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六小時藥效,只達到一半的效果。

葉修好不容易熟睡的時間只有三小時,剩下的三小時裡惶恐不安的情緒追逐著他,醒也無法完全醒來,身體無力且沈重,睡也不能睡得舒適,黑暗的夢境只使他更加疲累。

這絕不是現在他該擁有的習慣,但他已盡力,還能靠藥物維持短暫的睡眠對葉修來說已經是極大的進步。

六小時一到,葉修準時張開雙眼,微黃的燈光映照在他的虹膜上淺淺發亮。繃帶不知何時從他眼前被去除,整齊地疊在床頭,棉被也有被動過的痕跡。

蘇沐秋來過一次。

葉修想。蘇沐秋在他熟睡時來過,才會替他除了遮眼的繃帶。

棉被應該是為了替他按摩雙腿。

算算時間差不多也是下一個時段的到來,屆時暖氣口就會混合著灌進一般人根本不會注意的微量信息素,卻足以勾起惹他發狂的性欲。葉修翻起身,脫了遮到大腿的長版上衣隨意放至一旁,房間裡很溫暖,就算一絲不掛也不至於著涼,因此為了方便其實也是懶惰,葉修在這種時候從來不穿衣物。

反正除了蘇沐秋也不會有人看見。

掀開棉被,葉修從加了短斜坡的床邊爬下——傷了葉修的腳似乎讓蘇沐秋很在意,這類小事總是想得特別周到——沿著加鋪柔軟毛毯的地板移動到選定的矮櫃前,開始挑選這次想使用的道具。為了保險起見葉修壓住自己食髓知味過頭不小心伸出去的手,強迫它略過最左側裝著太猙獰器具的櫃子,從左邊第二個開始挑選。

抽屜拉開,琳琅滿目的性愛道具就讓他覺得頭隱隱做疼。

貓尾巴?

不,不行,他讓自己多一條尾巴幹嘛?

這絕對不是個好胎教,用了這個萬一教出個變態怎麼辦?

皮鞭?

不,這整排不管是軟皮的還是多節的都不行,他並沒有那麼熱衷SM,這些嘗過一次知道味道就夠了。

十公分長左右的棒形跳蛋?

老天這幾乎是小一點的按摩棒尺寸了,都是誰設計的,幸好沒多粗,否則這紅黃藍三個一組哪個Omega受得住。

葉修默默的把三個都拿出來放到腳邊。

膠布?

……哦好吧這應該會用到。

葉修繼續把整卷膠布都拿出來放腳邊。

前列線按摩器?

雪白T字型附上握柄的器具被拿在葉修手上,他稍微比劃了一會兒就放回去,理由是形狀不喜歡,刺激起來也不順手。

蛋形的……飛機杯?

葉修眼神複雜看著一打未拆封的雞蛋大小未知物品,包裝上用雷霆文字寫著自慰套。

看來蘇沐秋這回又給他進了奇怪的新貨。

於是葉修挑了一個加進越放越多的欲用品內,其他又塞回去。

接著他關上抽屜,打開下一櫃。這邊就是些比較可愛迷你的助興道具了,葉修隨便抓了幾個,再摸了兩瓶潤滑液就原地給自己『加工』。

雖然Omega的身體只要狀態一來就會自己濕得一塌糊塗,葉修還是習慣先自己擴張與潤滑。他打開一瓶透明水性潤滑,上頭特別粗體標明富含維他命C和玻什麼東西酸……管他什麼東西,葉修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做愛時還想用那裡吸收保養品的,有病嗎?

葉修艱苦的換了姿勢,抱起一隻腳,先擠出一點弄濕入口,再接著將瓶口直接塞入,整瓶潤滑液全部倒了進去。

「唔……」

大量液體一次性的湧入還是讓葉修不適的哼出聲,不過他沒有停下,甚至沒有拿出瓶子,直接留在原地充當肛塞的作用。接著他抓起放在腳邊的棒型跳蛋和另一瓶潤滑,簡單給跳蛋抹上黏膩的液體便抵在瓶子邊,圓潤的前頭撐開入口皺褶,葉修只停下來吸口氣,就用力破開嫩肉,壓著敏感脆弱的內壁擠進還沒有準備好的肉穴之中,只留下細細的電線延伸到一邊的遙控器。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最後拔出瓶子,換上真正能緊緊卡著,再怎麼掙動都不會脫落的肛塞。

