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

 #被迫出櫃的日子#上學好困難 #誰把那個神經病帶走 #論被偽娘陰的慘劇

*接龍文,我親愛的搭檔  @火楓 

*奇幻學院風(含BL,可能有生子)

*這是一個從副標就可以看出來很悲慘的文,首章就爆了一萬我也不曉得接下來會怎樣了

 

----------------------------------------------------------------------------------------

 

     「這世界在創始時原本是人族與異族共同生活的世界。但人族嫉妒異族漫長的生命及異能,異族認為脆弱的人族不應與他們共存。於是異族與人族開始了長達數百年的交戰,最終創世神勃然大怒,將世界一分為二,成了人界及異界。」
     「分為兩界後人界迅速發展成了安穩的世界。而在異界中,異族們則是為了土地長期爭戰不休,在一千年前各族下定決心終止戰亂,因此簽訂了和平契約。不願遵守和平契約的異族們紛紛逃向人界墮落成了叛族,被叛族迫害的人類只好向異族求救。可在世界分裂之時創世神對異族下了詛咒,離開異界到人界作亂的異族死後的靈魂將會消逝再也無法轉世。為了躲避這個詛咒因此建立了學院,人族可在此與異族簽訂夥伴契約使異族前往人界殺死叛族,而人族也可獲得簽訂契約的異族的部分能力。」
     「即使如此,至今仍是有不少叛族存活於人界,這也是為什麼你們會在Phantasia的原因。」有著花白頭髮的老教授面對著人類學生們說到,「現在,請各位按照課本上的指示召喚出自己契合的夥伴吧。」

     也就是說,這是為什麼我總會在各處遇到奇怪的事。
     央單手撐著臉,邊瞧著課本上不甚熟悉的通用文字邊這麼想著。
     事件體質--他胞弟是這麼形容他的。走在路上就能遇見被惡魔附身的不良少年恐嚇的朋友,最後兩個人都被打到差點進醫院;又或者只是站著,飛到一半墜機的羽人便會砸到他頭上,之後才知道他是來俘虜人類小孩子帶回去馴養的變態,鬧到員警沖進他家找失蹤小朋友。
     在央走神時他旁邊的同學已經開始做起了動作,熟練的手勢和流暢的音調,單是瞧著就知道不是初次接觸到這部分理論的人,和兩個月前剛考上這所學院臨時惡補許多知識的他全然不同,於是央果斷就放棄自己研究那些串不起來的單字句子,轉頭開始向同學討教。
     等到他面前倒五芒星的小型陣法開始發光時,全班都已經開始和召喚出來的小生物進行溝通了。
     「每次都是一樣的說詞,那老頭講不膩啊。」凜冰小心翼翼的趴在窗口偷看著教室裡的人類們召喚的動作。覺得有些疲憊的他換了個姿勢繼續偷看,毫不在乎自己身上穿著短裙險些走光。
     「嗯?」百無聊賴的他定睛看向其中一個正在召喚的人類,陣法飄散出精純的魔力。
     凜冰舔了舔唇,「這魔力倒是挺對我的胃口,讓我想想怎麼吃到手呢……」突然他察覺到陣法的異動,瞬間出手將即將被召喚出來的異族打了回去順便威嚇一下對方。
     「那就這樣做好了。」凜冰笑著更改人類的召喚陣法接著透過被更改的陣法出現在人類面前。
     「啊----」
     教室裡突然傳出一陣驚叫,半數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同一個人身上。
     人……不對,能從召喚陣裡出來的通常都不會是人類,更何況她長得也不怎麼像個普通人。央看著自己桌上明顯跟其他同學不一樣的生物按了下額角,覺得略有些頭痛。
     「妳……」讓開一下。「我想檢查一下召喚陣有哪裡畫錯,麻煩妳移動一下,我想如果妳急著回去,教授可以幫妳想辦法。如你所見我不會遣送法術。」
     看著一臉無奈的人類及怒火中燒的教授,凜冰踏出召喚陣。順手朝教授的方向放下好幾個阻礙的陣法。「可是我不想回去呢。」他勾起嘴角,將手勾在央的脖子上,刻意貼到對方的耳旁說到,「畢竟是你將我召喚出來的不是嗎?主人。」
     瞬間凜冰的腳下出現了花紋複雜的陣法,發出幽紫色的光芒。他抬頭直視著對方,「吶,看著我的眼睛回答。你叫什麼名字?」

