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月圓夜,狼人夜。

但若是烏雲遍佈的陰天,意料之外的雲層遮住了滿月,一個月一次的狼人可還會出沒嗎?或者說,那個人類會轉變成狼嗎?見了不殘缺的月失去理智身體突變又是何等不科學的設定,暴露在核輻射下都不會出現此等反應,難不成月光對狼人的細胞有比此更高一等的刺激?

自古月總是被當成解除咒法的器物,梅杜莎石化了人用月光來解、受到物化魔法的生物在月光下才能維持原貌,怎麼到了狼人身上反而成了詛咒?亦或者人類才是個詛咒,月光用來解的是人類這個咒。

不論如何,繼續討論科學下去,恐怕這故事也不能再繼續進行了,當月光撥開雲層照耀在那傢伙身上時,葉修輕輕啊了一聲。

原來他是狼人。

圓弧帶尖的耳朵從頭頂兩側冒出,柔潤的褐色頭髮變得扎手,一根一根的跟小鳥銜來築巢的細樹枝似的。

葉修把他──或者現在該說牠──抓起來晃了晃,從窗口扔了出去。

「一路走好。」

順便真誠的畫十字祝福一番。要知道,對吸血鬼來說真心誠意的幫其他人畫個十字可是相當高等級的答禮,雖不至於畫一下就被降罪或灼傷,但光明正大展示敵人的標記回頭通常不免被老頭子抓起來教訓一頓,只是拿來挑釁扛十字架亂跑的血獵總是有那麼一點舒爽的感覺。

特別是盯上跟他同一目標的血獵,簡直欠揍。

「……我回頭跟老爸說去。」

「你別把我藏身的地方說出去就好。」

「爸早就發現了好嗎?」

「喔。」葉修回到床前彎腰,挑起一支眉筆,細細的在經歷了騷動也沒睜眼或離開床緣的蘇沐秋眉上勾勒出一層暗褐色的光影,蘇沐秋的眉型本就清秀,他甚至沒什麼修。

「喔什麼!」穿著皮鞋的腳踢開地上交疊的泡麵碗,未洗的鐵筷子匡瑯匡瑯滾落於地:「再不回家爸生氣起來揍死你了我可不管!」

葉修淡淡拿眼角掃上一眼那條腿,腿上價值不菲的西褲和十五歲少年身板還撐不起的西裝上衣他也有一套,在幾個月前還好好的穿在他身上,只是被不識相的傢伙給毀了而已。葉修收回目光,換掉手上的化妝工具。

「輕一點別踢壞了,壞了你陪啊。」

「你!」漆黑色的翅膀差點破開昂貴西服而出,和葉修除了氣質以外簡直一模一樣的男孩子差一點就要一拳打在他雙生哥哥的後腦勺上:「混帳哥哥你到底回不回家!」

「都說老頭子要揍死我了我當然不回去。嘿葉秋,你色感好,幫我看看。」蘇沐秋的眉毛快被他塗得像個藝術品,葉修找不著哪邊可以下手了,順手把一旁感覺有點吵的雙生弟弟抓過來看看。那什麼,眼睛看久了是會疲勞的,現在需要有人貢獻一下新鮮的眼睛。

「沒用,滾一邊去!」葉秋罵歸罵,推開葉修還是認真的瞧了那對眉,蛾眉下是染了桃色的眼影、墨黑的眼線和塗上紅色的眼尾,纖長的睫毛隨著呼吸微微顫動。

嗯,果然像個藝術品。葉秋腹誹。

浮世繪風格。

哥哥說好的藝術細胞呢?


重新卸了一次妝又畫了一次妝後蘇沐秋已經開始打盹了,葉修不讓他睜眼他就心安理得的小憩。

大晚上的,剛閉眼粉底都尚未塗完就有不曉得誰闖進他家,葉修一邊給他抹臉一邊不知怎麼地把不速之客抓起來,正打算扔出門時又來一個沒聽過的聲音,這次葉修倒是不急著趕走這個客人了,反而是客人急著帶走葉修,一句一句喊葉修回家。

回什麼家,葉修家不就在這?

他差點就喊出來,因為太過驚恐,之後蘇沐秋決定閉嘴聽話。

後來的客人似乎就是小時候陪葉修一起綁在十字架上曬太陽的那隻鬼,一口一句哥哥叫得挺順,之後還搶了葉修的位置替他重新上妝──手的觸感和化妝方式和葉修一模一樣──但化妝品都收回抽屜了,葉修還是要他別睜開眼睛。

什麼都看不見,總覺得有點奇怪。

吸血鬼是沒有自身味道也沒有聲音的生物,連眼睛都看不見了,就好像他們都不存在那裡一樣,這對兄弟是空無的、沒有色彩的生物,只有說話聲音會迴盪在室內,在他旁邊。等蘇沐秋反應過來他已經伸出手拉住了其中一個。

「呃?……呃?」

他似乎很驚訝,蘇沐秋整個窘了,要不是床邊落下另一個的重量蘇沐秋可能會維持這副窘態很長一陣子。

葉秋這才意識到這真的是一個很奇特的人類。

拉住手之前因為蘇沐秋臉凍得發涼,他還以為這是一個眷屬,一個他哥哥還沒轉化完的眷屬。哇塞,他的同胞哥哥跟一個人類住在一起,而且這人類私毫不害怕他們,反而無所謂的任他們擺布,這會不會太不科學了?

