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修
* 娛樂圈x血族paro

-------------------------------------------------------

清晨,徹夜未眠的蘇沐秋對著鏡子,很不滿眼眶下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毫無防備下被咬一口後,他嚇了一跳邊喊葉修你這混帳邊一拳打腫那顆腦袋這件事很遺憾的,沒有發生。

就算拳頭揮出去了,已一介吸血鬼的眼力與自尊也不會允許自己像個偷吃變態般被打中,何況那傢伙認為自己既沒有偷吃也沒有騷擾對方,相反的這是個對蘇沐秋人身安危的保險,還叨念著人類怎麼就這麼不領情呢?

念完後葉修把人轉了半圈翻回正面,這次吸血鬼倒是記得先保護住自己腰部以下的部位,以至於少年那條有力的腿踢過來時並未造成多少生命值的損傷,反而施以攻擊的那一方被勾住膝蓋窩像個直立版的束縛技一樣被壓制在牆上動彈不得。

他差點都忘了,葉修那單手扛起紙箱的力氣有多大,認真起來施在他身上的力氣就能有多大。灰牆上剝落飄散的油漆碎屑與那一瞬間呼吸受阻的驚慌一同凝固在記憶裡,任憑夏天的熱浪怎麼把他的外表烤焦了,熱度不透到底層就什麼也化不掉。

此刻距離葉修平時的臥床時間尚有四小時,吸血鬼無所事事的坐在全房間最冰涼的地磚上,背靠著床板擺弄不久前從某件大衣口袋翻出的口琴。琴身是最普通的白鐵色,右手虎口覆蓋處一筆一畫刻著生硬「蘇沐秋」三字,字痕深淺不一像是不熟雕刻的人所為,小樂器的年代已不可考,幾枚簧片生了點點鏽班,葉修將唇覆到音孔上輕輕吹氣,聲音嘈雜破碎。

「你別吹了,大清早的,擾民。」蘇沐秋轉過身滿臉的不耐煩,半瞇著眼,沒整理的頭髮和著汗水和灰塵黏成一片,無精打采的垂著因他的動作甩來甩去。葉修隨手就把掛脖子上用來吸水的毛巾扔給蘇沐秋。

「去洗澡吧你。」

「你當我不想嗎?」蘇沐秋把毛巾對摺狠狠抹了幾下臉,就著半濕不乾的部分搓著頭髮:「沒時間,要遲到了。」

「你那工作真是血汗。」葉修批評。

「你從哪邊學到這個詞?」

「報紙啊,社會新聞版。」葉修把口琴翻過面,不知是在查看口琴有沒有救,還是透著白鐵上的反射看自己的臉:「我也是會看人類的東西的,雖然對我來說沒什麼用處。」

蘇沐秋不置可否:「現在你就用到了。」

「嗯是啊。現在用到了。」閉起一隻眼,葉修朝琴身後方吹了口氣,沒震動簧片,沒有任何聲音,反而吹出了一陣灰塵:「……幸好剛才沒用吸的。」

「呵呵,真是可惜,沒吃你一嘴灰。」

蘇沐秋把毛巾又扔回給了葉修。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葉修再一次反轉口琴,傾斜的鐵面上倒映著背對房門穿鞋的人低領襯衫後方露出的小塊紫砂淤青,斷斷續續的齒痕連成空心橢圓,唯有兩個小點顏色特別深,警告著所有生活在陽光以外的生物與有特別意圖的人類仔細思考後果再行動。

呦,看見了吧?

別碰他。

後頸從被咬完至現在都有股微微的麻癢,好像一片落葉或花瓣就著雨飄下黏在第一節胸椎神經上,揮不走也剝不掉。蘇沐秋下意識把手伸到瘀青上摩娑,又把後領拉高些意圖擋住這引人遐想的痕跡,然而這卻導致本就設計成開低胸的領口露得更多,他不只一次感覺到有一堆眼光從上面掃過……大部分都是些大媽。

圈線外的粉絲、打掃阿姨、以及前方這一位--金絲眼鏡後與年齡不符的精明雙眼從他腳趾一路掃到V領最底處又掃回去,接著就頓在曬不黑的胸膛上長達三分鐘,蘇沐秋被看得全身都犯惡寒了--傳聞中眼光狠辣手段凌厲,被瞧上的演員不分老少都得削一層皮才能存活,號稱演藝壇粉碎機的大導演金夫人。

另一層身分,她是蘇沐秋所在的這個小劇組曾叱吒風雲一時的前負責人與現任金主,金主來了,全劇組都低頭哈腰說話不敢大聲,唯唯諾諾像見了皇上的大臣,就連那個難搞的男主角都站一邊不敢哼大氣,蘇沐秋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副模樣,突然就很想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別緊張,你化妝師我掛保證今天你長得絕對沒問題。

