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葉修半伏的分身隔著幾乎全濕的內褲甸沉沉的握在蘇沐秋手心裡,那些手碰到的黏滑全是那東西吐出來的體液,現在也隨著他的觸碰分泌出更多透明的淚滴。

葉修勾著內褲邊緣往下推,內褲卷起,露出裡頭漲紅沾了白液的龜頭,背對著的姿勢蘇沐秋看不見,所以他牽著蘇沐秋的手去觸碰,帶著他的手幫他自瀆。

「嗯、啊……沐秋,你摸摸我。」摸摸我。

蘇沐秋的手指開始有了動作,拇指與中指捏著他的前端小幅度轉動,食指摳挖他的鈴口,葉修低聲叫著,搭著門的手一抖,差點從門上滑下。

「唔……嗯啊、啊用力點……下面、沐秋啊!下面也……」

「噓,小聲點。」

剩餘的兩指鑽進黏在脆弱器官上的內褲裡,掌心貼著跳動的陰莖擼動,蘇沐秋讓葉修橫咬著筆桿,讓他沒辦法忍住聲音也說不出話。

「唔、唔嗯嗚……」

手指撥弄光滑繃起的柱身,葉修咬著筆,動著腰摩擦蘇沐秋的手,強烈的快感反應在握緊的手指尖,他覺得自己快記住蘇沐秋的指紋,它們貼得那麼緊、那麼熱,幾乎烙印在他身上。

「嗚嗯……唔!」

葉修突然瞪大眼掙扎,單手奮力的想剝開蘇沐秋賭住他鈴口的指頭,卻反而被撩撥得全身無力,蘇沐秋緊緊的壓著想流出液體的口,拇指刻意迅速而用力碾過敏感的龜頭下方。咯啦喀啦。筆從葉修口中落下,連著唾液落到地上。

蘇沐秋壓著葉修往前,把熾熱的他壓在無溫度的門上,挺立的乳尖擦過門板,又逼出葉修拔尖的呻吟。

「葉修,你看,筆滑到門縫外了。」蘇沐秋對葉修燙紅微顫的同一隻耳輕吐。「所有路過的人都知道你被我壓在門上做什麼。」沾起濁白的液體,蘇沐秋吹了聲口哨:「你看,你這裡滴出的水也快要流出去了,大家看見會怎麼想呢?」

葉修的身體很明顯更興奮了,他對門板磨蹭自己的乳頭,不能控制的擺腰掙扎,全身的血流好像都聚集到了一點,就要爆發出前卻被簡單兩根手指永遠堵住。

「沐秋、嗯、啊!沐秋!」

葉修側著頭求他,得到濕潤的一個吻,蘇沐秋勾著他的舌頭進自己口中吸他,加上手上的動作,有那麼一瞬間葉修覺得自己眼前是白的,星星在眼中爆裂,細碎的白點如同銀河。

當視覺恢復,映在眼裡的是蘇沐秋寶石一樣漂亮的眸子,他之前是怎麼形容它們,現在就是怎麼想。

敏銳聰穎而機智,一雙天才的眼。

現在它們為他而渾濁,染上不潔的情慾。

蓋掉了其他一切的什麼,只留下他,滿滿的他,盛滿了叫做葉修的毒藥。

重重在生殖器上的擼動拉回了他的意識,葉修微微低頭,蘇沐秋的手指還壓在鈴口處,他居然在未射精的情況下達到了小高潮。

「葉修,舒服嗎?」蘇沐秋吻著他脖子,吸吮出淺淺紫砂,葉修無力的點頭,又微微搖頭。他還沒吃飽。

「悠著點。」蘇沐秋輕笑,把溫熱的氣息全撒在葉修頸側,他拍拍葉修的屁股。「站好,別滑下來。」

這對現在的葉修來講是個很大的困難,他得拼命站直了腳,忍著底下瘋了一樣的快感撐著上半身貼在門上。蘇沐秋褪下他的牛仔褲拉到臀部下方,接著把他的內褲慢慢下捲,濕淋淋貼在他雙球下。

