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葉修心滿意足的走出房門已經是五天之後的事情了,前來替兩位病患把脈診治的微草新任住院醫師總覺得某Alpha的脈象摸起來有些腎虛,瞧了眼容光煥發的麻煩Omega,默默給蘇沐秋的藥裡加了幾味補氣的處方。

其實蘇沐秋有些冤枉,身為一個Alpha的自尊心大受打擊。

發情期的Omega本來就不是非易感期的Alpha可以輕鬆負荷的,何況蘇沐秋累了好些天,還完全捨不得折騰葉修,相反地,葉修希望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五天下來差點被榨乾,再多兩天蘇沐秋都要懷疑自己會精盡人亡。

不過,葉修開心就值得。

只要葉修喜歡,自己也就高興。

病患一號起身,換病患二號坐到醫生前。蘇沐秋離開一段距離後葉修迫不及待跟舊識的小孩嚼起耳根子。

「小袁,我請你帶的東西你帶來了嗎?」

小年輕不懂為何葉修要如此鬼鬼祟祟,遂跟著壓低聲音。

「葉神啊,你這件事不先商量一下?」袁柏清眼神撇向一邊站著的Alpha。

「不用,那邊那個讓他去吧。」葉修也撇了一眼蘇沐秋,看著他滿是困惑的眼神把小年輕的頭扳回自己身上。「你帶了沒?」

醫生搖頭如搗蒜,橫的:「當然是!沒!」

「哎?」

「等等葉神你別誤會!當初那幾份藥用光啦,我老師急著去取,還在路上呢!」

「在路上?」

「是是是在路上。」

「好。」那再給你們一段時間吧,別忘了微草流出的藥方欠我的。葉修霸氣的抄了一組號碼扔出去。「錢就刷我弟的卡,需要多少不用客氣。」

「好好好好。」微草新任醫師對著葉修的臉給從未見過面的葉家弟弟默哀。「除了這個,葉修你還有什麼要求嗎?」

「應該是沒了。」葉修手一勾,把退後幾步讓他們講話的蘇沐秋勾回來,舒舒服服讓他手交叉垂在自己胸前,自己後躺在他肚子上,翹腳。「對了,我要上前線。」

霹靂鏗瑯。

醫生大暴走。

「大哥!你這事情去找王醫師張醫師徐醫師講!我不是你的主治我只是個代理的啊!」

葉修垂著眼瞼,身上還帶著一點睡醒後剛洗過熱水澡的慵懶與愜意,久未曝曬在太陽底下的肌膚透著淡粉,整個人軟弱無骨毫無殺傷力,只是看似隨意的把玩著蘇沐秋的手指。

「葉修!」

「我沒有商量的意思。」葉修笑笑的說。「已經決定好了,剩下只是時間的問題。我個人認為在發情期剛結束的這段時間最為保險,你覺得呢,沐秋?」

「給我一天時間休息一下,就完全沒問題。」

「我不是在問你的問題。」

「你更不用我擔心不是嗎?我相信你。你說可以,就可以。」蘇沐秋動了動手,手指扣進葉修手指裡。「你是我最初、最後、最好的搭檔。」

「我就收下你的稱讚了。」葉修也扣緊了手,低頭笑笑。「可是,如果我不滿足於搭檔的關係呢?」

「好了兩位我就問一個問題。」

袁柏清突兀地舉手到兩人眼前揮一揮,眼神已然死亡。

「說吧,你們什麼時候結婚?」

「大概是打完這場仗,帶他回家見父母才結婚?」語尾高揚,葉修用了調侃的語氣,卻也遮不住愉快的好心情。「小袁,這種立旗方式不會太欺負人了嗎?沐秋都發生過那種事了,這樣的假設不是更讓我和他不得在一起?」

