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翔(Alpha/Beta/??)

*未成年H

*雙/龍有

*外篇連結  @青空之上。 

 ------------------------------------------------------

 

青年被壓在沙發上,後方已經銜著一根尺寸不小的男性器官,穴口的皺褶幾乎撐平,卻還有隻手指揉按、摳挖著相接處,試圖找出縫隙擠進溫熱的穴道。

「江波……濤、嗯、你夠了……」

孫翔發顫著蜷曲手指又放鬆,臉色蒼白,眼角和嘴唇卻泛著艷麗的紅,像只熟透的漿果邀請別人來採擷。周澤楷捧起他的臉,虔誠的吻上,微閉的眼和半跪的姿態像極神聖的求道者,只有接受信奉的天使知曉這信仰有多強勢。

比身後終於伸入手指,抽插間將大量潤滑液送入他體內的人還要強勢。

雙腿間濕得一塌糊塗,有潤滑、有汗水、有被動作帶出分不清是誰的未乾的精液,還有孫翔自己前方流出的大量透明液體。他的腿因保持跪姿而緊繃,肌肉在興奮中微微抽搐,他可以完全感覺到被侵犯的穴道如何吸吮、討好貫穿的凶器,他可以說出凶器的形狀與大小,甚至可以感覺到那跟突兀的手指是怎麼誘騙他的身體,讓他在痛感以外多了空虛渴望的性興奮。

明明他已經被操射兩次,漲得紫紅的陰莖被皮環束縛只求一個發泄的機會。

「小周,可以進來了。」

聽到這句話時他幾乎瘋狂。

他不是一個Omega,甚至連第二性別都沒有,更沒有特殊的User或Weapon能力,他只是一個殘缺的實驗品,連人類都不太算是,他只是個實際年齡只有十幾歲的孩子。這樣的他,怎麼可能讓不該用來承受的地方容納連Omega都望之生畏的尺寸,在裡頭還含著一個Beta的時候?

「別掙扎,聽話。」

「誰要……聽你的話……!」

兩手伸到他腋下將他撐起,向後倒坐到江波濤腿上,肉穴把性器吞吃更深,孫翔都不知道蹬腳的掙扎是因為害怕還是快感逼的。

「真是不乖。」江波濤咬住他的耳尖,手滑到他胸前用指腹摩擦挺立的乳尖,讓懷中的孩子呻吟顫抖。「你想救葉修對不對?」

「想……」

「可是我們不那麼想。葉修是不錯,卻不值得輪迴為他再上新聞。」

「你生氣了……?」

「沒有。」江波濤說:「可是你為了葉修氣到發燒,小周生氣了。」

孫翔張開讓慾望塗滿的眼,看著跪坐到他面前的另一個人。情緒通常不會被這位領導者藏住,孫翔只撇了一眼,呶呶嘴,躺進江波濤胸前自己把自己雙腳抱起,讓早已被操開的入口暴露在他的隊長面前。

「先說,我一點都不喜歡你們!」

「嗯。」

忍耐許久的周澤楷抿嘴。

他說我知道。

他想表達我們知道你不喜歡坦率,所以我們會逼你說出來。

周澤楷拉開軍褲拉鏈,完全勃起的驚人性器抵在努力放鬆的穴口前,趁著江波濤退出些許時使力擠入。

「————!!!」

太疼,眼前一瞬間都是白色,孫翔憋了氣,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孫翔,你好緊。」

江波濤在他耳旁吐氣,一手還留在胸前,另一手伸進他嘴裡,在口腔內模擬進出,翻攪著他的舌頭,阻止他忍住任何呻吟。

剛擠進前端的Alpha還在繼續往裡頭滑,其長度和尺寸就算塗了大量潤滑還是進入得相當艱澀,而且似乎沒有終止,恍惚間孫翔有著被頂到內臟的錯覺。

「停……嗯、太深、痛……」

太過飽脹、太過深入,孫翔倒在兩人腿上喘氣,強迫自己快去適應著懲罰般的性愛。前列腺被碾過時他舒服得腳趾都蜷曲,也痛得冷汗直流。

「慢、慢點……嗯唔……」

「小周,我們可以動了。」江波濤微笑,摩娑著他粗糙的舌面:「孫翔要我們快點哦。」

「嗯。」

騙人。

孫翔在前方被握住重重擼動的同時憤恨的想。

明明就在生氣,討厭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魚
  • 到底!!
    不想解釋這種澎湃的心情!

    因為工作的關係許多人來來去去的,結果!結果!!
    ......沒事
    只是顏面神經有點失調......呵呵呵

    然後樂呼的的連結文章跳不出來,有兩種管道真好
  • 這麼在公眾場合吃著肉,好嗎!!(非常好
    上課時碼肉都很怕嘴角會出現微妙的笑
    走在路上想劇情也是ry

    用AO3也跳不出來嗎?

    狐絳 於 2016/03/07 23: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