     藏青色。
     這是第一眼的感想,那雙眼睛像是深色的藍玉,柔順誘惑、卻沒有表面看來那麼平滑,以至於他險些就真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這位魔族的……」應該是魔族吧?「的小姐,我想這是場誤會,我想召喚的只是跟我契合的普通異族,就像其他人一樣。」央抬手展示般回轉了半圓,收回手再次望向那雙眼時已經沒了最一開始的動搖:「而且,在問別人名字前應該先說出自己的名字?」
     「真是不懂情趣。」凜冰收回手不滿的噘嘴,「紳士不是應該要懂得禮讓女性嗎?讓淑女說出自己的名字可真失禮。」雖然自己也不是女性就是了。不過……「我可是沒那麼容易放棄的啊,跟魔族簽約可是比跟那些低等生物簽約還要好一些。」凜冰並未收回腳下的陣法。只能速戰速決了嗎?瞥見教授正怒氣衝衝的朝這裡走來的他心想。
     「吶,人類。說出你的姓名與我訂下契約。我可以給予你你想要的一切。」凜冰媚笑著開口,與生俱來的魅惑能力隨之而出。
     「我、」央開始面臨此生最大的問題之一。從小,或者不能說從小,大概在他身邊的人都開始追求學校裡或班級裡最漂亮的幾個女孩子時,他就知道他和那些人不一樣。
     可愛柔軟的女孩子在他眼裡是純欣賞的物種,大概跟看見貓狗小動物一樣會使人心情很好,卻沒有朋友說的心跳噗通噗通、臉紅緊張的情緒。相較之下身邊的男性同學不經意的小動作有時反而會使他在意很久。
     於是他知道自己的性向和部分人不同。
     但眼前這個『女孩子』卻又讓他困惑了,因為他身上透露出的感覺真的很……
     就快沒時間了,凜冰瞥了眼憤怒的教授正把他下的阻礙一個一個打散朝他們前進。
     「告訴我嘛。」決定速戰速決的凜冰整個人貼到央的身上,魅惑的香氣自他身上散出。
     「央。凡爾那。」
     真的很漂亮,從柔順的黑髮到瀏海末端透出的眼,還有貼在身上比起柔軟比較像充滿彈性的觸感……該說是什麼?遇到天菜?
     一股濃烈到說不出的香氣讓央一陣頭昏,回過神來時已經道出了自己的全名。
     「央·凡爾那,那麼,妳又是誰?」
     「凜冰。凜冰·赫利亞。」凜冰勾起唇角附在央的耳邊輕聲說道,「那麼親愛的央,請跟我一起說,」凜冰輕笑著看向離他們只差幾步路的教授,「我,央·凡爾那願意與凜冰·赫利亞簽訂……契約,一生相隨不離不棄。」為了確保契約能順利簽定,凜冰身上的香氣變得更加濃郁。
     『我,央·凡爾那願意與凜冰·赫利亞簽訂……契約,一生相隨不離不棄。』
     像被蠱惑一樣,央平板的複述跟眼前魔族一樣的話。
     凜冰?契約?怎麼都是些不太懂感覺似乎也不太妙的名詞……一生相隨不離不棄好像也不太對……等等,一生相隨不離不棄?!
     央猛地回神,映入眼前的卻只有前一刻還很順眼的魔族得逞的笑。
     「……我靠?」
     「很好,」放開對方,凜冰開心的笑著,「請多指教了,親 愛 的。」
     終於簽訂好契約了,凜冰伸手拉開對方的衣領看見在胸口處的狀似月牙形狀的魔紋滿意的點了點頭。
     「凜冰·赫利亞!」教授怒吼,「你不在格鬥學教室上課跑來這裡做什麼!還簽了這鬼契約!」「囉嗦死了臭老頭,」凜冰向教授吐舌,「反正契約已經簽好了你也阻止不了。」
     怒火中燒的教授險些沒被氣到暈倒,「我讓他們簽的是夥伴契約,夥伴契約!你跟凡爾那同學簽的契約哪裡是夥伴契約了!」
     「等等,教授,所以我這是什麼契約!」
     對話角度往完全不妙的方向發展,當事人央覺得很心塞。
     「這是什麼東西?這個女孩子是誰?我剛剛又怎麼了?」誰都不要欺負一個剛入學什麼都只有略懂的新生啊!
     「恩……讓人家說有點不好意思吶。」雖然語氣嬌羞但凜冰眼神遊移,一臉心虛。
     「伴侶契約!赫利亞同學跟你簽的是伴侶契約!」教授怒吼,一臉恨不得立刻死去的表情,「天啊這要讓我怎麼跟赫利亞公爵交代,全世界都知道赫利亞公爵要讓你去跟王族聯姻的啊……」
     「放心啦我底下還有弟弟妹妹能扛呢。」凜冰毫不在乎的開口。「嘛就是這樣,我以後就是你的人啦親愛的!」他熱情的勾住一臉心死的央的手臂。

