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心跳。

呼吸。

然後是肌肉。

好幾秒才慢慢呼出壓在肺部許久的空氣,高度緊繃的肌肉鬆弛下來,無力癱軟於椅背,惟獨眼神依舊徬徨,分不清此處為現實或者虛幻。

那是被恐懼攫獲的眼睛,再也隱藏不了眼底顫抖的靈魂。

白銀的椅架讓暗紅與鮮紅交替上色,底部散落無法回收的碎屑肉塊,紅裡帶白,一陣噁心濃郁的血腥味道填塞整個房間,然而,拘束於椅架上的男人卻無絲毫傷痕,肌膚潔白光亮,滑嫩堪比襁褓中新生小兒,甚至連些許瘀青都無。

鏗瑯!

銀針落入鋼盤的清脆聲響打破只有呼吸聲的沈寂,拉回葉修渙散無焦的雙眼。

勉強偽裝起的堅強外殼背後,只有害怕。

「哪裡?」

「……119°,84°,92°5′。」

「第七個問題,駐紮在那個太空站的兵力?」

「總兵數三萬人,五台三級主艦型炮艇,每台配備兩艘巡航艦與兩艘輕型雙人戰鬥機,型號TH-295,一次充能可維持五小時飛行與十枚激光彈。分隊指揮官李遠,中藍weapon,平常不離開第二艘主艦,不出前線。」

「第八個問題,傾元素的開發程度,藍雨到什麼方面了?」

「數量足夠製造輕型太空衣給全體國民。採取9R型太空衣的設計,反輻射、可於太空中呼吸、並且移動便利不受真空狀態影響。」

無問不答。

不敢不答。

要使一個人失去反抗之心,最好的方法就是破壞他的精神,一點不剩的撕裂至碎片,碾磨凌遲,摧毀殆盡。

什麼東西都不需要留下,只需要使他記住反抗的恐懼,這樣就算心理還不服從、身體還在掙扎,烙印於精神著的傷痕也會提醒囚犯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從此再也無法違抗任何命令。

「最後一個問題。」一枚細針從右耳穿入,後方連接一條細細的電線,蘇沐秋的手剛放開,椅子上頭的人就發狂一樣的掙扎,整個椅子與皮帶都發出吱啞駭人的拉扯聲,皮膚迅速印上紅痕,又迅速在治療儀的作用下復原。

「等一下、等一下,不要!沐秋不要這個!」

「葉修,回答我。」他捏著他的耳垂,上頭有一個小小的凹痕,那裡原本夾著一個耳環,與之成對的現在依舊掛在蘇沐秋的右耳上,顏色從當年的淺紫變成深紫,但裡頭原本畫上成對契約的花紋卻消失無蹤。「你為什麼去藍雨十年,毫無音訊。」

「Dross是錯的,沐秋、蘇沐秋,因為Dross是錯的,它妄想控制整個宇宙所有資源,只想將其他國家的人民變成奴隸,蘇沐秋Dross是錯的!」葉修驚慌失措的說,他在恐懼著蘇沐秋放到儀器上的手,但顯然蘇沐秋不滿意這個答案,蘇沐秋在葉修眼前輸入新的指令,啟動了按鈕。「不要——!」

葉修很快就失去了慘叫的權利。

全身都起了變化。喉嚨讓無形的手收緊,阻斷氣息、阻斷血流,臉部迅速失去血色,眼前發黑。他的神經接受到銀針傳來的訊息,化為電子流,干涉腦部。

『蘇沐秋勒緊你的脖子。』

所以他被扼住呼吸,停止供血。

『蘇沐秋咬著你的嘴唇。』

所以他做出回應,嘴唇破裂出血,張口,溢出所有無聲的呻吟。

『蘇沐秋正在和你做愛。』

所以他勃起,後方壁肉貪婪的吸吮著,縱使那裡空無一物。

『你快死了,你的身體比平常更敏感,蘇沐秋會在你高潮那刻殺了你。』

所以他逃不了,他只能等著自己的死亡與解脫,不管怎麼呼救、怎麼呼喊,幻覺裡的蘇沐秋不會停手,只是身體自己步向死亡。走入黑暗的過程被治療儀無限延長,只剩下單獨面對永眠的害怕和身體的苦痛,直到兩儀器的平衡超出精神的負荷,他會幾乎死過,再從深淵拉回人間。

恢復心跳、恢復呼吸、恢復知覺。

十幾天裡他一次又一次的被最愛的人折磨著殺害,睜眼再看見蘇沐秋,餘下的只有恐懼。

「回答我。」

「我有留下口信給你!但傳信的人被陳夜輝封口,沐秋,我真的不曉得你沒有收到!」

無問不答。

無話不說。

無謊可說。

沒有辦法繞開這個問題,沒有辦法不提這個答案,如果可以,葉修不會於這種時候告訴蘇沐秋事實,他不知道蘇沐秋信不信他,也不知道蘇沐秋能否接受這個解釋。

他根本不知道蘇沐秋現在的思考模式。

況且在這種情況下,在不對等的勝利者與獄下囚的關係面前,怎麼看都那麼像個求饒的藉口。

求饒,攀關係,意圖分裂蘇沐秋和Dross。

與其被扣上這麼些罪名,他寧願什麼都不說。

寧願跟蘇沐秋賭氣去撩他,多理解蘇沐秋被改變的程度。

只是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事情一件一件脫離他的掌握。

鏗瑯!

銀針被拔出扔在盤子上。

蘇沐秋收掉了兩台儀器。

不繼續了,不拷問,沒在他身上增加刑具。

反之,他把手伸向葉修,解開他身上所有束縛,拾起椅邊染上血斑的外套蓋在他身上。

葉修瞪著眼,不明白蘇沐秋這麼做是為了什麼,身體卻在蘇沐秋碰到他時不自主的反射著閃躲。

「我……」

「閉上你的嘴,葉修!」蘇沐秋攫住他的手,狠狠瞪他:「沒有我的許可前不准離開這張椅子,安穩的待在上頭,不要逼我改變主意。」

「等、等一下。」

「我讓你安靜!」力氣大得在新生的皮膚上留下指痕,蘇沐秋看著葉修好一會兒,慢慢低頭,臉龐離葉修越來越近,這次,真的封住了葉修的嘴。他可以感覺到身下人完全緊繃,快要哀號著哭出來的絕望,這個他製造出來的,害怕到極點卻抑制著自己不敢有絲毫反抗的葉修。這是他親手一刀一刀刻出來的。

「我去確認你的資訊是否正確。」

蘇沐秋放開葉修,向後倒退一步。

「錯了一個,我會再回來找你。」

「全部正確呢?」葉修壓著自己,停不下顫抖得問。

蘇沐秋眼神晦澀,看不明情緒。

他吸點氣,開口:「Dross不需要沒有用處的俘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