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蘇沐秋也好不到哪裡去,比吸吮討好的肉壁更緊致的腔室完全包覆敏感的前端,蘇沐秋低喘了一口氣,好不容易才拉回一絲清明的理智,但他面前的葉修顯然已經無法承受。

「葉修?葉修!回答我!怎麼了?你怎麼了?」

葉修眼裡沒有焦距,他不看著任何地方,過高的刺激遮蔽了他所有知覺,看不見也聽不見,只有兩人相接處搏動的炙熱和生殖腔裡無間斷的刺激是真實的。

太多了。

多到超出安全閥的顫動,腰像是被看不見的爪子掐住,按向張著鋒利尖牙的血盆大口,葉修想逃、想跑、在混沌中向前爬,像溺水的人渴望一片浮木,卻什麼都撈不到。被吞噬的恐懼與沒有辦法控制的身體,讓葉修想到了死、想到了絕望。

就像在牢裡的那些天一樣。

怎麼求助都沒有用,不會有人救他,他只能靜靜等著蔓延而上的黑水淹過口鼻,吐出氧氣,交付出所有的自己。

 

救我。

葉修抖著聲音嘶啞的哭喊。

頭聳拉著仰起,雙手無力的垂在兩側,只有發顫的嘴唇做著形狀,乞求誰在他完全崩潰前能注意到,他受不了了,已經受不了了。

好可怕,誰來救我。

不要再一次了。

眼淚止不住的流下,流過臉頰、流過耳梢,被安撫的吻輕輕吻去。

「別怕,我在這裡,我會救你。」

溫暖的胸膛貼上滿是冷汗、緊繃到抽搐的肌肉,手臂環住葉修僵硬發寒的身體,輕輕按進懷裡。

「葉修,葉修,我在這裡,聽見我的聲音了嗎?」蘇沐秋抱著他,撥開汗染濕的前髮,親吻葉修額頭。「沒事了,看著我,我在這裡,就在你面前,你不是一個人,你已經沒事了,沒有人能再傷害你。葉修,看著我,你聽見我了嗎?」

「救我……好可怕……」

葉修細細密密的在顫抖,眼裡依舊沒有焦點,像兩顆裝飾的玻璃珠,呼喚和擁抱沒有起任何作用,葉修一點一點的在崩潰。蘇沐秋咬咬牙,一手往下托住葉修的臀部,另一手把葉修抱得更緊些,緩慢將底下的性器拔離葉修生殖腔,唯一慶幸的是他還沒有成結。

抽出的過程很慢,對Omega來說生殖腔邊的任何觸碰都是相當大的刺激,何況是要把已經進去的再抽出來,Omega就算不願意身體也會違反意志的挽留。為了避免這種情況,蘇沐秋只好把速度放得很慢,盡量不讓葉修察覺到,但事情總沒有這麼順利,在只差一點點就能離開時葉修突然用力掙扎,蘇沐秋手沒抓好,重量下沉,又把陰莖送入了生殖腔中。

「唔————!不、哈啊……不要……」葉修垂在兩側的手猛地蜷曲,緊緊叩住蘇沐秋的大腿,抓出好幾道紅痕。「不、嗯啊……別……!」

「葉修!葉修你別動!我馬上出來,你忍一下!忍一下!」

蘇沐秋整個急了,葉修就在他面前痛苦得哭泣,他卻沒有任何辦法。

托住臀部,他再一次想從葉修體內離開,手臂卻被無法控制力道的手死死抓住,葉修額頭抵在他肩窩拼命的搖頭。

「怎麼了?葉修,怎麼了?我先出來,好嗎?」

「不……」葉修還是搖著頭,黑髮濕成一縷縷的黏在蘇沐秋肩上。

「不要、嗯出去……」葉修呻吟著,用哭啞的聲音吐氣:「不要……沐秋、唔嗯、不要…不要離開我……再等我……嗯、一下下,我會……會習慣哈啊……不要離開……」

一邊說,葉修一邊又哭了出來,語句越來越破碎含糊:「對不起!……沐秋、嗯嗚、我……對不起、我以為我會好,但是、但是嗚……我喜歡你、但是為什麼還是……沐秋、唔、不要丟下我…………」

「我不會離開你!葉修,我不會離開!」

事到如今蘇沐秋終於懂了葉修反常焦急的行為是為了什麼。他怕他因為不能接觸就不要他了,所以拼命的想要證明,賭了一口氣趁發情期把他銬起來,想證明自己沒事。

而且或許葉修也因為明明喜歡,卻又害怕的心理狀態感到痛苦。在他睡著時,葉修經歷了怎麼樣的心理狀況他完全不知道,或許那些不准別人進來的時間裡,是葉修獨自一人看著他默默流淚也不一定。

要經過怎麼樣的狀態才會把這麼堅強的人逼成如此模樣?