一隻手探進他臀縫間,手指碰到柔軟的入口,葉修立刻緊縮了一下。

「放鬆,來,腳分開。」指腹搭在入口處前後摩娑。「再分開點……好,別射出來哦。」

「等、沐……嗯!」

蘇沐秋鬆開緊壓著前方的手指,葉修緊咬著牙根,射精的衝動一波一波打上來,他幾乎就要發狂。

「很乖。」蘇沐秋又親了他一下,落在他後頸的腺體上。葉修哭叫著把額頭貼在冰涼的門板,些許涼意又很快被他的體溫捂熱。

「沐秋,沐秋……」他叫著,過多的快意變成水份從眼眶流下,流到口中又跟著唾液流出。

「別射,你要的東西還沒進去呢。」

蘇沐秋從一灘混合了葉修體液的液體中拾起了筆,放進自己口裡舔得溫熱了,才把圓潤筆頭抵在葉修穴口,抵著那些皺褶緩緩推入,看它們逐漸被撐開,像花朵為他綻放。

「沐秋!蘇沐秋!沐秋!」

葉修喊得更甚,頭拼命搖著抵抗控制不住的刺激,似乎忘了自己被壓在哪裡,會不會被聽到。

蘇沐秋安撫又惡意的揉他的雙球,吻了他脊椎最後一節:「乖,忍一忍,葉修,乖。」邊把筆完全推入葉修體內,筆蓋彎鉤處淺淺的壓在前列腺上。

他替葉修穿回內褲,套上褲子,連皮帶都替他繫回,然後把葉修拉離門,拍拍屁股要他往床上移動。

「唔!」

「忍住哦,不然你會沒力氣接下去的事情。」蘇沐秋提醒他,牽著葉修的手一步一步往前走。葉修根本禁不住身體裡東西跟著他步伐移動的刺激,但也無法否認一想到還有接下來就不由自主升起的興奮,他的性器變得更硬,流出更多汁液。短短十幾步像幾年一樣漫長,蘇沐秋牽著他在床邊坐下時,筆緣朝上一頂,葉修抓亂了床單咬了一下舌頭才沒有高潮。

「你好棒,葉修,我愛你。」

蘇沐秋撥開葉修雙腿,彎腰對充血的部位輕吹口氣,著迷的撫摸葉修緊繃打顫的大腿。

「你可以摸你自己,但不要射,等我回來。」

他站起身,走進浴室。

再回來時葉修舉起手臂遮住眼睛,嘴角不曉得是興奮還是受不了的苦笑,蘇沐秋認為是前者多一點。

他拿了葉修的牙刷回來。

「你想要它放在哪裡?」

蘇沐秋問。堅硬的牙刷柄從胸口處慢慢往下移動,在乳頭、小腹、和濕滑的牛仔褲上各停了一下。「這裡、這裡、還是這裡?」

「我可不可以、嗯唔……選擇,後面……」葉修讓手往後撐,讓兩腿張得更開。「筆、唔……快要、快要出來……沐秋嗯哈、推進去……把它推進去!用牙刷!」

蘇沐秋笑了笑:「悉聽尊便。」

刷毛隔著牛仔褲輕輕刷著入口,葉修爽得抬起頭發出無意義的呻吟。

「那這裡呢?」蘇沐秋碰著他的乳尖。

「吻它!沐秋吻它!……唔、它要你含住它……用力吸!」

「好。」蘇沐秋伸出舌頭,舔了一口襯衫裡的乳尖,然後含進嘴裡細細吸吮,用牙齒咬它,用舌頭頂戳乳頭中間淺淺的隙縫,用力的欺負它,再像吸乳一樣吸到它腫脹挺立,一碰就讓它的主人瑟瑟發抖,隔著雪白襯衫都可以看見形狀和豔紅的顏色。

蘇沐秋碰著下方的手感到一陣潮濕,才發現葉修無聲無息的又射了一次。

 

而葉修繃緊著身體急喘,似乎沒有察覺到這件事,連陽物都依舊硬著沒有多少發泄過的跡象,蘇沐秋一下子起了小小的玩心。

「不是說了,忍住別射嗎?」他在葉修身前蹲下,手指撫摸那塊濕潤的痕跡,葉修如他所想的低下頭露出詫異的目光,於是他在葉修面前於挺立的性器上落下一吻。「葉修,你好敏感。」

