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有什嗯……,什麼差別……唔嗯。」

「沒有什麼差別。」蘇沐秋輕輕的揉搓葉修的指尖,放下細針,好像突然想起似的從口袋拿出一包酒精棉片遞到葉修嘴前。「只是我方不方便操作的問題而已。撕開它。」

葉修像是被蠱惑一樣的瞧著那包棉片,眼神渙散緩慢的上移,沿著蘇沐秋的手臂對到他的眼,又把視線轉回棉片上,張開嘴顫抖地靠近包裝袋,用牙齒咬住扭頭撕開一道隙縫。他叼著包裝袋,身體抖得更甚。

「嗯……沐、沐秋,幫我……」

「幫你什麼?」蘇沐秋拿起袋內的酒精棉片,仔細擦過葉修右手食指,重新拿回細針消毒完畢,穩住葉修的手,捏開指尖與指甲中的空隙毫不猶豫的刺入。

十指連心,針尖破開皮膚沒入肌肉,雖然並沒有流出多少血液,葉修的臉還是一瞬間從情慾撲騰的粉刷成慘白。

「放鬆。」蘇沐秋揉按著他另一根手指,照例用酒精棉片先擦拭,而後撚著細針在葉修來得及開口說任何話前先行動手。

葉修扯著他衣擺的力道越來越大。

「放鬆。」蘇沐秋又一次這麼說。「別擔心,告訴我藍雨的同盟國有誰不會對藍雨造成實質的傷害。只要告訴我,你就會輕鬆很多。」

他放開葉修不停顫抖的右手,坐上床緣,將手放入被子裡。葉修原本就不怎麼重,現在更是只需要他用點力就可以把人翻身抱到腿上,被子從葉修身上滑落,堪堪蓋住下半身。蘇沐秋一手橫過葉修胸前,扣住他想縮起的右手,另一手從對方脖子上的腺體順著脊椎一節一節往下滑,至衣服覆蓋不住的尾椎逗留一會兒,又抬至後頸重複一遍一樣的動作,肆意激起整片顫慄的快感。葉修的身體繃起,注意力全集中到蘇沐秋觸碰的地方,手指上的痛好像已經不是痛了,只想讓那隻手更下面一點,再下面一點。

蘇沐秋咬著他的耳朵,對他吹氣:「葉修,告訴我,我會讓你舒服。」

「蘇沐秋……」

葉修似乎是用盡累積的力氣才念出這三個字,他喘著,停頓了很長時間,期間除了壓抑不住的短促呻吟外沒半點聲音。

好不容易他抬起頭,有些脫力的語調,彎起的眼尾卻全部都是嘲諷。

他挑釁的對著蘇沐秋說:你蠢嗎?

你以為只是往指縫插針,或碾碎指頭這點道上用來逼供小弟的動作就能從我嘴裡套出話來嗎?加了點催情劑是多了新意沒錯,但你以為我這樣子就不能忍嗎?或者你還要加上電流?

「不只是這樣,對吧?」

所以別浪費時間在那邊磨蹭了,Dross的大將軍。把你那台組裝好的東西開下去,省你的,也省我的時間,既然要我拿幾億人民的生命做交換,你至少也得拿出足夠的誠意,沒有付出,沒有收穫。

「幫我銬牢,謝謝。」

之後葉修不太想回憶這段過程,應該說,他想回憶也無法回憶,大腦為了保護他自動封鎖了它們。

但是對現在的他而言,一切才正要開始。

 

時間又過了二十分鐘,這是從蘇沐秋聽完他的話,打通電話向上頭聯絡後經過的時間。

他在床上被回潮的發情期和催情劑折磨了二十分鐘,他逞強了,這種東西從來沒有他所說的那麼好忍過,蘇沐秋沒有阻止他,不過也沒除去他指頭上的針,所以葉修只能用不熟練的左手自慰,拇指摩擦龜頭,剩餘四指在莖身上套弄,短短的時間裡已經高潮兩次,加上幾小時前的,他覺得現在連尿道裡都火熱熱的疼。

「呃……唔!」

濁液又一次打濕他的手,葉修長舒一口氣,扭頭去看蘇沐秋。

蘇沐秋也在看他。

他徹底惹怒了蘇沐秋。

很生氣,感覺絕對不會原諒他。

蘇沐秋生不生氣從以前開始就很好猜,而且會生氣的理由通常都是因為他。隨便出去打架啦、過分的惡作劇啦,有時不跟他睡也會生悶氣,真的,很好猜。

這回恐怕是因為他自己要求更烈的拷問才會生氣,也許蘇沐秋根本沒想過要用那個儀器對他,戳手指絕對不是儀器正確的使用方式,否則不會需要再擺一台最高級的治療儀。

蘇沐秋在自己沒發覺的情況下,抵觸著用那東西對待他,所以蘇沐秋在生葉修的氣,也在生自己的氣……不對。葉修動著手指,順從體內再次撩起的熱度。洗腦的關係,蘇沐秋應該會用理由把過錯全推到他身上,也就是蘇沐秋對他的不解和怒氣應該會更上一層,那麼最高能到什麼樣?是不是真的到陳夜輝說的完全無法挽回?

他得拿自己來實驗一下。

「沐秋。」

話說得太滿人還是會怕,葉修看到聯絡器上燈號亮起,他趕在蘇沐秋起身前喊了下對方的名字,他知道蘇沐秋會看著他。

他用口語,緩慢的,做出四個唇形。

「    」

蘇沐秋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又是波瀾不驚。

 

葉修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坐上傳聞中的八爪椅。

好吧升級版,增加奇怪束縛機制的八爪椅,附贈讓使用者絕對不會開心的電動情趣用品全套。葉修真的很好奇蘇沐秋是怎麼用那張撲克臉把這組東西搬進來還不臉紅心跳的?

葉修親眼看見蘇沐秋把那張椅子焊死在對面監牢裡,就在簡易廚房的旁邊,接著他被抬上了那張椅子,仰躺,兩隻腳抬高固定在椅子延伸出的另兩條扶手上,毫無遮擋的露出整個下半身。

手腕墊上軟布,銬上椅子原本的扶手,蘇沐秋更仔細的用兩指寬的皮繩用力捆牢手臂、大腿、包括腰部,就連胸口也用了兩條皮繩交叉固定,額頭與椅背間也束上一條。

葉修現在連滑動身體都做不到。

兩台儀器終於被搬到他身邊,蘇沐秋動手拔出插在葉修指縫間的兩根細針,用治療儀急速的使傷口癒合後幾不可見的抿了下嘴,拿出一盆消毒液將針全數放入。

「葉修,最後一次問你……」

「行了。」

直接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