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時間是和平契約簽定後第六十一天。

以月曆而言恰好滿兩個月又一日,是葉修從牢裡離開的第四十一日,從Dross主星離開第三十八日。

失眠第三十七日。

主詞是,複數。

 

蘇沐秋整整三十六個夜晚無法闔眼。

從那天將葉修從鬼門關前拉回,又守了三天三夜親眼看到葉修醒來後,他就再也沒心力睡覺。

軍令一道一道壓下,他甫從自己的房間出來便馬不停蹄的領軍令上飛船,一路飛向與藍雨的邊界線。

晚他一刻鐘出發的另一艘艦艇上載著葉修與他認可的醫生與副官,從此他的生活圈幾乎只在這兩艘太空船上。

 

葉修同樣三十六個夜晚無法正常睡眠。

他不是累的,他是怕的。

蘇沐秋當初要他別睡的命令遺留在大腦裡,只要閉上眼,獨自殘留的恐懼就會浮現,黑暗的惡夢會吞噬他。

矛盾的是,他同樣害怕看見蘇沐秋,而蘇沐秋不讓他見任何人,因此除了獨自一人的時間外,葉修眼前都纏了厚厚一層遮眼布。他很久、很久沒有看過自己以外的人。

 

「明天凌晨四點向L-92行星發起突襲。」

蘇沐秋盤腿坐在床上,腳上墊著葉修一條腿,雙手不間斷的自膝蓋下方慢慢揉按,沿著筋骨穴道一點一點刺激沉睡的神經,一日兩四次,一次三十分鐘,這是蘇沐秋可以擠出來找葉修的極限。

「嗯……唔嗯……」

但葉修不是每次都可以察覺到他來了,在醫生診斷的時間以外,葉修幾乎永久的陷在不可自拔的情欲裡。

這是葉修刻意要求的,蘇沐秋故意而為的。

平衡。

蘇沐秋不希望再害死葉修,又想讓他難受;葉修不能違抗蘇沐秋,又不希望他對他好反而讓藥控制。

既然他只剩下身體;既然他只奪得身體。那麼善用它,就是最快也最簡單的懲罰與救贖。

蘇沐秋給他的房間裡裝滿了鏡子,在蘇沐秋不在的時間裡,葉修會看見鏡子裡有個跟他長得一樣的人,拿著布滿駭人突起的按摩棒抽插自己,大開的雙腿面對鏡子,每一次抽出都會帶出一點粉嫩的內壁,伸入時撞出隱忍撩人的淫言穢語,眼眶會泛起胭脂般艷麗的紅色,哭泣著索求更多更粗的物體來滿足他。

蘇沐秋不吝嗇於提供情事上的道具,葉修也就不吝於使用,房間裡所有的助性用品葉修都用過至少一次,包含隨那張八爪椅附上的那一套他也一一使用過,並對裡頭一顆會自動對前列線放出微弱電流的跳蛋情有獨鍾。

有時當葉修疲於自慰,他會把它塞進體內,找個舒服的地方躺好再把自己的手銬起來——幾十分鐘後就可以嚐到沒有停歇的極樂。

蘇沐秋唯一吝嗇的地方是射精量。他給葉修裝了一個可調整中央孔徑大小的管子,直直插進勃起的性器裡鎖死,每日只在他與葉修獨處的那兩個小時裡打開,如此一來葉修只能在他面前徹底的高潮。

而當葉修真的無法忍受,或是需要排泄時他可以選擇暫時打開中央孔徑,每一滴流經管子的液體都會被記錄,而他必須在下一次蘇沐秋回來時射出一樣的量。

這不難,他發現。在蘇沐秋的信息素下,讓禁藥改造的身體每時每刻都為更激烈的性事做好準備,在難受背後更多的竟是不夠滿足,他要的是蘇沐秋而不是玩具,但蘇沐秋極少給他。

畢竟每次都只有三十分鐘,葉修感覺自己的身體像隻貪婪的野獸,怎麼樣都無法被餵飽。他可以把自己做到暈厥,卻無法感受到滿足,他渴望蘇沐秋、想要蘇沐秋,每一滴血每一塊肉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混合著十年來的思念,發瘋似的想要。

他閉上眼就想到蘇沐秋,觸碰到時卻又害怕。

蘇沐秋有時對他極其溫柔,碰著他都怕傷了,有時卻又冷的令人心寒,每一句話都帶針。理智上葉修不怪他,他知道他在和自己掙扎;情感上葉修只覺得痛苦,他沒有辦法準確預估下一秒的蘇沐秋是什麼樣子,沒有辦法完美的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以至於幾乎次次都會受傷。他為自己疼,也為蘇沐秋疼。

但真正令在天堂地獄間沉浮的葉修憂心的是,他真正的發情期,一直沒有來。

 

「呃……沐、嗯,蘇沐秋……」

葉修勾著蘇沐秋的脖子,臉埋在對方肩頸上肆意點火,在拘謹的軍裝包裹下,唯一露出的頸部味道是最濃最讓他舒服的,他喜歡舔著那裡,咬著那裡,對著脖子呼氣討好。

眼睛看不見,其餘的感官就更敏感,這體現在精神上顯然也適用。

越靠近越害怕,越觸碰就越想躲,肌肉繃緊了又被蘇沐秋揉開,有快感有顫慄還有恐懼,緊張情緒下身體更加敏感,葉修讓硬起來的器官在蘇沐秋身上磨蹭,像是乞求也像是奉獻。

時間不夠,他知道蘇沐秋不會給他,但不代表他不能索取。

而這回他贏了。

獎品是蘇沐秋的一根指頭。

指頭伸入體內最脆弱的地方時,葉修覺得自己要死了,可能是過度驚嚇要死掉,也可能是舒服到快死掉。

蘇沐秋刻意曲起手指,欺負刮搔讓男人瘋狂的點。前方的管子是深入而且開啟的,也就是葉修不是不能射精,就是不能忍住射精。

今天裡不曉得第幾波精水涓涓流出,葉修仰著脖子,爽到叫不出聲音。

 

就算是這樣,還是沒有完。蘇沐秋的手指繼續往裡頭探進,碰到緊閉的生殖腔口,葉修渾身一個機靈,前方又溢出一小股白濁。

「打開。」蘇沐秋命令。

葉修的身體沒有動作,那本來就不是靠意志力可以控制的部分,葉修拿手去刺激前方也不見有絲毫鬆軟的現象,對此蘇沐秋有點不滿,更加摩擦那片軟肉弄得葉修激喘連連。

此刻,很不識相的響起時間的鬧鈴,蘇沐秋立刻停手,壓過葉修朝脖子後方的腺體咬下,注入自己流暢的信息素,停下葉修這波情潮。

三十分鐘到了,是時候下一個行程。

蘇沐秋在給葉修穿上長上衣躺回床上並開門後,在門外迎接他的是醫生的拳頭。

「第九次。」張新傑平靜的收回手:「不要在看診前打擾我的病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