去看著凜冰,「是不是魔力不夠了?」

「怎麼可能。」凜冰乾笑幾聲,「只是整晚沒睡有一點累而已,而且,」他拍了拍開始恢復血色的臉頰,「我現在臉色不是好很多了嗎?」

好不容易勸走一臉擔心的五人,凜冰無力的蹲在地上支著頭。

該死,剩餘的魔力似乎撐不到一星期了。

 

觀賞完凜冰等人的對打示範後,龍族教練把所有人集合起來重新分組又對練一次後就放了人,央和朋友暫時道別,斜背著書包又往圖書館走去,這次他要去的是水屬初級魔法區,半路上卻遇到出乎意料的人。

「……坡可?」

「我在圖書館打工,你要找什麼書,我幫你找。」坡可攔住他的路。

「水屬魔法。」

「初階魔法一律在八樓,水屬性攻擊在東第七櫃,防禦性和治療性在東八到十櫃,零碎的部分可以在五樓西第二櫃看見。」坡可講了一長串:「還有嗎?」

「我想,沒有了,謝謝。」

「不必。」坡可立刻又跑走。

「真奇怪。」央不解的望著朝圖書館相反方向離開的同學:「他到底是要做什麼?」

 

 

好不容易緩過來的凜冰站起身張開傳送陣直接把自己傳送到餐廳門口,「沒事吧?」看見凜冰出現,勒特伊連忙攙扶著對方到座位上。「沒事,不用太擔心。」凜冰看見桌上幾乎都是以補充魔力的藥材做成的菜餚時不禁失笑,「你們不是不吃這些藥材的嗎?怎麼點了這些。」

「誰說我們不吃的!」海特夾了一口菜放到口中嚼了嚼,下一秒被苦的差點吐了出來。

看著對方的反應凜冰笑了出來,「謝謝你們。」

謝謝你們特地為了我而做出這些犧牲。

不過……

「誰給我把菜裝滿一整碗的!」凜冰看著自己的碗裡的菜被疊成一座小山時憤怒的大喊。

 

 

碰!砰!

央往自己桌上砸下兩疊書,嚇到了抱著小說躲床上看的喬西安,接著他就看見央挽起袖子站到陽台,一分鐘後樓下傳來慘叫。

「央.凡爾那!不要往下面潑水!」

嘩啦啦啦啦。

「魔法好困難。」央試著讓一小道水流繞著自己打轉,一邊抱怨。

「那是你淋到舍監了啊。」喬西安在一旁乾笑,看見央一個不留神,水流又往陽台外潑,傳出另一陣慘叫。

「不不,是真的難。烈洛.奇烈洛斯.水氣聚集!」央重新凝了一道水流。「細微的操縱都要完全理解,才能順暢的使用魔力,或許我應該先從大氣的流動開始?你們是都怎麼注意人的氣流的?」

「我沒有注意過人的氣流啊,我觀察的是人的肌肉動作,應該說預判吧。不過觀察到了,身體反應不過來還是輸。」喬西安說。「這樣我的魔法應該也不會多厲害。」

你可以試試看啊。央說。「那邊,我借的書裡有一本是初級靈魂語法,我覺得你應該有用。」

「啊,好,我來試試看!」

 

 

吃完飯後海特依依不捨的看著金幣被服務員給收走,「那下次的訓練日期是什麼時候?」想轉移注意力的他問道。

「我去跟B班的商量一下下星期來個練習賽,純格鬥不用陣法。」克理斯看著凜冰,「聽到了吧。」

「是是是,我知道了親愛的班代大人。」凜冰無奈的舉起雙手。

「那就先這樣吧,明天上課見。」「恩,掰!」

 

告別了幾人後的凜冰將自己傳送回了宿舍,當他拉開門時有些傻眼,「你們在做什麼?」

誰能告訴他為什麼宿舍裡滿滿都是水跟亡靈。

「練習。」央很認真的看著沿著五指纏繞的水流,小心翼翼讓它在空中擾了兩個圈:「洛烈.魔洛,水流散去。」水流隨著咒語和央擴散的魔力逐漸蒸散,回到看不出來的水氣狀態。

央抬起頭,一個小女孩的半透明靈魂差點讓他又一次召出水流丟出去。

「喬西安!你的小女孩拿我內褲!」

「咦?喔好!」那邊那個亡靈使役正在幫一隻亡靈小鼠醫治受傷的腳。

凜冰深呼吸了一口氣壓住憤怒,「你們知道有一種東西叫做結界嗎?」他關上門張開陣法籠罩住整間宿舍。「就說過不要讓人知道有亡靈屬性了啊你是聽不懂通用語嗎央•凡爾那!」他指著床舖,「還有我的床濕了你要怎麼負責!」

