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

 #被迫出櫃的日子#上學好困難 #誰把那個神經病帶走 #論被偽娘陰的慘劇

*接龍文,我親愛的搭檔  @火楓 

*奇幻學院風(含BL,可能有生子)

*補充一下,央的部分是我,凜冰的部分交由搭檔負責XD然後又是妥妥的一萬字好可怕劇情都還沒開始跑呢wwwww

 

 

----------------------------------------------------------------------------------------

 

         四人床鋪,兩兩相連。

         央現在面臨要把頭朝向凜冰還是把腳朝向凜冰的困難選擇。

         「我可以跟你們其中一個換床嗎?」他這麼乞求。

         「才不要!」周梧衣大喊。

         「對不起,我也不想……」喬西安也說。

         於是央只好默默的先爬到床上,拿手機接起插頭充電,默默玩遊戲裝死。

         穿回一身女裝的凜冰回到宿舍徑自走過裝死的兩個室友,坐在央的旁邊。他看了眼玩手機裝死的央後伸手拿走對方的手機,「央,有事情要跟你談。」接著不管對方的意願就把人拖了出去。

         他把央拖到宿舍附近的庭園後鬆手,雙手抱胸問著對方:「你怎麼會知道叛族的?」

         「我知道很怪嗎?」央有點不是很想說,部分是因為那男子的行為太奇特了,也不曉得是站在哪一邊的人。

         「只是很奇怪,你明明很多常識都不知道怎麼會知道叛族呢?種族那麼多你怎麼就能確定這是叛族呢?」凜冰懷疑的看著對方。如果對方是裝出來的話……凜冰咬了下下唇。可能真的要再找一個新的擋箭牌了,對自己來說不需要一個隱藏炸彈在身邊。

         「法陣不是黑的嗎?現在哪裡有人用黑色法陣?還是我猜錯了?」央別開眼睛,隨便扯了個謊:「這種常識新生也會知道。」

         「才不會知道,連召喚陣咒語都不會唸的人才不會知道。」凜冰嘟起嘴反駁,「陣法顏色分別到第五周才會教,你怎麼會知道什麼陣法顏色。用猜的也不會猜叛族。」凜冰盯著央的臉,「你在說謊。」

         「好吧就算我在說謊好了。」央雙手交叉在胸前:「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怎麼知道?」

         「當然是……」憑我是你的契約伴侶。凜冰原本想這麼說看到央不在乎的樣子時卻說不出口,「你不願意說就算了。」凜冰氣餒的低下頭。

         「……紅眼睛,臉色蒼白的是什麼種族?我是說,有可能是哪些種族。」央突然說,還是沒看著凜冰:「先回答我,我再想要不要告訴你。」

         「紅色眼睛的話血族、暗精靈都有可能,不過臉色蒼白這點來說更像血族……等等你是不是遇見這兩個種族之一?是血族的話……」凜冰抬起頭瞪著對方,「有沒有被吸血?」

         「你看我像遇到血族的樣子?」央刻意揚起脖子露出毫無傷痕的頸部。「好吧我知道了,我會去查這兩個種族,至於你的問題,我在暗林裡遇到有人告訴我的,不過我不曉得他是誰,太暗我也沒看清楚長相所以你也別問,就這樣。」那。「我可以進去了嗎?」

         凜冰皺眉看著對方的動作,原本想說些什麼卻放棄了,「沒被吸血就,算了……你回去吧。」也套不出更多話了,不是不能用魅惑套話然而他不想再看見對方厭煩自己的樣子。

         央聽完立刻就轉身走人,走了兩步看凜冰沒有跟上來的意思,覺得有些疑惑,順口就問了:「你不回房間?」

         「我晚點再回去。」凜冰突然想到自己身上的藥粉似乎只夠一個人交作業,對方一定還沒弄到藥粉,但是學院規定這幾天都不能靠近暗林,等開放時早就過了交作業的時間了。

         反正自己早就是學院公認的麻煩精,多做點違反校規的事也沒什麼。乾脆再去一趟暗林製作藥粉好了。

         「嗯。」央點頭,這回沒停步就走了,他自認為也沒有什麼管凜冰行動的資格,更沒有意義。

 

         回到房間洗完澡的周梧衣恰巧從浴室出來,只穿一條內褲站在桌邊喝涼水,背對著央,露出整片上背肌膚。

         「梧衣!」

         「嗯?幹嘛?」周梧衣轉過頭來,對上一臉驚訝的央。「做什麼?」

         「你……你對鏡子看過後頸了沒有?」

         「沒有啊?怎麼了?」周梧衣越來越疑惑:「怎麼怎麼?有哪邊出問題了?我的後頸出什麼事了?」

         央吞了一口口水。「你的後頸上。」他指了指平常人不會注意到的地方。「有牙印。」

 

