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沒有女性、User匱乏,一直都是藍雨廣為人知的特點,久而久之就演變成現在的清一片男人軍,以及Weapon當家。

又加上Weapon原本就比User耐操耐磨不易死,一條命當九條命在用,以至於雖然少了大招可以放,基礎能力練上來以後一大片放出去破壞力依舊相當可觀。另外,上頭兩個領導者一個喜歡神機鬼策路線、一個喜歡埋伏游擊戰,雙倍平方過後藍雨蹭蹭蹭的變成年度軍人最討厭打架的對象。

藍雨的醫生,也是僅次於微草最不像醫生的存在。微草的個個都喜歡掄著手術刀上前線,藍雨的每個都熱愛躲起來偽裝路人,一個連的軍人從入伍到退役,除非受了重傷需要緊急救護,否則根本不會知道同睡一間帳篷的同胞哪個是軍醫。如果有人在前線發現一個自稱醫生的人,他十有八九是個誘餌,這個誘餌又有九成機率是藍雨最高部隊御用醫生,徐景熙。

現在這個誘餌正在葉修手上發揮他另類的誘餌功能。

細尖針頭亮著不祥的寒光,透明針管裡裝的是鮮紅色的液體,那是剛剛才從蘇沐秋體內抽出的血。葉修將針頭套上保存套,把整個針管貼合徐景熙裸露的前臂內側,貼合處立刻沿著針管形狀轉化成流動的代碼,一點一點將器具包覆、吞沒,回復到原來的皮膚。

徐景熙的武器是萬用醫療箱,他本人就是個行動手術房,而他在葉修這個User手裡又多了另一個能力:血清製造廠。

也就是知道這麼一個能力,葉修才有底氣帶蘇沐秋回來。

 

只不過,是一個很自虐的能力。

 

徐景熙這麼稱呼它。

他的身體可以接受任何毒素或病菌,引誘它們攻擊他,再以相當快的速度產生血清與抗體。缺點是根據消耗性他可能會發燒感冒個幾天就是了,一個捨己利人的詭異特殊能力。

 

「我從張醫生那裡看過蘇沐秋的檢查報告,他的程度很不樂觀。」

「怎麼說?」

徐景熙轉著手臂,確認針管完全融合進身體沒有露出來,再把目光放到葉修眼睛上。

「這是兩步驟的誘發性毒物。照常來說,這類處理只要除去受體,血液中合成物的存在便不會造成任何問題,就像你一樣。但是他腦中的受體過多,要完全靠血清清除有難度,需要長時間給藥觀察。」

「至少,」葉修擰眉。「長時間給藥就能好轉是吧?」

「也不一定。」

徐景熙打破他的期望。

「從最基礎的層面來說,他的受體組成就和張醫生給出的樣品不同,是否真的能去除就是問題,再者,當初生成這些受體時有多痛,除去時就會有多疼,為了避免過度疼痛的休克,給藥時間可能要延長,葉修,你可能要做好等待十年、甚至更久的準備。」

這之間如果沒有好轉,就不會讓蘇沐秋醒來。

也許這就是你們能得到最後的結局。

對此,葉修的回覆是。

「可以。」

他等我那麼久,憑些什麼我不能等他。

這輩子遇上了就是遇上了兩人份的路就得兩人走,背著扛著都要一起走完。

「不過也不用太悲觀。」

徐景熙又說。

「也許那種受體對血清反應特別良好,少劑量就能去除還不會痛,蘇沐秋再多躺個十天半個月就可以起來活蹦亂跳,也許你們還有機會手牽手回去痛毆Dross,然後他不是還有個妹妹?把人家接過來在這邊重新開始生活。」

「所以,」

醫生指著妄想爬下床去鑽另一張床的葉姓病人,目光兇狠。

「你應該躺下休息養傷睡覺!在那邊爬他也不會變好更不會提早醒來,別造成一個不久後就要成為病人的醫生困擾!」

葉修戀戀不捨的爬回自己床上。

「徐醫生。」

邊這樣喊著,邊舉起他的手。

「幹嘛?」醫生挑眉。

葉修神情懇切,認真又有禮的發問:「可以幫我把兩張床并在一起嗎?」

徐景熙簡直想掐死他。

 

當然最後還是讓他如願了。

 

病患最高病患最大葉修又是賓客,反對的理由碾斃在腹中,醫生捲起袖子推病床拉儀器牽線掛點滴忙得不亦樂乎。

等到塵埃落定,葉修在被子下發抖的牽起蘇沐秋的手,臉白當美白,僵硬當抽筋,醫生見了又皺眉,表示他太急,會怕就不要碰,先習慣蘇沐秋的存在一點一點慢慢來。

葉修眼角一挑嘴巴一勾,一湧而出的粉紅泡泡壓不住。

「你那隻眼睛看到我怕了?哥這是感動的象徵!」

醫生又想掐死他了。

最好連旁邊的一起幹掉,省得出來禍害世人。

 

「好了我出去了,有事按鈴沒事睡覺,無聊你頭上有螢幕旁邊有鍵盤,網路接好了要怎麼打發時間隨你。解藥差不多了我再過來。」

唉?

哦是我知道了。

忙著享受難得時光的葉修沒空理他,醫生覺得非常好因為他也不想久留,關門刷卡上鎖一氣呵成。

他怎麼也沒想到才剛轉身葉修就拉下螢幕轉過鍵盤台,霹靂啪啦給自己開條後門,通往的是藍雨的士官宿舍,一點開視訊就看見喻文州的臉。

「……」葉修手指僵在回車鍵上面零點五公分。「哈囉文州再見文州,我打錯了再見掰掰。」

『葉神請慢。』喻文州滿臉笑瞇瞇:『少天說你會胡鬧,果然是真的。』

這種時候承認就輸了,葉修一臉正經的胡說八道。

「在說什麼呢?我這是例行系統安全性檢查,文州你別誣賴我。」

『安全性檢查不需要跑進一名士兵的私人電腦裡是吧?』

壓敗!連目的地都被知道了!

「喻文州你太糟糕了,怎麼可以監聽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病人呢?我要客訴你!」

『葉修前輩,應該是控訴。』

「你不要扯開話題,我是絕對不會上當的。」

好吧。

喻文州說。

『蘇前輩目前還好嗎?』

「睡王子呢,等解藥來叫醒他。」葉修撇了蘇沐秋一眼:「熟透了。」

鏡頭前的喻艦長輕輕笑了笑。

『少天說韓將軍說張醫生告訴他你其實是Omega,這是確切的事情嗎?』

葉修也對他笑,附贈一聲不標準的口哨:「看不出來啊,文州你也是個會八卦的人。」

『並不是刻意的,只是恰好知道了。只不過這麼一來,在前輩做其他事情前,有點事我可能需要先告訴前輩。』

哦?葉修奇:「好吧,你說。」

『在這之前。』喻文州又把話題帶回自己的節奏。『希望你能老實回答我更重要的一件事。葉修,關於蘇沐秋在場上所使用的那把弓的Weapon,到底是誰?』

「還能是誰?唯一讓他看得起的Weapon全宇宙只有一個。」葉修充滿自豪又驕傲的說:「弓是我的!」

下一秒診療室的門轟一聲被推開,黃少天臉色蒼白站在病房前。

「對不起。」

他說。

「那是我毀的,葉修,對不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