     央已經死了。
     好吧他想假裝自己死了。
     開學第一周就娶了一個不但是非人類還是貴族還是女孩子的迷之魔族,對方一臉明顯是為了逃婚,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後宮遊戲才會出現的套路?
     「那個,妳放開我一下……不對我該跟妳談談,這契約什麼的,能取消嗎?」他自帶寒霜氣場,對著凜冰發聲。
     「當然不行啦你在說什麼親愛的,」凜冰一臉訝異地看著央,「你不知道各種族都是很在乎契約的嗎?難道你想解除契約嗎親愛的原來你是渣男,我居然所托非人嚶嚶嚶。」說到最後凜冰開始啜泣。
     「你也答應要跟我簽伴侶契約的,需要的話我可以再把剛剛那段話重新放一次嚶嚶嚶。」
     「妳居然還錄音!」
     天下最惡毒果然是女人心。央徹底震驚。他想這或許就是他不喜歡女人的原因……純粹胡扯。
     「等等妳、妳過來一下,我有話必須跟妳說清楚,教授我下半堂請假可以嗎?很抱歉謝謝你!」
     「廢話啊這是當然的,就是為了防渣男好嗎。」凜冰放棄假哭一臉正色地說,要不是想逃婚然後對方的魔力對胃口,自己幹嘛簽伴侶契約而且還是跟人類簽。「走就走啊我才不怕你哼!」反正我武力值比你強。
     「教授我也要請假。」凜冰對教授喊了一句跟央走了出去。
     「我不是你這堂課的教授啊,赫利亞同學!給我回去上課!」教授看著兩人離開教室的背影怒吼。

