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ABO(然而這回一點也不科幻也不ABO)

*合文 @青空之上。 

*學園篇


----------------------------------------------------------------------------------


寒葉飄零,試卷灑滿臉、北風吹拂,報告傷我心,年至期末並不會讓人唉聲怨道終至瘋狂,只會讓人覺得生不如死乾脆去死最好連整個學校都一起炸掉了阿彌陀佛。

然而上述所言太過血腥與暴力且實行上帶有難度好學生不該學習,好學生就該叫自己醒醒面對紅圈圈疊起的大江大海,告訴自己那是自己的子民……不對,應該奮發向上勇渡太平洋。嘛,至少還能提醒自己苦海中年年都被精衛倒進無數同胞,勇士不孤單。


這是騙人的。


學霸這種東西到哪兒都存在。


葉修爬上床前,蘇沐秋挑著小燈窩在書桌前,葉修一覺醒來,蘇沐秋還是挑著小燈窩在書桌前,此並非指蘇某人晚睡早起奮發向上,乃是報告趕不完的徹夜未眠。

黑色素雷厲風行的聚集到深陷的眼窩下方,安心愉悅地繁衍親族,蘇沐秋的雙眼看起來像是連續熬夜通關了鬼畜難度的生存遊戲般生無可戀,雖然真正經歷的事情除了熬夜外與上所言沒有半點關係。好比,他根本尚未通關。

死線八點的毒物分析作業到現在還是只有雛形,密碼學的期末程序一鍵F10下去回饋給他九百一十八個ERROR,他自己都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寫那麼多行。至於今早九點的進階通用語?呵呵,他都想攤手喊一聲我不管了瀟灑去裸考,今生無大志,只求教授佛心題目弱智。

哎,今早的太陽多美麗。

葉修一顆頭嗑到他肩上破壞了這份美麗。

「你還在這個喔,從這裡開始錯了,嗯,這裡這裡。」嘴裡叼著牙刷,睡眼惺忪的葉修隨便在螢幕上指著,一隻手摸到鍵盤上比劃還抽空打了個呵欠。「還有幾個作業?欸對,你陷阱學補考去報到了沒,十堂課缺席,教授放話要把你當了。」

「……不用特別提醒我這件事。」

「喔,你忘了。」葉修了然。

「蘇沐秋大大,留級很難看哦。」

「你可以閉嘴去刷你的牙!」

「……嘛。」葉修改了幾行錯誤,把手換到滑鼠上搭著蘇沐秋的手點開下方幾乎呈現慘烈般空白的文件,加上姓名學號一共十三字。「人有多大膽,報告拖多晚。蘇沐秋,你是英雄。」

蘇沐秋差點沒朝那張露出欽佩表情的臉呼下去。

差點沒,所以就是呼了。

葉修現在有一邊眼睛跟他一樣黑色素沉澱。

「你生物沒學好,那是瘀血。」

「囉嗦!」低血壓的人類再次暴怒。

不過這回沒再給他親愛的室友來上一拳。

葉修把牙刷換過一邊,抓抓頭。「算了,你課堂筆記呢?藥理學課堂筆記可以加分,順便謄一點當報告內容。」

蘇沐秋拿出兩本貼滿便籤的筆記本,葉修看著裡頭密密麻麻的副武升級計劃和精美插圖瞬間絕望。

「哎反正我和你同一題目直接借你改一改抄上去吧!」

「感激學神大恩大德!小人此生難忘!」蘇沐秋秒速的點開早就預備好的另一個文檔,劈哩啪啦把內容全部ctrl+c然後補滿了自己的空白作業,恍惚間,他覺得自己的黑眼圈都消退不少。

果然啊抱大腿這一回事從平常就要做起,蘇沐秋給自己的眼光點了無數個讚。

「好了少年起來去洗臉刷牙,剩下的我幫你改。」葉修把生根了的蘇先生從椅子上拔起甩進浴室,接手可怖的物體繼續改改改。這段時間裡蘇先生飛快完成洗漱換衣外加上廁所三大步驟,反過來黏在葉修背上,雙手繞過臉側垂到胸前,臉頰蹭在肩膀上補眠。

蘇沐秋深吸一口,啊,都是葉修的味道。

他發誓自己真的不是變態。只是他開始怨恨為何這椅子有椅背了,沒事隔開他和葉修做什麼呢?


時間滴滴答的一下子轉過兩小時,葉修的修改到了盡頭,檔案上傳只差按下確認鍵,同時,蘇沐秋悲慘的通用語考試只剩下一小時可以準備。

「起來,惡補單字。」葉修毫不留情的又把人從身上撕下來,這次阻力大了點,怎麼撕都有兩條手臂巴在他脖子上,為避免勒死自己葉修決定就用這彆扭還有點危險的姿勢進行考試複習。

從單字、片語到文法,時間過得越多章節縮得越少,葉修覺得自己處境越來越不妙。蘇沐秋貼得太近了,他不想在決定人生的期末考清晨體驗青少年的血氣方剛。

「蘇沐秋,你故意的吧?」再一次磨擦,葉修忍不住推開課本詰問不知何時把學習地點從書桌挪移到床邊的人。

「什麼故意?」蘇沐秋不愧是把才能用錯地方的男人,演技高超、無懈可擊。

葉修輸在那雙純潔得可怕的眼睛底下:「……背起來的速度也太快了,你根本平常故意不讀是不是?」

蘇沐秋眨眨眼,呼一口氣將他頭髮吹起,臉頰貼著他臉頰。

耳鬢廝磨、低聲細語。

「葉修,給我一個早安吻。」


於是那堂考試,他們雙雙遲到。再下一堂成績公佈,令人煩躁的兩個名字並排最上。

學霸這種東西到哪兒都存在。

學霸又人生勝利組的傢伙,舉起你的汽油與火把,燒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