「嗯……我叫樂之類的幫你把床曬乾?」你不是說他是火光屬性嗎?央又比了一下地上另一本打開的書。「那個那個,亡靈屬性不讓別人知道就好了吧?我查過了,綠色與風屬性相容度很算很高,他在外頭可以用風與大氣的魔法,只是練習一下而已。」

「我才不要睡上面有光屬性的床!」凜冰憤怒的揮拳,「重點不是這個!你以為剛剛用的陣法在宿舍外面都不會感受到屬性波動嗎笨蛋央!」他瞬間有種想掐死央的心情。

「欸?」缺乏基本常識的央還真的不曉得有這回事。「不能隱藏嗎,消掉痕跡之類的,外面的人問起否認就好。」

「怎麼可能,屬性波動基本上要半小時才會自己消除。」凜冰沒好氣的看著對方,「你就祈禱半小時內沒有人發現吧笨蛋!」

「嗯……好吧,如果有人注意到,我就說是我好奇碰的好了,反正只是圖書館的初階魔法,每個人都可以使用。」央想了想:「反正再怎麼看我都不像會加入叛族的人吧?弱到爆了。」

「……我一定會守寡。」凜冰簡直快崩潰了,他怎麼找了個笨蛋簽訂伴侶契約。

完全不想管兩人的他直接拿了衣服出去換洗。

「那個……」終於找到機會發話的喬西安遣散召來的低階善靈,撓撓頭:「央,我想我還是先練習阻隔陣法好了。」

「沒關係啦,反正赫利亞已經佈下陣法了。」央坐回地上,翻開水屬魔法的書,試著凝聚兩道水流繞著不同形狀打轉,這跟一手畫圈一手畫圓一樣困難,還很不受控。「我真的適合水屬嗎?好想玩玩看其他種魔法。」

梳洗好的凜冰回到宿舍後毫不意外的看見整間宿舍被水給淹了。

「央•凡爾那!」他憤怒的張開陣法凍結住水流後,「不准在宿舍練習!」被凍結的水流下一秒化成冰晶飄散。

他瞪著一臉無辜的央,伸手抓住對方將人拖了出去丟到傳送陣內,自己也跟著踏了進去一起傳送到格鬥場。

央無奈的看著又自己今日內被打趴好幾次的熟悉景色:「你要我來這邊練習?」

「對!」凜冰從空間掏出一張軟椅坐下,「用給我看。」他這樣命令著。

「我拒絕。」央原地坐下。「我又不是你養的使魔或是狗,為什麼要聽你的命令。」

「憑我是你伴侶,」凜冰坐在椅子上用腳踢了踢對方,「而且光看宿舍的慘樣就知道你的陣法有夠爛的。我才不要守寡!」他收回腳,「快用!」

「守什麼寡,我逼你的啊?不要詛咒我。」央很不滿的碎念,可是被說爛一部分讓他很不甘心。「你再吵我也不會變好,安靜點!」

哈……呼。

央吸一口氣,舉起手,魔力聚集在指尖,隨著念出咒文從空氣中剝離水氣,匯聚凝結成水流。

凜冰聚精會神的看著央的動作,突然水流再次暴走。他連忙收起椅子側身躲過水流,「停!」他打散了央的陣法,「你專注力根本不夠,陣法施力沒有平均!」

 

央超想跟他說就是因為他在看才會專注力不夠,不過。

「施力平均是什麼意思?我明明把魔力都放在水流裡了。」

「不對!施力錯誤,」凜冰搖了搖頭,張開陣法,「首先,魔力要平均分佈在陣法的每一個角落。再來,」無數根冰刺自陣法內出現,「繼續維持陣法的魔力平衡,在你要攻擊的方向緩慢加上魔力,這樣才是正確的施力方式。」他指著陣法比較亮的一角,「你看,假設我要朝左方攻擊就在陣法左方加強魔力。」