         凜冰看見央走了之後瞬間展開傳送陣傳送到了暗林的入口處。

         小心翼翼地躲過巡邏的學校人員後溜進了暗林,他對自己施了一個增加速度的增益法術便急忙往平原跑去。「得快一點,不然花就要沒有藥效了。」

         好不容易趕在花謝之前成功跑到平原,凜冰拿著器具在遭受戰鬥波及的花海找了一會終於找到一株完好的月光花,他馬上將花鏟起來著手進行藥粉製作。

         「完成了!」看著被收進藥袋裝好的藥粉凜冰歡呼一聲。

         「赫利亞同學!」突然一聲怒吼自他背後傳來,凜冰轉頭一看,龍族教官憤怒的站在他背後,「教官夜安。」凜冰收好藥袋很乖巧的向對方打了招呼。

         「夜你的大頭安!」教官怒吼,「赫利亞同學!學校不是說最近不准靠近暗林嗎?你知不知道……」凜冰痛苦的別過頭,又要被唸了。

         能在天亮前回到宿舍嗎?聽著教官的碎念聲凜冰想著。

 

 

         一大清早,開學第一個禮拜大一新生都還很乖巧,九點十分的課大部分人六七點就醒了,窩在公共洗臉台前一字排開刷牙洗臉,央和他室友們恰巧就是其中三個。不包括凜冰,他徹夜未歸。

         「魔法啊……」央洗完臉,讓出位置給後面新來的人,邊等室友邊和旁邊同學聊起天:「你覺得會是理論課還是實作課?」

         「我希望是實作,只有理論感覺沒什麼用處,遇見昨天暗林的事也沒辦法反應吧?」

         「你昨天也去了暗林?」

         「不我沒去,不過鬧那麼大,學校都廣播不准去啦。其實我有點後悔沒去見見叛族長什麼樣子。」

         「我們也都沒見到啊,剛過去就被傳回來了,是吧,央?」

         「嗯,啊,是啊。」突然被叫到的央僵硬的點頭。

         「坡可呢?我記得他是早去的一批,有沒有見到?」

         「幾寢的?」

         「我怎麼知道?嘿,聽說叛族都長有角,臉頰上有刺,下巴還會戳人呢!」

         「聽你胡扯!那是海星了吧?」

         「真的啦!不然我們去問有見過的人……啊,他、他肯定見過!」一個男同學用力指著盥洗間入口剛走進來的凜冰:「聽說赫利亞同學和叛族打過,他肯定知道!」

         好不容易熬過教官的碎碎念後一夜未睡的凜冰有些疲憊的回到宿舍,打算洗個澡後便回宿舍睡覺的他剛走到盥洗間就被一個人類給指住。不太想理會的他徑自走到門前卻被人攔住,「赫利亞同學,叛族長什麼樣子啊?」

         「……第一周的種族課的教授就會教到你們幹嘛不去問教授。」疲憊大過於說話的慾望,凜冰只想好好洗個澡然後回宿舍睡一覺。「借過一下。」凜冰繞開攔住他的人類走進浴室裡。

         「欸等等?」對方愣了愣轉頭向央抱怨,「什麼都不肯說,他也太小氣了吧?」

         幾個同學也不顧凜冰是否會聽見也跟著抱怨起來。

         「明明就跟人類簽了契約還那麼囂張。」

         「對啊,是異族了不起嗎?」

         突然有人對央說道:「你不是他伴侶嗎?怎麼不管管他讓他有禮貌一點。」

         「我說過了我不是他伴侶,那是意外!」一股氣莫名從央胸口升起,他最討厭被亂配對亂牽扯進去。「而且他昨晚沒睡吧,雖然我不知道他去哪邊,不過說不說也是他的事情,幹嘛要罵他?」

         凜冰關上水龍頭,其實外面的對話他全都聽見了不過只是不想反駁罷了。聽見央的話語後他有些意外對方居然會替他反駁。換好衣服後凜冰打開門看了眾人一眼,在經過央身邊時小聲的說著:「謝謝。」

         「……不會。」央稍微愣了一下,沉默一會兒才小聲回答。接著他拍拍他室友的肩膀催起人,他有點不想再在盥洗室待太久。「欸梧衣、喬西安!你們刷牙是好了沒有?快點不然我先回去了喔。」

         周梧衣和喬西安對望一眼,含著滿嘴泡泡含混不清的說:「你先回去吧。」

         「……還真是莫名其妙耶你們。」央皺著眉擺出懷疑的神色,聳聳肩還是先走了。而喬西安在央離開後才低低的向周梧衣道。

         「你看,我說他們處得不錯。」

         