蘇沐秋試著親吻葉修的髮旋,沒有遭到拒絕。

「葉修,葉修看著我。我不會放開你。」他對著最在乎的人,盡量用最溫柔的語氣慢慢說著。「就算你到了天涯海角,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你身邊,如果你忘記我也一樣,除非你先放手,不然我會一直陪著你,別擔心。」

我絕對不會不要你。

埋在他肩窩的頭動了動,抬起哭得紅腫的雙眼,在蘇沐秋眼裡卻是雙被淚水洗滌過,全世界最漂亮的黑珍珠。

「我們慢慢來,好不好?一點一點來,不用著急,你喊我,我就會回應你,這樣好嗎?」

葉修微微點了點頭。

「那我先出來,我用手幫你……」

「不要!」

「……不然?」

葉修深呼吸一口氣,抬起頭,眉頭揪著去舔蘇沐秋唇角:「射給我。」反正有套子。葉修模模糊糊的說。「我要你的東西。」

「……好。」蘇沐秋側過頭,咬住那條總是說出讓他性慾高張的話的舌頭,拉入口中吸吮,話語全跟著舌頭糾纏的動作哺餵進葉修腹中。「忍一忍。」

他放鬆對自己的禁錮,掰開葉修大腿,挺腰在葉修生殖腔裡快速頂撞數十下,撞得葉修一下一哭喊,更緊的抓住他的腰。悶哼的泣音裡夾雜流暢而出的檸檬香,又帶了一點點不純的甜味,一股熱浪從蘇沐秋小腹向前端流去,這次他放任自己成結,更大的撐開葉修緊閉的腔體。

「嗚……哈啊!沐秋、秋……你。」

「說什麼?」蘇沐秋放緩自己的動作,把耳朵湊到葉修無法合攏的嘴邊:「什麼?」

「你、唔!怎麼、解開、的手銬……?」

蘇沐秋的眼神轉偏了些許,突然用力的又頂了一下交纏的下身,葉修眼裡瞬間被水霧填滿。

「做愛時,別想那些事了。」他親了親葉修耳廓,性器上的結完全成形,蘇沐秋用吻堵住葉修還想說話的嘴,伸手貼住葉修開始吐出白精的性器擼動,食指刻意撐開敏感的前端,把葉修的高潮無限延長。

穴肉絞緊,蘇沐秋沒忍多久,也跟著在葉修體內射出大量精水,這波衝擊又讓剛高潮完尚未緩和的葉修急促呻吟,前端開闔,流出殘餘的白液。

 

「所以。」蘇沐秋想用力拍桌宣達不滿,手卻被拉回去治療儀下接受肌骨重生。他因痛嘶了一聲,繼續用不開心的臉對著葉修。「葉修!你把套子剪破?你刻意剪了套子還要我射在裡面跟沒戴有什麼差別!」

「你有資格說我?」葉修也是一臉不爽:「做個愛像命案現場!做完差點貧血下不了床?誰准你硬把手從手銬裡扯出來,斷了指骨大量出血為什麼不講!」

「情況緊急誰管手啊!怕受傷我就沒有你了耶!有什麼比你重要!」

「你的身體就不重要是不是!我好不容易帶你回來可不是要看你失血死在床上,被進入的還是我!」

「對!我還沒跟你算不潤滑的帳!受傷怎麼辦?你已經受過那麼多次傷了不准再疼了!好好休息保養!」

「你呢!你是想趁我休息時去哪?釣妹子?」

「我當然是陪你休息好嗎!除了你我還看得上誰!」

「吵死了你審美有問題!」

「我愛你可不是看臉!」

「所以你覺得我長得很醜?」

「你比我看過的任何人都吸引我!不管哪裡都是!連聲音也是!」

葉修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所以你,有沒有拿過我的私人物品自慰?」

「……有。」

「靠!」

糾纏而起的檸檬酸和甜到膩人的味道又開始在室內擴散,葉修紅著臉從治療儀下握起蘇沐秋的手。

「好點沒?」

「好很多,感覺又起來了?」

「嗯。」葉修關掉儀器,把蘇沐秋的手指放到嘴裡,含住。「真人在這裡,還不快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微空
  • 上班ㄘ肉OHO
    我終於要開始補RB惹!(
  • 你居然在我要開始大甜時ㄘ肉OHQ
    我要為了你多虐一章OHQ(醒醒

    狐絳 於 2016/03/08 18:35 回覆

  • 微空
  • 乾不准wwwwwwwww肉好ㄘR><
    你怎能如此對我><除非你虐一章要甜五萬章><(喔
  • 雖然是這麼說可以我已經虐不下去惹(!
    你慢慢補吧我就慢慢甜OHQQQQ(哭ㄆ

    狐絳 於 2016/03/08 22: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