下一秒冰刺便朝格鬥臺左方飛了過去。「這樣懂了嗎?」

嗯嗯。央看著凜冰的陣法若有所思的點頭,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又說不出是哪邊。

看了一會兒後他放棄研究這股不協調感,回到魔力的控制上。

央將魔力再次導到指尖,平均分配到指間小小的陣法上,再去控制凝聚出的水流。

凜冰疑惑的看著央手上的陣法,「你陣法組成是不是怪怪的?」總覺得有那裡不太對勁,陣法上沒有水屬性的波動。

「有嗎?哪裡?哇啊!」央左右瞧著自己的陣法,一不小心又把水流往凜冰身上甩去。

「央•凡爾那!」因為太過靠近央而被潑了一身水的凜冰憤怒的大吼,「我才剛換的衣服!」

「呃……我用風屬魔法幫你吹乾?」央想了想。

「算了。」凜冰乾脆脫下上身的衣服,「這不能用魔法烘乾的。」

「好吧你說算了就算了。」央這次意外的好講話。「你說我陣法有什麼問題?」

「用水屬性勾勒陣法的圖案!」凜冰裸著上半身也沒有想換上衣服的意思,「想要用什麼屬性的陣法就要用那個屬性去組成陣法。」

「我是用我的魔力畫的啊。」央越發不懂了。「什麼叫做那個屬性去畫?」

「不對,假設你要用水屬性的陣法的話就要以水屬性去畫陣法。是用魔力下去畫沒有錯,可是你的魔力裡面沒有包含水屬性」凜冰搖了搖頭。

「要怎麼讓魔力裡包含水屬性?」難道拿水去畫?不可能吧。

「……你召喚出水的時候是怎麼召喚的,不要跟我說陣法。感受屬性的流動與其溝通,從裡面取出水屬性畫陣法。」凜冰想了一下覺得對方的智商應該無法理解,索性墊起腳將額頭貼在對方的額頭上,「閉上眼睛。」他畫了個陣法使兩人的感知暫時相通。

跟不熟的人靠這麼近央還真是不習慣,基於學好魔法,他勉強還是閉上雙眼。

在一片黑暗中浮現出無數不同顏色的光點。

「看見這些光點了嗎?這就是屬性,它們存在於各個地方,也是我們使用陣法的力量來源之一。」凜冰拉著央的手碰觸一個淺藍色光點,「這就是純水屬性,記住它的感覺,使用它畫出陣法。」

央微微皺眉,感受那個光點帶給他的觸感:「那。」他問。「我們的魔力長什麼樣子?」

「魔力是沒有顏色的啊。」凜冰回答,「魔力火焰的顏色是燃燒屬性出現的顏色。不過你硬要說魔力長什麼樣子的話,」他停頓了一下,拉著央的手摸到兩人身體四周,「有摸到類似線的觸感嗎?那就是魔力了。」

「線?你說我們的魔力是線?」央試著動手摸一下四周:「等等我更不懂了,散落在旁邊的這些線就是我們的魔力?那魔力不就隨手可得了。」

「才不是呢,這是由你自己身體延伸出來的你沒發現嗎?」凜冰用力的拉了一下央的魔力線,「而且魔力是沒有特定形狀的,我刻意讓你的魔力形成這樣讓你比較好捕捉水屬性。你以後就想像自己的魔力線捕捉屬性就能畫出陣法了。」他補充一句,「魔力的形狀是由你自己想像的。」

「所以說,我要做的事情是讓魔力線延伸出去,串起要的屬性然後畫成陣法嗎?」央試著憑意識去移動那些稱為魔力的線狀物,讓他去觸碰看見的淺藍色光點,光點迅速被魔力線吸收,整段線發出淺淺的藍色光芒。

「對就是這樣。」凜冰往後退了幾步,兩人的感知也隨之斷裂。「抓住這種感覺開始畫陣法。」

「嗯。」央隨口應了一聲。

此刻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剛剛那一條吸收了水屬性的魔力線上,他小心翼翼的讓線畫出基礎陣法的雙圓,然後在中間連起倒三角,寫上水屬魔法的符號。

『烈洛.奇烈洛斯.水氣聚集。』水氣從陣法裡散發出來,和往常不同,不只是凝結了空氣中的水氣,而是和陣法裡的魔力一起編織成新的水流。央讓魔力散佈在陣法上,覺得這回的水流好控制多了。