只不過他現在也無法移動,所有人裡被盯最緊就是他,完全是過江的泥菩薩自身都難保。

「你。」金大導演終於開口,一頭白髮看著他,眼睛還是盯著他的鎖骨。「看不看古裝?」

這問題到底是從哪邊跳出來的?蘇沐秋傻住,下意識地回了句看。

下一秒他眼前一花,被迫接受了金邊眼鏡反射的整道太陽光,慘叫都來不及哼就又聽見地獄來的獅子吼,金大導演非常、認真地、用眼鏡追逐著蘇沐秋的眼睛。

「大聲一些!有沒吃飯!」

「看!」蘇沐秋喊。

「再大聲一點!」

「我看!」蘇沐秋大喊。

「小聲!」

「看。」他回復正常音量。

「嗯,不錯。」金夫人很滿意,這年頭能乖乖配合讓她玩的年輕人可真的不多了,看那邊另一個男孩子就絕對不行。大導演敲敲自己的記事本,終於饒過了蘇沐秋可憐的雙眼,留他一人品嘗一下短暫的『眼前一片黑暗』的感覺就去找現在的劇組負責人談話,一會兒後,當蘇沐秋擺脫煩人的黑影回到充滿光明的現實世界時,金夫人又站在他面前了。

「你是化妝師?」

蘇沐秋眨了眨眼睛,不想再體會一次被燒焦的快感:「是。」

「布景師?」

「是。」

「燈光?」

「是。」

「造型師?」

「是。」

「場務?」

「是。」

「浪費人才!」金大導演拍記事本大吼。「怎麼不讓你兼作曲和演員!簡直暴殄天物!」

「……欸?」

「帥小子,給你一個位置,以後就過來我這知道不?」

「……欸欸?」

迎著眾人悲憫而羨慕的目光,蘇沐秋遠遠望向原劇組的負責人,靜靜地張開雙手依序折下拇指、食指、無名指與小指。

他被邪惡的交易掉了。

葉修笑到差點從床上滾下去。

「再笑,你再笑啊!」蘇沐秋拿拖鞋扔葉修額角不成,乾脆一腳踹下他了卻半掉不掉卡在床緣的惱人風景。

葉修抱著肚子在地板上跟著又灑一地的樂譜滾了幾圈,笑累了才爬回床上。

「哈哈,蘇沐秋哈哈哈,真有你的,主角耶哈哈哈。」

「笑夠了沒有!」蘇沐秋把劇本摔到桌上,臉上一片迷樣的粉紅,額角抽動、手指關節折得喀喀作響急速想找人打一架。

「這不是很好嗎?」葉修把自己挪到了床頭,床比以前大了一點點,也就一點點,但能讓他們兩個都坐在床上不擠成一團了:「你一直想演,導演這次看中了你,哪邊不好。」

「性別啊!重點是性別!」蘇沐秋爬到床尾,伸長手又把書桌上的稿子勾回來:「你說為什麼她就看上我演女主角?我哪裡金枝玉葉、花枝招展,哪裡又嬌柔可人了?」

葉修很認真的看著他:「蘇沐秋你知道,你不說話沒人知道你小學沒畢業。」

「你大爺的!」蘇沐秋一稿子砸在葉修腿上。

「哎好啦好啦。」葉修沒收回自己的腳,吸血鬼不錯的柔軟度讓他輕易的就能彎腰抽走蘇沐秋手上的劇本:「沐秋,你不想演嗎?」

「我想。」蘇沐秋補充:「既使是女主。」

「那不就得了。」葉修拿過劇本翻開人物介紹。噁,蘇紫釵,什麼充滿時代感的名字。

蘇沐秋正襟危坐:「不對不對,葉修你聽我說。」

「嗯。」葉修又翻過了一頁,劇本裡的蘇家小姐開始進入了她與表哥們的生活。

「重點在於她為什麼選我?明明有那麼多女孩子寧願付錢也想進她拍的片露張臉,選我要錢,我是第一次上鏡頭,還是個男的,從聲音上明顯就不像,而且你看看我這身板穿上女裝怎麼想都不會好看。」

蘇沐秋認真的比著手指細數。葉修啪啪啪把劇本翻過一大段,劇本裡的男主與男二正在吵架,女主不曉得跑到了哪邊去。

「這決定太不符合經濟效益,是吧?她怎麼能第一次見面單看外表就評斷我是不適合這個角色,投資這事情看得是有潛力的長期股,我的行情有寫在臉上嗎?」

「所以說蘇沐秋,你不適合當古裝劇導演。」葉修突然放下手邊劇本,一手撐在床單上翻下了床,給床單上留了淺淺的皺褶。「化妝盒呢?拿來給我。」

「右手邊抽屜全是,你要做什麼我沒整理過臉。」蘇沐秋往臉上摸了一把,他甚至還沒洗澡!

「那剛好,畫完一次洗掉省水。」葉修走到蘇沐秋面前側過頭找粉底,聞言剛好給他留了半個笑容,他一手拉開抽屜一手從裡頭拿了幾盒彩妝,一手把避無可避的蘇沐秋臉擺正省得人跑了:「來,閉眼。你沒給自己畫過這種妝對吧?」

「沒有,你就畫過?」既然躲不開,蘇沐秋乾脆就放任葉修去搞,反正畫壞了也不會怎樣,等等一塊兒洗掉再嘲笑他就好。

葉修等那雙眼一閉,忍住往蜂蜜色睫毛吹氣的心態呵呵笑了:「當然,我研究人類的時間比你長,還有。」他往手上噴了點兒化妝水,朝蘇沐秋臉上抹開:「等會兒聽到什麼聲音別睜眼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絳 的頭像
狐絳

Now or Never

狐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