     談事情時最好的地點是天臺,接著是體育倉庫、最後是廁所。
     央評估了各個地點的距離,跩著凜冰進了最近的空教室。
     「凜冰·赫利亞!妳聽著,我不可能跟妳簽定什麼伴侶契約,我只是個普通人類,任何魔族或其他種族來找我碴我都應付不了,更惹不起貴族!同時我不曉得妳是對我用了什麼法術,但我必須老實告訴妳,我一點也不喜歡妳!」
     一口氣說了一長串話,央有點喘,吸了一大口氣才接著說。
     「還有件更重要的事情,我對女孩子沒有任何一點興趣,赫利亞同學,妳會後悔的。」
     凜冰看著眼前的人類歪了歪頭,「我想我應該要跟你申明幾點。」他伸出手扳著手指算著,「第一,我剛剛說過了契約是很重要的,已經簽了就不能反悔,除非雙方同意消除契約,不過我這裡是不會反悔的,暫時不會。第二,你不用擔心被找碴的問題,我剛剛也說了,契約只有雙方才能解除,對王族來說被簽過伴侶契約的聯姻對象他們是絕對不會要的,在我父親那裡我也沒有絲毫價值可言所以他也不會對你出手,更別提我的兄弟姊妹們了。」
     「第三,我也不需要你喜歡我,要不是剛好你的魔力對我胃口我也不想跟人族簽契約謝謝。反正你也能交換得到我的部分能力至少比那些低等一族的能力還要好多了。最後,」凜冰伸手解開襯衫的扣子將襯衫自身上脫下,「我是男的。」白皙平坦的上身就這樣裸露在對方的面前。
     噢……
     央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最終還是沒忍住撫額歎氣的衝動。
     「好吧算了,既然這樣我們還是先說清楚。」事情已經發生,既然短時間看起來無法補救,那就走一條互退一步的道路吧。
     「也就是指,」央按著額頭,從指縫裡無奈的看著初見面的魔族:「我暫時接受這個契約,到妳、你同意取消契約為止,你可以暫時逃離你討厭的婚姻到你高興。不過對我而言,我只會把它當成普通的夥伴契約,在你那些婚約物件以外的人面前也請你不要特別提這契約的不同,至於你所說的魔力對你胃口和……你可以交換給我的能力,可以解釋一下嗎?」
     「親愛的你終於百分之百接受契約了我好開心。」凜冰笑嘻嘻的坐在桌子上,「那就這樣一言為定,不過關於伴侶契約這件事學校管理層那裡是一定藏不住的所以請見諒。」他愉悅的傳了個飛吻給對方。
     「我說的魔力對胃口就是對胃口啊,你的魔力給我的感覺挺好吃的,所以才選了你簽約。你看,天族的魔力有種臭味,妖族的魔力有種臊味,龍族的魔力都是銅臭味,矮人的魔力完全沒有味道,精靈的魔力雖然有種甜味可是吃久了會膩。」凜冰絲毫沒有得罪它族的自覺。
     「親愛的你的魔力就不一樣了,有種很香很好吃的味道,所以我才要跟你簽約嘛!」凜冰有些害羞的捧著臉說道,「至於我的能力,我能給你超越常人的體力及速度和永無止盡的知識。以及,」凜冰彈指,整間教室瞬間被冰凍結,「龐大的魔力。」他揮了揮手,被凍結的教室立刻恢復成原狀。「不過你體內的元素有可能會跟我不一樣不過也沒關係,只要有充足的魔力在要施什麼法術都可以。至於魅惑能力的話是種族天賦你學不了。」凜冰跳下桌子貼在對方的身上,「就是這樣啦,請多指教親愛的!」順便咬了下對方的耳垂。
     央蹭蹭蹭退後三大步。
     「……好、好吧,別喊我親愛的,赫利亞同學我跟你不熟。然後既然你是男人,你為什麼要裝做女孩子的模樣?這樣我真的很……不習慣。」
     還有那奇怪的魅惑之力我就不跟你計較,但是不准再對我使用。
     央扶著桌邊,吞了口口水。
     「那今天就這樣吧,我下一節還有班導的課,有需要向你借用能力時我再通過契約找你吧。」
     「不要!」凜冰噘起嘴拒絕,「我就是要叫你親愛的。」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對方,「我是男人嗎……?恩可以說是也不能說是吧?你可以去查查跟王族聯姻的魔族必須是什麼樣的,圖書館有。這是常識要記得啊親愛的。」異常慌亂的對方讓他覺得十分有趣,「至於我為什麼要穿女裝?當然是因為好玩啊。不過好像要上課了呢親愛的,」他走過去整理好對方的衣服,「快去上課吧。」惡作劇般的在對方唇角輕吻,「謝謝招待!」
     等等就去準備一下搬家的準備好了。
     央開始思考來念這間學校的對錯與是否翹掉班導的第一節課去圖書館補充知識了。
     魔族難道都是這樣的嗎?真不愧是個惡魔,果然比天使什麼的可怕多了。不過……既然他說他是個男人、呃姑且算是,那就這樣相處下去好像會發生什麼不可抗拒的事情。嘛也算了,反正他不可能喜歡上這樣一個怪異魔族,他也是會挑物件的。
     央•姑且算是個處男•凡爾那站直身,回味著嘴角遺留下的柔軟觸感,凜冰赤裸上身的畫面突然又閃進他腦中。
     他不是變態。
     央輕咳一聲。
     他只是在思考魔族的體格不算差,整體來說確實有練過點武術的肌肉,或許可以向他討教近身格鬥術一類健康充滿汗水味的問題。
     「算了還是別想這些,上課上課!」