看著央完成的陣法凜冰鬆了一口氣,往好處想至少對方會畫陣法了。

雖然還是很弱。

才剛想完央手上的水流又暴走了,還不是一堆水潑出去,而是一道水鞭打出去,格鬥台上的灰石都被打出一條白邊。

「呃。」央愣了兩秒。「意外。」

凜冰瞬間暴怒撲過去掐住央的脖子搖晃,「給我專心一點笨蛋!」他快被央氣死了,「說過好幾次了專注力專注!你的專注力真的沒救了!」

「我、我很專注!我只是、轉了個眼看旁邊!」央被搖到快吐了,他的耳規管一點也不堅強。

「最好是!你這笨蛋笨蛋笨蛋!」凜冰放開央,「我要開始魔鬼訓練你!」他拿出一顆蘋果,放在央的面前。「給我用水流凝成的針在上面刺一個六邊形出來,要六邊完全一樣長!」

「這用尺規作圖才畫得出來好嘛!」央吐槽了。「你給我圓規啊,沒圓規我怎麼打底,會歪掉好嗎!」

「才不會!專心一點就可以了!」凜冰又掏出一顆蘋果,手上凝結出冰針之後在上面唰唰唰的刺了一個六邊形出來。「你看很簡單的,這是基礎練習!」

這到底要怎麼做到啊。

央在心底吶喊,摸摸鼻子還是得做。

在畫陣法時他遇到了難題。

「等一下,我只會召喚水流,凝成針的陣法要怎麼改,咒語呢?」

凜冰奇怪的看了央一眼,「不用改也不用咒語啊,召喚水流之後用魔力把它塑形成針的樣子就好了。而且熟練之後就不用念咒語了,你有看過我哪一次念過咒語的嗎?」

「……是沒有。好吧我知道了,我試看看就是。」央又畫了一次法陣,用咒語凝結出水流,捲一捲變成有點像冰錐的形狀往蘋果皮上刻,一碰卻像普通水沖到果皮一樣散開了。

央不死心再試一次,還是一樣的結果。

「把水流裡的魔力集中在一點,然後刺下去。」有些困而且缺乏魔力的凜冰打了個呵欠。

魔力集中在一點,魔力集中在一點。

央這回抓出來的水流細得多,終於能凝成細細一根針狀,他把魔力用力壓在最前端朝蘋果皮刺下,終於挑出了一個小洞。

「成功了!」央大喊,聲音帶著他不自覺的興奮,趁著手感還在央加快速度在蘋果上拉出歪歪斜斜不太乾淨的六邊形,接著手一鬆水針突然散掉,央再想要召出水流時卻開始覺得累。

「今天這樣勉強算你三十分。」凜冰勾住央的手,「好了回去休息,睡一晚你的魔力就會恢復了。」他張開傳送陣將兩人傳送回宿舍後換上睡衣跳到央的床上。

「我的床濕了所以作為賠償,你的床給我睡!」他理直氣壯的霸佔了央的床無視了傻眼的三人。

依舊在看小說的喬西安忍了很久,才沒有告訴凜冰其實央的床也是濕的,整間寢室根本泡水。

「我。」央有點氣虛的舉起手:「要去洗澡,雖然聽起來有點基,不過有人要跟我去洗嗎?」

凜冰歪頭想了三秒鐘是否要跟央一起去洗澡這件事,他是不介意再洗一次澡的。

不過不知道對方的態度會變得如何又有點麻煩。

他放出威壓威嚇兩名室友,兩名室友馬上搖了搖頭。

「我剛洗好就不去了。」周梧衣邊說邊搖頭,一旁的喬西安也跟著搖頭。

「沒血沒淚有女朋友沒有朋友的傢伙們。」央悲憤的說。但實在是太累,第一次大量使用魔力讓他覺得好像跑了兩回馬拉松一樣疲憊,東西收一收就出去洗澡了。

凜冰看見央出了房門去洗澡後一秒將央的床單跟棉被抽起來丟到地上在床上鋪上了自己自家裡帶來的新床單和棉被,裡面繡有火屬性陣法的床單和棉被瞬間烘乾了濕掉的床墊。

他鄙視的看了兩個傻眼的室友一眼後直接躺下。

周梧衣拿出手機,一會兒後收到訊息的光火屬性持有者從窗外翻牆而入。

對於大晚上要他闖進宿舍只為烘乾衣服床單,樂就算笑著也很想把這幾個傢伙痛揍一頓。

凜冰嗤笑一聲躺在床上看著樂正在幫其他兩人烘乾床墊的舉動,「愚蠢的人類。」

哼哼看他們下次還敢不敢在宿舍練習。

 