         回到房間後凜冰躺在床上發呆,本來很想睡的他卻怎麼也睡不著。

         他用手捂住臉喃喃道:「到底是怎麼了啊……」自己竟然對人類生出了些微的愧疚感。明明一開始是抱著人類這種生物不管想什麼也沒關係的念頭跟央簽約的啊。

         「喀-」

         聽見開門聲的他爬起身,看見正好要走入房間的央。

         央聽見上頭床鋪上有聲音,不過沒抬頭看,自顧自放好牙刷牙杯,打開衣櫃門開始換上外出服。今天有魔法課還有格鬥課,想了想他乾脆拿高中的體育服套上,再隨便拎一件外套就算搞定。

         「等等,」凜冰喊住央,「你穿人界的衣服去上格鬥課,衣服不用半節課就會報廢的。」他自空間拿出一套黑色的格鬥服遞給央,「拿去穿吧。」衣服最上方擺著月光花的藥粉,「還有那是植物學的作業。自己收好不要弄丟了。」

         「你這個……」央看著這兩份『禮物』,實在是伸不太出手來收下。「衣服我借完洗好就還你,作業就不用了,我……等暗林開放後再過去。」

         「衣服不用還了,反正我也不需要太多男裝。」凜冰一臉無所謂,「暗林要好幾天才會開放,趕不上交作業的時間,你就拿去吧。」他躺了回去,「我不接受退還的。」

         「我會還你。」央堅持。「收不收是你的事,衣服乾了我就還給你,我需要自己會去買一件。」晃了晃手上裝著藥粉的袋子。「這個我先拿走,以後的作業我會多拿你的一份。」

         「在奇怪的地方堅持的人類。別人送的東西大大方方的收下不好嗎?」凜冰再次爬起來看著央,「真是搞不懂你。」他突然笑了出來。「嘛,不過也不討厭就是了。」

         「真可惜,我倒是不怎麼喜歡你。」央看著凜冰,一點也不避諱的頂了回去。「但是謝謝你借我衣服。」

         央抖開整套格鬥服掛在椅背上,脫下自己的上衣,打量著兩件衣服大小才重新穿上格鬥服:「還給你倒是肯定的了,你的衣服小我一截。」他抬了抬手,腰部皮膚就整片露了出來。「沒意見了?」

         「哼,到時候就算你跪著求我讓你喜歡我我都不會答應。」凜冰彈指,原本不合身的衣服突然拉長,瞬間成了適合央的體型大小的衣服。「異界的衣服除非毀損到不能穿不然都是能符合穿衣者的體型的。」他驕傲的看著對方。

         央看著突然合身,還是挑不出毛病的合身衣物:「有點,噁心。」也就是從矮人到體型龐大的巨人什麼的都可以穿嗎?纖維是可以這樣拉的嗎?

         在央糾結間,兩個室友拿著牙杯走了進來。

         「哦!央你的衣服好帥!哪邊買的異界格鬥衣,你們家也不錯有錢嘛我該請我爸也給我買件這款的!」周梧衣大力稱讚,喬西安也猛力點頭。

         「你們也有這種衣服?」央疑惑。

         「有啊,格鬥課一定得買一件這種的啊,比較好的會縫抗魔紋,像你腰部和後心這些。」周梧衣指著黑衣上不明顯的黑線。「這就可以穿在魔法課上防中級以下魔法濺傷了。」

         喬西安查看著央腕部的扣子,打量裡頭不明顯的紋路有些猶豫的說:「這邊,兩對光魔法抵禦魔紋,央,這是暗屬性的格鬥衣,難道是赫利亞同學的?」

         「咦咦咦央你們的衣服開始互穿了嗎你們的進展好快速啊!我覺得我受到了重擊!央你不能就這麼淪陷!」

         「再吵,我就揍你!」央對很吵的室友亮起了拳頭。

         「哼。」凜冰驕傲的笑著,「赫利亞家族專用的格鬥衣怎麼可能是外面那些次等貨可以比擬的。」他瞥了兩名人類室友一眼,「這是不會在外面隨便就買的到的,死心吧人類們。」

         凜冰在看到央威脅著室友卻又無法反駁的樣子時更加得意了。「這樣你也還不了衣服啦,愚蠢的央。」把玩著頭髮,凜冰笑的十分開心。

         「我可以去買普通……」

         「赫利亞同學,願不願意和我們周氏一族做筆買賣,兩界所有槍械小刀的鑄造師有七成都在我家族旗下,如果你喜歡寶石等飾品我們家擁有三大礦脈的經營開採權,同時有最好的雕刻師和寶石賦紋師,我想從格鬥衣的縫線款式我們可以商量開點小後門。」周梧衣插斷了央的話。「出外靠朋友嘛,我們又是室友,應該好好相處你說對不對?」

         「不好意思吶,赫利亞家族的專用衣是不能外傳的。」凜冰歪頭想了一會,「不過我可以提供,小小的幫助。」他伸手比劃了一下,「例如格鬥衣所用的材質,製造方法的話就看你們的誠意了。」凜冰絲毫沒有出賣家族秘密的自覺,笑的一臉狡詐。「給的越多得到的越多嘛!或許我們可以來點正式的合約?」凜冰對周梧衣提議完之後轉頭對著一臉無奈的央笑的燦爛。

