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胡鬧。」

一句話比什麼都還要快甩到葉修耳邊,好像被熱辣辣的刮了一個耳光,刺疼刺疼的,大腦裡嗡嗡作響。維持著仰面朝上,手臂壓在眼前的姿勢,葉修已經連笑都不想笑,也不願笑。

他有點慌亂。

「惟獨不想被你這麼說啊老韓。」

「放棄蘇沐秋,他已經沒有辦法回到你認識的那個人。」

「如果是你,你放得掉嗎?」葉修澀澀的問,聲音好像啞在了喉嚨裡,出來的只是單詞的屍體,乾癟而無生命力:「放掉張新傑?你做得到?」

「他們的情況不一樣。」

「假使一樣呢?假使小張在你離開時被洗腦被利用,整整十年過去,觀念根深蒂固,反被利用來對付你,而你恰巧沒有足夠兵力與他戰場上相見,你怎麼做?」

「一個人潛進去,帶他回來。」

就像面對那兩艘航母。

對,就是這樣。

葉修說。

「就算沐秋沒辦法回到以前的模樣,我也要把他帶回去,絕對不再讓他像個傀儡般被利用、被耗損。」蘇沐秋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絕對不給Dross那群渾蛋隨意奴役。

「葉修,他對你做得太過火了。」

「十年不是一個小數字啊老韓,超過至今為止人生的三分之一,足夠模糊很多似是而非的事。如果十年裡每一刻都有聲音在對你念著同一句話,哪怕那句話再假也會讓人深信不疑,哪怕話中的人多重要,時間也足以磨滅掉所有情感和信任。」

何況我玩過情報買賣的事實讓謊言更有說服力。

「這些是我欠他的。」十年份的時間十年份的信賴十年份的等待凝縮成兩個月的暴力相待。「我倒是覺得算輕,你瞧沐秋,整個人都變了,整個人都不像他了,他先前可沒這麼欠揍。」

「在我看來,你們不論什麼時候都一樣欠揍。」霸圖的大將軍提起聲音,『喀』地折了下指關節。「新傑不能攔住蘇沐秋,你找我進來有什麼事?」

「我找你是因為你是唯一一個在這艘船上能正常思考的人,老同學。」葉修放下手,略為移動頭部望向韓文清:「你說你怎麼就沒事還能發現其他人不對勁?下藥的人看見你的臉就先一步招了嗎?」

韓文清的臉也許黑了。

喀喀!他又折了兩下指關節。

「別打別打,我現在禁不住你的拳頭。」葉修連忙說:「我只想問問你啊,懷孕要注意什麼事情?」

冒著餘煙的拳頭讓葉修的床震了震。

「我去換新傑過來。」

「別別別老韓你回來!」

「葉修你玩過火了!」

「不要跟我有一樣的想法我會覺得很困擾啊!」

「你可以不拿自己身體開玩笑!」

「發情期剛回來我以為不會有事,怎麼知道一回就中,這運氣都能拿去簽彩券了。」

「你……」韓文清扶起方才被張新傑撞倒的椅子坐下,擰起拳頭。「多久了?」

「大概一個月餘。」葉修算著日子:「將近兩個月不過還不到。說真的,沒有孕吐也不會特別頭暈,飲食喜好……算了我都沒正常吃過食物,總之這小傢伙似乎是不敢讓我知道他存在似的。」

「你要打掉他?」韓文清皺眉。

「你和小張換班時,我深思熟慮了兩分鐘。」葉修停頓,兩秒後才緩緩吐氣。「這孩子來的不是時候,繼續下去不是我自己拿掉就是會被搞到流掉。」

「而且很妨礙計劃的執行。」

「韓文清你屬蛔蟲嗎這麼瞭解我讓我很害怕。」

「屁話少說。」大將軍不曉得第幾次拿眼刀宛他。

「所以,雖然呀很對不起這孩子,我打算當做沒這一回事。我沒懷孕、沒有孩子、我也不是個Omega。」

「你要把他……」

「短時間看不出來吧?我覺得沐秋根本不會發現。」葉修手往下探,隔著棉被,隔著上衣,摸到毫無起伏的小腹上。現在下面有一個小小的生命,融合了蘇沐秋與他的基因,一個不該在這時候到來的孩子,他們的孩子。「幫我個忙,老韓。幫我封住小張的口,篡改血液報告,暫時我還不想讓沐秋知道這件事,風險太大了,如果被發現,就當成假孕。」

