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我沒有叫醫生來。」

船腹之間容納小型艦艇的艙房內燈火通名,白亮燈泡全開,打在無機質的合金金屬上,照得沒有一處是陰影。蘇沐秋穿著從下了戰場就來不及換的血漬軍裝,正準備推開一扇艙門。

「我說過,七天內不去找葉修,不代表我不會對你動手。還想活著就離開!」

「我知道,所以葉修原本想自己來。」面對也許是Dross裡最強的槍械天才,張新傑毫不畏懼,腳步未停的走入左輪射程。一顆子彈立刻沿著他髮根飛過,削下幾縷碎髮。

「我知道你會開槍。葉修雖然不會躲,但有可能見到你的動作就害怕,意外傷害發生的可能性相當高,因此由我過來相比之下較為安全。」

蘇沐秋從腰間拔出第二把手槍,穩穩的對準持續向前走的醫生。

「滾出去。」

「你現在殺掉我,葉修只能撐不到三天,你的艦隊裡除去我沒有任何醫生,其餘的人連儀器都不會使用。」

「我可以讓你下半身無法動彈,醫生只需要雙手就夠了。」

「這句話我會當成正當防衛的依據。」張新傑終於停下腳步,此時他距離蘇沐秋只有一條手臂的距離,兩把槍分別抵在他額頭與胸口,子彈上膛,蘇沐秋的手指就扣在版機上。

張新傑同時自口袋抽出手,將一把掌心雷大小的槍瞄準蘇沐秋的心口。

而另一隻手,拿著一瓶未開封的藥水。

「葉修讓我把這帶來給你喝。」

「哈哈!」哦,這樣啊?蘇沐秋大笑。「我離開了還不夠,要拿了我的命才安心嗎?葉修會不會太得寸進尺了?」

「這不是毒藥。」

「那它是什麼?」

「酒。」烈酒。「一口能醉百日,又名百日醉。」

「醉百日?戰場上主將喝醉,和赴死有何差別?」蘇沐秋笑得連握槍的手都在抖,槍口發顫不穩,連眼淚都快流出來。「或是你覺得我會在你那把小槍的威脅下喝掉它?別忘記我可以比你更早扣下版機。」

「這不是威脅,我只是在進行自我防衛。」小槍的主人接著提醒。「你還要挪開槍口,不會有我的速度快。」

「你認為我在生命受威脅的情況下還會顧及你的性命?」

「不會,但你會顧及葉修的。」

「……」對,我會。「哈,哈哈。」蘇沐秋挪開雙槍,雙臂徒然地垂下。「呵,你說對了,我會。」

他怎麼捨得。

怎麼捨得再一次傷了他的性命。

「所以你快點帶葉修離開,我不想再看見他。」少一次見面,就少了傷他的機會。反正再見面也只是難受而已。

「我會帶他走,不過在那之前你先喝掉這酒。」

「確保你們離去過程中不會遭我襲擊?」蘇沐秋諷刺的說。

「你要這麼想也可以。」

靛紅的酒液閃爍著寶石般的光芒,像隻蠍子的毒液,蘇沐秋從張新傑手中接過瓶身時只想笑。過去就算再怎麼被利用,至少能拿到葉修的信任,現在真的,一點都不留了。

反正這種奢望也只是泡沫,只是,泡沫用水是戳不破的,得用針才行。

轉開瓶口,蘇沐秋傾斜瓶身把酒液全部倒掉,辛辣的液體潑灑於地面,濕了兩人的褲管。接著他把腰間的槍轉了方向,遞給張新傑。

「要醉百日不如直接睡久一點,你那把小槍傷不了我,要用就用這把,瞄準一點,別留任何可能的機會給我。」這裡,壓緊一點。蘇沐秋替他將子彈上膛,把槍口瞄好自己胸前。「葉修也有料到這塊對吧?他怎麼說?」

「他說『這種時候就喊開槍』。」張新傑握緊左輪,在蘇沐秋破碎的笑容前大聲重複一次:「開槍!」

 

「所以……你就對他開了麻醉槍?」

「是啊,這副身體搞狙擊差點沒要了我的命。」

時間是那之後五個小時,地點是藍雨主艦裡特別診療室,葉修又被勒令躺在床上靜養……說是靜養可能也不太對,畢竟他本來就尚未脫離危險期,現在不過是接受正常應有的醫療照護。

葉修喝了口水,象徵他漫長故事的結尾。

「這就是我怎麼變成這副模樣的原因。如何?」

「我可以說實話嗎?」完整聽完故事的藍雨醫生問。

「說吧。」

「太閃了,白痴!」

「呃?」葉修一臉懵逼。

「我說,太閃了!白痴!你們自己都沒有自覺嗎?你們一副好像很痛的樣子,苦的都是旁邊的人啊,明明就互相喜歡幹什麼又互相傷害?」徐景熙一整個不明白。「你看,他哪裡不相信你?他信任你比你信任他還多,最後的狙擊十有八九他是知道的,連躲都沒躲,是該怎樣說服自己去相信你才有辦法做到?既然這樣你向他說所有實話他或許都會強迫自己再相信一次,一直不說只會讓他更不安吧!再說他,一直都在乎你,卻死不在你面前表達出來,在裝什麼帥呢?」

「是嗎?」

「是啊!」

「醫生是不是都懂比較多?」

「是談戀愛的人都太笨!」

葉修轉頭,看著就躺在他旁邊床上陷入沉睡的蘇沐秋,他呼吸平穩,眉目舒緩,沒了面對他時的戾氣與似笑非笑的神情,也沒了看見他虛弱時掙扎糾結又破碎的脆弱姿態。蘇沐秋就那樣睡著,像以前在他身邊時全然放下警戒安心睡眠的模樣。

「放他在那邊可以嗎?」

「就那邊吧,持續給藥就不會醒,他在這邊我比較安心。」

「你現在害怕他不是嗎?或者我找幾個護士輪流過來陪你?」

「不了,不用,我會努力克服這事。」我可怕當他醒來時不能抱他,那我會受不了。

「好吧,那我之後會找時間過來,現在先做正事唄。葉神,你要借我的武器對吧?」

「嗯,可能會難受一陣子,麻煩你了。」

「唉呀不會。」徐景熙挽起袖子,手臂內側朝上伸到葉修面前。「來吧來吧,要來快來,記得請我吃飯!」

「沒問題。」

一抹紅光從徐景熙身體裡散出,旋轉、堆疊,凝結成紅底白十字的大型醫療箱,葉修手一抽,拉出一根細細的針管。

「那麼,開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