早己禁不起撩撥的部位讓最愛的人親吻,視覺衝擊過於強大,葉修撐不住閉上眼呻吟。

「嗯……哈啊嗯、沐秋……」

床單被揉出激情的漣漪,身體裡每條神經都在打顫。

細胞對快感的感知翻倍到一種可怕的地步,葉修眼前幾乎讓霧水抹糊,他懷疑,不對他確信,再繼續下去蘇沐秋只要站在旁邊對他說話,聽著他的聲音他就能高潮。

「葉修。」

不對,不要叫他的名字,他會受不了。

「葉修,張開眼看我,葉修。」

夠了,別再叫我的名字了!葉修突然捧住蘇沐秋湊過來的臉,對著那張煩人的嘴狠狠親下去。這樣就堵住聲音了吧,他用燒得迷糊的大腦想。

當然,對蘇沐秋而言,這獻吻的舉動等同於挑釁他的理智。

但他還是給了葉修一個足夠濕潤的吻,分開時葉修只剩喘息的力氣,連嘴也合不攏。

「葉修,我們來玩一個遊戲,輸了的人要懲罰。」他對著葉修的耳朵,一個字一個吻,一個頓點一次舔弄,把他的話混合分不開的淫靡送進葉修耳裡,叫他想起自己的聲音就會記起耳朵被玩弄的感覺。「你不聽我的話,射了,但是沒關係,只要接下來你贏我就不計較,還會給你舒服的獎賞。相反的如果你輸了,我會給你更舒服的懲罰。」

「嗯……哈啊!」

蘇沐秋輕觸他紅透了的左乳尖,葉修張著嘴,急促的呼吸著。

「規則很簡單,我只會玩你的這個。」蘇沐秋抬起手指,改貼上葉修被冷落的右乳:「和這個。但是你可以碰我這裡,用手、用口隨你。」

葉修聽見皮帶被解開的聲音,還有扣子和拉鏈拉開的滋啦聲,不是他的,是蘇沐秋的。他聞到蘇沐秋的味道,滾燙的熱度被送進他手裡。

「葉修。」他發現蘇沐秋的聲音同樣低啞,同樣溢滿了情慾:「來,我們換個姿勢。」

 

葉修依舊坐在床緣,雙腿大開,只是上半身向後躺在柔軟的床墊上,蘇沐秋跨跪在他頭兩側,褲子和內褲都脫了一半掛在腿上,與他相反面的半伏著。他抬手就能摸到他的器官,甚至能含進口裡舔,而他不需多餘動作就能觸碰他的乳尖。

葉修睜眼看著,蘇沐秋的味道充斥在他口鼻,那東西的尺寸早就與十年前他們一起撫慰對方時大不相同,一個成年的Alpha,陷於情潮中處於興奮狀態的Alpha,葉修不曉得其他A的大小是如何,但他知道眼前的就足以讓他欲仙欲死,而且他還知道這不是它最大的時候。

不管看幾次,不管接納過幾次,都覺得很可怕。

葉修伸出手握住它,沾了滿手潮濕。

「誰先射,誰就輸了,你不想明天沒力氣參加測驗對吧?」蘇沐秋輕輕的笑聲從上方傳來,偽裝得游刃有餘。「你可以先動作一分鐘,一分鐘後我就會認真了,準備好了嗎?」

「沐秋。」

「嗯?」

「我愛你。」

葉修張嘴,含入蘇沐秋滲著興奮黏液的前端。

這是遊戲開始的信號,而蘇沐秋覺得葉修那句愛語值得嘉獎,他決定多給他三十秒。

把自己交出去一分三十秒。蘇沐秋不曉得該怎麼形容這種刺激度,葉修的舌技不怎麼樣是他們倆公認的,因此有時候視覺和心靈上的滿足遠遠超過實際所感。

這是一場不夠公平的遊戲,因為底下那個嘗試著吞入他的人,是一個替他舔自己也能高潮的主。

他喜歡看葉修替他服侍到情不自禁的樣子。

葉修的動作不快,卻很努力。他先含住他飽漲的龜頭,腥羶的液體流入喉管裡,蘇沐秋看見葉修的喉結因吞嚥而上下移動。然後他又把它吐出來,用舌頭舔他鈴口,用嘴把唾液和他的液體塗滿熱燙的莖身,葉修毫不吝嗇的用臉頰磨蹭他,舔他的根部,拿起武器時漂亮有力的手正在揉搓他的雙球,按著他柱身上的青筋刮搔擼動。