         哼哼我可是很昂貴的愚蠢的人類快點跪拜說謝謝凜冰大人賞賜。

         「既然不能外傳,那我確實不能要對吧?」央無比自然的聳肩:「我們只是夥伴契約,周末我就去買件普通一點的,學院這麼大我不相信買不到,更何況我認為暗屬性的衣服也不適合我。」

         「你是例外啊你怎麼會這麼想呢?」凜冰故做驚訝的問到,「畢竟我們簽的是伴侶契約啊親愛的央,還是你想讓我叫你達 令。」凜冰可以加重了音調,「既然是伴侶的話你當然就是赫利亞家族的一份子啦,達令。」他補充了一句,「而且屬性可以改嘛,一件不適合還有好多件呢。」

         「如果你喜歡把每一個魅惑過的人都叫作達 令,那你確實有好多個達令啊,難怪你們家族會那麼的大呢。」央微笑以對。「只可惜我認為你們的每 一 件都不會適合我呢,事實上我也不介意弄壞一套運動服過完這一天哦。」

         凜冰聽到這句時心裡一陣刺痛,突然想起了母親躺在床上時望向窗外的絕望的眼神。「你……」什麼都不懂。

         瞬間難過的情緒壓過了憤怒,「隨便你了,弄壞也好怎樣都隨便你了。」他低下頭掩飾自己難過的表情。

         「用不壞的,我還要還給你不然我可買不起新的。」央哼了一聲。轉頭周呼另外兩個室友:「走吧上課了。」

         「咦?央,現在才八點……」

         「那我先去教室。」央轉頭就出了房間。

         凜冰低著頭不滿的戳著床舖,討厭的人類該死的人類,沒有任何優點可言。

         果然人類比起叛族還要惡劣好幾百倍。他難過的想著。

         不要對那個人類好了,哼。

 

 

         基礎魔法學教室很奇怪,不是指教室本身很怪,而是拿來教基礎魔法這類應用型課程相當奇怪,因為它裡頭光線昏暗座位舒適,相較起來倒比較像是個電影院或是演講廳。

         早上八點裡頭沒有多少人,央隨意挑個離前排近點的位置,無聊的啃著三明治等上課。

         發洩完的凜冰抬起頭突然看見了背對著他的周梧衣脖子上的咬痕,他跳下床固定住對方的肩膀仔細查看咬痕。周梧衣瞬間炸毛,「你幹嘛!男女授受不親,呃不對你也不是女的。男男授受不親?」

         凜冰忽略了對方的話鬆開手疑惑的問到:「你怎麼會有血族的咬痕?」

         「蛤?」周梧衣一臉疑惑的看著凜冰。

         「赫利亞,他只是意外撞見血族。血族會在獵物身上留下的痕跡有兩種,一種是狩獵到一半被打斷或是獵物掙扎而中斷的標記,另一種是對中意獵物所做的特殊咬痕,警告任何人別對他的獵物下手,梧衣沒有出血,因此顯然是後者。」門被推開,樂忽然晃了進來。「來自圖書館藏書『吸血鬼特性』第八章。我只是來找央的,他似乎已經去教室了?」

         看見那時與央相談甚歡的人類出現時凜冰不滿的嘟起嘴轉過頭,「哼。」

         「央他去教室了。」周梧衣點頭回答,「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早去教室明明就還沒到上課時間,不覺得留在房間休息比較好嗎?」他說了一大串後才後知後覺的察覺樂說的話的意思,「什麼叫做中意的獵物!我就知道下次見到那個奇怪的人一定要把他打得半死!」

         「人類是打不死血族的,愚蠢的人類。」凜冰直接跳到床鋪上,盤腿坐在上面俯視所有人,完全不在乎自己穿著短裙再次走光的事情。

         「人類不一定打不死血族,根據記載,血族以人血為能量,因此原本就居住在異界與人界的灰暗地帶,第一名來到人界的血族就是被當時只擁有鐵耙與木樁的人族所殺。」樂笑笑的翻開書籍,指著上頭文字給周梧衣看,仰頭再次對上凜冰。「就算是現在,吸血鬼獵人裡也擁有至少半數的人類,對吧,赫利亞同學?」

         「你以為為什麼在人界血族就會那麼容易被殺死,」凜冰冷笑一聲,「那是因為異族本來就不被人界所接納,在排斥作用下當然就會造成能力衰弱。而且你所說的吸血鬼獵人殺的不過都是在人界活動的血族,那些被獵殺的血族不過是雜魚。加上他身上的氣息,」凜冰指了指周梧衣,「比那群雜魚的等級好上太多了。」他鄙視的看了樂一眼。「與其死靠書上的知識不如自己實際去戰鬥過一次你就會知道差距了人類。」

