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這是在許久沈默之後,重新響起的聲音。

「你要回去藍雨嗎?葉修。」

有人問,他必須答,疲憊裡有理所當然的無奈。

回去嗎?

回去之前的地方?

「當然回去。」

只不過會有人不同意。

「哥哥!你應該回家!家裡會為你找最好的醫生,這場戰爭跟你無關!」

就像這樣。

「別說廢話了,弟,幫把手,扶我下床。」

「請等一下,其他人麻煩先出去,葉修,我幫你拆掉身上的管線。」

「嗯,那就麻煩你了。」

「等、等一下葉神,你就這麼回去,不管蘇沐秋了?」

或者像這樣。

「啊,這個啊。」

「他很混帳沒錯,不過你先聽我說,我看過他的腦部掃描圖,這個你還不曉得吧?就是他有點病……」

「等等等,不用再說了。」

「但是葉神,只有你能幫他,再這麼下去蘇神不曉得還會怎麼樣,你沒有看過他在場上殘酷冷血的樣子,那已經不算是個人了啊!」

「行了,我說了,別再講這事。」這事情我知道得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切身體會,切身,不是說著玩的。「老韓,再問你一個問題:假使小張遭遇了和沐秋一樣的事,但你手上又有足夠的兵力,你怎麼解決?」

「上戰場,打到他回來。」

反了我,就強制帶他走。

是不錯的主意是吧?

「說得好。」簡直太好。「聽見沒方銳?嘴上說著是沒有用的,跟我來,我們準備準備,打到沐秋回來。」

「你要帶軍隊跟他死嗑?」

「效率呢方少校?那也是個辦法,不過我是聰明人不這麼做,我們換一個辦法,聽我說。」

「我不管你們要做什麼。」呃噢,被冷落的醫師生氣了。「倒數一分鐘,病人和醫生以外的人全數離開。否則我願意讓他嘗試躺在床上的滋味。」

這個比他更不像在開玩笑,所以比起聽他說話,大家更會聽唯一的醫生說話。

瞧,他多可憐。

等到該走的走了,不能走的已經躺在床上,張醫生冷漠淡然地舉起手術刀。

「葉修,為了防止你或蘇上校再次徒然增加一名醫者的困擾,請你先將計劃說明清楚,假使我判定不可行,那麼一個月內你不會有任何機會下床,請謹慎思考再說出口。我認為我已經說明得相當清楚,就請你開始吧。」

「……小張,你聽我解釋。」

「我並沒有開玩笑的意思。」醫生手腳麻利的除去他身上纏繞的管線,只留一包點滴懸掛著繼續進行它的工作。「是什麼?」

連醫生也不信任他了。

葉修撓撓頭,努嘴,又嘆了口氣。

「我一開始不就說了嗎?扶我下床。」他說:「我的小腿有知覺了。」

 

「喻文州!Dross一艘艦艇脫離主艦群往這邊開過來,你想怎麼辦?」

「少天……」

「別叫我的名字!我現在只是普通的士官跟你毫無關係!普通的妖刀普通的戰場上一顆星,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喻文州你快點指示想怎麼辦!你自己說我沒有判斷能力就沒有!事情你自己看著做!」

首先,直呼艦長的名字就不那麼普通,其次,如此生氣看在我們眼裡只是變相的放閃,大家都知道你們在吵架也都看得出來隊長一直在容忍你,寵人也不是這種程度。

鄭軒默默處理因為副艦長罷工而多出來的工作量,覺得壓力非常地大。

原因要從他的副艦長今年大過年想抓他一起潛入嘉世主星開始,此舉動在日期剛定下,根本連行李都沒準備就被他英明的艦長發現並阻止,之後黃少天被關了五天禁閉,又被極少生氣的喻文州暴怒的狠訓一頓,大吵一架後就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了。

不對,重點是。

你們可以別再吵了嗎?