     凜冰看見對方離開的身影後愉悅的穿上襯衫,用水鏡確認自己的打扮沒有什麼不妥後直奔行政處。
     「我要換宿舍!」凜冰站在一臉嚴肅的天使面前開心的說著。「赫利亞同學根據學校規定你必須……」天使看著眼前全校都知道的麻煩精面無表情的開口,卻被凜冰打斷,「讓人家換宿舍嘛老師,人家想跟凡爾那同學一起。」魅惑之力再度出動。
     「……系級學號姓名班級宿舍區?」天使沉默的幾秒後問道。
     「我只知道系級跟姓名啊老師,幫幫我吶。」
     凜冰媚笑著加強魅惑的力量,接著看見天使開始替他處理的動作笑的更加開心。
     「處理好了,你之後的宿舍在B區。這裡是詳細資料。」天使遞過來剛影印出來的資料,凜冰接了過去順道解除了力量。「謝謝你啦,老師。」他笑著離開,聽見身後傳來的怒吼心情更加愉悅。
     真是期待央等下的表情啊。
     最後央沒有跑去圖書館,他一到教室就被全班施以注目禮,無數好奇的目光差點直接把他戳死,只好隨隨便便捏了個拙劣的謊言硬是把整件事情弄得像一場玩笑、賭注、意外等混雜在一起,他自己也搞不懂什麼東西的東西,幸好同學們似乎智商也不太高,聽他唬爛二十分鐘後居然也相信了。
     謝天謝地。
     央擦著冷汗,祈禱遲到的導師快點進來上課。
*
     凜冰哼著歌拿出手上的鑰匙打開了央的宿舍的房門,「欸妳是誰?」一名將頭髮挑染成鉑金色的人類少年一臉驚恐的放下手中的雜誌。「這是純男宿小姐妳走錯了。」
     「我沒有走錯啊,凡爾納同學不是住這裡嗎?」凜冰走進了房內自顧自的開始擺放自己的物品,瞬間凜冰的東西占滿了半間宿舍。
     「我今天開始就住在這裡啦,請多指教了人類室友!」凜冰傳了個飛吻過去。
     「欸?!」
*
     語言課挺枯燥乏味的,央跟著同學一起念完國際音標,用三種語言做自我介紹後還有點時間,身為一個標準大一生,他開始觀察起他未來四年的班導。
     班導是個精靈,看起來很年輕文弱,不過精靈這種東西的外表都會騙人,不可以貌取之。
     精靈很快注意到他的視線,朝他一笑後快步走近。
     「凡爾那同學,有任何問題嗎?」
     「跟課堂無關,教授。」
     「沒有關係。」精靈微微彎腰,貼近人類的視角。
     「嗯。」央撓撓頭:「我想請問一下,魔族赫利亞家族的事情。」
     「赫利亞家族?」精靈教授:諾希愣了一會疑惑地問道:「怎麼會想問赫利亞家族呢?他們家族的事蹟倒是有挺多的,凡爾納同學是想問關於赫利亞家族的那些問題呢?」他看著眼前的人類想到今天發生在對方身上的事情後替對方默哀了幾秒。
     怎麼會跟那個惹禍精扯上關係了呢凡爾那同學。
     「哪些問題?」央可沒想過一個沒聽過的家族名會有很多事蹟,他原本只想稍微問一下大概的情況和哪方面的貴族之類的,教授這麼說反而勾起了他的好奇心。「赫利亞家族在魔族裡是很大的家族嗎?還有……魔族的性別是怎麼分的?」
     「我先從魔族性別開始說明好了,」諾希拉了張椅子坐下,「魔族與人類性別分類相同,但多了一個性別為中性,中性的魔族不論男女皆可生育。魔族的性別不是由出生決定而是在成年時經由性分化決定。」諾希不知從那裡變出一杯水捧在手上,他喝了一口水後繼續說道,「性分化你們會在初級種族理論裡學到所以我就不在多說,至於赫利亞家族的勢力就要說到天族及魔族的戰爭。」
     「至於戰爭的詳細原因世界歷史學的教授會教到,因為這歷史解釋起來有點長。在天族與魔族的大戰裡由三大將軍領軍攻打天族,戰爭結束後三大將軍便成為了魔界三位非皇室血統的公爵。赫利亞家族便是其中之一,佔有魔界四分之一的兵權。」諾希想了一下,「基本上魔界的資源是由王族與三位非皇室公爵平分,所以你可以知道赫利亞家族勢力有多龐大。不過赫利亞家族裡的子嗣也很多,基本上每代赫利亞家族的家主都會有十個以上不同母親的子嗣。」
     「這也造成了即使赫利亞家族勢力龐大後代子嗣也會資源不均的問題。因此許多子嗣便會被迫與其他勢力聯姻增強家族勢力。這邊是赫利亞同學為什麼要跟你簽訂婚,咳!契約的原因。」諾希輕咳一聲。
     「但是……教授,和我簽契約沒有任何好處,我什麼背景勢力都沒有根本幫不了他。」央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那位有點神經病的魔族會一直纏著他,何況他其實並不想要捲進什麼事件,更正確來說就是不想參進各類事件裡,他才會來到這個學院。
     央還想再問些什麼,只可惜下課鐘準時響起,看在全班同學沒一個想為了他延遲下課的情況下央只好謝過教授,默默收拾課本準備去吃點午餐。