這姿勢蘇沐秋看不清楚葉修的表情,但他看得見葉修柔軟又總是說不出好聽話的嘴沾滿他的液體。要命,他不禁想。葉修怎麼可以這麼欠幹。

距離時間限制還有四十秒,葉修嘗試吞下他全部。

輕淺的抿著前端,然後一點一點滑入口中,葉修摟著蘇沐秋的腰要他往下坐,被探入喉管的巨型兇器逼出幾滴眼淚。

蘇沐秋想起葉修曾經多次含進他的過程,只不過每一次都是被他揪著頭髮強迫吞入,他記得那時候葉修的臉,痛苦、歡愉、迷亂,那時候葉修一直在哭。

蘇沐秋瞧著葉修被包在牛仔褲裡的部位,想,幸好這次葉修相當享受。

硬而長的性器被葉修含得很深,刺激到喉嚨,反射性的吞嚥動作帶動肌肉包裹著敏感的前端緊縮,蘇沐秋冒出汗急促的喘息,好不容易才能忍下在葉修嘴裡抽插的衝動。葉修肯定是發現了這個致勝關鍵,因為他接下來又在深吞的過程中做了好幾下吞嚥的舉動,蘇沐秋撐在兩旁的手在顫抖,舒爽到頭皮發麻,在葉修喉嚨裡落下更多苦澀的液體。

葉修吞到了能容忍的極限後緩緩將它吐出來,口水和黏液讓那東西看起來更猙獰,想到它將會破開自己的身體插入敏感的甬道,葉修就覺得只插著一隻筆的後頭更加麻癢空虛,更濕、更難受。

「葉修、別合上腿。」蘇沐秋阻止他想要的動作,他的聲音聽起來比剛才更沙啞,好像是在喘氣中勉強擠出來的句子。「不可以合上,葉修、嗯,聽話。」

葉修的腳慢慢挪回大開的狀態,到了興奮狀態的性器徒勞的硬著,沒辦法獲得任何撫慰,空虛感刺激他小幅度動著雙腿收縮後方,試著讓筆蓋刺激隔著一層肌肉的前列腺獲得快感。另一個讓他越來越受不住的是近在眼前的陽物,他貼在上頭吻它、用舌頭勾弄、用手指讓它更硬更大,呼吸到的是蘇沐秋的味道,聽見蘇沐秋因他發出的沙啞喘息,葉修再次含住蘇沐秋的東西,臉頰縮起,柔軟又炙熱的吞吐,終於讓戀人受不了抬腰在他嘴裡抽插。

前端開始膨脹成結,蘇沐秋數掉時間的最後一秒,兩手掐住葉修被欺負到禁不得碰的乳頭,在葉修猛然彈跳起抽搐著高潮的時候把精液全射進葉修嘴裡,過多的精水從泛紅半張的口中流出,沿著葉修的臉頰滴到床上。

蘇沐秋轉過身正對葉修的同時,看見他的情人笑得瞇起了桃花色的眼尾,一臉享受的嚥下他的液體。

舌頭探出口腔舔過嘴唇,葉修無聲的用唇語對他說:我還要。

 

血氣上湧,蘇沐秋咬住那對做亂的唇瓣,上面還殘留他自己的氣息,不過他現在只想更多的汲取葉修口裡的津液,要葉修再更瘋狂一點,再多陷進一點,一步一步被他領進徹底的狂亂。

你還要,就給你。

不過現在是懲罰的時間。

蘇沐秋對著他說,解開他的皮帶,拉起葉修的慣用手與床頭裝飾柱間打了個輕巧的結。

「你這裡,射那麼多次,很累了吧?」

掌心貼在牛仔褲中間,蘇沐秋輕輕撫慰葉修軟下來的部位。「乖,我們讓它好好休息,暫時就不要射了。讓你用後面高潮好不好?你試過的葉修,你會很舒服。」

像是尋求同意的語調,對著那雙閃著光芒躍躍欲試的雙眼,葉修根本不可能拒絕。

他最痛恨蘇沐秋擺出這種想嘗試新東西的興奮眼神,因為他總會跟他一起跳入,縱使他們知道那是萬劫不復的坑洞。

好像回到那時候,蘇沐秋跟個大男孩似的吻他,青澀粗暴變成纏滿蜜意,小心謹慎變成溫柔挑逗。

「在這裡等我。」蘇沐秋吻著他的舌尖,穿好衣褲爬下床去翻找物品。

時到今日葉修才忽地想起,他所認識的蘇沐秋,一直以來切開都是黑的。

 