         「是啊我當然知道,但是很可惜我是人類,未滿十八歲不能接觸這個世界,和從小就生活在異界的異族當然不一樣。」樂也不氣,只是把書交給了周梧衣。「我先去教室找央啦,還有赫利亞,如果你真的想和央打好關係,建議你更改對人類的說話語氣會比較好一點,建議啦。」

         「哼。」凜冰嘟著嘴直接躺在床上。

         討厭死了明明就只是個人類,憑什麼要他更改自己的態度!不過……如果能打好關係的話,似乎可以容忍。凜冰想著,突然想起央對他說的話又生起氣來。

         哼如果那個笨蛋人類願意來道歉的話自己的態度就對他好一點點,就那麼一點點。

         他只要對一個人類好一點點就好了,才不需要在意其他人類呢。

 

         央當然不曉得寢室發生了什麼也不會跑去道歉,啃完三明治他就無聊的坐在椅子上翻看之前的上課筆記,看著看著,突然有兩片黑影擋住他的光源,抬頭正巧看見兩個只有巴掌大小的生物眨著大眼看他。

         「你們是誰?」

         「喬西安。」

         「喬西安的朋友。」

         「嗯?」央對這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感到疑惑:「喬西安的朋友?你們?」

         「你。」

         「你是喬西安的朋友。」

         「我?我當然是啊?所以你們是?」央覺得相當困惑。

         「太好了呢!」

         「等他來!」

         兩個小生物就這樣一左一右占據了央的肩膀,不管央再怎麼問都不說話,無奈之下央只好繼續低頭看他的書,等著他室友來給他一個解釋。

 

         當凜冰下定決心後手機突然一陣震動,他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自己的前室友傳來的訊息,他馬上爬起身整理好儀容往宿舍A區前進。

         「狐蔦,」凜冰站在宿舍前敲了敲門,「是我。」「凜冰,」一臉憔悴的狐蔦打開門,「進來吧。」

         異族的宿舍區與人類有極大的不同,人類為四人一間宿舍,而異族的宿舍則是由異族自己分配安排的,因此每間宿舍的人數及大小皆有所不同。這也造成了人類學生極大的不滿,多次向學校抗議得到的回應都是每個異族的種族特性不同,學校也不好隨意安排,只好讓異族自己尋找室友。
         所以異族們住的宿舍區也被人類學生稱為貴族宿舍區。

         凜冰原先是與狐蔦一起住二人宿舍,由於凜冰換宿舍的緣故變成了狐蔦一人住在宿舍中。

         「狐蔦,你的夥伴呢?不是說要住進來的嗎?」進了宿舍之後凜冰疑惑的問到。他記得狐蔦原本有一個人類夥伴,十分的喜愛狐蔦,在得知他要換宿舍後便馬上提出了申請。

         狐蔦沒好氣的整理完頭髮後換上女性和服,「解除契約了!那個傢伙居然說什麼:『雖然我真的很喜歡狐蔦你的女性裝扮,可是我想我還是更喜歡真正的女孩子。』搞什麼?當初是誰過來求我跟他訂夥伴契約的,所以說人類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狐蔦換好衣服後沉痛的對凜冰說:「所以你怎麼傻傻的去跟什麼都不懂的人類簽伴侶契約呢?」

         「想躲聯姻的話隨便在我們班上找個異族簽伴侶契約還比較好一些,你還記不記得伴侶契約這東西我們一生只能簽一次啊!簽了就不能再簽了,而且重點是生命共享!你的生命會縮短的你知不知道!人類那麼短命,吃虧的是你啊!」狐蔦生氣的說著。

         「我當然知道,」凜冰低著頭回答,「結為伴侶的雙方壽命總和平均便是雙方的壽命,由壽命較長的一方支付壽命較短的一方多餘的壽命。因此我的壽命會減少,就算解除契約我的壽命也無法變回原樣。」他抬起頭,「我也知道根本沒幾個異族會簽伴侶契約,可是與其嫁給一個一直把我當成別人的替身的王族或者被我大哥……」凜冰吞下後面的話繼續說道:「如果能夠逃離這些的話,就算壽命少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

 

 

         「喬!」

         「西安!」

         在央看書看得有點想睡時,肩膀上兩團東西突然又騷動起來,振著透明大片的翅膀往門口飛去,央轉頭一看,果然是他的室友來了,後邊還跟著他的朋友。

         「終於來了,喬西安同學,你家兩個小朋友寄放在我肩膀上很久你知道嗎?」央誇張的揉揉痠痛的肩膀,朝著被小生物完全遮住臉的室友念:「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這兩隻是誰?」