     「親愛的!」等在教室門外的凜冰開心地撲了過去,「我們去吃飯吧去吃飯!」
     Why you are here!
     央的內心是崩潰的,外表也是。
     「……不准叫我親愛的。」
     「要求駁回。」凜冰笑著勾住央的手臂,「親愛的走吧我們去吃飯!我還換了衣服陪你吃飯呢喜歡嗎?」凜冰換下原本的白襯衫搭配素色短裙的穿著改成了整套的水手服,完完全全是日本女子高中生的打扮。
     「不喜歡,一點也不喜歡。」央認真的搖頭否決,試圖掙脫手臂卻未果。「我對女孩子過敏,對偽娘過敏對魔族過敏,對一直來纏著我的怪人過敏,麻煩你放尊重點,不是每個人類都吃你這一套。」
     「你!」敢說我是怪人?凜冰咬了咬牙似乎有點發怒的跡象,深呼吸了一口氣後鬆開手說道:「好,人類。我也跟你說清楚女裝是我的興趣不准你批評,從今天開始我也不叫你親愛的。滿意了嗎?」
     不遠處的龍族突然大喊他的名字:「凜冰你在這裡做什麼?要不要一起去炎山出任務?」凜冰看著眼前極度難搞的人類一眼後轉頭向龍族喊道:「好,我們走。」從空間取出便當砸到央的身上接著轉身離去。
     「咦痛……」
     可沒有想到對方會突然不爽,央有點傻眼,自然也沒躲過便當直接被砸個正著。
     「搞什麼,該生氣的是我吧?奇怪的異族。」央拿著便當也不曉得該放哪邊,乾脆拿去失物招領處,自己去學生餐廳吃飯。
*
     「喲大美人怎麼啦?一臉氣呼呼的樣子。」跟著龍族一起傳送到炎山的凜冰一走出傳送陣便被一個魔族男性自背後抱住。一旁的龍族及其他隊友見怪不怪的離開進行任務。
     「勒特伊。」凜冰懶洋洋的倒在對方懷裡,「你不是回安希家族搶繼承人的位置了嗎?」
     「怎麼可能呢,比起公爵繼承人的位置我更在意凜冰你啊。」勒特伊看著懷裡的魔族,「可你怎麼突然就跟一個人類簽訂伴侶契約了呢?我真的好傷心啊,明明我不是更好的選擇嗎?」他緊緊的抱住對方。
     「這就是你不行的地方啊勒特伊。」凜冰轉頭看向對方,「你認為王族會讓兩個公爵家族的子嗣聯姻嗎?」他輕拍勒特伊的手臂示意對方鬆開,     「勒特伊你覺得我好看嗎?」
     「好看啊,如果凝冰還活著的話現在應該也是這麼美吧。」勒特伊伸出手摸向凜冰的臉,「是啊,如果姐姐還活著的話……」凜冰避開對方的手,苦笑著低聲說到:「你們都透過我看著姐姐,想著跟姐姐有相同樣貌的我有什麼價值,但卻沒人在乎我。」所以我才想找一個什麼勢力背景都沒有的人類簽訂伴侶契約。
     「什麼?」勒特伊疑惑的看向凜冰。
     「沒事,走吧。趕快完成任務。」凜冰搖了搖頭,向隊友的方向走去。
*
     吃完午餐,距離下午的課還有一點時間,回到宿舍打算休息的央立刻被塞滿房間的行李嚇傻,整天沒課的室友抓著他飛快闡述了事情發生的經過。
     麻煩精這個稱號不是白叫的。
     在央心裡,凜冰的好感度刷下新低。
     「我去請可以處理的主任想辦法!」

