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吃貨。

這是狼人對吸血鬼的評價。

對食物過度保護,並且信奉養肥了再吃的真理,那怎麼不乾脆建一座糖果屋關起來養?

吸血鬼說,那太沒經濟效率了。親手養自己的食物才叫做笨蛋,瞧他,相中的人類自己會照顧自己,他一根手指都不用動,時候到了人類會自己把自己洗乾淨送上他的餐桌,多快活?

哦?我自己把自己送上你的餐桌?蘇沐秋說。

是啊,白皙精壯、鮮嫩多汁、長得又好看,人類裡的極品食材,花十年來等都值得。葉修點頭贊同。嗯,等等,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蘇沐秋你怎麼這麼早下班!」

葉修驚,震驚。剛剛跟他說話的不是一個叫做黃少天的狼人來著?

「呵。」蘇沐秋抱胸仰頭冷冽的笑:「拿忘記的東西,不巧聽見我的房客要吃我。」

層級一下從室友滑落成房客,葉修感覺到了危機。

「不不蘇沐秋你誤會了!那是拿來誆騙這隻狼的,你看看……」吸血鬼從旁邊揪出怎麼看都像是不小心路過的純良小弟弟,提著領子晃。「就這隻!」

黃少天一點也不配合的應了聲:「蛤?」

吸血鬼一巴掌把他的頭塞進社區資源回收桶。

「蘇沐秋,你不可以拋棄與你同生死的戰友,去相信背景可疑的陌生人,我會非常失望!」葉修很嚴肅,他沒有笑。

蘇沐秋暴動:「失望個卵!我沒有跟你同生死過!」

「肯定有!可能在夢中或是某一世,你認真想想。」

蘇沐秋還真的認真想想……並沒有,他自認他可不是一個撒比,要不他前世是欠了葉修多少才會跑來當他的儲備糧啊!

「葉修你東西收一收可以滾出我家了,我家不歡迎吃貨。」

「我真不是!看在我勞心勞力為你工作這麼久,老闆不要懷疑我!」

「我不相信。」

「哎呀不然怎樣你才相信?」

蘇沐秋摸摸後頸齜牙咧嘴,嘿,那裡還有被咬出來的齒痕。

「信你才有鬼!」

「我就是鬼!」

噢,失策!

蘇沐秋換了個要求:「在我這住一天就一天不準吸血!」

「我的好哥哥你這會害死鬼的。」葉修哀號了,在心裡給樓下的狼剜上百八遍。「我又不吸你,我吸外面的。」

「不行!」蘇沐秋拒絕:「你喝外頭的血,查到我這裡怎麼辦?我可不想擔上一個包藏罪犯的名。而且我要是答應了不就等於放你襲擊其他人類?」

「沐秋,你外面的人不讓我吸,自己也不讓我吸,可我終歸得選一個咬啊。」

「你不住我家我就不管你!」

「……你說的。」

「我說的。」

吸血鬼開心的笑了起來,人類這才發現有地方可能不太對。

「既然我現在開始不住你家。」葉修笑得歡快:「那現在把你吃掉也沒有關係。」

火熱的太陽隔著布鞋照耀在皮膚上,吸血鬼感覺自己從腳跟開始燃燒,熱度順著冰涼的血管爬升。

帽沿下參雜血紅的眼珠直直盯住蘇沐秋,光芒,世界上最耀眼的星子。他又覺得口渴了。

人類啊,從表面看起來什麼都沒有,但剝開那層皮就是突突跳動的血管和鮮美筋肉,鬼永遠不懂人為何要去吃其他動物,明明同族才是最好吃的不是嗎?

同理,人也不能理解為何鬼得吃人才能活,那該是什麼樣奇怪的消化系統。

狼——現在是人——剛從回收桶裡爬起來,他更不瞭解這兩傢伙湊在一起是鬧什麼,彼此的態度莫名其妙,怎麼看都是一個會剋死一個的劇本卻維持至今,難不成是有什麼陰謀正在醞釀,可悲可泣狗血至極,上可驚天地下可動鬼神或許還能容納一位救世主,那麼他應該……前排兜售爆米花?

大惡魔預選葉修一手扣一手拉住大天使預選蘇沐秋的手腕壓在牆上,一腳直接卡到對方雙腿之間去,姿勢似乎有點兒童不宜。蘇沐秋動了動手,嗯,牢固的很,眼見葉修的臉離他越來越近,他認為自己應該有所做為。

比如一個體落或是一個簡單的背負投。

於是他等著時機。葉修持續進行離他越來越近運動,直到臉埋到他脖子與肩膀之間,好像在找合適的地方落口,這裡不好那裡不行,頸動脈上方味道最好。他嗅了嗅,接著,睡著。

抱著喜歡的食物最好睡。

看來不需要救世主出動,大天使自己就能把大惡魔操勞得累到睡著。爆米花狼——現在是人——點點頭,目送天使無奈的把惡魔拖進屋子,關門。

結果還是帶進屋了,那一開始做什麼跟吸血鬼吵?

狼人搖搖這時間不存在的尾巴,突然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喂等等開門啊!」



葉修這覺只睡了半個小時,原因簡單,他的人體抱枕要回去上班。

「起床,上工。」

他把他搖醒,沒有打他也沒有掃地出門,嗑著花生糖看戲的黃少天和蘇沐橙嘖了一聲。

花生糖是黃少天帶來的。

見面禮。

「我是血獵。」他說。

「你可以出去了。」葉修站起來打開門。

「這不是你家!」蘇沐秋把葉修拽回來。

黃少天咬著花生糖,喀吱喀吱。

「基本上而言,我們希望和你打好關係,簡單的說是我們覺得要制服你需要花上太多人力,不划算,再說你和這兩個人類關係不錯……」

「小鬼,我和他關係不好。」

「他在跟我說話。」

「……」黃少天謝絕蘇沐橙遞過來的零嘴盤和了然的眼神:「……既然你能和人類同住,那我們希望你能不惹事、不襲擊人類,就像這位大哥說的不吸外人的血,那樣我們也不會主動攻擊你。你意下如何?」

「我拒絕。」葉修舉起手。

「需要進食的最低量血液,我們可以按月提供血包,至少都是二級以上的自願捐血。」

「我拒絕。」葉修兩隻手都舉起。

「那麼。」黃少天接著下去:「在你睡覺時我和這位大哥商量過了,如果是這位大哥的血,我們負責提供造血劑和每月金錢補償……」

蘇沐秋壓下他的手。

「全當住宿費,這下你願意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