央回來的時候樂已經差不多把寢室濕的東西都弄乾又整理一遍了,他順便吹乾了央的頭髮。

「央,聽說你用完了魔力?」

「是啊,被上面那個霸占我床的傢伙逼的。」央掛起毛巾,斜眼示意了一下頭頂的魔族。

「嗯……」樂托著下巴打量央。「那就怪了,我看你的魔力幾乎沒有減少多少啊,你什麼時候補充回來了?」

聽見央的話,凜冰冷哼了一聲,「你弱死了當然要特訓你!」他突然想起了什麼,「科萊果你吃掉了?」

「沒啊,你那個我不知道怎麼吃。」央從吊起的格鬥衣口袋拿出果子。「這是生吃?削皮還是榨汁?」

「直接吃啊。」凜冰用看笨蛋的眼神看著對方。

嘖這人類的魔力恢復也太快了吧,這種恢復魔力的速度我也想要啊。

有些不平衡的凜冰想著。

「好吧。」央打開房間裡附設的洗手台把果子沖一沖,放進嘴裡吃掉。「好像檸檬。」央苦著臉,外皮苦裡面很酸。

「會嗎?」凜冰跳下床在對方的嘴裡塞了一顆糖,「這樣就不苦了。」看見嘴巴被塞著糖一臉錯愕的對方他笑得十分開心。

「……」央實在不太想說自己不喜歡他隨便塞東西的動作,糖在嘴裡翻滾了一圈。「謝了。」

凜冰戳了戳央的臉頰,戳到糖果的他笑的開心。「好了,睡覺!」覺得有些疲憊的凜冰抓著央拖到床上。

他要趁著睡覺的時候貼身吸取一些人類飄散在外面的魔力,畢竟自己的魔力已經快到平均值以下了。在央自願給予魔力之前他只能用這種方式應急。

 

「好好好你睡,別拖著我!」央掙開凜冰坐起,單人床擠兩個人窄到他移動都有困難,好不容易才抓到旁邊的梯子爬下去。「好了你快點睡,別又起來拜託。」

「過來!一 起 睡!」魔力不足造成十分易怒的凜冰抓住央壓到床上。「不然就上了你!」他現在急需魔力啊該死的人類。

「你煩不煩啊!」央用力的揮開凜冰:「我要不要睡關你什麼事!走開不要纏著我!」我們根本就不熟,怪噁心的不要纏著我!

「煩死了!」凜冰張開陣法,從陣法裡竄出的黑色藤蔓死死的纏住央的四肢。凜冰滿意的把人放好接著鑽到對方的懷中睡死了。

果然還是得要有個會自己放魔力出來的抱枕才行。

 

「你這混帳!凜冰.赫利亞!去死!你怎麼不滾回你的魔界!」央徹底的火了,莫名其妙,這個異族有病!幹嘛啊自己招惹他了嗎?莫名其妙!央越想越生氣,調度起體內剛恢復的魔力凝出一個他可以召喚出最大的水球往魔族身上砸,大量水流沖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央憤怒到劈頭大喊他朋友的全名:「黑白樂!幫我把這該死的東西解開,馬的!我再跟這個魔族有接觸我乾脆退學!」

「央•凡爾那!」原本是打算藉由睡覺時捕捉央外散的一些魔力來填補自己的魔力的凜冰因過度饑餓也跟著暴怒起來。

他站在床上,在他身前出現巨型的冰藍色陣法,從陣法裡飄散出來的氣息凍結了整間宿舍。

如果不能給他補充魔力的話就去死好了!

「你給我去死!」

「會魔法會打架很了不起啊!只會強迫別人的廢物魔族!你以為你是哪一國的暴君!滾回你的國家去好嗎!」央大吼,反正要躲也躲不掉他根本就不想再跟凜冰溝通,旁邊的室友手忙腳亂打開窗戶拉著被綁住的央要逃,樂擋在央前面勉強用了光的陣法把藤蔓解除掉,再畫一個簡易的火系防禦陣法,與暴走的凜冰對峙著。

「不會陣法跟格鬥術還需要我教的軟弱人類又是誰啊!」失去理智的凜冰大吼:「去死去死通通去死!」他就知道不應該試圖對人類好,不過是一群雜魚而已憑什麼得到異族們的好臉色。

反正不管怎麼樣都會被別人強制擺弄走上被決定好的道路,還不如就這樣失去魔力而死。

這樣想著的凜冰加強了魔力輸出,在陣法即將完成的那一剎那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魚
  • 央很有冷酷強攻的感覺
    凜冰則是偽攻

    原諒我這樣區分,至少我不喜歡
    可是看著看著有非常的......呵呵,非常歡迎打臉,不要猶豫的響嚮的扇個兩下吧XDDDDD
  • 不對
    這其實是個笨蛋懶散沒企圖攻x女裝神經病魔族受
    的故事(
    簡單來說就是兩個不會談戀愛的傢伙踏上談戀愛過程的疲憊故事(

    狐絳 於 2016/03/23 11: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