     央站在大天使面前,天使純淨的光芒閃得他有些眼痛,心裡鬱卒卻一點都沒有被淨化。
     「我可以接受契約,但請不要讓他隨便干涉別人的生活,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請你、讓他、回去自己的房間。」
     「凡爾那同學,再次更改宿舍這件事最快也要等待開會同意,你要不要再和赫利亞同學溝通一次?」
     「那請問你們又為什麼立刻把他的宿舍劃到我的房間?」
     宿舍主任很困擾,央也很困擾,在知道赫利亞家族的事情後,央感覺不管怎麼處理都不太對,可是又不喜歡這樣跟第一次見面又沒好感的魔族住在一起。
     「凡爾那同學,這樣如何?我向你保證會儘快處理這件事情,你就多和赫利亞同學相處……說不定你們會合得來。」畢竟是讓他自己挑上的人類嘛。「哈哈。」
     哈哈什麼。央無奈到極限。不可能處得好謝謝。
     「知道了,謝謝主任。」學生就是悲哀,共識沒討論出來時間先到,央聽著上課鐘不怎麼開心的撓撓頭。「我先去上課了。」
*
     凜冰現在覺得極度的憤怒,一個該死的叛族朝他身上丟了個魔炎,他立刻將沾染上魔炎的衣服給脫下丟在一旁,具有腐蝕性的綠色火焰就這樣將他身上的衣服給腐蝕殆盡。
     「該死的!」凜冰自空間拿出一套貼身的黑色男裝穿上,緊身的皮衣及皮褲勾勒出纖細的腰身跟一雙長腿,他將長髮紮成了馬尾後惡狠狠地瞪著面前的叛族。「你們知道那套衣服是我最喜歡的嗎混帳!」憤怒到極點的凜冰凝結出無數的冰刺朝叛族的方向砸下。
     叛族險險躲過一劫,卻沒想到凜冰瞬間出現在他身後用冰劍捅穿了他的身體,自傷口處開始冒出大量的冰花最後凍結了整個身體。「去死。」凜冰面無表情的將被冰凍的叛族化為碎屑。
     身後突然傳出一聲巨響,叛族召喚出的魔龍正與化為巨龍模樣的龍族纏鬥著,「凜冰,最後一隻了!」勒特伊朝他大喊,手上拉著的弓上正搭著一隻血紅的箭。「知道了。」凜冰冷笑一聲,在魔龍的下方展開陣法,從陣法裡冒出的冰刺刺穿了魔龍的雙翼順便固定住了對方的行動。
     在這時勒特伊手中的弓箭射出,龍族及其他隊友也一同向魔龍攻擊,魔龍發出不甘的吼聲後倒下。
     「任務結束。回去平分獎勵吧。」勒特伊收起弓箭朝凜冰走了過來,凜冰不耐的展開傳送陣陣法,「快點走吧,我想趕快把這身奇怪的男裝換下。」
     「好好好都聽你的,我親愛的女王陛下。」勒特伊笑著回答,跟著隊友們一同踏入傳送陣,一行人朝著學校的任務發放處前進。

