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不幹,蘇沐秋你開什麼玩笑?」

聽見蘇沐秋想把自己拿去賣血給血獵那些傢伙,葉修立刻就不平靜了。「你嫌血太多嗎?生活過得好好的做什麼答應,別瞧現在說得很美好,他們可比吸血鬼還沒人性,這週給你拿一管血下週改成三管,基於契約還不能不給,不然他們會把你家抄了抵債。」

「喂等一下,葉修,不要隨便抹黑我們,錢我們一直都照管算,是有獻血者缺錢自願讓我們多抽的好不?」血獵代表立刻否認,連尊稱都不加了只管把條件霹靂啪啦講下去:「保證蘇沐秋的血只給你使用,我們這邊不再取他的血液,要喝多少你自己估量。錢的方面保證公開透明不私藏!拿幾管造血劑直接換算金錢給你們,金額你可以去查,絕對業界最高,怎麼樣答不答應答不答應?」

「拒絕,嚴正拒絕。」

「不然加市價百分之十給你行了沒?」狼人崩潰。「喂,這麼好的條件了你到底為什麼拒絕,你可以隨意喝你喜歡的血,蘇大哥還有錢拿,外面可沒人把血賣這麼好的價錢。」

「沒什麼。」葉修說,手被蘇沐秋壓著沒法比動作加強氣勢展示他的不滿:「我問你,沐秋到獻血人年齡了嗎?」

雖然吸血鬼獵人們獨立與普通醫療系統外研發出了造血劑,作用在生物身上能迅速補充失去的血液避免被吸血鬼襲擊而失血過多,但打量失血再快速補充畢竟違反自然,因此依舊有使用年齡限制。比如蘇沐秋這類未成年人身體尚在發育,在共識裡是不允許於緊急時刻外使用任何造血類藥劑的。

一但使用,只要出現任何後遺症,提供者都會被追究責任。

黃少天提了一邊嘴角,露出終於等到你這麼問的得意表情。

他在葉修目瞪口呆的眼前把桌上拿來墊花生糖的白紙翻面,揉皺了還沾上糖蜜的紙上鑲著惹人厭的亮金邊,抬頭赫然是『同意書』三大字,密密麻麻條例的最下方還有蘇沐秋的簽名與指印。

「在本人同意的情況下,客觀條件是可以適當放鬆與更改的,做為純血吸血鬼嘛,葉修你應該知道這件事。」

「……」葉修這回真的沒話講了,就算有話講也來不及,同意書放在那裡,他不相信蘇沐秋有錢付高額的違約金。

他還真沒想到蘇沐秋這麼快就被血獵染指。

總覺得很不是滋味,家裡真的那麼缺錢嗎?

 

 

黃少天收好同意書後很快起身告退,完成任務後笑得跟太陽似的,跟裡頭被耍了一回滿面烏雲的鬼成對比。

蘇沐秋隨後也站起來表示得回去現場排練。

才走到公寓前岔路口,蘇沐秋便停下給跟在後面包成一團球的葉修指路:「車站是那邊,你錯邊了。」

「你工作很不順利嗎?」葉修答非所問。

然而蘇沐秋倒也反應得過來:「比之前累一些,不過錢也多了一點,這機會很划算。」

「既然這樣,你做什麼答應獻血?」

「你怎麼還在糾結這個?」蘇沐秋皺眉。「這不是把你當緊急金庫嗎?演藝圈可不好走,有上頓不一定有下頓,我又沒時間忙太多副業,簽了那張後,萬一哪天斷糧給你吸一口不就又有飯錢了嗎?」

葉修又一次表演了目瞪口呆:「你是因為這樣才簽?」

「不然能為啥?我還以為不用解釋你就會注意到了,想不到其實你蠻遲鈍的。」

「你在想什麼誰會知道啊?」

「所以說你遲鈍。」

好吧都是我的錯,吸血鬼聳肩,在一團衣物下像個彈跳丸子。「等一下,那說好的你的血給我喝呢?」

蘇沐秋一臉你還是沒聽懂嘛的表情看著他:「又沒經濟危機,幹嘛給你。」

「……我特別想搞一個經濟危機給你。」葉修發現自己可能有了食物危機,他認為自己變成了一隻驢子,眼前吊著名為蘇沐秋的紅蘿蔔,看得見,吃不到。

「好了好了,上工去,都去工作!」紅蘿蔔開始逼驢子上工了,晃呀晃地看得驢子牙癢癢,呼吸聽起來都像蠱惑。「嘿葉修,咱們來點商量。」他說:「要是你這個月能比我賺得多,我給你一管血當獎勵,怎樣?」

「好……不,等一下,蘇沐秋你等一下。」驢子總算沒有被蠱惑到最後,關乎權益問題讓葉修回了神。「根據同意書上所寫,你不能拒絕我吸你的血液。」

「啊,眼真尖,我以為你沒看見。」蘇沐秋裝了個拙劣的驚訝表情,眼珠子一轉,滿臉無賴。「不過我才不管。」

「喂!」

「好啦別在乎細節,要看事情的本質。」

葉修不想跟這個人講話了,有把柄落在這人手上時永遠都講不贏的,他漸漸可以預測以後蘇沐秋的對手可能會被玩得多歡,他希望他不會是其中一個。

只是他的預測歪了,三年後的演藝圈裡沒有叫做蘇沐秋的人類,相反地,在與之同等高度的王座上,是個叫做葉修的人被尊為神,運籌帷幄、技鬥群英。

但那都是以後的事。

「哦對了。」現在,艷陽下蘇沐秋回過頭,少年的髮絲在空中劃過弧度,笑得輕鬆愉快:「來不來,偷看我排練?」

 

 

葉修覺得自己病得不輕。

就那一句話,好奇心爆棚的自己就把刷帳地點改進攝影棚內,抓著手機縮在布幕後方克難的偷看,蘇沐秋那傢伙還沒告訴他攝影棚冷氣開很強,害他把大衣外套全藏在門外現在凍得直發抖。

喔!他還看見蘇沐秋看著他的藏身地點竊笑!

交友不慎!

「蘇沐秋今天晚餐你自己煮給你妹吃……」葉修暗罵。

然而撇去玩弄吸血鬼這一層,蘇沐秋把葉修帶過來主要還是想讓他看看一個攝影棚究竟長什麼樣子,每個器具的功用、使用方式,還有拍攝的流程。

他們都不是念過多少書的人,要補充知識只能從經驗裡學,而他認為葉修的才能不會僅止於窩在他家打零工或寫曲。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走到聚光燈下時,旁邊會有這隻不小心撿回家的吸血鬼。

只是——蘇沐秋抽空偷瞄一眼布幕,目睹一個咬牙切齒的同居者。

「太遲鈍。」他評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