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怎麼辦!」

夜晚,葉修在廚房洗碗,一牆之隔的洗澡間裡突然傳出哀號。

「什麼怎麼辦?」葉修關掉淅瀝嘩啦流著水的水龍頭,邊把盤子放回碗架邊回問。

「我。」蘇沐秋從浴室裡探出頭來:「我忘了今天要開生放!」

「幾點的事?」

「一小時後!」

「那不是還來得及嗎!」

「來不及啊!這次的歌我完全沒有練習過!」

葉修在襯衫上抹抹手,把殘餘的水滴全擦到衣服上,留下一個個深色的水印。

「哪一首?」

他問。

「紅顏舊。」

「咦?那不是之前電視劇裡的歌嗎?」

「是啊,怎麼了?」蘇沐秋頭又塞回了浴室,虛掩著門快速給自己套上內褲,這時間蘇沐橙回房寫作業了,不擔心她會看見,至於葉修就算了,那不是同一個品種的生物。

葉修擦完了手就站在門外等他,背靠著牆沒偷看裡頭。

開玩笑,他可是紳士!

鬼齡十五歲的紳士雙手抱胸一臉酷樣:「我以為你又會選俄文的搖籃曲或其他空靈的東歐語言之類。」

「上回是因為你睡不舒服好嗎?我還是會唱中文歌的。」蘇沐秋拉開門,一陣蒸氣隨著散出來,蘇沐秋腰部以上只蓋了條擦頭髮的小毛巾,然後就是充當內外褲的四腳褲,肌膚幾乎外露,對吸血鬼本能的衝擊有點大。

「欸,葉修,葉修你怎麼了?流鼻血?」

「不是好嗎!你想誣陷我什麼啊!」

葉修掩住口鼻,把不小心露出的尖牙擋住。

「真的沒怎樣?」

「真心沒有!」

「嘖。」

「蘇沐秋你告訴我你在不滿意什麼。」

「沐橙在念書,小聲一點。」

「喔。」

葉修覺得自己快被牽著鼻子走,說好的吸血鬼是上等生物的威嚴呢?

一點不剩了嘛!這句話誰說的他要去吃掉他!

離題了。

「總之蘇沐秋你先把衣服穿好,沐橙等等要是出來看見看你怎麼解釋。」

「欸不要。」蘇沐秋反抗:「熱死了。」

「熱死了你做什麼洗熱水澡?」葉修指著還在擴散的霧氣:「那幾度了你說。」

「你不懂,熱水澡以外的東西通通是邪教。」

「泡麵呢?」

「那是體內的熱水澡。」

算了。

葉修覺得心累。

「好吧蘇沐秋,你還有四十六分鐘,練不練歌?」

「我去時間過好快,當然練!」

房子雖小,從浴室前到他們的房間還是有一小段距離,至少得繞過一張矮桌和矮桌邊一罐開封的花生糖,葉修隨手摸一塊塞進嘴裡。

「練你剛剛說的……紅顏舊?」

「對。」蘇沐秋瞪他:「不要浪費食物。」

葉修覺得自己何其無辜,滿足口腹之欲錯了嗎?

想了想,他含著自己咬過兩口的甜食問:「那給你?」蘇沐秋一臉噎住沒反應,葉修以為是自己說話不清楚,停下腳步又問了一遍:「你要吃嗎?給你。」

「不用!」這次有反應了,而且反應很大,從眉毛到嘴角都是鄙視:「整塊都塞進嘴裡了誰要吃啊?快點吞掉。」

「欸?哦,哦,嗚嗯。」葉修依令吞掉了糖。「你不來一塊?它其實蠻好吃。」

「呃……」晶亮的糖液包裹在顆粒飽滿的花生上,蘇沐秋在肚子跟荷包之間考量許久,本著把它當成未來早午餐省飯錢的心理拒絕掉這個誘惑。「不用,回去拿麻煩。」他轉開房間門把。

下一秒鐘,一塊甜硬的物體觸碰到他嘴唇。

「幫你拿來了,不用謝。」

紳士用強硬的方式把糖塞進他嘴裡,末了,伸出一點舌頭勾起手指上殘留的糖分,再用嘴唇抿一下,仔細舔舐乾淨。

「……」蘇沐秋腦袋跟被雷打到一樣。

「…………

可怕。

「嗯?怎麼?怎麼了沐秋?你……

「你幹嘛不洗掉!小孩子嗎!」蘇沐秋掐斷了他的話。「髒死了!你的口水不要抹到我鍵盤上!去洗手!」

「咦?還好吧,你之前不也直接舔掉手上的醬料?衣服上擦一擦就乾淨了吧。」

「洗乾淨!」蘇沐秋命令。

「喔。」

有時候真覺得你像我媽。

吸血鬼碎碎念。吃完東西要洗手不能亂摸。

「做什麼?」蘇沐秋對他斜眼。

葉修立刻擺手,看到自己的指尖又改把手背到後面去:「沒什麼,呃,不過沐秋你先擦一下,你的鼻……

「去洗手!」蘇沐秋再次掐斷他的話。

「……喔。」這次葉修沒再反抗了。

 

 

距離生放送時間還有四十一分鐘。

 

 

「沐秋,男key嗎?」

葉修戴著一邊耳機,一手拿著滑鼠操作鼠標點開音檔。

「嗯……」蘇沐秋一手撐桌一手趴在他肩膀上沉思。「不了,女key吧。」

「呵,你唱女音真唱上癮了?」

「我不擅長成男音。」蘇沐秋據實以告。「蘿莉音、正太音、少年音、和御姐音我掌握得比較穩。」

葉修擺出一副你講的名詞我怎麼聽不懂的表情。

「男音不就是把聲音壓低而已嗎?」

「才不是,你那樣會毀音。」人類糾正他,雖然吸血鬼的音就算毀了,自我修復能力也會讓它變回來。「聽好,壓音不是把聲音壓低,而是後推,像是往後拉又往上推。」

「不懂。」吸血鬼說。

「呃好吧,直接說太抽象了,我唱一遍給你聽,就剛剛那首,男key,幫我起個音。」

「好。等我一下。」葉修壓緊耳機,按下播放鍵,仔細的去抓音樂裡的人聲音準。過了十幾秒,準確來說是二十八秒,他向蘇沐秋示意,幾乎同時唱出第一個音:「西……

「風夜渡寒山雨——家國依稀殘夢裡——

蘇沐秋立刻就接了下去,咬字清晰得根本不像他自己說的『沒練過』,連音準都抓得十分流暢,節奏也和耳機裡持續播出的音檔無二。

「沐秋啊。」瞧,葉修都看不下去了。「你別練女音了,沒練過都唱這麼好?不就膝蓋嘛,來,哥給你跪了!」

「幾歲人啊自稱哥?我還比你大呢!」蘇沐秋笑他。

「差那麼十天半個月的,比我大了不起啊?」

「嗯,很了不起啊,來快喊我哥哥。」

葉修想了想,把聲音放得細軟,像丫鬟在喊大少爺似地喊了一聲:「蘇哥哥。」

蘇沐秋又被雷打到了。

這什麼可怕噁心雷人到極致的……萌?

慘了。

蘇沐秋發現自己思想出了偏差。

 

 

此時距離生放送,還有三十三分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