「呃、呃?不對啊葉神……」

「你的問題造成沐秋小心靈的破碎和受傷,心裡的陰影不是那麼容易能清除的,身為醫生你應該比我清楚,這樣的狀況下又刺激他,你是不是應該賠償呢?」

「咦?他受傷?」

葉修暗地裡給了蘇沐秋一拐子。

「你看,他痛得都流出淚了!你要怎麼負責啊醫生?」

「咦?咦咦?呃?」

「小袁,我看你最好現在先去洗乾淨脖子準備領醫療失誤說明書,王杰希那個老好人不會判你太重的。」

「是、是。我立刻就去!」

「好了,上面所講的都是開玩笑的。」葉修換個姿勢,翹起另外一隻腳,表情不變的說。「別緊張啊。」

「葉修!」袁柏清氣得跳起來,手拍在桌上撞倒了筆桶,原子筆骨嚕嚕的掉到地上。「你幹嘛開這種玩笑!醫生會擔心你曉得嗎!」

「調劑一下身心而已。」葉修彎腰低頭撿起了筆,手指輕轉讓它在手上打轉。「沐橙的事情,現在處理得如何了?」

「誰知道!別跟一個醫生打聽其他事情。」袁柏清喀一聲關起醫療箱,把所有物品掃進公事包裡,搶回葉修手上的筆塞回筆桶,白袍一甩氣沖沖的就開門走人,門關起時整個門框都在晃動。

「啊,生氣了。」

「當然會生氣,誰讓你開那種玩笑。」蘇沐秋揉著被撞疼的腰側:「他很關心你,別亂來,你說的話會嚇到小朋友,等一下記得道歉。」

「好,等一下他再過來我會道歉。」

「乖。」蘇沐秋親吻著葉修的髮旋。「那你把他趕走了想跟我說什麼?私奔?」

「我有說過我要和你走嗎?」葉修反勾了他的頸子,把人帶離自己近一點。

「沒有嗎?」蘇沐秋問。

「沒有。」葉修斬釘截鐵的說。

「好吧。」蘇沐秋改成親吻葉修的額頭,往下挪過顫抖的睫毛,輕輕的貼在唇上:「我會讓你改變主意。」

心、身體、靈魂,都是我的,好不好?

「別弄,小袁很快回來。」葉修壓下蘇沐秋想往他腰部攀上的手。

「他為什麼會回來?」蘇沐秋把舌頭探進溫熱的口腔,輕輕舔了一口柔軟的舌根,很滿足於葉修敏感得後縮的反應。「別擔心,我親一口就好。」

咳咳。

咔啦——

門緩緩打開,剛剛生氣走出去的醫生尷尬的又回來了:「我剛剛想到這裡是我的診療室,應該出去的是你們兩個,請不要在這裡打情罵俏。」

「袁醫生,抱歉了。」葉修遵守約定先道歉,才鬆開勾著的手,端正坐回病患該有的樣子。「您似乎忘記開藥給我們?」

微草的醫生決定放棄再和這兩個人說些醫療以外的事情,那只會害他得少年高血壓。

「藥方都送去給藍雨了,你們只要按照時間記得吃就好。前三天煎水藥,戰場上算你們方便,我跟王醫師談過改成粉狀,一天兩包配水吞服,絕對要記得吃!」

哦?葉修眼睛一亮。「王杰希放人了?」

「微草只負責開藥,放不放是張醫生和徐醫生的事情。」袁小朋友幫微草把事情撇得一乾二淨。「但前提是你必須通過明天在訓練室的測驗,不及格沒有人會放你走。」

「好啊!」葉修答得爽快。「介意我問個問題嗎?」

「你說。」

「微草和藍雨關係緩解了?怎麼處理我的事情動作這麼快。」

「我們不需要溝通,葉神。」袁柏清自筆桶裡抽了支毫無特色的筆扔給葉修。「藍雨放過來的微型監視錄音機,同步傳輸所有錄製的內容回主機,請打消逃跑的念頭,也請不要在你們臥房以外的地方做公共不宜的事。」醫生心情不錯的瞧著表情開始有崩塌的蘇沐秋……嗯等等,為何是蘇沐秋?

「負責監聽影像的是誰?」殺氣外露的男人突然抱緊了葉修。「藍雨的?微草有嗎?」

「呃微草沒有……」

「葉修,抱歉,我沒注意到。」蘇沐秋宣示性的又親了口喜歡的人,這次把那支筆倒著扔回筆筒,整個人把葉修完全遮住:「不會再給別人看到了。」

葉修戳了戳蘇沐秋的臉頰,輕鬆無辜的眨眼:「沐秋,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碰!

