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唯曆一百一十二年,冬。

和平協議簽訂後第二十日。

葉修失聯第十八天。

年關將近,家家戶戶彌漫著準備過節的歡愉氣氛,這是人類重獲新生以來第一百一十二年,雖然不比十二年前那場百年喜慶來得盛大,對藍雨而言卻是擁有特別意義的一年。

先前的藍雨,由於第一代人缺少User基因,造成近乎所有人都是Weapon,喪失了搶奪地盤與資源的力量而一直無法發展。

但在經過近十年『葉秋』的幫助下,這一年,他們首次拿下星際間評等第一,以高所得、高生活品質、與人民高幸福度成為最吸引人居住的國度,同時在有限資源開發上也取得良好成就,加上主動朝星際大國Dross重要戰略位置發動戰爭而不居下風的戰績,從幾年來默默無聞的小國一躍成為不可忽視的力量。

雖然之後在Dross不計得失準備傾巢而出的壓力中,上層決定以『葉秋』做為交換換取停戰協議而遭唾罵,仍不能降低藍雨人對自己國家的自豪。

今年是他們榮耀的一年。

而明年,所有工廠與機構都配合年輕領袖的指示,所有藍雨人都是戰士,有了幾個月的休戰與籌備他們只會更強,明年,就會是他們更加揚名全世界的時刻。

Dross是第一個敵人。

葉秋、或者葉修,是他們的英雄,是要用一切全力從敵人手中救出來的人!

 

鄭軒認真覺得跟自己同一梯次進來,目前勝任艦隊總長兼藍雨領袖位置的喻文州真的很可怕。

在完美處理外交、經濟與軍事以外,他完全激起了民心的認同,全國上下依舊可以聽見反對戰爭的聲浪,但只要拿出葉修的名字,永遠可以獲得認可。

明明這本該是一件對不起恩人,會引發大量民怨的事,一轉身反而成了一道凝聚共識的主心骨。鄭軒不曉得這是葉修算的還是喻文州所策劃執行,他只覺得自己身邊盡是些非凡人。

看,前面又晃來了一個。

「真是壓力山大……」

制式軍裝、不扣最後兩顆扣子,外套脫起掛在左肩上,右手拿塊三明治好像有滅族之仇一樣的啃,左手是一點也不搭的古早味豆汁,重點是臉很臭,心情看起來就不美麗。

他們的御醫,徐景熙。

「喂鄭軒我看見你了你別跑!」

御醫大人把三明治碎屑噴在他臉上。

「很閒的話去找黃少,他剛剛還在募集過年沒事情的人幹一番大的,再更閒的話去找隊長,他快五天沒睡了去幫他換點滴!」

都什麼跟什麼?鄭軒一臉可以都不要嗎。「你咧?」

「我?我?你問我?張開眼睛看好嗎你這個瞇瞇眼!」徐景熙很火爆。「我要去採買年貨!刷地!貼春聯!給全艦隊的人送春暖!你說為何我一個醫生要去搞這些!明年我要有給休假!」

「然後……」醫生的臉更臭的扭曲了一下:「算了你去看看黃少吧,葉秋沒消息他心情超爛的,怎麼說都是他的救命恩人隨便被送出去,黃少都快為了這事第一個反隊長了。」

要是那兩個人分裂吵起來我們就該世界末日了。

鄭軒從裡頭捕捉到八卦的味道。

畢竟做為一個炮兵部的指揮官,有時候不會收到軍事指令背後的詳細原因。

「那個協定隊長沒跟黃少先商量過?難怪當時怎麼都沒看見黃少天,隊長搞了先斬後奏是吧……」

「是啊,欸你不知道?」徐景熙灌著上回去微草研習醫術時帶回來的飲料,很噁心的咧了下嘴:「被騙了微草那群有病的瘋子……總之,看你要去哪一邊,找個地方混著吧今年過年別想回家圍爐了,我趕路,掰掰!」

徐景熙用力的把喝過一口的豆汁塞進鄭軒手裡,風霆雷馳的消失在拐角。

「……我靠我爸剛剛才喊我回家。」

鄭軒跟著喝了一口,露出扭曲的表情,拿出手機鍵入訊息。

『為了宇宙和平,恕兒今年不歸宅。』

之後無奈的擲了硬幣,加入黃少天的生力軍。

 

黃少天是藍雨裡跟葉修淵源最深的一個人,是他促成葉修從Dross來到藍雨的理由,但使葉修在藍雨留十年的人卻是另一個人,藍雨的前艦長,魏琛。

傳聞中風流不羈帶著痞氣的他從艦長位置退下來後就抹去藍雨國籍消失無蹤,但現在,當再次出現在艦長室裡時,他臉上看不出一絲笑意。

他來找當年打敗他,取得藍雨第一User頭銜的後輩談話。

「魏琛前輩的意思是,你希望獲得藍雨的幫助,投資一支剛成立的傭兵團?」

喻文州按著額角,桌上文件被整齊的分成待處理與閱畢兩部分,只是相較於前者,後者的分量著實少的可憐。

「很抱歉,藍雨現在看來並沒有多餘的資金,我想前輩可以去向輪迴詢問。雷霆目前也有一筆進帳,據說希望擴充額外軍容。」

「雷霆這次軍需是為了自保不受到你們和Dross的戰爭波及,輪迴嘛,很明顯不會看上我們這群新兵。」魏琛說。

「那麼,藍雨是否有選擇你們的理由?按照您的說法,您是把這支傭兵定位成之後藍雨和Dross戰爭上的軍隊。」喻文州放下手,雙手交握置於桌上:「如果事態不緊急我十分樂意幫助一個朋友,但如您所見,現在藍雨分不出任何精力去投資無明確回報的軍隊,因此十分抱歉。」

「文州。」魏琛覺得現在的後輩真是越來越不可愛,都不聽人把話說完了。「我現在不是拿前輩的身份壓你,但你必須曉得這支傭兵的由來。這支傭兵的成員每一個都是老葉……葉修那小子親自找來還訓練過的,本來呢是打算過陣子直接殺回Dross帶他朋友回來。不過計劃生變,現在這支傭兵少了主幹,啥事都做不了,這才來找你們幫忙。」

喻文州沈默的思考著。

「……多少人?」

「不多,五個!別小看,都是菁英中的菁英!」

喻文州又按了下額角,最近讓他頭疼的事爆炸一樣的多。

他原先還以為傭兵團至少該有個上百人。

「準備房間需要一些時間,暫時而言前輩請先去少天那兒吧,準備好了會通知你們,另外我會請人安排測試給傭兵團的各位,請盡量配合。」

「好!那老夫就先過去了!」藍雨前領袖滿意的轉身,啪!的按開艦長室厚重的大門,但是臨走前突然轉回頭仔細的打量著喻文州。

「文州你是A是吧?」

「?」

「哦沒事沒事!」魏琛一腳把自己送出房間:「小心些,B跟O一樣,外頭看起來沒啥事,但你真和他吵起來,你會世界末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