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前戲該怎麼做?擴張該怎麼做?葉修早就知道了。

他自己做過太多次,身體比大腦更加習慣每一個步驟和每一次感受。對指定信息素起反應的那藥已經被除去,張新傑卻還是拖了兩個月不讓他正常發泄不是沒有原因的。

因為他沒有一次性愛留下的是好的經驗,如蘇沐秋所說,他在害怕,就連只是脫光衣服什麼都還沒有開始,他就已經怕得幾乎想逃走,帶有慾望的觸碰都會顫抖,親吻唇角就使他瘋狂。但這可不行、這不行,他不能夠帶著這陰影一輩子,發情期總會來,沒有藥能夠讓他吞一輩子。

「沐秋……」

他眼神閃爍,不希望這場性事再拖得更長,熟練的將套子套上蘇沐秋勃起的陰莖,葉修兩腳跨在蘇沐秋身體兩側,對準入口一坐到底。

「葉修!!!」

蘇沐秋驚慌的叫聲在耳邊響起,他知道沒有事先潤滑的事情露了陷,他知道蘇沐秋可以分辨得出來。可不是?蘇沐秋在沒有潤滑的情況下做了他那麼多次,怎麼會記不得這種觸感。

「沒事。」葉修喘著氣,雙頰一片冰涼,一摸,呦呵,他居然落了淚。「沒事,我是Omega嘛。」我不會這樣就受傷的。

蘇沐秋一定連異樣都發現了,他那麼瞭解他,但是兩手被銬住的話,也什麼都做不了吧。

手銬撞擊的聲音從剛剛開始就沒有停下,蘇沐秋拼命的掙扎,瘋狂的想辦法脫離,卻只是無能為力的看著葉修繼續下一步動作。

「葉修你起來、不要繼續了好嗎?你起來。拜託你了你起來,我們再想想辦法,好不好?葉修不要這樣、唔。」

葉修撐起身體,慢慢讓深入體內的器官離開甬道,刻意讓肉壁夾緊裡頭的陰莖,逼出蘇沐秋猝不及防的一聲快感。他知道自己的身體對一個Alpha的吸引力,知道嘗起來如何,當然也如同蘇沐秋懂他一樣知道怎麼讓對方興奮。

葉修像惡作劇上癮的孩子,反覆讓肉刃幾乎離開溫暖黏膩的肉穴,再放鬆地讓它破開層層纏上的媚肉,碾著前列腺搗進最深處。太舒服了,舒服到快使不上力,像電流順著脊椎上爬,單純的摩擦就讓他情不自禁。承受侵犯的穴道裡酥軟發麻,隔著薄薄的矽膠可以感覺到蘇沐秋的溫度,還有被填滿的飽漲感。

自體分泌的黏液和套子的潤滑隨著葉修的動作從體內被帶出,混合著前端流出的汁水打濕蘇沐秋下腹。

看著葉修在自己身上情動,蘇沐秋開始怨恨身為Alpha的生理反應。他想要挺腰操弄葉修,想要按著葉修做到他哭喊討饒,想要做到他全身塗滿自己的東西,被自己打上標記失神的高潮。

在想什麼呢!

蘇沐秋從掙扎著脫離手銬,到緊抓著床頭阻止自己有任何動作。

蘇沐秋你是個按摩棒,配合點當個按摩棒別亂動。

他拼命說服自己,不可以再在沒有葉修同意下做出任何事情了。不可以蘇沐秋,你不可以。

身上人肉穴裡突然一陣夾緊顫動,蘇沐秋咬緊牙根漲紅臉,才沒在葉修高潮時跟著射出。

白濃的精水噴濺在他胸口與腹部,他看見葉修把它們刮起來,情色的湊到他跟前,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舔舐乾淨。他感覺到自己的器官又漲大些許,而葉修不曉得是難受還是愉悅的表情更甚了。

已經嘗過滋味、被操開的後穴隨葉修的動作抽離他一部分,壁肉不捨的挽留他,險些讓蘇沐秋對著葉修放大的臉罵了髒話,不過葉修早一步將舌頭伸進他嘴裡,讓他和著自己的唾液把言語都吞入腹中。

一吻結束,蘇沐秋看見葉修顫抖搖曳的眼裡閃過一絲焦急,隱沒在滿眶的淚水與纖長的睫毛中,恍惚間像個錯覺,還來不及說什麼,葉修就爬回去坐直了身,慢慢挪動臀部吐出一截能給他舒服與恐懼的東西,然後對準一個地方,在蘇沐秋驚慌失措的眼神裡抵開那層薄膜闖入Omega最敏感也最脆弱的部分。

葉修渾身瞬間僵直,雙眼失去焦距,停下了其餘所有動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