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秋木蘇最高!』

『秋木蘇大大晚安!』

『木蘇大大最棒了!!』

『好久不見!』

一開台,螢幕立刻被等待許久的粉絲刷滿熱情的招呼彈幕,差點就讓便宜的二手老機子壽終正寢,連沒見過世面的葉吸血鬼也稍微驚訝到了。

上一次蘇沐秋開生放送時他在艱困的養心臟,上上一次他剛到蘇沐秋家裡養殘缺的身體也是一下子就睡過去,所以嚴格來說這是他第一次清醒著看到他的另一面。一切都充滿著新鮮感。

「沐秋沐秋,那字飄過去得好快呀!沐秋,右上角跳的是要聽你唱歌的人數嗎?怎麼才開不了一分鐘就要五百人了?大家真好手速!沐秋,哇啊有人給你刷告白,你怎麼這麼受歡迎,回應他回應他!沐秋,嗨,他問你吃飽了沒?我們晚上吃了什麼來著?沐秋,點歌啊!終於有人記起來讓你唱歌了!欸什麼?旁邊是不是有人?」

蘇沐秋白著眼把打了雞血的吸血鬼壓坐回床上,他們房間小,床本來也就貼著桌子一側,根本不會妨礙葉修繼續盯著螢幕。他聽見蘇沐秋捂著麥克風清了清喉嚨,再開口時幾乎是另一個人,精神煥發,彷彿疲累和剛剛對他的傻樣從來不存在。

「大家晚上好,我是秋木蘇!」他聽見蘇沐秋對著麥克風用明亮的聲音說:「謝謝大家我已經吃過晚飯了,今晚不賴啊還有甜點,噢那邊那位姑娘我也愛你麼麼答,嗯謝謝,謝謝我大家的告白我也最喜歡你們了!」

那是屏幕裡的另外一個世界,是蘇沐秋傳出他的音樂的開端。

「最近比較忙,沒時間投稿新作真是萬分抱歉……不過呢,今天有位特別來賓想介紹給你們!嗯對啊就是剛剛在旁邊嘰哩咕嚕喋喋不休的一葉之秋,我的室友!」

「我哪裡喋喋不休了!還有那位一葉之秋又是誰啊!」

「一葉,打個招呼。」

「咦?呃?啊,嗯大家好,我是一葉之秋!……嘖,不是啊我怎麼變成一葉之秋?」

「今天的開場曲,我和他要來合唱一首歌。」蘇沐秋完全無視掉吸血鬼的吐槽與困惑,一直線的把話題繞到他要的道路上。「嗯,你們覺得唱什麼好呢?」

『秋木蘇大大要唱合唱?』

『什麼?』

『和室友嗎?一葉之秋的聲音什麼樣子剛剛沒聽見啊!和秋木蘇合嗎?』

『好期待啊!唱什麼唱什麼?』

『剛進來的求科普,發生什麼事了有什麼懶人包沒有?』

葉修熄了燈,默默的爬到蘇沐秋身側,兩個少年雙眼都盯著螢幕,臉讓光線照得五彩繽紛。

「嘿。」他拉開蘇沐秋的耳機,嘴幾乎貼上他的耳朵:「沒人回答你啊,你自己決定什麼歌了沒有?」

「當然有啊!」蘇沐秋側過頭來看他,手握著麥克風隔掉音:「你去把那邊那箱子拿過來,那邊有比較好的麥,我們用那個唱。」

「哪個?」

「白紙箱那個。」

一支明顯是收音用的高級麥克風被葉修拿了出來。

「天……」

「片場讓我拿回來保養的。」蘇沐秋給他一個拇指。播了簡單的背景音樂,輕輕跟著節奏哼。

螢幕上關於曾說過自己沒朋友要搞一輩子獨唱的秋木蘇現在有合唱夥伴的消息被彈幕刷得沸沸揚揚,可能有消息露出去了,觀看人數一下子又爆增好幾百人。

秋木蘇,蘇沐秋經營了兩年多的唱見帳號,以多重唱腔做為特色,曾發表過一人八役的自身分唱,有著不多卻特別喜歡他聲音中獨特音色的粉絲,他們說秋木蘇唱起來有『活著』的感覺,特別容易有共鳴,很像太陽雨,明亮而濕潤。

蘇沐秋到現在仍沒搞懂那是個什麼樣的感覺,沒念過多少書,太文藝的形容他聽不懂。

所以音色先且不論,由於他自身有多種聲線,在粉絲喊著大大多聲線怎麼練時他曾給自己開過玩笑,說著因為沒朋友只好自己滿足自己合唱的欲望,直接導致現在粉絲都覺得一葉之秋來頭不簡單——他可是秋木蘇第一個認可來合唱的人?!

 

一葉之秋有秋木蘇那種『活著』的唱腔嗎?

 

葉修小心翼翼搬收音器材過來時,恰好就看見一條鮮紅的彈幕這麼飛過去。

「???」

別在意,別在意。

蘇沐秋掩著嘴,笑得快從椅子倒到床上去。

「……」葉修一臉困惑。「需要告訴他我是鬼,其實不太算『活著』嗎?」

吸血鬼的室友笑得更甚了。

「咳,咳。」那個啊。看著談話時間也差不多了,蘇沐秋對著麥克風說道:「我換一支麥,給你們看看專業的感覺!」

「歌的話,挑這首!」他點下了背景音樂。

帶點古風的音調剛一出來,彈幕就炸了。

葉修也炸了。

「男key?你不是說你不擅長成男音?」

「就試試嘛,有什麼關係?」

「而且這是兩人的歌嗎?」

「交換著唱就好了。」蘇沐秋趁著換麥克風時把葉修拉到身邊,分了一半的座位給他:「來!起音!」

進度條已經到了人聲該進入的時候,葉修毫無辦法,只好摸了蘇沐秋點出的詞,放開聲線大聲唱了起來。

「夜晚星空,你只看見——最亮的那顆——」

帶著澀味和緊張氣息的少年音似乎很不適合這首,葉修覺得怪怪的,但正主兒完全沒有救場的意思,他只好繼續唱下去。

「人海中你崇拜——話題最多,最紅的那個——」

葉修舔了舔唇,想起蘇沐秋說過,唱歌要放入感情,要放進自己的味道,但他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有什麼味道……『活著』?不,他可不算活著。

「誰不覬覦著要站在舞臺中央,光環只為我閃爍——散場後落幕後誰關心你想什麼——誰在乎你做什麼?」

這不行啊!第一段都要唱完了!他只抓得到音,抓不到感覺!蘇沐秋怎麼唱這一首來著?下一句要抬高音了對不對?

「誇……」

別緊張。

有人這麼說。

吸血鬼的良好聽覺使他聽見這句話,轉頭,葉修看見蘇沐秋正對他眨眼,開口接下他落下的音。

「誇張不是罪——過——能滿足空洞乏味的生活,那窺探的眼、那議論的口——消遣了每一次茶餘飯後————」

同樣是與他年齡差不多的少男音,卻突然揉進一股堅持,好像曾跌倒過又爬起,眼神永遠看著前方,這瞬間蓋住了音色不夠成熟的缺點。蘇沐秋又對葉修眨了次眼。

加油點別拆我的台,吸血鬼中的吸血鬼大大。

來,換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