蘇沐秋拉著葉修的手一路穿過一條條的走廊回房間,剛踏進屋子,他立刻轉身關門,狠狠把葉修壓在門上接吻,一腳插進葉修雙腿之間阻止他把腳合攏。

「等一下、沐秋,等等。」

葉修稍微躲開又被追逐上來的唇舌糾纏,撬開牙關鑽進口腔內掃蕩,手也不停歇的扣住葉修的手腕抓在同一隻手上,另一手抽開葉修的皮帶,拉起上衣貼上柔韌的腰部情色的摩娑。

「唔……沐、嗯唔……」舌頭被纏綿的卷繞起重重吸吮,頭偏往哪邊逃蘇沐秋都可以比他早一步預測到,雙唇更重的碾上他的,貼得密不透風,話都說不完全。

蘇沐秋大腿貼著葉修仍被褲子束縛的器官磨動,手往上滑,掀起葉修的上衣,讓他這陣子滋養下長出點肉的小腹和胸膛暴露在空氣中。

蘇沐秋暫時放開被他肆虐得豔紅的嘴。

「這裡有沒有?」

「……有什麼?嘶!」

葉修疼得出聲,蘇沐秋舔著被他咬出細微傷口的嘴唇,把唇瓣含進口裡用牙叼著輕扯,好像在威嚇著再不說清楚就從這裡開始把你吃掉。

「監視器。」

「你在吃醋嗎?蘇上校?」葉修答得牛頭不對馬嘴,主動把軟舌探進蘇沐秋口裡,果然立刻又被叼住,吻得他面頰發紅喘不過氣才鬆開,雙腿微微發顫,剛過了發情期的身體還記得那種銷魂的滋味,情慾來得無聲無息。

「你不說的話,我不介意就這樣讓你穿戴整齊的被我壓在沒鎖的門上高潮。」

嗯,那聽起來很不錯。

葉修喘著氣。

他可受不了蘇沐秋太溫吞的做法,身為Alpha有侵略性一點好嗎?他的胃口可是被養叼了。果然跟微草要求變回Alpha的藥是對的,不夠爽可以壓回去。

「我忘了跟你說,沐秋,其實你不在的時候很多人向我告過白,我可是很受歡迎的。嘛,然後我……」都拒絕了。

葉修沒有把話講完,他眨眨眼等著蘇沐秋的反應。

蘇沐秋也對他眨眨眼,咧開嘴笑了。

「你別叫太大聲哦,外面會聽見。」

 

 

葉修很快就發現蘇沐秋是在說真的。他以為隔著衣服蘇沐秋碰不到讓他興奮的地方,不可能玩到他怎樣,直到他注意到自己在蘇沐秋面前沒有一處不是敏感點,蘇沐秋的手指、蘇沐秋呼氣碰過的地方,每一處都回應他不可思議的熱度。

「唔……蘇、啊!蘇沐秋!」語尾黏膩,葉修喊著情人名字的聲音沙啞難耐,手指掙扎著想往下撫摸自己,卻被壓制著貼在門上動彈不得。蘇沐秋隔著薄薄的秋季襯衫愛撫他,溫暖的手掌在他胸膛上打轉,掌心與他的肌肉密合,只是放著就讓葉修舒服得嘆氣,食指與中指夾著他的左乳尖擠壓輕扯,血流順著動作被誘導上衝,就算看不見,葉修也知道他的乳尖該是怎麼充血挺立,在愛人的撫弄下變得柔軟又再次硬起,針刺的快感如同電流一樣竄過脊椎,流向牛仔褲裡被束縛的部位。

「碰碰我、沐秋!哈啊、幫我……唔!」

太誇張了,怎麼可以這麼有感覺?

克制不住的呻吟從微張的口中溢出,葉修掙動著身體不自覺想閉合雙腿,反而被卡在中間的腳更用力頂到門板上。

蘇沐秋對著葉修發紅發顫的外耳殼又咬又舔,弄得濕漉漉的,全是他的味道。

他承認他嫉妒他吃醋,但他就是不想讓別人看到葉修情動的模樣,而且、而且葉修分明知道,難道他不在乎嗎?

