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不可能。」

斬釘截鐵的回話來自張新傑,兩小時前一模一樣的回話也出現在葉修口中,只不過這次明顯比上一個生氣多了。

霸圖的醫生橫眉怒目,如果不是手銬腳鐐拘束著又被韓文清拉住,恐怕都要衝上前去給藍雨艦長一個拳頭。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為什麼隨便向葉修說那些話,隨便給他沒有根據的希望做什麼?」

「我知道,我告訴過他這只是一個可能性。」

「可能性!喻文州!對葉修來說這不只是一個可能性的問題,他或許裝得毫不在乎,但那是曾經是當初支撐他的希望,事情到現在,你又打算給他一個希望再扼碎是什麼意思?」

喻文州腳步沒有停下,空曠的走廊上只有他們三人快步走向葉修的病房。一個藍雨最高指揮者,兩個帶著鎖鏈的霸圖戰犯。

「葉修也說過『不可能』,我不認為他會對我這些話抱持多少希望,這麼做是讓他不敢隨意行動,好好休養。如果出任何差錯,我會擔起全責。」

「你還是不懂Omega的心態!」張新傑徹底暴怒:「全部都用Alpha的角度計算每一個問題,把包含自己在內的所有人都計算進去有什麼意義!包含葉修,你們怎麼不去割了卵蛋冷靜一下!」

新傑你累了,男性Omega其實也有卵……。伸出手想安慰自家Omega的韓文清被眼光一瞪,頓時覺得重要部位一陣疼。

在場唯一Omega握住因為之前某Beta的暴力而有些許歪斜的門把,惡狠狠的警告。

「如果我等等檢查出葉修沒有懷孕,你必須立刻以你最有誠意的姿態向葉修道歉,喻文州!」

「我會的。」喻文州誠懇的點頭,於是張新傑打開了門。

下一秒立刻將門甩上。

「我明天再來檢查。」他說。

「怎麼了?」其中一個Alpha問。

張新傑用一種猶豫又難以啟齒的語氣說:「誰都別進去打擾葉修,他睡著了。」

他睡著了。

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只是普通的情況,但當主詞是現在的葉修,旁邊還躺著曾傷他最深的人時,能在沒有助眠藥物下睡著是一件極不可思議的事。

何況他看見的葉修是側躺著面對蘇沐秋,睡得嘴角都帶笑。

像是從來他們就沒有分開過,像是從來他們就應該這樣。

誰說了什麼做了什麼算計了什麼在此刻都不重要了,只要現在的結果是好的,就連張新傑都不願意縮短這萬分之一可能的幸福。有什麼事,明天等葉修睡醒了再說吧。

 

也因此他們沒有對這房間做任何檢查,忽略了一些明顯而粗糙的偽裝,好比顏色不對的藥包,又或者突兀詭異的黑布覆蓋物。

一個年輕身影從那覆蓋物底下鑽出,手裡是剛拆下不久的點滴藥劑,他扔開它,站到睡得正熟對四周毫無反應的葉修身旁,不屑的撇嘴。

「藏這麼深,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