近距離夾在你們中間,我覺得很累。

「隊長黃少……它進入警戒範圍內了,要發出警告嗎?」

螢幕上代表入侵艦艇的紅點一閃一閃,已經抵達最外圈的激光射程,鄭軒調整外圍無人軍艦的排列,炮管齊齊指向入侵者。眼見上頭兩個還在吵架,他只好點開訊息傳送儀自己開口。

「警告,請出示船上人員證明與來意並立即停止前進,再次重複,請立即停止前進,否則將視為入侵者直接射殺。警告,請立即停止前進。」

畫面中的紅點沒有停下,依舊以規律速度往中心前進,鄭軒撇了一眼,厭煩的將手移至激光發射紐上方。

『停停停,哎,別緊張別激動,是我!』

突如其來的短語音信息差點讓他手一滑按到旁邊的緊急脫逃紐上去,鄭軒還來不及喘口氣,就被原本吵得不可開交發誓不接近操控台的黃少天撞到險些內出血,急又快的大嗓門喊得他耳鳴。

「葉修?!葉修?!是你嗎是你吧你怎麼回來了你居然沒事你……你到底怎麼樣都做了些什麼去!有沒有受傷!該下地獄的Dross有沒有對你怎樣!」

『喔少天啊?我沒事,你們接到影片沒?快點下載,你們這系統我自己加強到我駭不進去了。』

「影片?」

黃少天立刻掃過螢幕上閃爍的新通知,爆手速點下答應,進度條跑完的下一秒葉修坐在輪椅上,手上吊著點滴的畫面就傳到了全系統的所有螢幕上。

螢幕裡的葉修臉色蒼白體型消瘦,看起來十分脆弱,眼睛裡卻有著堅毅的光芒。

『各位同志們,好久不見。別緊張我不是還魂也不是詐欺,我是葉秋。』

螢幕外傳出一聲細微的『啥?哥你叫我?』。

『因為某種原因,其實我呢叫做葉修。怎麼跑出來的先別問,現在我在離你們主艦五千公里外的地方,估計再半小時就能進到安全網中,然後這次回來我給你們帶來一點禮物。』

鏡頭後拉,螢幕可以容納的範圍變廣,葉修後面或坐或躺卻全被捆綁拘束起的人一個一個出現在黃少天視野內。

『霸圖將軍韓文清、霸圖軍醫張新傑、嘉世少校方銳,以及嘉世上校蘇沐秋,四名俘虜我暫時的把他們全帶回來,交給你們艦長處理,詳細事宜我回到主艦後再公佈。』

『大概這樣,勝利會與藍雨共存。』

影片結束。

葉修的聲音又從通訊儀裡傳出,比影片裡撐出來的更疲倦點。

『看完了?就是跟你們說下我沒事,說要帶回來的人也帶回來了,買一送三。』雖然那個一是耍了手段才帶得回來。葉修換口氣。『兩小時後到你們那邊,安排一下景熙給我,我需要借用他的武器。』

「等等!葉修,你……」

『等一下。』葉修的聲音插入黃少天的話裡,隱約有著笑意:『兩小時後說,現在讓我睡一會兒,我有點累。』

「……我知道了,等你過來。」

『嗯。』

葉修輕哼出一個鼻音,切斷通訊,直挺挺的倒回床上,頭才沾枕張新傑就立刻解開繩子跑至他身邊為他接上維生儀器。

累死了,全身都要散架的感覺。

他躺在床上,神智恍惚。

不過值得。

真的值得。

這次不玩什麼七彎八拐的計策了,對蘇沐秋就該硬著幹。

人多示眾,費了點力氣,但效果顯著。

葉修看著躺在旁邊陷入沉眠的蘇沐秋,靜靜的想。

好了你就睡吧,睡醒了事情就結束了。

對不起,我知道你恨我、你痛苦、你被我徹底的傷了,而我還是怕你,但也還是在乎你。

所以我得回藍雨一趟。

對不起,我不走。

我帶你一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