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蘇沐秋真正意義上的又忙碌起來,藍雨沒有因為他剛醒來就給他特權,開會、評估、管理、甚至親上前線,可以利用的地方都毫不客氣的塞給他,最忙的時候蘇沐秋連喘口氣喝杯提神咖啡的時間都沒有,和葉修能見面的時機也只剩下借用與交還武器的短短幾分鐘,更別說好好說幾句話了。

不過也因此戰事被加快相當多,藍雨突然間緊鑼密鼓的行動對失去韓文清和蘇沐秋兩名將領的Dross造成極大壓力,輪迴與不知何處冒出的傭兵團更跟著行動,切斷Dross糧草供給線、頻繁騷擾分散Dross的兵力。原本保持中立的微草又以Dross偷竊內部藥品為由拒絕提供Dross支持者任何醫療用品,讓一些意志不堅的同盟國漸漸脫離Dross,試圖完全孤立它。

可惜Dross曾經的王朝沒那麼容易顛覆,三個月過後,Dross高層仍舊沒有投降的意思,甚至根據間諜傳出的消息,上層的人依然過得很好,苦不過苦下面異常忠誠的將領士兵們,恐怕也是曾服下藥劑的受害者而已。

蘇沐秋看著報告,臉色沈重。

他曾經也是裡頭的一員,一具不會思考的傀儡。

「讓王杰希的空中部隊噴灑吸入式解藥呢?」

「!」

蘇沐秋嚇得差點拔槍指向聲音來源。

「放輕鬆點,沒人可以這麼簡單摸進你房間。」葉修按下蘇沐秋的手,似笑非笑的望了他一眼。「小張放人了,在下次王杰希來檢查前我有兩星期自由活動時間。」

「你怎麼知道我要……」問什麼?

話沒講完蘇沐秋就覺得自己簡直蠢,葉修怎麼可能不曉得他在想些什麼,葉修投來的你是白痴嗎目光更確切了他的想法。

「不是逃出來的就好。」蘇沐秋把資料整理整理放回桌上,讓出椅子給葉修。「少天跟我說你逃了很多次,搞得微草差點派兵力到藍雨抓人。」

「唉唷?跟少天關係那麼好了?這些都聽他講過?」

「工作需求,你別亂想!」

「明明亂想的是你。」葉修沒坐下,拉著蘇沐秋走到水壺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進度怎樣了,遇到大困難?」

「嗯啊,打不完,再這麼下去全Dross的人都殺光了也解決不了上面那些人。」蘇沐秋有些氣憤跟複雜,他清楚記得過去十年自己信奉和做過的所有事,現在徒然成了扭曲的痛苦。

「如果用潛入的方式?你夠熟悉路線,我們闖進去直接把首腦抓出來一切就能結束。」

「不行!」蘇沐秋想也不想的否決。「太危險了,要進去的話我自己去,或是我和黃少天進去,你留下。」

「沐秋,你是不是忘了某個Beta現在有幾個月身孕,文州沒把他鎖在房間還放他到處走已經很不容易,不要隨便害人。」

「既然如此我……」

「你想自己去?」抬眉怒目,葉修狠瞪他。「相信我的能力,我沒有你想的那麼虛弱,我能當你前鋒開路,也能當你後盾守著你背後,一切都和以前一樣。現在要我把你的生命交在別人手上,很抱歉,不可能。」

蘇沐秋張了張口,拿過葉修用過的空水杯,給自己倒了一杯涼水喝下。

「……對不起,我們明天再仔細討論這件事的可能性,我相信你,只是怕你受傷。」

葉修靠近,牽住他的手放鬆表情:「我不會,我背後有你。」就像你背後也會有我。

 

「喂,沐秋。」

「嗯……?」

「太感動了?」

「才沒有!」

蘇沐秋眼珠子轉了轉,把差點流下來的眼淚吞回去,吸吸鼻子,他認為自己是有點水分過多了。

「不說這個了葉修,什麼時候來?」

「嗯?什麼東西?」葉修問,這回換蘇沐秋盯得他發毛。「……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一開始。」蘇沐秋半強制的把葉修推到椅子上坐好,繞到他身後,試探性將手放至葉修肩上,拇指貼著隱約浮現的腺體處輕輕摩擦。「張新傑不會沒事放你兩星期的假還讓你來找我,你發情期回來了對吧?什麼時候?」

「上上個月就回來了,你在忙,兩次都用抑制劑壓過去。」眼見瞞不過去,敏感點又被壓在對方手裡,葉修只好抖著聲音老實回答:「輕點……還有兩天左右,別害它提早來。」

「你不是還要跟我去闖Dross?那早點來也沒什麼不好。」

「蘇沐秋!」

後頸突然被溫暖的口腔覆蓋,葉修一下拔高了聲音。

「等、等等,門我沒鎖。」

嘖。

蘇沐秋嘖了一聲,舌頭在腺體上舔過一圈,激得葉修打個激靈才依依不捨的放開。

「我去鎖門。」

「嗯。」

接著。

就沒有接著了。

一陣暈眩從頭部傳來,蘇沐秋只覺得眼前一黑,睡意湧上便直挺挺的倒下。

再次醒來時主導權已經不在他手上。

 

這畫面挺熟悉的。

床。

銬在床頭的雙手。

赤身裸體。

從小腹蔓延到全身的熱度。

差別只在被銬在床頭的是他。

「醒了?」

聲音來源在下方,蘇沐秋低頭看,葉修紅著眼腳舔舐著他的艷麗景象差點讓他受不住,他那東西突突跳動幾下變硬漲大了一圈。

「我真不懂當初怎麼吞下你這個的。」葉修抿了下前端,手指把玩底下雙球。「Omega這個性別太可怕了。沐秋,別那麼緊張,上一個Alpha一直不在我的人生規劃裡,我只是擔心讓你來我會很殺風景,所以你躺著就好,我自己坐上去自己動。」

「葉修你瘋了!你這樣的體力自己來撐不過發情期!而且你根本就會怕!」

鏘瑯。

兩層手銬互相撞擊,葉修特別設計的鎖,蘇沐秋根本就掙脫不開。

「葉修你別這樣,你會傷了自己,不要這樣!」

「我不會。」葉修爬上來,仔細的親吻他的嘴角,兩隻手撕開套子的包裝。「沐秋,你相信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