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致鬱向肉文

*合文 @青空之上。

*通篇高能自己閃好無差別掃射

*除了HE你還指望作者會有什麼保證

 

------------------------------------------------------------------

 

外頭是零下十幾度的雪季,監牢當然不會好心到裝了暖氣或火爐,就算地下室幾乎密不透風,溫度也不過勉強提升了些許,卻也更加潮濕。

蘇沐秋找到葉修時大抵就是這副模樣。

酸澀的味道,檸檬味的信息素。

蓮蓬頭裡流出的全是近零度的冰水,一叢叢打在下方蜷縮成一團的葉修身上,旁邊一圈都結了冰。葉修緊閉著眼,睫毛上凝結幾顆透明的冰滴,隨著全身的動作打顫,他凍得嘴唇蒼白,卻無意識的囈語著。

「熱……」

體內有團火,不停的不停的燒著,怎麼樣也撲滅不了,怎麼樣都蹭得難受,後方液體流了遍地,塞在裡頭的小玩具沒了電,依舊讓軟肉慰留住,盡責的填充著貪婪的慾望。

包紮傷口的繃帶散開,和著水凌亂的黏在身上,幾道傷口在掙扎中崩裂,雪白上染上了幾抹鮮紅,卻惟獨、惟獨只有紮在分身上的依舊是個完整的結。

像是禮物總要等主人來拆。

蘇沐秋踩進濕滑的浴室,軍靴停在葉修的臉旁,靴尖於毫無血色的臉頰邊蹭了蹭,狠狠的踢了下去。

「唔……」

血絲跟著唾液一同從口中流出,葉修咳嗽幾聲,微微睜開了眼,眼裡空洞而沒有任何焦距。

「起來。」蘇沐秋命令。

葉修根本沒有反應。

他來不及有反應,他根本就不曉得這個人說了什麼,他只知道有人來,所以只是下意識把身體縮得更緊。

「起來!」

「不要……」

這種時候,唯一可以接受的人在另一個星球上,剩下的,誰都不要。

他甚至燒到忘了自己在哪裡。

所以他惹了誰又撩了誰當然也不會知道。

蘇沐秋氣極了也只是笑,任憑冷水打在臉上,他一腳跨過葉修的身體,拆下蓮蓬頭扔至腳邊,拿著源源冒出水的軟管笑得悽慘。

狂妄至極、喜悅至極、絕望至極。

人們把它命名為瘋狂。

「葉修。」我最愛的葉修。他說,深情誠懇,沒有半點虛假。「熱嗎?」

我來幫你降溫。

他掰開葉修的臀瓣,把軟管直直插了進去。

 

冷水大量湧入體內,葉修被激得掙扎更甚,肉穴絞緊軟管想阻止水流侵入,卻徒勞無功。

「拿、嗯……拿開…嗯嗚。」

淚水從眼角溢出,葉修弓起身,手不斷在空無一物的地板上扒抓,試圖逃脫腹部不停膨脹的疼痛和恐懼,卻又讓一絲兩天來從沒有過的滿足抓住,不由自主扭著腰靠向蘇沐秋。

這在蘇沐秋眼裡單純只是求歡。

騷,太騷。

不過沒什麼不好,因為是對他。

「你看。」蘇沐秋陶醉地說。「這樣,像不像你懷了我的孩子。」

連續挨餓後凹下的腹部讓水撐出明顯的弧度,蘇沐秋用掌心輕輕摩娑看著它慢慢鼓起,一直到葉修受不了的哭號出聲。

「對,你是個A,你不會懷。」他露出一點點遺憾的表情又很快收了回去,接著,他突然使盡猛力下壓,葉修睜大了眼,喉嚨裡溢出崩潰的慘叫。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疼!好疼!

「啊啊啊啊啊啊!……嘎啊啊啊啊放……啊啊啊啊啊!」

放開!好痛、好痛快放開!

蘇沐秋維持著姿勢,微微的笑。

「沒關係,我把你射滿了,你看起來也就像懷了。」

他沒玩葉修太久,拔出軟管後,水流跟著從裡頭流出,居然還混雜了血塊與殘留不知多久的白色液體,葉修渾身在抽搐,呻吟聲裡全是哭音。

「……嗚嗯……嗯救救嗯我……。」

「你說什麼?」蘇沐秋俯下身,拉開拼命縮起的人,掐著他的下巴強迫他看著自己,瞳孔是散亂的也無妨,只要那顆眼珠裡倒映的是自己的身姿就毫無問題。「葉修。」他親暱的蹭著對方的鼻尖:「葉修,你說什麼?告訴我,嗯?」

葉修眨眨眼,又眨了眨眼,眼神被疼痛和慾望塗滿,眉毛皺起。

「……走、你起開……」

「不,不是這句。」蘇沐秋壓住了他,不知何時被轉至熱水的軟管落在旁邊,起不了作用的涼水徒勞地流掉,取代的熱度漸漸加溫了狹小浴室裡的空氣,溫潤掉帶著澀味的檸檬。「你剛剛說什麼?」

「嗚……嗚唔……」

「不說也沒關係,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熱度足夠了,有些事情就也停不下來了。

空氣裡鍍上甜味。Omega都嗜甜,這層味道容易讓他們放下戒心。

尤其是葉修。

空氣裡是他依戀的甜,是蘇沐秋的味道。

曾有人說過這味道當什麼Alpha,一點侵略性都沒有,不如回頭當個Omega,憑著那張臉肯定有人收留。他的回應是有著味道跟這臉,肯定比你那醋缸一樣的味道容易交到女朋友。

最後他們誰都沒交到女朋友,他們在一起了。

故事當然沒有這麼美麗,他們誰都來不及告白。

也來不及告別。

「……沐秋……嗯唔,你在哪……?」

一直在掙扎的葉修漸漸安分下來,抬手,往虛空裡撈著。他知道他在,肯定在。很快他碰到一個有點龜裂、微涼又粗糙的臉頰,於是他迷迷糊糊的笑了。

雖然什麼也看不清楚,雖然身子很不舒服,葉修還是安心地、雙手捧住蘇沐秋的臉頰,低低的笑了。

 

「啊,你在這。」

 

然後他想起了自己在哪裡、為什麼在這裡、以及現在是什麼情況。當然也想起了自己怎麼咬破舌頭,嚼著最後一點毅力扯鬆繃帶逃進浴室,在預告會來的寒流裡扭開冷水開關放縱自己暴露在下面。

他相信蘇沐秋會回來。

不過,是有點遲了。

還有剛才,真的很痛。

「嗯沐秋、沐秋。」他摸索著,牽起蘇沐秋的手放到最後的繃帶上,把最後的選擇都交到對方手上:「對不起,唔嗯,我忍不住了。」

葉修喘著氣,用自己可以想到最羞恥的聲音在蘇沐秋耳邊輕吐:「沐秋,上我……用力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