     剛看到凜冰時央還沒有察覺到那是凜冰。
     梳起來的頭髮、方便活動的裝束。自頭到腳整個氣質都不一樣了,還能認出人不曉得該說是直覺強大還是一瞬間撇過來的湛藍的眼。
     看清楚臉的那刻央一瞬間從『武術家耶想去勾搭』變成『最好離得越遠越好』。
     意外的瞥見央的凜冰原本想去故意纏著對方不放又想到自己離開前說的話,原本心情就十分不佳的凜冰變得更加焦躁不安。
     「凜冰,」勒特伊領取完任務獎勵後朝著凜冰走了過來,火紅色的頭髮在人群中特別顯眼。
     「怎麼啦我的大美人。」勒特伊笑著抱住凜冰,「還在生氣衣服的事情嗎?作為補償我送你這個如何?」他拿出一條藍寶石項鍊替對方戴上,海藍色的寶石襯著凜冰藍色的瞳眸。勒特伊看見凜冰戴著那條項鍊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剛剛拿到的獎勵,增強冰屬性的項鍊,我想很適合你就拿來給你了。至於錢的部份我已經轉到你的帳戶裡了。」
     凜冰把玩著項鍊,開心的笑了起來,「謝謝,我很喜歡。」接著親吻了一下對方的臉龐,「謝謝你,勒特伊。」
     「如果真的要謝謝我就趕快跟那個人類解除契約吧,我不嫌棄你跟別人簽訂過契約的。」勒特伊按著凜冰的肩膀認真地說道。
     「現在不行,」凜冰搖了搖頭,「在我大哥成婚前都不行。」說完後便轉身離去。

     意外地沒有被纏上,央突然有點不適應,不過想想這樣也落得輕鬆。
     「呃下一堂是什麼課……」央看著課表,作為一個小週末卻最多課他沒有感到任何厭煩,反正他本來就是來學習的,雖然有時是枯燥的理論課。
     「央!」啪,一隻手拍到他肩膀上,跑來的人一臉歡樂,就和他的名字一樣。「要上課啦,怎麼還在這裡?第一天就翹課我跟你弟告狀喔!」
     「樂!」央有些訝異的看著他的高中同學,他當初就是因為這個朋友才會報考這所學院,只是上來後分成ABC三班,硬是被拆開才有點不習慣。「你還不是翹課,欸不對我才沒翹,我只是遇到了點麻煩。」
「來,跟我說?」
     於是央就在前往課堂的路上,一五一十的把遇到了事情全部說完,最後再指著並班大教室裡的人影:「就是他,凜冰赫利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白魚
  • 論爆字數是種隨機技能

    以及給那個可愛的孩子點臘wwwwww
    如果沒有這孩子就沒有故事,在作者筆中努力生存吧!
    支持新作!

    然後阿,絳大你是我辦微博的起因
    ......對岸的支持者什麼的!!

  • 其實是兩個孩子哦,央和凜冰XD
    前面是我的孩子後面是搭檔的w這算是他們的第二篇故事
    (第一篇太黑了我們需要清洗記憶ry

    微博!
    居然嗎XD謝謝你!!!
    不過話說我微博好像都放著沒在用啊(毆

    狐絳 於 2016/03/12 20:00 回覆

  • 白魚
  • 記著想關愛絳大的人身安全,別被病毒(?)入侵了(求病毒手下留情!
  • 現在差不多好了,只是超級嗜睡
    我懷疑我可以睡掉24小時毫無反應

    狐絳 於 2016/03/12 20: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