啊,說好不提科學。

說起來他還沒問這個人類是怎麼讓哥哥自願留下來的?


蘇沐秋閉著眼被葉修推進房門旁的小浴室裡洗澡,關上門水聲響起,房外終於又剩他們兄弟倆,疑惑的問題可以好好溝通。

「欸?你還沒走啊?」

溝通的第一句話就失了誤,葉秋又想揍人了。

「哥哥,老實說,那天把你打成重傷的傢伙是誰?」

「那天?」

「你離家出走那天。」

哦哦,那天。葉修抿嘴笑了笑。「放心,告訴爸那不是什麼很強的對手,他大兒子是粗心才讓人得逞的,沒有下次了。」

「你確定?」葉秋的眼裡寫著全然的疑惑。能把他哥哥打成那樣的吸血鬼獵人不是沒有,但每一個都不符合該次的行動,用點偵探小說的套路來說就是每一個都有不在場證明,那麼這個新出現的角色又是誰?

「你被他奪走了什麼?」

「頭和右手以外的全身。」

「連心臟都是?」葉秋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純種吸血鬼的心臟,那對血獵來說該是多大的收穫,聽說現在的血獵越來越變態,拿吸血鬼入藥的都有,一顆心臟會被拿去做什麼還是可怕的未知數。

「連心臟都是。」這點葉修倒是平靜,不過就是個心臟,有什麼大不了,他還不是逃出來了,下回遇見那偷襲他的傢伙打回來就是。

「葉修你怎麼這麼冷靜,那是你的心臟耶!吸血鬼心臟造血有沒有聽過,失了心臟你會死,死了就算了別拖我一起墊背,知不知道上回被你害得有多慘?」該死的雙生子命運同體論,上回葉修被砍到剩顆頭時葉秋剛起床,那一刻他還以為自己連新的月亮都看不見就要躺屍了。

啊啊好煩,葉修怎麼還是一副風淡雲清?

葉修確實是不在意,簡便T恤遮蓋的胸膛中還有顆心臟盡力的運作,那是他在兩天前的進食行動中從另一個倒楣吸血鬼那裡搶來的,為了這個他殺了一個眷屬,誘出該名吸血鬼,做為懲罰是這顆心臟總是不安分的隱隱作疼,是葉修的能力壓住了上頭殘留的意志,否則難保不會出事。

反正最多就是不製造眷屬。葉修想。自己不衰弱,這顆心臟還可以用很久很久。

「喂,哥哥,回去檢查一下吧,別出問題了。」完全不知事情原委的葉秋就不這麼想,他也知道少了心臟葉修撐不久才在這時候來的,雖然這哥哥某方面挺討厭,死了還是很麻煩:「就回去一天,你不放心這人類我幫你顧著行嗎?」

「不必。」葉修直接回絕。「葉秋,造血的是骨髓,你的小學自然老師是不是上體育的?」

「我跟你同一個老師!」葉秋又氣。「算了算了,出事別說我沒提醒你,再有下一次來的就是老爸老媽不是我了,他們可不會留給你講話時間。」

「呵。」葉修樂:「他們肯定會揍死我再救回來。」

「不只。」葉秋提醒:「小心你看上的人類,他比你更招月亮下生物的興趣,爸媽看見了小心他們跟著揍死,然後就不救了。」

「這倒是不錯的警告。」葉修笑了笑,浴室的水聲也在此刻停止:「你回去吧,跟爸媽說我很好,沒事。」

「知道知道,過得爽呢。」葉秋睥睨。吸血鬼往剛扔出狼人的窗外一躍,化成一陣清霧消失在滿月的夜空之中。雲層散盡,正是美好的賞月之境。


由於孤兒院的阿姨的堅持,原本打算隔天才搭乘火車回家的蘇家妹妹被無預警帶上返家順風車一路送貨到府,小女孩仰頭望著三樓家裡的陽臺,擔心起沒提早跟哥哥說今天回來,哥哥會不會替她開門。

半夜,蘇沐秋早該睡了。

窮苦人家沒手機,電話線又還來不及被蘇沐秋牽好,怎麼樣都連絡不到人。

然而當她拖著行李沿著樓梯爬上三樓按下門鈴,她發現她該擔心的變成另一回事。

親愛的爹爹娘親在天之靈,哥哥被吸血鬼包養了怎麼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