         「啊、啊,央謝謝你……」

         「好久!」

         「超級的慢!」

         小生物踩踏在喬西安臉上,兩雙四隻手掐住喬西安臉頰狂捏。

         「好了,好了好了我不好,我要上課啊,你們怎麼會來?嗯央,這是我的契約夥伴,我先出去,周,幫我留一個位置,謝謝你!」

         「他看起來很忙啊。」樂笑笑,先一步竄到央旁邊搶了位置:「央,借一步說話,行嗎?我去圖書館一趟了,想跟你談談伴侶契約的事情。」

 

 

         「你……」狐蔦頭疼的看著凜冰,「我該說你什麼好,凜冰。在伴侶契約的作用下你現在也不能吸取我們的魔力來補充魔力,上次在暗林你花費了多少魔力?」他戳了戳凜冰的臉頰,「別嘟著嘴。」

         「會痛,」凜冰連忙躲開,「狐蔦你有留指甲的別戳啦。」「我暫時還能撐的下去,而且我也沒有打算想告訴央。他已經很不能接受我了怎麼可能聽見這個後還會願意給我魔力……」凜冰越說越小聲。

         魅魔一族有夠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他們的魔力不會跟其他種族一樣自動再生,他們必須藉由吸取其他種族的部分魔力當作刺激源才能刺激體內的魔力再生。

         說是吸取部分魔力不過對被吸取方來說也只是睡一晚就恢復的程度。

         身為混血的他不能跟一般魅魔一樣直接吸取對方的魔力來刺激自己體內的魔力再生,必須得是被吸取方自願給予他才能吸取魔力。

         在與央簽伴侶契約時都是班上幾個關係較好的異族自願給予他魔力,他原本是想就這樣渡過大學四年的,沒想到卻……

         想起暑假回到魔界時知道被迫聯姻的消息和大哥所說的話,凜冰有些委屈。

         「那為什麼還要找人類簽訂契約呢?我們就不行嗎?」狐蔦嘆氣,「勒特伊不是也蠻喜歡你的?」

         「跟異族簽約會牽扯太多勢力問題,我不想要這樣,所以才找了人類簽約。」凜冰迴避了狐蔦的後一句話。

         「就你顧慮的多,」看著有些委屈的凜冰狐蔦徹底沒了脾氣,「要是那人類對你不好就跟我們說,好嗎?」他站起身將凜冰拉到化妝台前,「我來幫你整理頭髮,你的頭髮亂七八糟的。」

         「好,」凜冰順從的被帶到化妝台前,看著映在鏡面上的自己和狐蔦,低頭替他編髮的對方完全沒察覺到他的視線。「謝謝你,狐蔦。」

 

 

         「等一下你是指,我的生命被延長了?」在樂向他解釋完書本看見的伴侶契約後,央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

         「對啊,小聲一點,魔法學的教授在看我們。」樂拉了拉央的袖子,湊過頭小聲的對著央說:「伴侶契約生命共享,一旦簽定就不可逆,當然解除是可以,生命卻不會回復。」

         「所以那個傢伙是覺得他活太久?我才不要這種別人施捨的壽命!」

         「你不要他也要不回去。」樂小幅度的聳肩:「你就當作赫利亞送你的吧。」

         「我才不要這種被強塞禮物的感覺,好像我欠他的。」央微怒的說:「這下好了,我莫名其妙多了一段壽命,要是還不對他好,他那群家人朋友是不是會來找我討公道?我到底為什麼扯上這個魔族!」

         「這個魔族不好嗎?」和樂不同的聲音在前方響起,基礎魔法的教授盯著央看:「看來凡爾納家族的小朋友想為我們示範剛才教的小魔法,那麼我們請他到前面來?」

         「呃、教授剛剛說了什麼魔法?」

         「不用跟旁邊同學咬耳朵哦,有任何問題問我就好,現在,到前面來吧。」

         「……真是倒楣透頂了。」央嘀咕著,很不開心地離開座位往講台走去。

 

 

         「狐蔦,那你之後還要再找人類簽夥伴契約嗎?」看著正在幫他綁頭髮的狐蔦凜冰突然問到。

         「怎麼可能,」狐蔦手上的動作不停,「這種經驗一次就夠了,難怪只有等級比較低的異族或者是對人類感興趣的異族才會回應召喚陣法。對我們這些高等級的異族來說簡直是得不償失,要分力量給人類還要被人類嫌棄,又不是閒的無聊。凜冰給我桌上的髮圈,藍色的那個,對,謝謝。」他接過凜冰遞過來的髮圈繼續說道:「被召喚出來後還被人類挑來挑去的,他們當這是在買菜啊。」