「他應該不至於會認為這不是他的孩子。」

「但沐秋現在醋意快比我的信息素味還濃了,你覺得他可能會容忍一個孩子跟他搶我嗎?」

「……」韓文清從椅子上站起身。「想清楚了,你會很辛苦。」

「我知道。」葉修說,更加放縱自己躺進床裡。「但我可是很貪心的,大的小的我都要。」就算小的會長成屁孩大的是吃太多藥連自己小孩都可能嫉妒的屁孩。

也都是他愛上的人。

「所以看在這十年來你的軍隊在太空裡被我虐打的份上,交給你了老韓。」

「……」韓文清突然很想反悔。

「不是應該稱讚我沒打算拿掉孩子嗎?」

「去向你的Alpha要!」

「啊。」葉修說。蘇沐秋的稱讚嗎?「那我大概還得一陣子才拿得到。」

「藥吃一吃,去睡覺。」

好,好。

藥水瓶被塞進他虛握的掌心裡,葉修抬起一點頭,扭開藥瓶喝掉溶液,再把瓶子準確的往韓文清胸口砸,對方手輕輕一扣接下。

那我睡啦,那個誰老韓你可以走了,孤A寡O擠在這種房間成何體統,快出去不然蘇沐秋看到了我又得慘了,一屍兩命算你的。

「為你的後代留點口德。」

韓文清提著張新杰留下的醫療箱出去。門外,他的人抱著他剛滿三個月大的女兒在外頭等他,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我有問題,對吧?」

「你……」

「等你等太久了,我抽了一管血和蘇學長的比對觀察,有兩種極微量的成分相同,這兩種人工合成的化合物平常附在白血球上,我原本認為是被吞噬的殘餘廢物,但卻不會被自動排除,這種成分葉修身上也有,我想你應該也會有。」

韓文清表示等一下我進去應該沒多久你都做了些什麼?

「所以我另外做了深層全身掃描,在腦部發現一部分會對這種成分起反應的受體,在血流與電子流同時經過時那部分的神經就會出現『疼痛』與『不舒服』的信號,過強時可能產生幻聽。這類受體不存在你的腦部,之前檢查時我也沒有在葉修腦部發現,由此可以推論一部分的我可能有問題。」

「新傑……」你什麼時候掃描了我的大腦?

「蘇沐秋的腦部我尚未檢查,但有相當大的可能存在這種受體。而經過我簡易的測試,似乎是當我意識到『反叛』或是『藍雨』等詞彙時的腦波頻率最容易運用到那部分的神經,因此根據本能反應,我會對這詞彙感到厭惡,且不去思考,久而久之,就會造成反射性的錯誤觀念。韓文清,請你老實告訴我,我是不是有哪裡不對勁?」

「……」韓文清認為,過於聰明的人,有時候真的不能惹,否則當他察覺時絕對,會反過來死得很慘。所以他只能說:「是。」

張新傑明顯放下了心。

「果然如此……那我想我們需要請其他人來幫忙。」

「幫忙?新傑,如果是醫生的話,這時間應該很難再找到好的……」

「這不需要擔心。」張新傑神情煥發的表示:「方才有一隻小老鼠路過,我順手用掃描儀將他制伏,就關在葉神隔壁的掃具櫃,如果需要隨時可以拿出來。」

「……」

韓文清看著他的人抱著他剛滿三個月大的女兒。

「好。」

……不然他還能怎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