 

*

 

 

「是的,所以這就是我們新的發明,去程座標多少會有些誤差,但回程的保證精確,你們可以試試看。」

雷霆正在進行他們的第二十九屆發明巡迴展,執行長肖時欽努力地推銷難得有了成效的空間儀,這是他們幾十年來好不容易有的成果,試圖在各國間賣個好價格。

「如果是兩臺儀器可以將誤差值縮小至百分之零點零零零三以下,單一傳輸可以使用此腰帶,誤差值最高介於百分之零點零一至百分之零點零三,但一次只能傳送一個人或兩立方公尺內的物體,現在就可以示範,有興趣嗎?」

看起來有點冷場,肖時欽必須自立自強。

「不如我們來實驗這支叉子!」

肖時欽讓腰帶稍微固定在叉子上,啟動儀器開關。

「座標方面我們設定在……不如設定在黃副艦長前吧。」一些嬉笑伴隨黃少天開玩笑抱怨為何是自己的聲音讓氣氛沒那麼凝固,肖時欽擦了把汗。「那請大家看仔細,叉子會在一瞬間到達目的地。」

啟動按鈕被按下,眾目睽睽下叉子在原地消失,同一時間響起黃少天的驚呼。

「嚇死人了還真的突然出現!肖時欽你們空間黑科技沒有作弊吧?去年不是還什麼都沒有今年就成功了,說吧你們都招攬了哪裡來的新人?」

「呃不黃少、我們只是受到葉神的一些小小照顧,去年到輪迴時他提點了我們一些東西……」

「我就知道是葉修!不好好休息又搞東西!」

「那個黃少,麻煩你按一下腰帶上的鈕好嗎?在扣環拉開的背後。」肖時欽強制拉回主題:「請別讓叉子掉下來。」

話剛說完黃少天又是一聲驚呼,因為叉子和腰帶一起從他手上消失,分毫不差的回到一開始的地方。

「哇哦。」黃少天感嘆。「帥。

「是的所以想請問你們有沒有意願……」

「可以再試一回吧?試試真人試試真人,這麼厲害的東西既然是老葉指點的就要給老葉看看吧,我賭這時間他和老蘇在睡覺,我們直接傳過去嚇嚇他們!」黃副艦長顯然心情很好,肖時欽眼角餘光請示了掌握最高指揮權的喻艦長後又抹了點汗水,連連點頭。

畢竟人家一個七個月身孕的Beta做什麼都要小心。

「可以,那麼請把腰帶扣在自己腰上,我會在這台儀器上輸入座標。」他拍拍身旁的巨型電腦,打開觸控螢幕:「請給我葉神的房間座標。」

「立體空間圖可以嗎?」喻文州問。

「可以可以!」肖時欽讓開點位置,讓喻文州流暢的點開地圖,手指在一處滑過放大,清楚點出一個房間的座標。

「是這樣嗎?」

「是的,喻艦長,你是否也要過去看看?」肖時欽拿出第二條腰帶。

喻文州看著那條刻意做長的腰帶沉思一下,淡淡微笑:「好。」他拿過另一條腰帶扣在自己身上,再替黃少天鬆鬆地繫上較長的那條。

「有沒有壓迫到?」他小心的貼著黃少天的小腹。

「沒有沒有,隊長你不用那麼緊張,不會那麼容易掉的。」黃少天回頭向他笑出兩顆虎牙,笑得喻文州心臟砰通一頓狂跳,覺得自己再也不能好。為了掩飾臉上薄薄的粉色,他特別清了清喉嚨,用上正經八百的語氣說。

「咳嗯,開始吧。」

 

