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所有的約定都是一面旗幟。

掛起來了,升在那裡,或長或短的時間裡等著約定的人到旗下履行義務,然後才能把旗面降下,象徵一件責任的完結。

但是放眼一望總是滿坑滿谷的旗幟在飄揚,每時每刻都有人在立起約定,卻不是每時每刻都有人履行它們,有很多人轉頭就忘了,有更多人永遠食言。

葉修與蘇沐秋今早在家門口立起了一面約定。今天是蘇沐橙開學的日子,葉修不用再醒著幫蘇沐橙做飯,因此在這之後葉修便回房睡覺,蘇沐秋去劇組工作。

他們相約著晚上蘇沐秋回來就捲起袖管給葉修喝血,吸血鬼兩星期來的第一餐,他也差不多該餓了。

不過在那之前,他倦了,連續作息顛倒,大少爺體質負荷不了,需要去好好睡一覺,最好一覺醒來蘇沐秋已經回來煮好晚餐,把脖子洗乾淨等著他咬。

葉修在夢裡笑得開懷,幸福得口水快流出來,直到一通電話直接把他吵了起來。

蘇沐秋,在他們分開不到半天的時間裡,就破壞了約定。

 

「你就是小蘇的朋友嗎?」

劇組門口,高他一個頭的大姐踩著高跟鞋,整整高他兩顆頭。蘇沐秋曾經說過,這個姐姐本來是演女主角的種子人選,因為憑空殺出一個他而淪落到女配角的地位,所以不大喜歡他,處處想刁難這個有時會兼職雜工的年輕人。

在蘇沐秋出事的現在,這名大姐看起來確實有些高興。

「名字?有沒有證件,扣在門口,我帶你過去找小蘇。」

葉修不是很想理她,摸了摸口袋,什麼都沒有——鬼當然不會有身份證件——挪挪嘴告訴她自己的名字:「葉修。」

女子點頭:「小葉是吧?往這邊。」

走進大樓,經過小小的警衛室,電梯直接把兩個人送上九樓,艙門一開,門外來來往往大群人彷彿沒看見他們,該做什麼做什麼,只是似乎有些不協調。葉修在第三次有人撞到他時終於在人群中看見蘇沐秋。

躺在那裡,臉紅得跟蘋果似的。

「喂,喂喂蘇沐秋!」葉修一聲喊話扔進人群,掀起了十幾個人回頭看他,其中不包含他念的那個名字。

「蘇沐秋!」

「慢點別急啊小朋友。」蘇沐秋旁邊給他換濕毛巾的人拉住他。「剛睡過去,別又把人喊醒了。」

「他怎麼了?」葉修才不管那些,除了口罩和墨鏡,額頭貼到蘇沐秋額頭上去,被過燙的體溫激得心裡一團糟。

他恨不得蘇沐秋真給他醒來告訴他怎麼弄成這樣的,早上出門明明還好好的,怎麼過半天就直直倒下去了呢?

嘆口氣看看,蘇沐秋臉上的妝都還沒卸,白粉腮紅丹鳳眼,這劇組化妝師專業,不認識的還會以為是年輕的少女,整個人也就味道沒變,能讓葉修大老遠就聞出他要的人在哪邊。

但是葉修對他現在長怎樣一點興趣都沒,他只關心這傢伙會不會繼續燒下去,人類的適應溫度可以到多高?

「導演要送小蘇去醫院,他堅持醫藥費太貴了,請我們打電話找你來就好。」

應該是道具助理的姐姐說,遞給葉修一瓶杯裝水。

「剛量過,耳溫三十九點二,給他脫了戲服和假髮,喝過水知道我們打了電話才睡著。你……帶他回去休息嗎?我可以幫小蘇請半天假。」

葉修手搭著蘇沐秋放鬆的下手臂,這兒也滾燙,相較於吸血鬼熱得嚇人。仔細瞧蘇沐秋連睡覺都不安穩,皺著眉,眉心促成川形。

「嗯,我帶他回去。」葉修拉起蘇沐秋一條手臂繞到肩上,助理看他身材不大,以為是要讓蘇沐秋醒來半扛著走,伸手要推蘇沐秋卻被葉修阻止。「沒關係,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戴好墨鏡口罩壓緊帽子,眾目睽睽下,葉修橫抱起與他相同身高的蘇沐秋像在抱同樣大小的棉花一樣毫不費力,他微調了蘇沐秋的位置,讓人躺得更舒服些。

「那我們走了。姐姐,沐秋的假麻煩妳替他請,謝謝妳了。」

「不會……」

助理被他這身力氣驚到了,一陣子沒有說話,葉修也就自己走回電梯。

這次可沒人撞到他們,一個一個自動讓出路給這兩個奇特的搭檔,葉修心裡覺得奇怪也沒想多,只是在電梯門關上前特別點頭致意。

而門一關,蘇沐秋就睜了眼。

 

「你還真的來啦。」蘇沐秋勾著他的脖子,身體滾燙發軟,頭腦發暈。

「我不來你打電話給我做什麼?」

「想著你可能繼續睡,你那麼難叫醒。」蘇沐秋微微笑,覺得葉修看起來像變成兩個,就像那日兩個聲音的雙胞胎。「啊不行了頭好痛,快死了……」

「撐著點,你還有妹妹兄弟要養。」葉修白眼他。

「你不懂人類發燒的苦,再不吃大白米我真的要死了。」

「你昨天才剛吃過,而且我弟上回跟我講白米根本沒什麼營養。」

「那我想吃肉……」

「我們家哪邊來的錢買肉吃?」

叮。

電梯回到一樓,蘇沐秋又閉上眼開始裝死。

行,你就裝吧。葉修向警衛大爺打過招呼,抱著蘇沐秋出了樓,外頭艷陽高照,熱浪衝上來的溫差簡直不像秋天。

「抱緊一點。」

「你要做什麼?」

葉修微微低頭,蘇沐秋熱得整個人都想往他身上貼,偏偏又隔了層遮陽的衣服,怎麼擠都不痛快。

「用跑的。」葉修答。「省得你害我在陽光下自焚。別脫我衣服!」

「你涼快點嘛葉修,吸血鬼真好,怎麼操都不會感冒……」蘇沐秋覺得自己燒得糊塗了,葉修講出來的聲音都隔一層水膜,自己講出來的話被包起來,虛虛浮浮的飄在空中抓不回來。

葉修可能又白他一眼,也或許沒有,刮在耳邊的風聲變大到似乎是飛上了天,再多那麼點時間就會飛到比珠穆朗瑪峰還高,可以看見雲海片片中折射的太陽。

蘇沐秋再張眼已經回到了家,失重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床鋪。葉修站在他旁邊,一層一層解掉包裹的衣物,吸血鬼冰冷的手貼到他額頭上。

「睡一下。」葉修說。「我當你冰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