做到這裡,葉修臉上已經浮現了潮紅。三枚道具都是碾著前列線進入體內,二三枚幾乎並列,第一枚正壓在生殖腔口上,稍微移動就像電流竄過,需要屏著氣息才不會喊出聲,葉修還算滿意這結果。

畢竟有孩子在體內,不能動到第一櫃的東西也不能進生殖腔,這樣能稍微止癢就不錯了。

葉修收回因為快感稍微迷離的眼,撕下膠布,一段一段將剩餘的物品貼到身上。乳頭、腺體、肚臍、小腹、甚至大腿內側,他沒再動早已抬頭的性器,因為那裡頭已經塞進了完全阻塞液體進出的管子,而他也知道蘇沐秋在上面加裝了電極,只要裡頭液體壓力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放電,前後同時刺激前列腺卻不准解放的滋味足以讓他欲仙欲死。

不過。

葉修開始嗅到空氣裡幾乎不存在的蜂蜜甜味,身體以相當可怕的速度起了反應,剛才強硬放進體內的酸漲疼痛感簡直像泡沫一樣啵的就全數消失,反而是壁肉貪婪蠕動著吞食不夠粗長的跳蛋,宣揚徹底的不滿足。

完全就不夠。

嘗過更好滋味的後穴一點也不能妥協於這些玩具。

他還要。

他要更舒服的。

這些怎麼會夠。

飢渴的慾望蠶食葉修的神經,他不由自主又看向第一個櫃子。

不過。

「不行……」

那些會傷害到孩子。

葉修折騰著爬到拘束架旁,用膠布緊緊捆住拘束架與一隻腳,又開下了身上全數玩具的開關,把拆封的自慰套套上自己的分身,抬手快速套弄。

 

淫靡滴進泣音的呻吟須臾間填滿整間房間。

 

前方電極開始放出電流,葉修腦中只剩下想射與還不夠兩個念頭,已經不能理解自己為何不讓自己舒服一點,雙手扯著膠布卻不停顫抖,怎樣也撕不開。

「嗚啊……啊、哈啊……」

所有遙控都開至最強,葉修扭曲在地毯上掙扎,前方卻還是乾澀的,一滴液體都無法流出,徒勞累積在裡面,更增加了電流頻率與大小。

「啊……嗯啊啊……嗯唔……」

不行、不行、不行。

不夠、不夠、不夠。

還要、他還要、他還要。

這樣怎麼樣都不夠,怎麼樣都不行,後面癢得像蟲在爬。

跳蛋觸到生殖口與前列腺,葉修叫得更大聲了,唾液與淚水流了滿臉,但他根本無暇顧及,他只是想要,什麼都好,放進來幫他止癢……

不知過了多少小時,門口終於傳來開鎖的聲音,和著濃烈的鮮血味與戰場才有的煙硝,有雙手按著他的背,把一個物體還給了他。

葉修突然拿回了神智。

突然間,就像直覺告訴他應該醒來,他的眼睛一下子有了焦距,他看見身邊飛舞的代碼,看見幾十天前在牢裡被拿走的空氣槍和早該折斷的獵槍,還看見蘇沐秋。

這次不隔著繃帶,他直直看見蘇沐秋。

一身傷口。

一身疤痕。

一身鮮血。

狼狽、不甘、憤怒的蘇沐秋。

右眼不曉得被誰割了一道大口子,右手臂齊肩斷裂,左腹腔皮肉整片消失正讓醫療儀照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生。

『明天凌晨四點向L-92行星發起突襲。』

葉修突然想起這句話。

但是,怎麼會?

蘇沐秋沒有給他接著思考的時間,他拉起葉修,想也沒想的捏住他生殖器前端,像放入時一樣一鼓作氣拔出軟管,在葉修痛苦的哀號閉起雙眼時附耳,命令。

下一秒光華亮起,繚繞的靛藍全部從葉修身體裡溢出,漸漸地組成一把弓。User沒有受到任何阻撓,Weapon交出等同自己性命的主武器,全數,交託在另一人手上。

 

葉修張開眼時已經沒再看見蘇沐秋,房間裡的血腥味還在,甜香也還在,連同折磨他的性慾也爬了回來。

葉修仰著頭,仰望著天花版。

「我是白痴。」

他說。

「我肯定是白痴。」

他閉眼,重新跌入深不見底的慾望當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