然後他們很快發現自己該回去了。

雖然只有一瞬間,他們不小心看見葉修讓皮帶縛著的慣用手和從沒見過的放浪表情。

白痴都知道他們闖進了什麼情形。

下一秒傳出的不是尖叫也不是棉被裹身發抖,而是一把遙指著額頭的槍和一柄鎖著喉嚨的匕首。

凝成實感的殺意勒住他們兩個,喻文州看見葉修眼尾帶紅的眼似乎清明了一瞬間,準星離開他被瞄準的額頭。

「是你們啊。」

然後眼神重新回歸迷茫,翻身把自己扔回棉被中不出來了。

藍雨艦長用了可能此生最快的反應速度別開視線,落下一句誠懇的對不起後立刻切下兩條腰帶的按鈕,從這個房間消失無蹤。

蘇沐秋憤恨的把匕首縮回體內,甩了甩手回到床上那團像在睡覺的背影,拉開棉被拍拍葉修的肩。

「他們走了。」

底下的身軀立刻開始細微的顫抖,隱忍的喘息聲清晰可見。

蘇沐秋扶起他,讓他躺在自己胸前,讓他聽見自己的心跳和心疼。

「你那時根本可以輕鬆解決我再逃走,對不對?在情潮裡你還是可以控制自己,做什麼把自己弄到遍體鱗傷。」

「笨蛋。」葉修拉過他的脖子,勾著他索吻。「我說過、嗯……做不到……」蘇沐秋你這個容易糾結吃醋的男人,要講幾次你才懂你是不一樣的。「不是腳、唔、的關係……腳沒知覺不是理由……」他喜歡蘇沐秋的吻,沒有為什麼,就是喜歡,包含蘇沐秋的味道乃至於他整個人。「也、啊……哈啊、不是放不下你。」戀愛本來就是個莫名其妙的東西。「你摸一摸我……嗯哈、對,這樣……因為你碰了我嗯!所以我就、就受不了了……哈啊!」

才不是我不想逃,好吧就算有那麼一點想。

「在你面前唔、我是逃不掉的……只要你碰一碰我、對我說話。」葉修按下蘇沐秋的頭,又求了一個黏膩的吻,發顫的指尖嵌進亞麻色的短髮裡。「放心吧。」葉修說:「我的脆弱只展現在你一個人面前。」

他被吞去了吻和下半截的話,蘇沐秋強勢的侵犯了他的口腔,搶走他的氧氣和呼吸,又霸道的咬得他的唇又紅又腫才把他放躺回棉被裡,笑容重新回到蘇沐秋臉上。

「剛剛被打擾了。」蘇沐秋推出床下一個抽屜,裝滿琳琅滿目的微妙道具。「我們重頭再來一遍吧,葉修。」

他褪下了葉修的褲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白魚
  • 喻黃的作死感想什麼的wwww
    好想問wwww

    哼哼…這裡就有前排的機會了哈哈哈
    (克制!讀者的嫉妒心作祟什麼的只會死的更快!

    明明已經看過一次了,還是滑完之後才來打字,邪惡的笑聲已經無法掩蓋了wwwww

    燃燒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 感想大概是,再也不要在任何時候接近他們房間了###

    而且這裡的R18還不會被屏!只是中國打不開會牆(

    雖然一直肉,然而傘哥還~是沒有吃到(明面上
    他陷入一種玩葉修的快感中不能自拔(醒醒

    狐絳 於 2016/03/22 17:47 回覆

  • 白魚
  • 我來慘叫那邊最新的六十二章

    甜不到三章又變深淵了!絳大別這樣樣樣!!
    要膝蓋我給你
    要回覆我給你

    (......好像也不缺對吧?

    雖然、大概、好像,果斷的相信不會有人會拜拜,心還是會痛啊啊啊啊!


    然後這種陷入愉悅的玩弄真的真的、挺爽的wwwwwww

    這裡打字有空行就是舒服。
  • 不不不我很缺回覆啊請盡量留言不要緊
    膝蓋就不用了我都拿來跪掉了(咦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前面灑肉灑糖不要錢XDDD
    放閃免費只是後果自負XDDDD(毆
    所謂迴光返照前的美好留念(夠了

    傘傘總會愉快的玩葉修的,看葉修的反應和臉他就可以配三大碗飯(黑的!
    不過葉修也很享受被玩就是了(M嗎

    狐絳 於 2016/03/23 11: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