想到此,蘇沐秋吹了一口氣進葉修耳裡,看到他反射性的縮起脖子,喉頭滾動發出美妙的聲音。

「葉修,小聲點,會被聽到哦。」

蘇沐秋故意在愛人同一隻耳邊說,刻意的冷落掉一邊會讓葉修覺得更加不滿足,就會更主動貼進他,向他要求更多。

迷濛的水霧漸漸聚起在葉修眼裡,他感覺到葉修抬腰在他腿上磨蹭,臉色緋紅,好像想要忍又不想忍,求助的望著他。

蘇沐秋手上繼續用力,葉修漂亮的眼睛立刻又染上了情色的味道,黑髮在門板上蹭得亂了,混合汗水和唾液黏得一片片的。

難受……

又好舒服。

大腦黏糊糊的,熱度要把全身都燒起來,光是想像蘇沐秋在看他,分身就一跳一跳的漲得更大,繃在牛仔褲裡無法宣泄,粗糙的布料刺激敏感的器官,葉修低聲嗚咽,大腿不住地打顫。

耳朵,不行。蘇沐秋的聲音該死的吸引他,像惡魔的蠱惑,讓他放下不必要的矜持享受快樂。他都分不出水聲是來自蘇沐秋的舔吻,或者是後方分泌的黏液在內壁貪求的蠕動下發出的邀請,當然也不會知道他的模樣在蘇沐秋眼裡有多誘人。

「沐秋!」葉修紅了眼眶,忍不住哭求:「碰一下、哈啊!……你…唔、沐秋……啊、啊啊!」

蘇沐秋沒有碰他下身,他低頭含住葉修被冷落的右乳,他的愛人就渾身緊繃,拔高的聲音是他聽過最漂亮甜膩的情話。

他鬆開葉修的手扶住他撐不住向下滑落的身體,指尖往牛仔褲中間輕輕一探,沾了滿手濕潤。

「射了?」

他看著葉修,戲謔的問。

「……明知故問,蘇沐秋你個流氓。」葉修燒紅了臉,被翻過身抵著門板,放鬆的警戒心立刻升了起來,他轉頭瞪視蘇沐秋。「做什麼?」

一支筆在他面前晃動。

「監聽器,哪裡還有?」

「你還在糾結……」

圓滑的筆蓋滑進葉修口腔,刮著他的上顎抵住他的下半截話。

「我很糾結。」蘇沐秋坦誠。「我喜歡你,不想分享你的表情給別人。」

「泥仙拔收疑楷!」筆含在口裡,葉修抗議的話都說不標準。蘇沐秋手臂撐著他的腰,手掌卻按著舒緩的頻率在他射過一次的器官上磨蹭,不讓他燒起的火熄滅,卻也不加柴火,吊得他難耐。

「舔濕它,想像它等一下放進你體內的樣子。」

蘇沐秋轉動拆了電路的筆型監聽器,讓它壓在葉修舌面上。

「它會撐開你緊縮的入口,不對,現在那裡應該濕了,黏滑的流出來沾在內褲上,粉嫩的小嘴張合著想吞進什麼能止癢的東西。」

葉修含著筆,用舌頭去卷它、弄濕它。

「一插進去,你就會把它吸得很緊,你的身體喜歡品嘗它,一層一層的吸著想讓它更大力的欺負你,想要它幹你、滿足你。」

葉修吸著筆,用臉頰、用舌面去摩擦,他移動著頭吞吐著筆,好像在和它性交。

「但是不夠,這支筆太細了,你可以用它射出來,可是你不會滿足。」

「沐秋……」葉修張嘴,筆被他的唾液沾得濕淋淋的,貼在他口內的臉頰邊。「讓我射。」他祈求:「沐秋、用筆也好,手指也好,插進來讓我射……」

我受不了裡面空虛的感覺。「好不好?」

蘇沐秋差一點就答應了。

差一點就跟發情期期間一樣什麼都答應了。

「不行。」

他讓筆勾著葉修的舌頭,貼在一起的身體可以感覺到葉修每隔幾秒的輕顫,還有軟得只能把體重交給他和門板的雙腿。

「你告訴我這裡有沒有其他監聽器前我不會脫你衣服。」

「唔……」

指尖刮搔葉修褲子下的雙球,他知道葉修的腳又軟了一分。

「還是不說嗎?」

「說了、你怎麼樣……」

葉修似乎在和他談條件。蘇沐秋眼神一暗。

「按照你想要的,用這支筆插到你射!」

於是他又看見葉修眼角濃郁的笑意。

「沒有了,都沒有。」葉修含住筆,又把它弄得更濕,然後吐出它,手哆哆嗦嗦的離開門板解開褲頭,拉著蘇沐秋的手滑到裡面。「來,你答應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