         「你知道隔壁B班的安琪菈吧,人魚王族三公主的那個。」狐蔦問到。「恩我知道,她唱歌很厲害的。」凜冰點頭,帶動狐蔦手中的頭髮。

         「哎別動頭髮又亂了。」狐蔦鬆開手重新梳好凜冰的頭髮,「她前天無聊就回應了一個新生的召喚陣,結果一出來就被新生嫌棄沒有攻擊力拒絕簽約。安琪菈當下臉都黑了,開什麼玩笑人魚的聲波攻擊可是很可怕的好嗎。後來那個新生死皮賴臉的去找B班的龍族簽約結果被揍到醫務室裡了。」狐蔦下了結論,「所以人類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好了,完成。」狐蔦拍了拍手。他將凜冰兩側的頭髮抓出兩小撮綁成小辮子後再將兩條辮子綁在一起編成公主頭。

         「對了,」狐蔦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後點了幾下翻出一張圖片給凜冰看,「助教通知我們三周後要辦全年級混合格鬥會。」

         「不是期中考後才會辦嗎怎麼提前了?」看完圖片上的說明後凜冰疑惑的問到。

         「聽說是這次暗林事件的關係,學校決定加強所有學生的戰鬥能力。只有十六個學生對戰異族也太丟臉。」狐蔦收回手機涼涼的說到。「有簽夥伴契約的學生會先被分去抽籤再來是有使魔的跟單獨參加的學生。」狐蔦歪頭想了一會,「不知道你會被分成那一批就是了。」

         「啊說到使魔!」凜冰連忙抱出極涷鳥的蛋灌入魔氣,「我差點忘記喂魔力了。」

 

 

         「否‧否替‧否替亞,來自王座深處,照亮陰影的火之使徒,應我之名燃起吧!火焰召來!」央拿著一張繪滿圖騰的薄紙在講台上念咒文,語音落下,紙張角落燃起一朵小小的冷藍色火焰,微微的搖曳著。

         「我們感謝凡爾那同學為我們的示範。」小小的尷尬下,魔族教授的聲音適時響起:「這就是測試用紙,點燃的火焰顏色代表各位魔力的性質,注意,是性質,而不是界定的屬性。比如火焰是純粹的白色代表有驅魔的作用,但不代表不能使用暗屬性的魔法。

         今天的功課就是所有人回去找出自己的魔力性質,去圖書館查詳細內容,下禮拜一前交出五百字的介紹,有沒有問題?沒有我們就下課了,今天學校食堂提供糖霜鮭魚頭我不想錯過。再問一次有沒有問題?」

         魔族教授滿意的巡視今年大一新生一如往常不敢舉手的樣子,畫了個小小傳送陣就消失在教室前方。

         轟!

         各種顏色的小朵火焰一下子在每個位置上燃起,深怕忘記咒文也不享在其他地方念這種奇怪咒文的同學們一個一個拿手機記錄下自己的火焰顏色,一時間教室倒是變得很熱鬧。

         「唔哇好噁心這什麼顏色!」周梧衣手上拿著燃成螢光桃紅火焰的紙上竄下跳,差點燒到旁邊的喬西安。

         「他那兩隻小生物回去了?」央問著來前面找他的樂。

         「你剛上台不久就回去了,那兩隻好像是海嘄和鳳凰的小孩,還不會化人型。」樂吹熄央手上的火焰:「還空一節才上課,去餐廳還是你想回寢室?」

         「餐廳吧。」央順手把符紙收回口袋:「然後我想去圖書館,作業先做完再說。」

 

 

         「……你從那弄來的蛋。」狐蔦無語的看著灌完魔力後正抱著蛋蹭的凜冰。

         「暗林啊,我是光明正大拿到的。」凜冰收起蛋強調,「光明正大哦。」

         「好好好我服了你了。」狐蔦頭疼的擺了擺手,「真是的你的魔力都需要補充了居然還分給一顆蛋。」突然寢室的門被敲響。狐蔦站起身拉開門,克理斯及海特跟安裴站在門外,「呦。」克理斯伸手打了招呼,「有事跟你們商量,要一起去餐廳吃飯嗎?勒特伊去佔位置了。」

         凜冰和狐蔦對視一眼,前者無所謂的聳肩,「走吧。」

         光是走在往餐廳的路上凜冰一行人就受到不少注視的目光洗禮。

         「是昨天在暗林跟叛族對戰的二年A班的學生。」「聽說他們殲滅了一半左右的叛族了呢。」「不愧是A班的資優生。」「好像他們都沒有簽伴侶契約吶,要不要去問問看?」「我不敢,妳去吧。」

         「人類們嘰嘰喳喳的吵死了。」海特不爽的看著圍在四周的人群一眼。

         「海特,要溫和。」安裴皮笑肉不笑的說到。「噫安裴你笑的好噁心。」「凜冰•赫利亞你給我閉嘴。」

         好不容易走到餐廳,看見站起來招手的勒特伊眾人連忙走了過去。

         「菜已經點好了,等等班上在這工讀的人會幫忙送過來。」勒特伊招呼幾個人坐下。「所以找我們過來是怎麼一回事?」狐蔦率先坐下。

         「你們沒看手機對吧?剛剛助教傳了最新消息過來,格鬥會多加了團體戰,每個班上都要推出六個人上去參加。」勒特伊翻了對話出來給狐蔦及凜冰看,「班上所有人的意思是讓我們六個出戰。」

