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醒來在毫不認識的地方。

時間是藍雨曆七十九年水月三日,換算成通用年曆是一百一十三年夏,大約是在他讓自己接下那顆子彈之後的一年半。

當然他並沒有睡夢中計算時間的能力,那是儀器上的時鐘告訴他的。儀器裝在頭頂正上方的儀表板上,連接至心律檢測器,而檢測器前站著一名醫生。

這個也是不認識的。

認得的只有白袍上繡著的藍雨標識。

所以這裡該是藍雨。

葉修沒有殺他,他把他交給了藍雨,是嗎?

……那葉修呢?

醫生給了他一個白眼,在他如實的問出心裡想的之後。

「跟葉修說的一樣,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找他。」

醫生這麼回答。

所以葉修在哪裡?

告訴他好嗎,葉修在哪裡?

「在那之前,你還記得你對葉修做過什麼嗎?」

記得。

他發出兩個字的音節。

全部都記得。

所以他才要找到葉修。

他還沒有道歉,還沒有問清楚一切的真相,還沒有道別。他想找到葉修。

「你找到他有什麼用?你知道你給他多少傷害嗎?」

凌虐、嚴寒、肉體折磨、精神創傷、性暴力、言語暴力、內分泌干涉、摧毀武器、流產。他知道,一件也沒有忘記,所有加諸在葉修身上的傷都是他親手造成的,他不能夠忘記。

就算自己只是棋子又如何?就算那三年只是假象又如何?就算葉修親口承認了自己本來就不是他所選的人又如何?就算全部都只是他自己的妄想——

也是他自己的妄想。

他自己自願相信的一切,跟葉修毫無關係。他沒有資格,這一輩子都沒有資格把自己的痛加諸到葉修身上。本來就是這樣的。

我愛你,與你何涉?

我不愛你,又與你何干?

本來就是這樣的。

「因為你的關係,葉修染上黑暗恐懼症,他無法單獨待在黑暗的場所、無法正常接受別人的觸碰,同時因為你過度干擾他的內分泌規律和意外流產,對他Omega的生理系統造成極大的破壞,他這一生可能都無法懷胎。」

對不起。

「不是向我說對不起。還記得你對他使用治療儀所做的非人道死亡拷問嗎?告訴你,所有人體的細胞都有分裂次數限制,用完了,就是沒了,也就是治療儀不能完全的救回一個人,每一次的使用都只是透支生命做出的緊急處理。你對葉修做的那次,相當於縮短葉修至少五十年的壽命。」

「人類細胞平均能負荷的壽命是八十歲,請問你,葉修今年該是幾歲?」

他們在十八歲分開,十年後見面,之後又過了兩年。

是三十。

八十減五十,恰好也是三十。

他在鏡面倒影裡的臉變成一片蒼白。

葉修在哪裡?

「葉修哪裡都不在。他試著等過你,但來不及等到你醒來。」

你騙人。

他已經找不到任何語言來組織,他只能說服自己這不是真的,但這謊言比任何謊言都單薄無力。

在最後他想尋死時把自己的生命交給葉修,接下那顆子彈,結果是他活了下來,葉修把光給了他,但他自己呢?

「我有沒有騙人你自己去找吧,先說找遍藍雨可及的任何地方你都找不到的。那麼葉修最後留給我的任務也結束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蘇沐秋蘇上校。」

「為你自己做過的事自豪吧。你成功了,葉修再也不屬於任何人。」

 

徐景熙從病房出來時,蹲在角落的黃少天大步走過來用力拍他的肩膀以示激賞。

藍雨的醫生長長吐出一口氣,險些腿軟。

「哈哈哈你演得太好徐景熙,有這天分你怎麼不乾脆改行當演員還在這當什麼醫生,你看見蘇沐秋的表情沒?哈哈哈哈經典中的經典太大快人心了活該他胡搞葉修哈哈哈!本少多久沒這麼舒爽過,都是你的功勞回去凹那個喻文州給你加薪,記得啊!哈哈哈哈哈!」

「很累啊……」徐景熙繃了好久的臉終於拉開,他自己中途開始就差點演不下去,一直怕那位好不容易除完問題大腦變清晰的天才會發現,幸好戀愛會使人智商降低,蘇沐秋硬是沒注意到,他才可以一路裝得這麼順利。「喂黃少,我給你舒這麼大口氣,加薪就想打發我?」

「喂喂喂加薪還不夠啊?這樣我請你喝酒吃飯,餐廳隨便你挑!隨便你點個什麼我們就吃什麼慶祝!」

醫生滿意多了,白袍都沒脫就勾了黃少天的脖子,邊往手機群組裡傳了『作戰成功』的短信邊號叫:「走走走!黃少門口燒烤走起!」

「走啊今天多吃些!」

蘇沐秋詐欺計劃主謀者黃先生也相當興奮,呼朋引伴想把整群人都抓去吃玩一頓,可沒想到後面無聲無息伸出一隻手搭住他的肩膀,喻文州帶笑暖和的聲音輕柔的響起。

「少天、景熙,葉修前輩有同意你們玩沐秋前輩嗎?」

「當然沒啊,老葉不會介意的吧?」

這是黃少天。

「這是替葉修前輩出氣!」

而這是徐景熙。

喻文州聽起來毫無殺傷力卻常常爆擊別人的聲音再次響起:「葉修前輩可以為了讓蘇沐秋回來犧牲自己,難道會允許你們在未經同意下玩他的人?」

「「……操!」」

噢。

慘,要糟。

這下臉色蒼白的人換成黃少天跟徐景熙。

「我現在去道歉來得及嗎!」

「等等。」

喻文州喊住了混亂的藍雨醫生。

「在那之前,先問問葉修前輩吧,也許他也很樂意這個做,也樂意替你們想梗。」

那你們就可以繼續玩了。

隊長你是不是也很想玩?

喻文州笑而不語。

「但是這種時候兩邊的通訊應該不通?」

「兩邊可不是天國與地府。」喻文州淡淡的說:「我的座機撥打三零五,輪迴熱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