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其實一切只是誤會。

正所謂流言可畏,原本是藍雨小傭兵憂愁時低聲討論的言論,經過某個小隊長轉述,又途經廣大關係人加油添醋,最後再透過雷霆新產品國際發表會時從虛空准將口裡傳至他耳裡時已經從『葉修從Dross逃脫現在身體不適在藍雨休養』變成『藍雨艦長將葉修軟禁不准接觸外界』的扭曲消息。

打從一開始就不信任將葉修交出去的藍雨,孫翔聽見這消息時差點直接摔了玻璃杯。

這也是為何發表會才剛結束,江波濤就在自己家門口撿到背著葉修、急著讓他叫醫生的孫翔和穿著沒見過制服的年輕小朋友。

他認為他有必要要求一個解釋。

 

「我的名字是喬一帆。」沒見過的小朋友說。

他們正坐在客廳裡,方明華拉著孫翔充當苦力飛快把拔下維生管線的葉修情況穩定下來,現在醫生在隔壁罵人,房子隔音不太好,客廳都聽得見。

「葉修是我的老師,他指導過我的刀術一陣子。」喬一帆坐得端正,初泡好的紅茶在他與江波濤中間隔開兩層水霧,江波濤試圖從這孩子口中找到說謊跡象,卻仍未有所獲。「孫翔大哥帶走葉修前輩時,我正因為無法通過網路聯繫葉神來到後門徘徊,會撞見只是恰巧。會跟著孫翔大哥到輪迴也只是因為葉修前輩的情況需要醫生隨時看護。」

「你會醫術?」江波濤提問。

「是的。」孩子沒有遲疑的答:「我曾經是微草人,在王杰希醫師身旁當過幾年的實習醫生,懂得一點緊急救護的技術。」

「曾經,那麼。」

「喬一帆。」

「謝謝。」江波濤頷首。「一帆,之後你為什麼離開微草?」

「因為我遇見葉神。並沒有什麼很大的問題,只是葉神想做的事吸引了我,而繼續待在微草的話我就沒有辦法做到那些事,所以才離開。」

少年的眼中閃耀的是堅毅,沒有狂熱也沒有不切實際,更沒有醜惡的心機。

「我理解了。」

江波濤點頭,稍微出乎他意料的是喬一帆在他做出回應後並不是安靜下來而是立刻接著開口。

「江前輩,要將葉修前輩完全交給輪迴,我並不是很放心。」

哦?

江波濤突然對這不起眼的孩子來興趣了。

一個單打獨鬥都不一定能贏過他的孩子,想試圖在整個輪迴裡保全一個尊敬的老師,只要他接下來的話不能說服他?

有趣。

不愧是孫翔拼了命都想救的人的學生。

「這點你不需要擔心。」我說了不需要擔心,你就真的不需要擔心。我不騙人,是吧?江波濤眨眨眼,給了個微笑。「假使葉修沒有自己回來,你會在一個星期後收到Dross對輪迴的宣戰,理由是輪迴偷走他們的一級戰犯。」

或許這不能取信於你。

「不過這次就真的是個意外,原本我們是打算明天才行動,孫翔太急了,之後我會好好教訓他的。其他的理由我沒辦法給你,或許你可以去調查一下編號F-371的飛船,用你擅長隱匿行蹤的走步?」

無聲的殺氣隱沒在紅茶的霧氣之中,誰也看不清楚誰,誰也摸不清楚誰。

先放下怒氣執起茶杯的還是自稱來自興欣傭兵團的喬一帆。

「我會去。」他說,喝掉一大口半涼的紅茶。「在那之前,我有攸關葉修前輩身體狀況的事情要說。」

「你相信我了?」

「我相信孫翔大哥。」

喀。

喬一帆放回了茶杯。

「我說過我曾經是微草的實習醫生,見過許多實驗的藥品與飼養的動物,其中,有幾種蟲由於作用太過可怕,被給予一個名稱為『蠱』,做出那刻就會銷毀。而在這其中,有一種蠱專門用來摧毀囚犯意志。牠平時對人體無害,只有碰到準備好的懷胎的身體,胎兒卻不幸沒有存活的情況才會孵化,代替胎兒留住母體性命,而牠的成長期也與一般胎兒相同。我初步判斷葉修前輩身體裡有這種蠱,請立刻找王杰希醫師過來。」

必須趁現在葉修前輩還沒發覺時除去,否則當他以為自己有了孩子,生出來卻是蟲時後果不不堪設想。

「這種蠱……」江波濤臉色嚴肅,怎樣也想不到會有這種東西的存在,更沒想到應該消失的存在會從微草流到Dross,還被用在葉修身上。

最後葉修掐著時機從藍雨被帶到他們手上。

國家與國家間被葉修一個人攪得越來越複雜,簡直……就像誰算計好的棋盤,他們只是照著走。

那麼是幫?還是不幫?

「幫。」

櫃子後方走出的輪迴執行長替他做好了決定。

「沒問題。」他微笑。「我去聯繫。」

 

於是葉修醒在一個不怎麼對的時間。

他自認才睡了幾個小時,睜開眼卻發現自己躺在不太熟悉的地方,身邊站的是兩個不那麼熟悉的人。

「早安,葉修,你睡了五十一個小時。」

「……蘇沐秋呢?」

「你現在還關心那個人做什麼?為什麼不在乎一下你現在的情況!」

「哦……你是,孫翔?」葉修展眉,向第二個開口向他搭話的年輕男子提問。身體不知怎麼的很累,幾乎連手指都無法抬起,想坐起身,卻只能無力掙扎。

「葉修,請不要亂移動,你的身體剛動過手術。」

手術?

原來是動了手術。

「什麼手術,勞煩到最知名的,王杰希醫師?」

站在床邊的王杰希挑眉看他,葉修毫不避諱的坦然直視回去。

「和你還有蘇沐秋有關係的手術,有興趣嗎?」

「有。」

「打個商量,聽我的話進行療程,我在兩年內幫你帶回最原本的蘇沐秋。」

「我答應你。」

「在療程結束前不要再問任何人有關手術的事情,也不能私自離開病床。」

「可以。」

孫翔差一點又擊碎了新的電視。這算什麼?這麼順不帶猶豫的回答算什麼?會把自己弄成這樣就已經是因為那個叫做蘇沐秋的人,葉修還在想什麼!輪迴花這麼多錢這麼多心力找來王杰希,結果這個王杰希又在想什麼!

「噢對了,孫翔啊。」這還不算,葉修突然轉過頭對他露出別具意義的笑容。「陪我演一場戲吧?」

……真是夠了!

「我知道了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