         「問題是,」克理斯皺眉看向一臉無辜的凜冰,「你的魔力。」

         「對,現在重點是你是否真的無法吸收伴侶以外的人的魔力。手給我。」安裴抓起凜冰的手開口說道:「我,安裴•聖•傑拉亞願意將自己的部分魔力給予凜冰•赫利亞。」兩人手上冒出金色的光芒又瞬間消失不見。「果然不行。」安裴鬆開手,要是以前的話魔力會瞬間變成黑色被凜冰給吸收,而現在卻是完全的排斥。

         「現在只能盡力讓凜冰的伴侶自願給凜冰魔力了嗎……?誰?」狐蔦皺眉,突然看向一旁大吼。

         一名人類男性跪在地上抓著狐蔦的衣擺,黑底和服上用金線繡出的牡丹被抓亂成一團。

         「狐蔦我錯了,求你重新跟我簽約吧。」原本是狐蔦夥伴的男子哀求道。

         知道狐蔦昨晚對抗叛族的事蹟之後,自己新交的女友一臉鄙視的看著他問到為什麼要放棄這麼好的夥伴契約時他悔的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就不要跟對方解除契約了。

         他跪在地上大喊:「求求你了狐蔦!」

         凜冰抬起頭看見剛好踏進餐廳的央等人。

         「解除契約後還想重新簽約?」狐蔦拉出衣擺,「哪有這麼好的事情。是誰說因為看上了人類女孩就要跟我解除契約的?恩?不是說繼續跟我簽夥伴契約你就交不到現在的女友嗎?我告訴你,解除契約就是解除了,我也不屑跟你重新簽約。」狐蔦冷笑,「人類果然都是厚顏無恥又背信棄義的生物。」他一擺手,狂風將對方給捲出了餐廳,「別髒了我的視線。」

         凜冰聽見狐蔦說人類都是厚顏無恥背信棄義的生物時愣了愣下意識的看向央,想起異族們對人類的評價。

         人類對於我們什麼都不了解只會一昧的索求……是嗎?

 

         瞧著與他們相反,不是走進餐廳而是被捲出餐廳的人,央只是繞過去不想攪和,這類吵架通常不要加入對新生的安全比較有保障,何況他不曉得哪邊是對的或者雙方都是錯的。

         「我要鮭魚炒飯,你們要什麼?」央拉了個四人空位,書包一甩丟在位置上。「有人要跟我吃同一攤嗎?我去點。」

         「炒飯那間嗎?我要香腸的,幫我加大,然後學生證給你!」周梧衣拉了央對面的位置坐下:「喬西安你要什麼?樂呢?」

         「我不用了,我去夾自助餐。」樂也放下書包,只拿結帳用的學生證往餐廳另一頭走。

         「我有麵包,去販賣機買牛奶就好。」喬西安摸出書包裡的一大塊雜糧麵包:「要一些嗎?那兩個孩子給我的。」

         「嘿那我不客氣了!」周梧衣橫過桌子,撕了一塊下來:「喔對了央,那邊是不是赫利亞啊?你找不找他過來吃飯?」

         「赫利亞?」正準備去買飯的央聽到才微微撇頭看向室友指的方向,凜冰在一群二年級異族裡看著他們。「他們不是剛剛在吵架嗎?等他們吵完吧,總之我先去買飯。」

         騷動結束不久後菜便端了上來擺了滿滿一桌,「心情整個都糟糕起來了。凜冰,你在看什麼?」狐蔦不爽的說著,發現凜冰正在發呆時順著凜冰的視線看了過去,「那不是你的伴侶嗎?」

         「他又不承認我是他的伴侶,」凜冰悶悶地拿了一塊牛排切著,「他是不是很討厭我。」想到央出門前說的話他更難過了。

         「我去跟他談談。」勒特伊放下刀叉一臉嚴肅,「我不能坐視你被人類欺負。」

         「不用了啦……」凜冰插起一塊牛排小小聲地說:「也是我不好,隨便就跟他簽約。」

         「天啊,」克里斯驚訝地看著凜冰,「你居然道歉了?對人類?」

         「我說對人類感到愧疚根本就沒有必要。」狐蔦涼涼的說著,「反正怎麼說都是人類想利用我們而已。」

         「嘛,」安裴喝了口水,「現在重點不是人類,而是格鬥會。必須在那之前搞定赫里亞的魔力問題。」

         「放心吧,頂多到時候把凜冰的契約者打暈收取魔力。」海特凹著手指關節,發出咖咖的聲響。

         「不然就下春藥吧,對那個人類。」克里斯笑笑地總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